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章 人心向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如此有种,三言两语气得鬼奚部的渠帅无语以对,楼上楼下的散修,又一起鼓躁起来:

    “楼执事真阳境九重,修行半辈子,欺负一个刚晋入七层换血的小修者,还有脸了?”

    有些散修看不透别人的修为境界,但见两位学宫长老都没有吭声,那想来知道陈寻没有胡说八道。【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楼离这时候完全能理解当初苏全被这小畜牲气走的心情,他都气得都想扑下去,将这小畜牲撕成碎片了。

    楼礁一张脸,青了又白,虽然别过近两年时间,陈寻修为犹没有什么进展,但当年被他半道打劫的陈川可是八重修为。

    楼礁虽有赢的自信,但也能知道眼前这小子实力不弱,未必没有暗藏手段。

    只是满楼的散修都在奚落、讥笑,他的脑子都快要给气炸掉。

    “有趣哩!”又是一名宫装少妇走到顶楼的围廊前,俯身看过来,娇笑着说道,“说得我都想押陈寻赢了,灵音师姐、孚琛长老,你们说陈寻与楼礁,谁的赢面更大?但要是把我的沧月小楼打塌,那就糟糕了!”

    “敢问这位姐姐姓甚名何?”陈寻见这宫装美妇自承是沧月小楼的主人,又与苏灵音、苏孚琛如此熟悉,见她竟然好意想阻止他与楼礁一战,倒好奇起她的身份来,拱手问道。

    “油口滑舌的家伙!”宫装美妇秋水美眸横了陈寻一眼,娇嗔骂道,没有理会他。

    “陈寻,你不要胡闹了。真要把冰云姨的沧月楼打塌了,你可赔不起!”青璇这时候从姜冰云身后走出来,心知姜冰云还是不希望陈寻死在楼礁的掌下,就站出来进一步将话挑明。

    陈寻未想这宫装美妇竟是苏青峰的侍妾姜冰云,没想到沧月小楼竟是姜冰云所建,难怪沧月小楼建得如此高耸,占据北山城的制高点,左崇谷那边都不吭声。

    这事实上也是苏青峰支持北山九族的表示。

    姜冰云站出来想息事宁人,但楼离知道,今日不促成楼礁与陈寻一战。鬼奚部以后在天马湖就不要想抬起头来。拂袖冲楼礁说道:

    “灵音长老、孚琛长老若是应允,你就与这狂妄小子一战!”

    怕苏灵音阻止,红须胖翁苏孚琛抢先说道:“那就由你们一战,佐大家酒兴!沧月小楼塌不了……”挥手就布下一道灵光大罩。将沧月小楼的中庭隔出一个数丈见方的演武场。

    陈寻抬头看了苏孚琛一眼。心里这老头真是恶毒。明知他跟楼礁差两个层次,更可能以身形敏捷见长,游斗才有胜机。这老头却想将他们限制在小小的数丈方圆内比斗。

    在数丈方圆内,楼礁则能最大发挥真阳境巅峰的实力,而陈寻几乎没有腾挪游斗的空间。

    “沧月小楼还是太狭窄了,北山城禁止厮杀,入乡随俗,规矩还是不要破了;你们到城外去打吧……”苏灵音挥手撤去苏孚琛布下的灵光大罩,但陈寻如此不知好歹,她也没有办法再阻拦,也只能让他们出城去比斗。

