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追魂索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藏身崖洞之中,从石隙透进些微的月光来。【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等人皆眼力过人,能有些微的光亮,就能看见崖洞里的一切,不觉得有丝毫的不适应。

    透过石隙,就见楼爻从怀里掏出一枚形状怪异的东西,像是一只沉睡着的铜鸟,也不知楼爻用了什么手段,铜鸟散毫光就像活过来一般,转眼就像袖箭一般,“嗖”的飞往夜空之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这枚铜鸟看上去像个能通报讯息的符器,陈寻以前倒没有见识过,只是他们此时不便向楼爻等人下手,不然以铁心梅的箭术,还是有可能将这枚铜鸟射落。

    “楼爻会不会是跟楼适夷通风报信?”宗崖担忧的问道,他们透过石隙,将楼爻放出铜鸟的情形都看在眼底。

    看似他们将楼爻等人丢在外面的风雪之中,反过来想,楼爻等人又何尝不是将他们堵在崖洞之内;要是楼适夷就在附近,他们境遇危矣。

    陈寻淡淡一笑,说道:“姓楼的这孙子,视我为心障,要一雪前耻,自然要堂堂正正的杀我,才显得理直气壮,才能在众人面前扬眉吐气。所以在我正式进入约斗区域之前,他就算知道消息,也没有脸皮子赶过来送给我羞辱。”

    想到陈寻沧月小楼羞辱楼离、楼爻等人的情形,铁心桐、古剑锋都禁不住想哈哈大笑。

    在弱肉强食的世界,杀一人实在稀疏平常。

    铁心桐、周贽的修为,赤手空拳未必就能打败楼礁差,但他们绝对没有办法,杀楼礁杀得那么酣畅淋漓,杀得鬼奚部那么狼狈不堪。

    陈寻轻轻一叹,说道:“这次的弟子比试,要比大家所想象的,复杂得多啊;但很多散修,包括你们,都还给蒙在鼓里。”

    “啊,”铁心桐讶然问道,“你是说两宗借弟子比试,实是遮人耳目,两家另藏其他意图?”

    陈寻一笑,故弄玄虚的看了铁心桐、周贽两眼,说道:“三年前,在大量青狼还没有玉柱峰周边密林聚集之前,玉柱峰,我摸上去过,所以知道不为外人所知的一些事情……”

    宗崖疑惑不解,不知道陈寻为何此时跟铁心桐他们提及玉柱峰里的秘密。

    铁心桐兄弟与周贽豪气干天,不惜对抗鬼奚强族,也要跟他们同行以助一臂之力,大家是应该袒诚相待,但玉柱峰里的秘密,他们这些真阳境后期的武修,根本没有资格去掺合,说出来也只是徒扰人心而已。

    宗崖他是这么想,但陈寻说到此事,就连古剑锋都极感兴趣,不知道玉柱峰里藏有怎样的秘密,也不知道两宗弟子比试背后,两宗藏有怎样的意图。

    古剑锋、古风多年生死相交,完全可以信任;陈寻对铁心梅有恩,而铁心桐在散修里素有豪名,有这层因缘在,他们这次仗义相助也不难理解,但陈寻对周贽就有些不放心了。

    如果周贽有问题,那通过周贽,将玉柱峰里的秘密泄漏出去,将这潭水搅得更浑一些,后面的故事才能更精彩。

    “荒兽虽强横,但各有领地,只要从这些荒兽领域的边缘区域摸进去,就相对安全一些,”

    陈寻跟铁心桐他们说起三年前,他摸上玉柱峰的情形,当然是隐去苏棠未提,又在石壁上拿手指画出一幅地形图出来,将孤崖石柱及溪谷的方位标出来,接着说道,

    “当年我就在这么摸到这处溪谷的,就是在这里,有一株将要长成的奇药迎风而立。我后来到沧澜城翻阅各种药典,才知道这株奇药是四品级灵药石蛇莲……”

    “石蛇莲!玉柱峰上真有石蛇莲这样的奇药?”铁心桐一向视钱财为身外之外,此时听得石蛇莲之名也两眼放光。

    四品级的灵药,他与周贽得了服用,借药力沸腾,铁定能破开肉障,晋入还胎境。

    这样的灵药,就算放在沧澜学宫、玄寒宗这样的大宗门,也绝对是千金不换的异宝奇珍。

    “如果是一株石蛇莲叫两宗现了,随便有个太上长老,摘了即可,没必要搞这么大的动静啊?”古剑锋疑惑的问道。

    数以万计的青狼是可怖,就算天元境的绝世强者都不能正面力敌,然而天元境强者想进入玉柱峰摘药,还是轻而易举的。

    陈寻见古剑锋历练多年,心思变得如此缜密,也颇为高兴,说道:“要是那么容易摘得,也不会等我三年前被我现……”

    “灵药必有异兽护持,不然都没有长成的机会。”周贽说道。

    “周兄说得不错,”陈寻说道指着地上所绘的孤崖石柱,说道,“不仅有异兽护持,而且在这座孤崖里的凶兽,强大得叫人难以想象。我亲眼看到多头雪猿、玄豹一级的灵兽,都被这头凶兽轻易击毙。”

