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都是聪明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手游《纵横世界》以及收孙亚琳、陈丹、成怡进后宫的事情,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手机微信进入通讯录后,添加新的订阅号,搜索“更俗”或“gengsu1979”,即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陈寻看铁心桐等人皆跃跃欲试,也能知道他们的心思。【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在散修眼里,湖泽荒原是一座未开的处女地,是一座蕴藏无限凶险跟机缘的宝库。

    以往散修力量分散,即便铁心桐等有威望的人,能聚集十数人协力合作,进入荒原探险,已经是殊为不易。

    这点人手对纵横三四千里的荒原来说,只是沧海一粟,还不足以挖掘荒原深处真正的宝藏。

    三年前,陈寻只身闯入荒原,也刻意从强横荒兽栖息地的边缘摸进去,所采集的多是低级灵草;为治苏棠所受重伤,两人才冒险闯入玉柱峰。

    而那一趟的收获,要是说出去,就足以叫全沧澜的散修,热血都沸腾起来。

    这次两宗派出弟子进入荒原,虽然不会有还胎境以上的强者参加,但千余青阳境弟子从南北两侧,往玉柱峰挺进,实力依旧极其强横。

    以往散修所不敢深入的区域,不敢招惹的强横荒兽,这次则能犁庭扫穴般过一遍。

    这次散修跟着进入荒原,哪怕是在两宗弟子外围活动,收获也有可能远远过以往。

    以往沧澜学宫也会每隔十数二十年,就组织大批量的弟子,深入涂山采集修炼资源;随之进山的散修,收获都是极丰。

    陈寻与左丘、铁心桐等人交谈过,才知道这几日来涌入天马湖周边的散修已经激增逾两千人。

    陈寻微微一叹,跟铁心桐说道:“三年前,大量青狼集群南下,北山近有三分之一的部族,寨毁人亡。除此之外,各部族损失都极其惨剧。宗崖的左臂,就是在那一役之中,被一头金狼咬断。玉柱峰那边集结数以万计的青狼,实力强横的金色巨狼可能有三五百头之多。两宗千余弟子,再加上三五千散修,真要将玉柱峰附近的青狼惹得倾巢而出,凶险难以预料啊……”

    铁心桐沉吟片晌,说道:“你在沧月小楼,跟灵音长老说,修道乃一意孤行之事。这话,我等听后感受犹深。这片荒原上,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散修崛起,不知道有多少散修殒落,都默默无闻的掩在黄土之下,又能说什么幸事。修行,从来都是凶险之事,我等不能避之。”

    陈寻点点头,铁心桐等人有此豪壮心志,玉柱峰此行的凶险,也无需他再额外提醒什么。

    “我等不便向学宫弟子出手,但倘若鬼奚部真想仗势欺人,以众凌寡,我等必不会袖手旁观!”铁心梅说道。

    “多谢。”陈寻说道。

    他虽然将大话丢出去,但鬼奚部真要扯破脸,连脸都不要,由楼适夷领着数十真阳境巅峰的子弟,跑过来喊打喊杀,他也只有落荒而逃一条路可走。

    而两宗弟子比试,以玉柱峰附近的狼群为目的,涉及到玉柱峰孤崖石柱内所藏的惊世之谜,陈寻就不能什么事都不管,就远走他乡了。

    左丘亦说道:“我们北山九族子弟,也不会坐看鬼奚部仗着人多欺负人……”

    *********************

    南獠让赵屠在院子里摆酒设宴,招待铁心桐、铁心梅、周贽、左丘等人。

    推杯换盏之际,近两年没见面的葛异跑上门来。

    陈寻这才知道苏青峰三天前已到北山,人就坐在沧月小楼里,知道他在闭关疗伤,没有派人打扰,午后闲下来,让葛异跑过来看他没有出关。

    陈寻就将铁心桐等人丢给南獠招呼,他随葛异赶往沧月小楼见苏青峰。

    比起楼下富丽堂皇的宴客厅堂,沧澜小楼顶楼的布置,则要清雅得多。环中庭分布数间静室,走上围廊,就闻得有静心宁神的檀香从门窗透出来。

    苏青峰坐在一座铺有雪虎毛皮的椅子上,以他的修为完全不惧酷冬的寒意,倒是享受生活似的,怀里抱着一只精致的兽铜火炉暖手——檀香就是从火炉中散出来。

    烧万年古檀取暖,才能体现苏家十三爷的富贵。

    待陈寻随葛异推门进来,苏青峰赫然睁开双目,眼瞳里似有一团火点燃,盯着陈寻,将一道神蕴光照直接打入陈寻的眼瞳,似要将陈寻的内心看个透彻,问道:“你怎么还停留在真阳七重?”

