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各怀鬼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拿了苏青峰相赠的云遁术秘诀,回到寻仙斋,也没有说躲进院子里修炼,而是与南獠、宗崖三人,连夜离开北山城,返回乌蟒石寨。【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原来在远游之前,没打算再回寨子,但知道两宗弟子比斗之事,有太多的疑问跟困惑憋在心里,不得不赶回乌蟒从长计议。

    四周山岭都覆盖皑皑白雪,溪河也都冻得严实。

    乌蟒石岭是凿泉引流到崖下,瀑布是活水,百米流泄下来,砸出一片晶莹珠玉。

    外围的木栅墙,这两年来都换成石墙,将这段石岭围在当中,成为乌蟒众人潜修的禁地。

    事关紧重,陈寻与南獠也不得不打断阿公宗图的修炼。

    宗图顺利修炼出与神魂本源契合的灵力,就差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就能跃入还胎境。他此时须皆白,但脸面红润,眼瞳透漏湛然神光。

    陈寻与青木道人、阿公宗图、南獠、宗桑以及宗崖数人就在崖下盘膝而坐,商议密事。

    左青木曾师随乌蟒蛮师宗守阳,与宗图是死生相托的交情。

    既然修炼灵力等事,都与青木道人分享其秘,玉柱峰秘境图以及陈寻在湖泽荒原救下苏棠等事,宗图与陈寻都袒诚告知青木道人。

    现在的形势,要比想象中复杂万分。

    “我猜测,苏家或者玄寒宗,已经是有人现了玉柱峰不那么简单了,”陈寻开门见山,将他心里的困惑说出来,“我听十三爷话里的意思,这次两宗弟子以玉柱峰猎狼为比试,是玄寒宗提出来的,很可能是玄寒宗有人现玉柱峰里的秘密,不过苏家也未必就被蒙在鼓里……”

    沧澜学宫与玄寒宗派出真阳境弟子进入玉柱峰附近,猎杀青狼,以此作为比试,划分日后两家在湖泽荒原所占的地盘。

    整件事看上去没有什么不正常,但陈寻心里总觉得其中暗藏蹊跷。

    无数散修进入湖泽荒原,猎杀荒兽、采集灵药、挖掘神铁玉矿,绝大多数都会跟苏家、跟玄寒宗换取更高级的玄功秘诀、符器丹药。

    这也就意味着,这些修炼资源以及在湖泽荒原所能挖掘到的天材地宝,最终都会源源不断的流入苏家及玄寒宗两大势力的手里。

    玄寒宗急着跑到湖泽荒原,跟苏家分地盘做什么?

    陈寻就怀疑,可能是百奚五尊或者玄寒宗的其他什么人物,追猎那头恶猿时,进入玉柱峰,现了什么。

    而这一次的两宗弟子比试,很可能是玄寒宗想出来的掩人耳目之策。

    玄寒宗的目的,并不是湖泽荒原谁多占谁少占,实是想将玉柱峰占过去。

    “玄寒宗要是现玉柱峰里的秘密,为何要搞得天下皆知?”宗崖疑惑的问道。

    “玄寒宗就算想偷偷摸摸进去,但也由不得玄寒宗,”陈寻说道,“玄寒宗对玉柱峰到底知道多少秘密,还不得而知,很可能只知道一小部分,这也是他们没有刻意隐瞒的一个原因。其次,就算玄寒宗完全知道孤崖石柱内藏的是什么,想到破开石柱一探究竟,也要先将外围数以万计的青狼驱逐出去。湖泽荒原是沧澜与玄寒宗之间的缓冲区域,这么大的动作,两宗谁都不要想瞒过谁。而且,苏家未必就被蒙在鼓里,也可能早知道一些事情,玄寒宗提及弟子比试,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不然这次的两宗弟子比试,一只巴掌也拍不响……”

    陈寻能确信苏棠不会说什么,但沧澜学宫暗藏好几个天元境强者,苏家老祖活了好几百年,修为更是高不可测,苏家要是对玉柱峰里的秘密知道些什么,也不足为怪。

    这次的两宗弟子比试,陈寻更倾向认为双方都心怀鬼胎。

    青木道人轻叹一声,说道:“如陈寻所说,困在石柱之下的那头凶兽,能一举将雪猿击毙,所释电蛇雷光很可能是无上神雷道法,怕已是过荒兽的范畴了。这头凶兽要是挣脱出石柱的禁锢,到底会强到何等的地步,实在想象。很可能天元境的绝世强者,都不堪能正面力敌……”

    陈寻点点头,也认同青木道人的判断,苏棠当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要说玄寒宗了,就是沧澜学宫,若有一名天元境的太上长老意外殒落,都难以承受的惨通损失。

    相比较之下,死掉三五百真阳境弟子,实在稀疏平常得很。

    陈寻也更倾向认为,两宗知道玉柱峰藏着些什么,但又都不是十分的确定,所以才一拍即合,同意派出两宗真阳境弟子去清狼群。

    这些真阳境弟子,同时也是两宗撒出去探路的棋子。

    玉柱峰里真要有什么未知的凶险,损失三五百名真阳境弟子,总比天元境的太上长老遇到意外殒落,容易接受多了。

    “这很可能是我多疑,”陈寻说道,“不过,两宗弟子以及大规模的散修,进入玉柱峰附近,只要成功将狼群诱出,分而击之,孤崖石柱内的秘密也再难藏住。”

