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四章 气血搬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贴吧hcy166兄弟的慷慨捧场,加更一章送到……《纵横世界》手游明天就会正式开服,想将腿长胸挺的大表姐孙亚琳收入后宫吗?游戏信息就请关注更俗的微信公众号。【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手机用户进入微信通讯录后,点击订阅号,搜索“更俗”,就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有收集后宫爱好的兄弟,可以加入游戏QQ群(367674935)索要激动码……)

    苏孚琛不愤陈寻太得意忘形,出声讥笑,顿叫沧月小楼又陷入死寂之中。

    然而给众人泼了一盆冷水,苏孚琛也没有拂袖而去,一双精芒毕露的三角老眼在陈寻身上打量不休。

    陈寻心头忤,他与楼礁决一死战,纯以强悍肉身以硬碰硬,没有动用神魂力量,但他一拳将楼礁身上加持巨魔傀儡术打爆,也未免有些太惊世骇俗,不可能叫苏孚琛这一级的人物一点疑心都没有。

    陈寻担心叫苏孚琛看出他魂海的异常,一颗心也提到嗓子眼,恭敬的问道:“苏长老还有什么话训示?”

    苏孚琛并不说话,目露赤芒,阴森森的盯过来。

    苏灵音这时开口问道:

    “左青木此时可好?”

    苏灵音这一问,似挖开一道口子,叫苏孚琛加在陈寻心头的压力,悉数从这道口子泄去。

    陈寻松了一口气,朝苏灵音恭敬的说道:“青木前辈坐关忘却死生。”

    “左青木十年前过来跟我说,真阳境亦能达武道之极致,我未信他,但今日观你与楼礁一战,才知左青木的见识,实在我辈之上;我等宗门子弟,倒成了井底之蛙,”苏灵音说道,“你回去与左青木说,他能晋入还胎境,沧澜则再多一位宗师,我与他会有一战!”

    青木道人隐居蟒牙岭北山,名气不彰,但也有不少散修,早就听过他的名头。

    怎么都想不到,三十年就惊艳绝伦、名满沧澜的苏灵音,今日会通过陈寻,跟青木道人邀战。

    这算什么回事,难道苏灵音认为青木道人只要能晋入还胎境,就有资格跟她一战?

    “陈寻知道了。”陈寻说道。

    苏灵音与左青木是几十年前的旧识,陈寻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恩怨情仇,心想他们即使要战,也是修行上的切磋,轮不到他管太多。

    叫苏灵音一打岔,苏孚琛这时将孤疑的眼神从陈寻身上收回来,不屑的说道:“天蛮都过不了肉身劫,小小蛮武就敢妄谈武道?当年我都不知道左青木如此狂妄,不然非给他教训不可。”

    “真阳、还胎、天元乃至元丹,修的何尝又不是肉身劫?而说及‘道’,百龄老翁能悟道,三岁稚童同样也能悟道。不要说真阳悟道了,自荒古以来,肉身成圣者,也非绝无仅有……”苏灵音淡然说道。

    “肉身成圣,不过是魔炼歪说,不提也罢。”苏孚琛也不想与苏灵音在大庭广众之下争论修行之事,当即袍袖一挥,化作一道虹影,纵出窗外,往西城流掠而去。

    “你今日一战成名,但有时候也要见好就收,”苏灵音看着伤痕累累的陈寻,说道,“青阳师祖对适夷颇为看重,你此时的修为,还非其敌手。我可以帮你说项,鬼奚部应不会强拉适夷与你一决生死。”

    只要楼适夷没有晋入还胎境,陈寻知道他就有一线胜算,只是其中曲折不便跟苏灵音挑明了说。

    苏灵音虽有维护之意,但陈寻也知道他避无可避,而他也不能凭着委屈求全去赢得苏灵音的欣赏,硬着头皮说道:

    “非我得势不侥人,实是别人仗势不侥我。当世强者为尊,弱者有如蝼蚁,但蝼蚁也有蝼蚁的生存之道。楼适夷要杀陈寻以雪前耻,陈寻虽无愧于心,但也没有躲避他的道理……”

    苏灵音倒也不恼,说道:“一意孤行也不好。”

    “求道,不就是一意孤行吗?”陈寻问道。

    左丘急得朝陈寻频递眼色,不谢苏灵音的维护之情,怎么又犯牛脾气,跟苏灵音辩论上了?