    “阿青就是那次,让你捡回来的?”铁心梅问道。

    “不错,”陈寻点点头,说道,“不过也幸亏那头凶兽被困在孤崖石柱,我离得远,才没有被殃及池鱼。这孤崖石柱绝非天然形成。我怀疑,玉柱峰最大的秘密不是石蛇莲,也不是那头凶兽,而是这座突兀立在溪谷里的孤崖石柱……”

    “原来这样啊!”铁心桐说道,“我就觉得这次两宗弟子比试有些蹊跷呢。”

    铁心桐、周贽都见多识广,孤崖石柱完全有可能是一处秘窟遗址的入口,谁也不知道玉柱峰的山腹中藏着怎样的惊天宝藏,亦可能什么除了惨烈的死亡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管两宗弟子能不能歼灭外围的青狼,你们都不要进入溪谷,那些凶险不是我们能碰的,”陈寻说道,“我猜,只要外围的青狼被灭,或者被逐,两宗的高手才会真正露面……”

    铁心桐蹙着浓眉,点点头,说道:“也亏得你提醒,不然我们大家很可能会死得糊里糊涂……”

    周贽喉头滚动,心情复杂的咽了两口唾沫。

    要不能将水搅浑,在沧澜学宫及玄寒宗可能大批强者潜入玉柱峰的情况下,绝没有陈寻浑水摸鱼的机会。

    陈寻不甘心,要将水搅浊,就要吸引更强的散修,进入玉柱峰。

    沧澜学宫、玄寒宗,说是仅欢迎真阳境的散修进入玉柱峰,但沧澜学宫及玄寒宗,对实力更强大的其他散修,并没有约束权力。

    此时两宗势大,上千弟子在玉柱峰附近比试,还胎境以上的散修强者,也不愿意跟沧澜学宫、玄寒宗起冲突,一般说来,不会无缘无故跑过去找不痛快。

    倘若玉柱峰的秘密透漏出去,事情就难说了。

    *********************

    楼爻等人像堆苍蝇驱之不走,他们这边就算撕破脸动手,也没有太多的胜算。

    陈寻不能让楼爻盯住行踪,也只能先跟宗崖他们分道而行,但在进入玉柱峰范围之后,想要再跟宗崖他们汇合就困难了。

    想到沧澜学宫有能追踪他人神魂的法器,陈寻灵机一动,想到一件事情,让宗崖随后走到崖洞里侧,掏出追魂印,说出他的猜测,说道:“你割破中指,滴一滴血上去,看能不能将你的神魂气息附上去……”

    换作他人,绝对不会轻易让自己的神魂气息,叫他人追踪到。

    宗崖对陈寻坚信无比,当即割破中指,滴了一点血上去。

    这枚追魂印,陈寻早就滴血祭炼过,换作其他符器,除非将陈寻的神魂气息抹掉再重新祭炼,不然不能可能再附着他人的神魂气息。

    然而宗崖破指滴下的血,落在青玉小印上,飞快的渗透进去。

    追魂印能放大灵识,陈寻能籍此感应二十里外的神魂血魄气息,但除了气息强弱有别外,陈寻还能根据感应到神魂血魄气息形状,判断对方是人是兽。

    除此之外,陈寻从感应到的神魂气息里,能获得的信息就有限了。

    倘若宗崖跟其他神魂、气血相当的散修在一起,陈寻就没有办法通过追魂印将他们分辨出来。

    看着宗崖的指血渗入追魂印,陈寻心里一喜,没想到他的猜测还真有戏。

    追魂印的功能确比他之前想象的要更有用。

    陈寻当即闭目,以灵识锁住追魂印,就见所感应到宗崖神魂气息,跟他人迥然不同起来。

    其他人根据神魂、气血强弱以及距离之远近,在魂海显然清晰不一的虚影,唯有感应到宗崖时熠熠生辉,生出五彩神光……

    追魂印果真是有追魂定踪之能,陈寻心想学宫能追踪客卿及弟子神魂气息的法器,多半跟追魂印相似,只是功能要强大数十倍、上百倍而已。

    追魂印能锁住宗崖的神魂气息,这么一来,他到玉柱峰附近,想找到宗崖汇合,相对就要容易得多。

    陈寻将追魂印的妙用说给宗崖听,说道:“你盘膝观想,看有没有被窥视的感觉……”

    陈寻继续用追魂印锁住宗崖,让宗崖入静去体察追魂印的踪迹。

    陈寻这几天始终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萦绕心头。

    他不知道是不是学宫有人在追踪他的神魂,或都是楼适夷在青阳子门下,也早就学得追魂蹑影的秘法,实际上这两三天一直都藏身左右,就等着进入约定区域,就跳出来给他致命一击。

    宗崖盘膝观想良久,才睁开眼睛,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异样感觉。”

    陈寻无法将缚龙诀传给宗崖,宗崖晋入换血七层后,灵识修炼有限;陈寻猜测他被学宫长老级人物追踪神魂气息的可能性极大,但也要防备楼适夷学有追魂搜踪的秘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