    陈寻倒是不惧,要是苏青峰能随随便便看透他的魂海,也就能助他破开肉障。

    云洲天域显然没有这种便宜事。

    除姜冰云外,宽阔的静室还有三名还胎境初阶的强者坐在苏青峰的左手边。

    他们三人虽然刻意收敛着气息,却如凌厉之极的利刃,在那里闪烁砭人寒光,都在好奇的打量陈寻。

    无论是气血精纯还是伐毛洗髓,对上阶蛮武来说,都不存在很难跨过的关卡。

    上回在沧澜城相见,苏青峰等人,都还以为陈寻一时遇到了什么瓶颈了,进展才要比其他人缓慢一些。

    但再缓慢,三年都停留在换血七层,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再者,陈寻与楼礁一战沸腾北山,苏青峰用脚也能想到,陈寻停在换血七层滞步不前,并非瓶颈所致。

    陈寻恭敬的说道:“真阳九重修者,能突破晋入还胎境者,百中无一。陈寻心里就想,就算以最快度将气血精纯到极致,以最快度完成伐毛洗髓,晋入真阳九重,对突破肉障也无多大的益处。故而陈寻想缓一缓,将基础打得更牢靠一些,再去想其他事……”

    姜冰云嫣然一笑,说道:“你这基础打得也够牢靠的!”

    苏青峰琢磨陈寻话里的意思,倒没有吭声。

    陈寻说道:“欲则不达的道理,陈寻还是在青木前辈尊前聆听教诲……”

    “左青木是有些见识,”苏青峰也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说道,“三年,楼适夷被你生擒,因此生下心障。之后楼适夷拜入青阳师祖门下修行,此时楼适夷邀你一战,我们也没有办法帮你拒绝。为这事,我还专门到青阳师祖那边走了一趟……”

    陈寻等着苏青峰接着往下说。

    “沧澜学宫与玄寒宗弟子比斗的事,你知道了?”苏青峰问道。

    “今日刚听左丘提起。”陈寻说道。

    “两宗弟子比试,以三月为期。你与楼适夷的比斗,也在这三个月内进行。在这三个月内,你不能离开玉柱峰千里方圆之外。要是三个月内,你都能避开楼适夷,你与楼适夷的前仇旧怨,悉数作罢……”苏青峰说道。

    “这是青阳师祖定下的规矩?”陈寻问道。

    “……”苏青峰点点头,“你要是三个月内都避而不战,楼适夷的心障自然也就能解开;青阳师祖也没有道理,再强求你接受楼适夷的挑战。之后,你与楼适夷、与鬼奚部再有什么恩怨,都与沧澜学宫无关……”

    陈寻心想青阳子活了两三百岁,总算是要脸皮的,没有想着说将他摁在地上,任楼适夷喊打喊杀。

    当然,这也有苏青峰、苏灵音等人替他争取的因素在内,不然青阳子灭他如蝼蚁,何需搞出这些规矩?

    “多谢十三爷维护之情。”陈寻感激道。

    “要谢,你谢苏棠吧,虽然不能帮你拒绝楼适夷的挑战,但也不能让鬼奚真仗势欺负你。”苏青峰说道。

    陈寻心里一笑:苏青峰将一切事情都推到苏棠头上,多半还是想苏棠出关后,承他的情,实际上,鬼奚部能被北山九族压制住,苏青峰、苏灵音能从北山获得的利益将远远过以往。

    就凭这点,苏青峰就不应该坐看鬼奚部杀了他。

    苏青峰哪里知道陈寻脑子里想的事情,比他所想象的要周密的多,接着说道:“冰云看过你与楼礁一战,你的肉身修炼强悍,真阳境罕有敌手,但步法修炼是弱项,我这里有一本云遁术,你拿去修炼,先把这三个月撑下来再说……”将桌案上一本边角都有破损的帛书,叫葛异拿了递给陈寻。

    虽然苏青峰笃定认为他不是楼适夷的对手,但赠送他所急需的云遁术,还是叫陈寻感激。

    ************************

    陈寻走后,苏青峰问姜冰云:“你觉得此子如何,你真要撮合他与青璇,日后还多安排青璇与他一起修炼?”

    “这小子太聪明了,我现在倒是不喜欢他了——我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聪明过头了。”姜冰云凭窗远眺,看着陈寻走进寻仙斋,才转回身幽幽说道。

    “哦,怎么个聪明过头法?”苏青峰疑惑不解的问道。

    “七天前,此子在沧月小楼,看似狂妄到极点,要挑战鬼奚部全族的真阳境子弟,将自己置入必死之地,然而置死地而后生,最危险的地方也往往是最安全的——我怀疑他打一开始就想透其中的关节。”姜冰云说道。

    “这小子不至于滑头到这地步吧?”苏青峰笑着说道。

    “怎么不至于?”姜冰云说道,“他与楼礁战后,这七日的形势变化,哪点不是对他有利?而这七日来,他坐在寻仙斋丝毫不为北山城的形势担忧,甚至在你面前也能面不改容,要不是早就料到形势会如此展,那他就是比猪还要愚蠢透顶!”

    “苏棠看重的人,总归不会简单。”苏青峰轻叹一声说道。

    青璇侍立一旁,听着养父与姜冰云的话,心绪却是复杂莫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