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真阳无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关注更俗微信订阅号,关注《纵横世界》手机游戏,可以掌控沈淮、宋鸿军、宋华等角色,纵横游戏,还可以将陈丹、成怡、孙亚玲等人收入后宫蹂躏,这个有些残暴了……更多信息,加下游戏群:367674935)

    “他怎么突然又蛮干起来了?”千兰观战,心如鹿撞,急得直跳脚,好不容易见陈寻拖了这么久,甚至都能扳回劣势,想着只要陈寻能再拖上片刻,拖到楼礁命元耗尽,自然能锁定胜局,却不想陈寻竟然起狠来,这时候竟然想要跟有巨魔傀儡术加持的楼礁以硬碰硬。【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青璇也想不透陈寻怎么就蛮干起来,难道真狂妄到以为以为一对肉拳,就能将楼礁身上加持的巨魔傀儡术轰碎掉?

    苏灵音微微一笑,说道:“楼执事输了……”

    “为什么?”千兰这时候注意到苏孚琛长老、楼离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情知他们都看出微妙所在,但她不明所以,问师父苏灵音。

    青璇更觉不可思议,心想只要楼礁身上加持的巨魔傀儡术不瓦解,陈寻的拳脚力道再强,都难伤楼礁的根本,以伤换伤,只可能是陈寻先撑不住。

    “我也没有想到,陈寻随你叔祖,真将气血修炼圆融无碍的境界,”苏灵音淡淡的说道,“楼执事虽有巨魔傀儡术加持,但巨魔傀儡术并非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最终还是要调动周身气血维持,因为气血消耗极大,真阳境修者才需要额外消耗命元维持此术。楼礁气血运转到胸腹处会有一丝停滞,陈寻与楼礁缠斗已久,应是现了这处的破绽,所以以伤换伤,击拳都攻在楼执事胸腹之间,只要打乱他的气血搬运,巨魔傀儡术就难再维持下去……”

    然而能看出其中微妙的人实在是少,聚在四楼窗前的散修,就见陈寻与楼礁对轰三拳,就满口喷血。

    就在大家都觉得陈寻将要支撑不住之际,未曾想陈寻突然的一个欺身上前,就将楼礁硕大无朋的身体从腰肋处抓起,毫无犹豫的转折,将他狠狠的砸在石岭之上。

    即使隔着三四里远,众人都能清晰的听见楼礁骨骼崩碎的声音,过了片晌,楼礁颤巍巍的立起,但已强弩之末,就见陈寻冲着楼礁的右胸又是一拳。

    众人就觉这一拳似打在自己的心脏之上,直觉这一刻的时光已静止了一下,楼礁站立在石岭之巅,也纹丝不动。

    而下一刻就见掺杂碎裂器脏的无数血肉碎块,从楼礁身后喷射出来,化作肉雹血雨洒落数十丈远。

    见楼礁强如神魔的肉躯被陈寻一拳轰出诺大的血洞,在沧月小楼观战的众人,带睾丸的情不自禁的一紧,心里都想:这一拳要是打在自己的身上,会不会连一块完整的肉块都找不到?

    谁都没有想到,楼礁身上加持的巨魔傀儡术,竟然被陈寻的双拳硬生生的打垮掉,谁都难以想象陈寻那一拳到底打出多大的气力。

    一万斤、两万斤,亦或三万斤?

    本该有的欢呼声都压在喉咙眼里,化作死一样的沉寂。

    就算对陈寻极有信心的北山少年,这时候也为陈寻一拳打崩楼礁的巨魔傀儡术而震惊不已。

    隔一年多再见,左丘见陈寻修为毫无精进,心里甚至还有些暗暗得意,以为陈寻在试炼之途上建立起来的威望,会慢慢的消弱,他会取代陈寻成为北山九族新一代的核心,未曾想陈寻看着修为毫无精进,肉身之强悍远他的想象。

    他不禁想,要是已晋入还胎境的叔父,赤手空拳与陈寻相搏,又能有几分胜算?

    难怪陈寻如此面对楼爻代楼适夷邀请,会如此狂妄。

    他确有狂妄的资格。

    真阳境无敌!

    这就是真阳境无敌的境界,真阳境无敌就是无敌,跟什么七层、八层、九层还是真阳境巅峰都没有丁点的关系。

    难怪陈寻有自信挑战鬼奚部所有真阳境的子弟!

    古剑锋、古风等人则是激动得浑身颤抖,他们刚才还在为陈寻的性命提心吊胆,这时见陈寻一拳击毙曾叫他们高不可攀的楼礁,也是激动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宗崖自始至终都坚信陈寻会赢,这时也是紧紧的抱住楼礁押上赌的佩刀跟符甲,出一丝声音。

    四楼堵在北窗前观战的散修,怎么都没有想到上阶蛮武的肉身修炼能如此之强悍?看此时的陈寻,站在城外的残雪石岭之巅,有如神魔一般不可匹敌,气势侵凌天地!

    千兰、青璇都同样震惊莫名!

    陈寻这就胜了?千兰莫名想哭,转过身去,不敢再看城外的陈寻一眼,怕自己真哭出来,那一定要被师父训斥道心不坚了。

    青璇娇艳朱唇微启,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但见楼爻、楼离以及苏孚琛长老都黑着脸,身上都浮透杀气,心想他们这时候大概想将陈寻千刀万剐了吧?

