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七十二散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袖手站在一块巨岩之上,看着万顷冰封的天马湖,湖冰之上还覆着厚厚的一层雪,天下皆是素白。【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一缕杀气凛冽袭来,陈寻不用转身,就感应到杀气腾腾的楼礁已在百丈开外。

    沧澜大地,真阳境九重者,没有五万也有三万,真正能得机缘突破晋入还胎境,不过百一。

    而那些滞留在真阳境九重巅峰的修者,虽然苦苦不得突破,但他们之间的实力依旧存在极大的差距,有些甚至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楼礁二十年前就入学宫,后以玄衣弟子的身子在宿武尉担任十年客卿,近年又到弟子别院担任执事,颇得苏全的信任。

    就算楼礁未能突破晋入还胎境,但以他浸淫数十年的修为,所学博杂,实力在真阳境巅峰修者之中,也是翘楚。

    然而陈寻今日激怒楼氏,逼楼礁与他决一死战,不是为鬼奚部暗中挑唆散修跑到寻仙斋挑衅一事。

    他随青木道人枯守石岭,修炼一年半有余,单纯以气力而言,真阳境难逢敌手,但战场搏杀并非全靠气力,杀敌制胜的因素很多。

    他到底能不能做到真阳境无敌,还需要一场死战检验。

    楼爻今日代楼适夷邀战,陈寻也是避无可避。

    不过,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楼适夷身具荒古血脉,想突破晋入还胎境极难,陈寻猜测他此时应还停滞在真阳境九重。

    此时交手,即使楼适夷可能会有青阳子所赐的法器,但于陈寻而言,至少要比拖到楼适夷晋入还胎境再战要强一些。

    荒古血脉想破开肉障极难,但也非完全没有捷径可走。

    当年苏棠就是苏家老祖亲自出手采得一株九叶芝,而得顺利晋入还胎境。

    楼适夷拜青阳子为师,青阳子虽不及苏家老祖,但在沧澜也在三五人之列。

    故而,无论是修炼功法,还是修炼资源,楼适夷破开肉障、晋入还胎境的度及可能性,都要比他大。

    此时不战,待楼适夷突破晋入还胎境再战,陈寻的胜算更是渺茫。

    就算为数日之后、可能在他与楼适夷之间爆的死战作铺垫,陈寻今日也要跟楼礁决一高下。

    陈寻徐徐转身,就见楼礁身形像鬼影一般诡异欺来,笑道:“这么急于过来送死了?”

    “看你还能狂妄到何时?”楼礁冷哼道。

    “我是不是狂妄,就怕再过片刻,你没命知道。”陈寻起拳鹤立迎敌,气势与山岳相融,但嘴皮子也没闲着。

    “楼礁、陈寻决战天马岭,出岭巅百丈方圆者,败。败者亡、胜者生。他人皆不得以此事生衅,违者与学宫为敌;学宫长老苏孚琛、苏灵音,为此战鉴证。开战!”

    陈寻抬头往沧月小楼方向看去,就见楼离面窗而立,脸背着楼里的灯光,藏在阴翳里,说话的声音透漏阴柔杀气,心想这杂碎还真是阴险,怕他游斗,故意将比斗场限制在百丈方圆之内,还是对楼礁有利。

    也不知道楼离施展何等,就见一道灵光罩来,圈入石岭百丈方圆的地方。

    楼离“开战”二字刚落,楼礁即用左掌拍向自己的胸口,将一身帛衣震裂,露出**的胸膛。

    也不知楼礁修炼何种魔功,就见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胸口疾虚画,手指画过,血脉筋络就都浮凸出来,形成一张面目狰狞、诡异到极点的图腾像。

    “巨魔傀儡术!”

    陈寻在《沧澜杂录》里看到有着此功的介绍,此功施展他人身上,以点燃命元为代价,将身体内的潜能完全激活起来,即使三岁幼儿,全部命元在极短时间爆出来,也能有千斤之力。

    陈寻没想到楼礁要跟他决一死战,竟将此术施展自己身上。

    就见楼礁裸露在外的肌肤,像是抹了一层乌漆,浑身的肌肤像是铁块一样,渐渐的隆起,双目赤目似鲜血流淌,十足就像一樽巨魔傀儡踏足站在山脊之上,透漏凶狠暴戾之气,震撼天地。

    楼礁施展巨魔傀儡术,状如疯狂,喉咙里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就魔焰凶悍的往陈寻扑来。

    楼礁身形极,破开空气仿佛帛衣被快撕裂,出滋滋的响声。

    陈寻似被楼礁凶悍之气震憾,未有什么动作就叫楼礁欺至身前。

    见楼礁双手虚张,有如魔爪抓来,陈寻身形一矮,躲过必死一击,捣拳直击,冲楼礁胸口轰去。

    楼礁状如疯魔,也不躲闪,魔爪横扫。

    陈寻一拳如锤,重击楼礁胸口,他这一拳有万斤之力,然而就像是打在极其坚韧厚实的茧皮上,力道根本无法透过皮肉,还没有冲击到楼礁体内的五脏六腑就被御开。

    陈寻还以为楼礁以法术见长,未曾想在巨魔傀儡术加强之后,楼礁的肉身会如此的强悍,浑身皮膜之坚韧,竟堪比两重符甲护体。

    陈寻为换这招,躲闪也是稍微迟缓,肩膀上的衣服“哧啦”一声,就被楼礁的魔爪抓裂,肩膀上留五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真正站在真阳境九重巅峰的高手,真是不容小窥,陈寻闪身避开楼礁掏心攻肺一击,也觉得楼礁的拳爪之强真是惊心动魄,此时的楼礁完全就像是被巨魔附体,要不是他在石岭随青木道人修炼一年有余,今日绝对要给楼礁击杀当场。

