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八章 猫捉老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都成职业病了,今天背痛了一天,像有根刺扎在肉里——感谢新盟主461755o26兄弟的慷慨捧场……)

    “猫捉老鼠”的游戏规则是太上长老青阳子所定,谁都要卖青阳子几分面子。【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既然苏青峰、苏灵音等人都认定他不是楼适夷的敌手,认定他接下来三个月,应该千方百计的躲避楼适夷的追杀,苏青峰还以云遁术相赠,陈寻怎么也不能跟苏青峰、苏灵音等人闹不愉快。

    这么一来,陈寻就不便公然与铁心桐兄弟、周贽以及左丘、古剑锋等人一起,进入荒原,跟楼适夷及其他鬼奚部子弟,明刀明枪的干了。

    不过,想来楼适夷也不可能善罢甘休,三个月过后就跟他冰释前嫌、握手言和;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一切都得等进入荒原之后再说。

    陈寻提前两天,就带着阿青进入荒原。

    以玄豹三五百年的寿元计,阿青此时还是幼兽,但也到了学习猎食的时候。

    陈寻这次将阿青带上,心想他不幸战死,阿青也该回归荒原了。

    陈寻蹲在一座三五百米高的石岭之巅,天地间一片素白。

    虽然跟十年一次的寒潮不能相提并论,但到一年之中最寒冷的季节,湖泽荒原也是冰封一片。

    大片的丘岭密林,都覆盖皑皑白雪。

    视野叫茫茫风雪遮挡,陈寻目力再强也看不出多远,他祭出追魂印,灵识透过追魂印豁然放大,石岭周遭二十里之内的动静,悉在他的掌握之中。

    两宗弟子还要过两天,才会正式进入荒原,但不时有三五散修从石岭两侧经过,往北方玉柱峰方向跋涉而去。

    这么寒冷的季节,玉柱峰周边的猎物减少,数以万计的青狼,必然要扩大猎食的范围,以渡苦冬。

    散修都希望能遇上落单的青狼,或者小规模的狼群,提前收获一笔。

    青狼勉强也算得上是蛮荒异种,玄寒宗那边的消息不知,沧澜学宫给每一颗青狼的颅骨,开出十枚符钱的天价。

    只要猎狩青狼,可以拿颅骨从沧澜学宫手里换得以往所不敢想象的玄兵宝甲、秘诀丹药。

    除了颅骨外,青狼血肉能滋壮气血,筋骨毛皮无一不是炼器制甲的材料,器脏跟血液还能合药炼制灵丹,可以说周身无一不是宝。

    要是能猎杀一头金色巨狼,那收获之丰更了不得。

    提前上路的散修,都踌躇满志,想着这个苦冬大赚一把,往后几年的修炼就都有着落。

    陈寻没有急于赶往玉柱峰,就在石岭里找了一处崖洞藏身,修炼云遁术。

    入夜后,月照苍岭,数声鹄啸从密林深处突兀传来。

    陈寻没有急着露身,待看到宗崖、古剑锋、铁心桐兄妹及周贽等人从北面的石坳子里爬上来,才跳下崖洞,问道:“一路都还妥当?”

    “有两拔不开眼的,都叫铁大哥、周大哥给教训了,”古剑锋嘿然笑道,“我们就怕摸岔路,跟你错过去。”

    虽然两三年来有数以百计的散修进入湖泽荒原,但散修之间戒备极深,交流不多。

    迄止今日,北山九族都还没有将玉柱峰以南的荒原地形都标识出来。

    陈寻也怕宗崖他们走岔道。

    要不能在进入玉柱峰比试区域之前汇合,过后陈寻要躲避楼适夷的追杀,想再跟宗崖他们汇合,就难了。

    这一次数千散修汇聚天马湖,北山九族不需要派人进荒原,就能获得极大的利益;故而这次除了古剑锋、宗崖、古元之外,北山九族就没有其他子弟进入荒原,左丘也留在北山城。

    “说挑战是你跟楼适夷之间的事情,但鬼奚部这次进入荒原的青阳境后期子弟有好几十人,看来他们完全不会善罢甘休啊!”古剑锋蹙着浓眉,将陈寻走后北山城一两天内生的事情说给他听。

    陈寻点点头,对此毫无意外,问道:“有没有楼适夷的消息?”