    姜冰云也是久久不语,美眸凝视,望着城外那孤立天地之间的少年。

    陈寻轻轻的伸出手,在身亡道消的楼礁头上推了一下,气机断绝的楼礁尸体,就从石岭滚落下去。

    陈寻浑身浴血的站在石岭之巅,平静的看着静寂无声的沧月小楼,又俯下身捧起一堆残雪,将身上的血迹擦拭干净,露出一道道狰狞的创口,直觉浑身的气血耗尽。

    这时沧月小楼有三道流影掠来。

    楼爻随楼离纵入山谷,将暴尸横躺在谷底的楼礁尸体抱起来。

    楼离阴狠的眼神仿佛一把锋利的刀,要将陈寻千刀万剐剁成碎片。

    苏灵音悬立岭巅不言,一缕剑气仿佛游鱼一般,缠绕周身游动。

    “你说要邀战鬼奚部所有真阳境子弟,此话可还作数?”楼离声音阴恻恻的问道。

    “鬼奚部不会现在就想一哄而上吧?”陈寻哂然笑道,“能不能容我歇口气啊?”

    “学宫弟子大考,不限部族真阳境子弟参加,你若还有今日之胆气,鬼奚部可在大考之时奉陪到底。”楼离说道。

    陈寻不知道为什么学宫弟子三年一次的考核,其他部族的真阳境子弟都可以参加,疑惑的看了苏灵音一眼。

    苏灵音眼望天地之外,她随楼离、楼爻出城,是怕他二人含愤出手,杀了陈寻。

    陈寻是不是接受鬼奚部的邀请,她亦不想多说什么,毕竟陈寻刚才证实了他还有一点狂妄的本钱。

    即使陈寻要入魔道,她也不会阻止;毕竟跟她毫无干系。

    从苏灵音那里得不到半点暗示,陈寻挠了挠后脑勺,慢悠悠的说道:“怎么说都是我吃亏啊!这样吧,鬼奚部有哪些真阳境子弟想来送死,跑过来跟我说就是……”

    “你记住今日这话,不要反悔就行。”楼离语调平静的说道,只是狰狞扭曲的脸暴露他内心的激愤。

    他当即就与楼爻抱着楼礁的尸体,连沧月小楼也不回,直接掠过野马溪,往东城而去。

    **********************

    陈寻满身血痕的走回沧月小楼,满楼都爆雷霆一般的满堂喝彩。

    北山子弟自然是热血沸腾,激动得不能自已,像洪水一起涌来,将陈寻围在当中,有着千言万语都不知道要怎么问出口。

    陈寻与楼礁一战,前后持续有两柱香的工夫,除了沧月小楼聚集百余散修目睹陈寻有如神魔一般的神勇,满城的散修也都闻讯赶来,或爬到高楼顶,或聚到城头观战。

    在这个以强者为尊的天域,散修只能在宗门、强族的屋檐屈膝求存,甚至一个眼色不对,就被那些宗门、强族子弟喊打喊杀。

    即使有几人有胆气抗争,也都被视为邪修,遭宗门、强族联手诛杀。

    平时活得太憋屈,这一刻的热血都给陈寻点燃,群星拱月一般,看着有如神魔一般归来的陈寻。

    “陈寻,你不愧是北山小蛮神,铁心桐敬你这杯酒!”一名大汉给众人挤在外围,但仗着人高马大,隔空递来一只满斟美酒的青玉盏。

    “蛮武修行,如浩渺星空,陈寻窥得一二,哪里敢当小蛮神之名?”陈寻谦虚的说道,心里想,蛮神就蛮神啦,为什么前面还要加个“小”字,这名号还不如送给阿青?

    他接过隔空徐徐飞来的青玉盏,将杯中美酒饮尽,又将青玉盏还给那名大汉,心里想,这人叫铁心桐,与铁心梅是什么关系?

    “赤手空拳打崩巨魔傀儡术,北山小蛮神之名,你就当得!”众人皆喝彩道。

    左丘心想也是,换千兰父亲左崇谷,晋入还胎境之后,强在灵力、法器修炼,赤手空拳都未必能将楼礁一拳打死,蛮武修炼到陈寻这境界,可以说是极致了。

    “蛮神,三五雌黄小儿,就想封蛮神之名,真是笑掉天下人的大牙?”阴冷的一声讥笑,从顶楼传来,仿佛冰雪浇到众人的热血之上,而紧接着一股奇寒气息沛然而至,众人直觉血液在这瞬时要被冰僵掉。

    陈寻抬头见学宫长老苏孚琛眼藏怨恨,情知他杀楼礁,叫鬼奚部在北山颜面大跌,有可能断了鬼奚部给他的供奉,叫这红胡子胖老头心里对他滋生怨恨。

    “苏长老训斥的是,陈寻有几斤几两,自家心里清楚。”陈寻恭恭敬敬的说道。

    他眼下激怒鬼奚部,是要乱掉鬼奚部的方寸,借机消弱鬼奚部的实力,也要在战前试探一下,此时的楼适夷到底有多强,但没道理叫苏孚琛这级的人物找到对他出手的借口。

    陈寻转眼变了脸,变成谦谦少年,苏孚琛心头也是憋得慌,想出手教训一下这狂妄小子都不能成,目露精芒在陈寻身上打量,冷笑道:“你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就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