    ************************

    楼礁与陈寻激战在三四里外的天马湖之巅,但这点距离对于挤到沧月小楼四楼的诸多散修而言,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天空圆月皎皎,照彻素白大地,陈寻与楼礁一拳一掌,都在众人的关注之下。

    “巨魔傀儡术!楼礁他是疯了,难道这一战打赢,他也不想活了?”有散修见多见识,当下就认得楼礁实以自己的命元为代价,施展此等魔功,都倒吸一口凉气。

    就算楼礁能在短时间内击杀陈寻,魔功反噬之威,也绝对会叫他付出惨重的代命。

    “什么是巨魔傀儡术?”有人不明所以,直觉远在三四里外的楼礁,就给人魔焰滔天之感,暗感陈寻危矣。

    “巨魔傀儡术,以命元献祭,能将全身的潜能完全激出来,如神魔附体。中阶蛮武的潜力完全激出来,两臂就有万斤之力,你说楼礁施展此术,会有多强?”有人倒吸着凉气解释,“我只听说云洲军中武修都修炼此术,战场厮杀,就是天元境、元丹境的绝世强者都有可能殒落……”

    “你看楼礁双拳,仿佛抹了一层血光似的,这又是什么魔功?”

    “血战星空拳!好呀,楼礁在宿武尉府近二十年,果然是学了不少好东西,陈寻这次真是踢到铁板上去!这血战星空拳也是务求伤敌、不惜自伤的玄功,施展出来,似有星辰之力聚于拳脚之上,威力极强,修炼到极致,一座石山都能数拳打塌下去。楼礁的血战星空拳虽然才是刚入门,但对真阳境修者而言,真是太强了。今日除了顶楼诸尊外,我看今日沧月小楼内,无一人能是楼礁之敌。恐怕是刚晋入还胎境的强者,都未必能将楼礁拿下!”

    *********************

    看着陈寻在楼礁招招剖腹挖的攻势之下,只能极其勉强避开要害,但身上已是鲜血淋漓、伤痕无数,随时都有可能被楼礁一拳打中要害,从此倒地不起。

    看见这样的情状,不要说楼下的散修频频出惊叹,就是顶楼的诸尊也觉得惊心动魄。

    “姜楼主,你现在觉得谁的胜算更大一些?”红须胖翁苏孚琛见楼礁拳拳断肠碎脑,忍不住得意的出声问姜冰云。

    姜冰云俏脸从容。

    陈寻是青峰看好的人,但她刚才已经出言阻止,算是尽了情份,陈寻不知好歹,硬要与楼礁决一死战,就算死在城外,她不会为这个今日才见一面的少年,有任何的伤心。

    只是苏孚琛得意忘形的讥笑,叫姜冰云心中不悦,笑道:

    “是啊,我可是没想到楼执事竟然学得巨魔傀儡术跟血战星空拳两种绝艺呢?不过能让陈寻以大鹏秘拳抵挡这么多招,就算楼执事胜,也没有什么好光彩的呀!”

    “容楼爻说一句。今日要不是陈寻太狂妄了,太不知进退,逼楼礁跟他决一死战,楼礁也不会以强欺弱!”楼爻说道,“青璇师妹,你觉得楼执事今日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青璇凝眉看向窗外,见陈寻险象还生,怕是三五招之内随时都有可能被打得头裂肝碎,就算他能时时逃过要害,就这情形也支撑不了多久,就会血尽而亡。

    干爹、葛异都说陈寻是极聪明的人,青璇也想不明白,他今日为何如此狂妄,竟然这样将自己逼到死路上,这情形就算是冰云姨想阻止也不可能了。

    “师父!”看到陈寻险象还生,随时都有可能被楼礁击塌,千兰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回头喊苏灵音,情知此时能救陈寻性命,只有师父的了。

    “沉住点气!”听着众人议论纷纷,苏灵音也走到窗前来观战,听得千兰又出声求她救人,冷着脸训斥了一声,见苏孚琛、楼离等人脸露得意之色,又忍不住说道,“此战说胜负还早。”

    “啊……”姜冰云都有些讶异,不明白苏灵音为何说此时说胜负还早,明眼人都能看出陈寻完全处于劣势啊。

    “我没有想到陈寻竟然是跟左青木修行,”苏灵音想起往事,情不自禁都有些感慨,说道,“大鹏秘拳虽然稀疏平常,但左青木四十岁时,据大鹏秘拳另创立七十二散手拳……”

    “左青木那七十二散手,也稀疏平常很啊,”苏孚琛不屑的笑道,“他要真是天资惊艳的人物,也不会三十年都不能晋入还胎境了。七十二散手连武修秘拳都算不上,陈寻此子想以七十二散手跟血战星空拳对抗,也绝无可能。”

    苏灵音不跟苏孚琛争什么意气,只是从容的跟姜冰云、千兰继续解释道:

    “千兰叔祖创立七十二散手,是算不上什么强横玄功,但能叫真阳境的武修,将气血修炼圆融无碍。陈寻能在楼礁的强悍攻势之下,时时避开要害,实是已得七十二散手的精髓!现在就看他能不能支撑得更久一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