    “命里中若有终须有,命中若无莫强求。”宗图轻叹一口气说道。

    以乌蟒此时的实力,就算从孤崖石柱中取得蟒图,只要泄漏半分消息,也只会招来灭族之祸。

    宗图原指望孤崖石柱的秘密能多藏几十年、上百年,待陈寻晋入还胎境后期,或有机会一探。

    现在看来,就算苏家、玄寒宗此时对玉柱峰毫无所知,孤崖石柱的秘密也再难保守下去。

    甚至不用泄露太多的秘密,只要让外界知道孤崖石柱上生长一株石蛇莲,孤崖石柱内藏着能叫还胎境巅峰强都远不能与之匹敌的凶兽,就会诱得天下散修蜂拥而来。

    总之眼前的情形,乌蟒就算用尽吃奶的力气,连吃一滴肉汁的机会都没有。

    “秘境图所书百余字,听着像是鸟篆古字。你要记得,就写出来给我看看……”青木道人跟陈寻说道。

    乌蟒所藏的那幅兽皮残图,所书百余古字,陈寻一个都不认识,到沧澜城也没有看到相似的古字。

    不过,陈寻神魂惊人强大,有过目不忘之能,百余古字早就熟记在心中。

    也不用南獠他们跑回石殿取秘境图,陈寻以指为笔,将这百余字刻在石壁上。

    “真是鸟篆,我大体能认得一些。”青木道人说道。

    陈寻心里一喜,没想到青木道人真正的学究天人,鸟篆古字都认得,心想着,这百余字所写若是进孤崖石柱的密法,他们未必没有一丝取得蟒图的机会。

    青木道人辩认良久,才将这百余字逐一翻译成云洲文字,说道:“这百余字讲孤崖石柱是一座废弃石殿的通口。蟒图是石殿里的宝物,不是乌蟒事后藏于石殿之中。乌蟒数千年前,有一位先祖被流放到北边的荒原,无意进入这座石殿,从蟒图中悟出九幽战矛,返回部族后,率乌蟒崛起于沧澜荒原。百余字记录的就是此事,出入之法,可能记在其他三副残图之上。奇怪的,倒没有提及那头凶兽……”

    “这么看来,数千年来,还有他人进入过石殿。”陈寻说道,心想这或许是唯一解释。

    既然数千年来有人进去赤,石殿里或许早就空空如也,就连蟒图早就叫人取走也说不定。

    不过,不能亲自闯进去看一眼,陈寻多少有些不甘心。

    “乌蟒确是有这样的传说,但无出入之法,终是惘然。云洲多的是机缘,但强求不得……”宗图说道。

    两宗弟子比试期间,陈寻还要千方百计的逃避楼适夷的追杀,他倘若再赶到玉柱峰凑热闹,比火中取栗还要凶险,宗图宁可蟒图落入苏家或玄寒宗之后,也不希望陈寻冒这个险去搏一丝极不靠谱的机会。

    “我的家乡有句古话,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陈寻笑道,他做什么事,多是随机应变,有没有机会,不是这时就能决定,当下将青木道人所翻译的百余鸟篆古字都一字不漏的抄寻下来。

    ***********************

    陈寻又跟青木道人说了七十二散人有搬运气血神华的妙用,说道:“气血修炼到圆融无碍,搬运气血神华,可抵五脏六腑,上阶蛮武或许就能够以最短的时间真正修炼到真阳境巅峰……”

    “哦……”青木道人听陈寻这么说,也是一愣,他创立七十二散手时,早就是真阳境巅峰,气血精纯到极致,已是饱和,无法再融入气血神华,同时五脏六腑也通过十数年的滋养,修炼到极致,故而也一直没有想到搬运之用。

    好些事情就是一层窗户纸,陈寻这一说,青木道人瞬时就想明白,此法真要可行,对真阳境修者则是太重要了。

    真阳境武修,到九重之后,除了有滋壮脏腑的灵药服下,通常都要停滞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才有可能真正达到九重圆满。

    七十二散手倘若真能将血气神华搬运到五脏六腑,对真阳境修者的意义之巨大,真是难以想象。

    青木道人沉吟良久,说道:“如此看来,七十二散手与大鹏秘拳,越早修炼越好。我留在乌蟒,无所事事,宗凌、南溪那几个小子,倒是可以负责教导。你与楼礁一战,名满北山,应多结交散修豪杰。七十二散手倘若还有些用,我们也就不要藏拙了,彼此切磋才是正道。要有机会,你连左丘也一起教了吧……”

    青木道人离开左棘部已有三十年,但牵挂还在。

    七十二散手乃青木道人所创,青木道人希望左棘部能有传承,也属正常。

    青木道人请陈寻代传七十二散手,实是将这个天大的人情,交给陈寻去做。

    而除左丘之外,青木道人不限他将七十二散手传授他人,胸襟也实是广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