    鬼奚部不会违拧青阳子的意志,表面上不会让楼适夷率领数十子弟来围杀他,但鬼奚部将这么多子弟撒出来,混入其他散修队伍之中给楼适夷传递消息,他想在玉柱峰千里范围之内藏踪匿形,将变得极其困难。

    故而这次猫跟老鼠的追逐战,他也需要古剑锋、宗崖他们的帮助,才不至于完全陷入被动之中。

    “听千兰说,楼适夷早就进入荒原,并没有跟其他的学宫弟子一起行动,现在谁都不知道他的行踪,”古剑锋说道,“青阳子座前的那几头灵禽,没有随楼适夷进荒兽。听学宫内院有人议论,楼适夷此次进荒原,会先驯服一头灵禽当座骑……”

    玉柱峰千里方圆听着不大,但人藏身其中,小如沙粒。

    楼适夷还未晋入还胎境,就算有青阳子所赐几件法器,想在千里密林山岭之间找到陈寻,也绝不是什么易事。

    楼适夷要有一头灵禽骑乘,再加上地面有近百鬼奚子弟配合搜索,陈寻三个月时间里,想要完全不露行藏,那就困难了。

    青阳子没有直接赐楼适夷一头灵禽,除了青阳子还要些脸皮外,也可能青阳子将此战当成对楼适夷的试炼。

    陈寻笑道:“三个月的时间,还长着呢,楼适夷要先擒驯一头灵禽,再来追杀我,看来我们还有几天的舒服日子可过。”

    “学宫虽然约定你与楼适夷不能离开玉柱峰千里范围,但跟上回新晋弟子试炼不同,你身上又没有什么标识,真要走出约定区域躲藏起来,学宫又怎么会知道?”铁心梅问道。

    “我是宿武尉府的客卿,走之前,就将客卿印交了上去,”陈寻说道,“那枚客卿印,我滴血祭炼过,附有我的一缕神魂气息,学宫应有一件极其强大的法器,能在千里方圆之内,感应到我跟其他学宫弟子的方位……”

    追魂印都能放大灵觉,感应二十里外的微弱气息,苏氏在沧澜立族千年,谁知道他们手里掌握多强大的法器?

    铁心梅咂咂嘴,根据客卿印所附的一缕残魂气息,就能追踪千里之外的方位,这件法器得强大到何等的程度?

    但想到苏氏的强大,铁心梅情知陈寻所说的推测,极可能是事实,感慨道:“一旦成为学宫弟子或客卿,岂不是终身都没有脱离学宫的可能?”

    “天下哪有便宜事啊,”铁心桐对宗门的手段倒是更熟悉一些,带有一丝不屑的说道,“也可能不仅苏氏一家,天下宗门应都是如此。这些势力都不可能在投入大量的资源,培养一名弟子,容忍其叛出宗门,自然会有一些约束手段。”

    陈寻心想,散修客卿可能要稍好一些,只是将神魂气息滴血附在客卿印上,只要将客卿印取回或者销毁,就能躲避追踪;学宫弟子受到的约束更严,除非强大能独抗苏氏,不然应没有背叛学宫的可能。

    陈寻也不去想太久远的事情,说道:“只要这次没有人将我的方位,故意放水告诉楼适夷知道就行。”

    陈寻待要让宗崖他们都进崖洞休处,忽的心头生出惊悸,祭出追魂印,就见有数人已经摸近北面的山坳。

    陈寻刚将佩刀取出,就见楼爻与蒙氏兄弟数人,从山坳疾掠而来。

    铁心桐取出背后双戟,虎目怒瞪,喝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人将他们汇合的事情说出去,唯一的可能就是楼爻等人一路上都跟在他们后面。

    “不要那么紧张呀,”楼爻盯着陈寻的脸,阴恻恻的笑道,“青阳师祖说了,你是适夷的,我们便不会对你动手;鬼奚也不会以众凌寡围杀你。不过,总要防着你们这些宵小不守规矩……”

    “你的意思,要一直跟我们后面不走喽?”陈寻沉着脸问道。

    “你们要有能耐,将我们赶走,诸事也好说啊!”楼爻阴冷的笑道。

    无论是陈寻先对楼爻出手、还是宗崖他们对学宫弟子出手,都将是他们承接撕毁约定的可怕后果。

    学宫紫衣弟子仅三五十人,楼爻背身苏孚琛所赐的九劫残阳剑,实力在学宫紫衣弟子里也极为不凡。

    蒙氏兄弟倒也罢了;除蒙氏兄弟外,其他四名随楼爻追尾跟来的四人都是宿武尉府的玄衣弟子,实力仅次于内院的紫衣弟子。

    就算不管撕毁约定、打青阳子脸的后果,陈寻他们要与楼爻撕破脸开打,胜算也是极有限。

    宗崖他们进荒原,陈寻本希望他们能传递信息,不至于完全陷入被动,没想到鬼奚部也是阴险,竟让楼爻等人跟上来,要将他这步棋给废掉。

    楼爻还无法命令宿武尉府的玄衣弟子跟随行事,看来苏全也极希望他在这次被楼适夷杀死。

    “那你们就在外面守着吧?”陈寻冷冷说道,先与宗崖、古剑锋、铁心桐、铁心梅及周贽等人,钻进崖洞。

    陈寻继而用巨石封住洞口,将楼爻等人留在风雪交加的山坳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