    “……”苏灵音听得陈寻此言,静寂多年的道心,仿佛被一粒石子投中的湖中,荡起层层涟漪,哂然而笑,未曾想她自许缘道修行之心坚如磐石,今日竟叫眼前这小小少年只言片语说得动摇起来。

    “左青木能有你这个弟子,真是他的幸运,”苏灵音回头见千兰恋恋不舍,心里又起一丝忧疑,喊道,“千兰,我们走吧……”当即拉起千兰,化身流影,离开沧月小楼。

    叫苏孚琛泼了一盆冷水,众人的意兴就有些阑珊。

    无人跟铁心桐赌那株乌玉芷,铁心桐就将那株乌玉芷拿出来,跟沧月小楼换成酒钱,请满楼的散修痛饮今宵,顿时叫气氛又热烈如火起来。

    陈寻浑身浴血、伤痕累累,无力与众人痛饮一宵,就随在沧月小楼外焦急守候的赵屠、采儿,先回寻仙斋。

    **********************

    回到寻仙斋,敷上止血生肌的白玉散,又服食两枚真阳培元丹,陈寻身上伤势倒是无碍。

    与楼礁生死一战,以及其后苏灵音与苏孚琛关于武道修行、肉身成圣的短短数语,叫陈寻所悟良多。

    武道修炼追求身与意合的入微境界,以此作为打开魂海、修炼神魂的通道。

    而在进入神魂修炼阶段之后,就算是武修,也更在意汲取气血神华筋炼筋骨皮肉,在与敌搏杀时,也更在意将气血神华融入剑气刀芒之中,摧极大威势。

    没有人会再注意气血在百骸之间的搬运。

    神魂滋生灵识之后,可以锁杀对手,这时候修者都追求术法、战武的威力,反而忽视对术武精微的追求。

    更没有人会去想,在身与意合的入微境界之上,纯粹的武道修炼还有没有更高一层的境界可以追求。

    陈寻闭上眼睛,回想他与楼礁最后力拼数招,气血在百骸运转圆融无碍的情形,那一瞬时,神魂意海不仅控制百骸筋骨皮肉的每一细微之处,甚至五脏六脏每一颗细胞里的气力都激活起来……

    那一瞬时,不仅他周身气血搬运没有一丝的停滞,而他的神念魂意,似在身内,又似在身外。

    那种感觉,比身与意合的入微之境,还要玄妙,还要深不可测。

    最后数拳,陈寻没有将气血神华融入拳势之中,而是融注右臂,与气血相融,以便更有效的凝聚肉身力量,这也造成有少量的气血神华剩余,沿着血脉经络散遍周身,甚至连以往气血神华无法直接淬炼的心脏,也融入少量的气血神华,跳得更为强劲有力。

    这叫陈寻异常的疑惑。

    魂海开启之后,在人体内的区域,大致与五脏六腑相当。

    故而有些修者认为神魂乃脏腑所生。

    且不论此说正不正确,这种情形直接导致蛮魂修炼,汲取的气血神华,当从魂海散溢出去后,只能淬炼魂海之外的百骸,而无法直接淬炼与魂海重合的五脏六腑。

    唯有在晋入换血七层之后,随着气血的日益精纯,才能对五脏六脏有滋养作用。

    滋养跟淬炼毕竟有很大的差距。

    通常来说,武修短时间内能将肉身淬炼到极强的程度,但器脏的滋养,则是极长期,甚至长达数十年修炼都难达圆满的一个过程。

    陈寻此时则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明悟,在静室里打起青木道人所授的七十二散人。

    他也不去观想蛮魂,纯粹以七十二散手,搬运周身的气血,随着拳势变换,他的心脏就像一台巨泵,源源不断的吸入血液,又源源不断的泵出。

    而在陈寻心眼所视之下,就见从心脏连出的无数血管,不仅延伸到百骸筋骨皮肉的每一细微之处,同时也延伸到五脏六脏的每一细微之处,气血毫无停滞的在这无数血管之间飞流转。

    陈寻一时也是震惊莫名,气血神华无法直接淬练脏腑,难道不可以将气血神华融入气血,搬运到脏脏进行淬炼?

    修炼秘拳,以拳势引导百骸气血运行,以此强身健体,这是这方天域武修所共认的常识。

    陈寻作为地球人,当然知道数以万计的血管以及毛细血脉,除了延伸到百骸,同时也跟身体内的器脏相连……

    但无论是修炼大鹏秘拳,还是九幽战矛、烈霜刀意,纯粹以拳势武招导引气血,都无法搬运五脏六腑之间的气血,似有一层天然的隔阂,将百骸与脏腑分隔开来。

    这也是真阳境修者的气血运行,行经心脏时,会有停滞的关键原因。

    青木道人以炼器为目的,创立七十二散手,以求将气血运转修炼到圆融无碍,确保炼制符器时,气血神华的输出没有一丝的停滞,实际上就将百骸与脏脏之间的天然隔阂打通。

    只是青木道人创立七十二散手时,已晋入真阳境九重巅峰,气血早就精纯到极致,无法再融入气血神华,故而都没有想到七十二散手,实际还有将气血神华搬运到五脏六脏的妙用。

    陈寻想到就试验,当即服下一枚真阳培元丹,从气血汲取神华反融入气血,再以拳势搬运至五脏六腑,就觉五脏六腑就像嗷嗷待哺的婴儿,张开嘴,拼命的吮吸气血中的神华……

    仿佛那都是宝贵之极的真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