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争地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手游《纵横世界》十一点正式开服,能将陈丹、孙亚琳、成怡收入后宫的兄弟们,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可以进游戏群367674935获得更多的资讯跟激活码……)

    要是将魂海之上修炼的灵力,都融入气血,搬运到五脏六腑进行淬练呢?

    想是这么想,但陈寻不敢轻易尝试。【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灵力太过精纯,哪怕仅是一丝,都未必是没有经过淬炼的柔弱器脏所能承受。

    想透此节,陈寻从书案取出一张帛纸,写下“圆融无碍,可炼脏腑”八字,见宗崖在院子盘膝打坐,将他喊进来。

    陈寻将帛书上的八字,拿给宗崖,说道:

    “你记住这八个字,日后将这八个字转告青木前辈……”

    宗崖才开始着手修炼伏元功,也无法参悟陈寻所书这八字的奥秘,当下只是将这八字牢牢记在心底。

    陈寻将帛书点燃,扔到火盆里,看着帛书烧成灰烬。

    他相信青木道人看到这八个字,必然能知道含义。

    七十二散手乃青木道人所创,宗崖他们以后要学,也应该师从青木道人,陈寻不便代劳。

    *****************

    这时候,赵屠跑过来禀报:“左公子过来了。”

    陈寻听着前面院子里人声嘈杂,似有不少人在,就问赵屠:“我修炼多少天了?”

    “公子爷在这院子里修炼疗伤有七天了,”赵屠说道,“古爷出城去了,古风与宗崖守着你,左公子每天早中晚都会跑过来问候一声,不让我们惊动你。此外,还有铁爷、周爷他们几个人跟南獠族主,这几天都住在院子里……”

    铁爷、周爷?

    陈寻疑惑不解,他可不认得什么铁爷、周爷?

    “你与楼礁一战,叫铁心桐、周贽等人,都万分钦佩。开头几天,他们都守在铺子外,怕有人跑上门来滋事,打扰你疗伤。南獠叔进城后,请他们一起住到院子里来,”宗崖解释道,“我之前有些怠慢铁爷、周爷他们……”

    这事也不能怪宗崖怠慢。

    宗崖此前并不知道陈寻受的伤有多严重,除了古风等北山少年绝对可以信任外,也不敢擅自决定,将铁心桐、周贽等人请进来。

    陈寻换了一身衣衫,与宗崖走出去,就见南獠跟左丘、铁心桐等人坐在前面的院子里。

    沧澜城外相遇的铁心梅赫然在座,背负翠木大弓,仿佛女武神;阿青死皮赖脸的趴在铁心梅的脚边,似乎还惦念着铁心梅在月峡的烤肉之香。

    “陈寻怠慢大家了。”陈寻走进屋里,朝着屋里众人拱手致歉。

    陈寻坐到南獠身边,问铁心梅:“对了,沧澜城一别,我没过几天就回北山了,没有在这里还能再见到你。”

    “我去过铜锣巷,知道你已经离开,没过多久,我跟我哥也到北山来讨生活,”铁心梅指着身边的壮汉,也是当时在酒楼拿青玉盏敬酒的铁心桐,介绍给陈寻认识,“我们知道你在乌蟒闭关修炼,就一直拖着没有登门谢救命之恩,我们都没有想到,你刚从乌蟒出关,进北山城就搅得风起云涌。我哥说这些年,那些还胎境的强者,都没有几人能叫他折服的,他便服你。”

    陈寻朝铁心桐拱手道:“铁爷过誉了。”

    铁心桐侧身而坐,就如一座铁塔,甚至要比南獠还要高出些许。

    寒冬时节,他也觉得冷,穿一件褐甲,比陈寻大腿都要粗的胳膊裸露在外,肌肤泛起一层乌漆光泽,像铸铁一样隆起的肌肉,蕴藏无穷神力。

    铁心桐背负两杆短戟,气势看着不那么凌厉,但雄如山岳,只差最后一点机缘,没能晋入还胎境。

    寒暄数句,陈寻才知道铁心桐除谢他救铁心梅之外,更是敬他敢独挑强族,才邀周贽等人一起守护寻仙斋,防止鬼奚暗中捣鬼,干扰陈寻疗伤。

    他们却是不知道,陈寻生命力惊人,回到寻仙斋第二天伤势就不怎么碍事。主要就是怕太引人瞩目,陈寻才刻意憋在院子里修炼,一连数日没有出关见人。

    不管怎么说,陈寻对铁心桐、周贽等人的盛情维护,十分感激,说道:“多谢铁兄、周兄厚爱,陈寻无以回报。”

    “这不算什么,”铁心桐说道,“大家平时都各自为阵,在强势宗门之下,过得万分艰苦。不说你此前救过心梅,彼此间相互援手,都是应该的。”

    左丘心里倒有些复杂情绪:

    以他的性子,自然是觉得陈寻以一人之力如此挑衅鬼奚,是太狂妄无知了。

    即使杀了楼礁,陈寻犹不收手,还要打算接着与楼适夷等鬼奚子弟死战,更有些不知好歹了。

    左丘又不得不承认,沧月小楼一战之后,陈寻在北山散修中的声望简直可以说是沸腾到极点。

    铁心桐、周贽一级的人物,不屑受北山九族的聘请担当客卿,却都心甘情愿的跑过来守护在寻仙斋之外,这叫左丘之前怎么都难以想象。

    苏灵音到北山城做客两天,原本要带千兰先行进湖泽荒原修炼一段时间。

    然而这几天苏灵音迟迟没有动身,而是在城主府背后的竹林小院里闭关打坐。

    苏灵音不走,北山城自然没有人会赶她。

    仔细琢磨,苏灵音留下来,实也有护持陈寻的用意。

    这是左丘此前怎么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现在的情势很明白,鬼奚与北山九族的人马,不能直接拉到荒原上厮杀一气,那所风云变换的契机,就都落在陈寻一人身上。

    鬼奚想扳回眼前的劣势跟狼狈,就需要光明正大的杀了陈寻;北山九族要想眼下的大好形势,继续保持下去,就不能让楼适夷有机会杀了陈寻。

    ******************

    陈寻问左丘:“学宫弟子三年大考,何时进行,有没有确定下来?”

    “你真要跟楼适夷一战?”左丘问道。

    “怎么不战?”陈寻笑着反问。

    他与楼适夷一战,无法避免。

    这个道理,他前几天在沧月小楼就跟苏灵音说透了。

    他悟得淬炼脏腑的办法,要能拖三五个月,再与楼适夷决一死战胜算能更大,但他眼下除非丢下一切就走,不然鬼奚部,以及站在鬼奚部背后的苏全、苏孚琛,都不会容他拖延下去。

    现在就看,苏灵音、苏青峰是不是愿意看到他被楼适夷杀死了?

    说不定,他还能从苏灵音、苏青峰那里讹点好处出来。

    这背后的算计,陈寻自然不会跟左丘说明白。

    左丘哪里知道陈寻心底的算计,想劝阻,但想到就算十三爷那边,都未必想阻止陈寻与楼适夷一战,他也便作罢。

    左丘想了想,说道:“这几天来,学宫弟子6续抵达北山,在城北的山岭上,结营而居,大考随时都会进行。”

    “大考会以何种方式进行,学宫有无明示?”陈寻问道。

    “说是学宫弟子三年一次的大考,这次的形式,却不同往年。”左丘说道。

    “怎么不同法?”陈寻问道。

    “这两三年间,不仅沧澜有千余散修涌入北山,而奚岭那边,同样也有许多散修及玄寒宗的弟子聚集。两边的人在湖泽荒原深处相遇,时有磨擦,死伤颇多。沧澜学宫与玄寒宗这次就约定,由双方派出真阳境的弟子参加比试,以决定湖泽荒原的界域划分……”

    陈寻微微一怔,怎么都没有想到,学宫三年一次的弟子大考,竟然涉及到苏家与玄寒宗在湖泽荒原的势力范围分割,问左丘:

    “那我跟楼适夷的比斗,还要怎么进行?”

    既然是沧澜学宫与玄寒宗的真阳境弟子大比斗,陈寻不明白,学宫会同意他与楼适夷在大考之中决一生死。

    左丘说道:“说是比试,但两宗弟子也不会直接拔刀相向。我听十三爷说,目前两家现玉柱峰附近,聚集有十数万头青狼头。此次比斗,最终就以猎获青狼的天灵骨数量多寡决胜……”

    陈寻还是不太明白,他与楼适夷以及鬼奚部的恩怨,要怎么在这过程中解决?

    左丘继续说道:“除了两宗会各派六百名真阳境弟子进入湖泽荒原,同时不禁真阳境散修进入,到时候所猎狩的青狼天灵骨,都由两宗收购,计入决胜数量之中。学宫没有道理约束散修,故而狩猎青狼之时,学宫弟子与散修之间生什么纠纷,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学宫都不会过度干涉……”

    陈寻心里直是冷笑,要不是有人想促成他与楼适夷一战,换作别的散修,挑战楼适夷等紫衣弟子试试看。

    陈寻早就知道,这两三年来,涌入蟒牙岭北山的散修过千数,不可能注意不到大孤峰附近聚集的狼群。

    陈寻还不知道大孤峰真正的名称叫玉柱峰,观其形状,还真是相当形象。

    散修力量分散,根本没有能力去惹那数以万计的青狼,甚至连湖泽荒原的深处都不敢轻易涉足。

    只是,两宗这次共派出一千多真阳境弟子,就有能力去招惹那群青狼?

    陈寻对此甚是怀疑。

    真阳境后期的修者,除了精习搏杀战持、术法外,更有玄兵符甲以及无数丹药能够增强战力,通常一人独斗四五头青狼,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真阳境后期的高手,有效组织起来,所爆的力量,绝对比“1+1”的简单叠加要强得多。通常十人对抗上百头青狼,都不成问题。

    关键问题在于,青狼也不是智商低下的野兽。

    青狼三五百成群,会有一头金色巨狼统领,狼群内部甚至有哨狼、斗狼等严密的分工,老弱病残通常都会被狼群无情的抛弃。

    在大小狼群之上,更有那头神狼存在。

    那头神狼早就成玉柱峰群兽之,三年前又食得恶猿血脉,说不定还胎境后期的高手,都非其敌。

    陈寻心想两宗弟子真要去招惹玉柱峰周围的狼群,恐怕是还真没有自相残杀的机会,就会死伤惨重。

    两宗派出真阳境弟子去抢地盘,看来还真不怎么关心真阳境弟子的死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