    见苏灵音如此,苏孚琛叫红须遮住的胖脸,胀了两分,哼了两声。

    他心里暗道:北山九族定的什么破规矩,能约束到他?但也不想跟苏灵音当面争执,没有再说什么。

    “师父!”千兰不甘心的喊道。

    苏灵音对千兰的呼喊视而未见,就返身离开中庭围廊,到雅室坐下。

    “宗崖,你将这兵甲都收起来!”陈寻说道,施了御风术,先撑手就跳出沧月小楼,轻盈落到一处屋脊之上,又几个纵跳,就往城外疾驰而去。

    宗崖与古风对陈寻都有着强大的信心,听陈寻发话,当即真就大冽冽的将楼礁脱下的佩刀跟玄甲,都捧了过去。

    楼礁差点气出脑溢血。

    楼离阴着脸,楼礁真能在城外将陈寻击毙,他还不怕北山几个小儿敢不还这两件兵甲。

    无论是北山九族子弟,还是楼中散修,这时一起涌到四楼的北窗,往城外望去。

    沧月小楼几乎就紧挨着北山城的西北角,三五座院子过去就是高耸石墙,石墙外则是一道****三四里的低矮山岗,横亘在北山城与天马湖之间。

    天马湖此时也叫河冰封住,山岗之上叫皑皑白雪覆盖,一片冰雪的世界,入夜后空无一人,陈寻卓然一人,立于城山的山巅之上。

    一轮圆月似乎就在他的肩头,陈寻仿佛孤独战神一般,将圆月挑起,等候楼礁赶去死战。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诸多散修平时在强者的威压下,屈意求存,连气都不敢粗喘。

    众人心里虽然都是觉得陈寻狂妄跋扈至极,但陈寻敢如此狂妄的挑衅鬼奚部,视平日站在众生之上的楼离于无物,众人心里更是有着说不出的爽快。

    见陈寻卓然立在履雪山巅、肩挑明月,忘却生死,眼望万顷湖冰,诸多散修长久以来都被压抑的热血顿时沸腾起来。

    一个大汉浑不顾楼氏众人脸色,轰然叫好:“陈寻屠鬼杀魔,不愧北山好男儿!铁心桐温一壶酒,看君杀人!”

    大汉出声仿佛雷霆炸响,惊得众人侧目,就见这名大汉身如铁塔,穿着半身鳞甲,手持一壶温酒走上四楼,**的胳膊,比常人的大腿还要粗两倍,铸铁一样的肌肉块,蕴藏无穷神力。

    此人气势之强,浑然不畏强族鬼奚,走到楼爻身前,气势也不见稍弱。

    “铁大哥,你也看好陈寻?”有熟悉大汉的散修出声问道。

    “看好,怎么不看好?”壮汉哈哈大笑,从怀里掏出一只锦盒,举过头顶,说道,“我前些天偶得一株乌玉芷,我押陈寻必赢,谁敢跟我赌?”

    满楼的人都讶然惊叹,虽然壮汉拿出来的乌玉芷有些破损,形状不是十分的完好。但也是二品级的灵药,价值近千符钱,在北山城绝对要算异宝。

    没曾想这壮汉竟然将这异宝押在陈寻身上。

    好些人想跟这大汉对赌,但奈何囊中羞涩。

    再者,陈寻邀战楼礁,是长大家的志气,即使很多人心里认为陈寻的胜算极微,但也不好意义站出来跟铁心桐对赌。

    楼爻、蒙氏兄弟等人气得够呛,但四楼涌上来近百观战的散修,几乎都站到陈寻那边。他们只能狠狠的剐了眼前这不好死活的壮汉一眼。无法跟这些粗野散修一般见识。

    散修嗜酒好赌者多,壮汉掏出一株乌玉芷赌陈寻必胜,顿时叫楼里的气氛又热烈到极点。

    楼离阴着脸走下脸来,见楼礁脸色气得煞白。伸手按他肩膀。说道:“你且放手与陈寻一战。一切事都有青阳师祖、孚琛长老担待!”

    楼礁待要说些什么,表明甘为鬼奚死战之志,忽觉左肩刺。有一股异流从渠帅手心传来,从左肩透入,瞬即运行到他的心脏处停下。

    这异流有着说不出的灵韵之感。

    楼礁虽然还没能晋入还胎境,但也知道这股异流,实是渠帅楼离修炼多年的一缕灵力。

    楼礁心里一笑,知道渠帅是真要他此战绝不留情,在城外杀了陈寻;他这一战不能将陈寻杀了,鬼奚部在天马湖绝别想再抬起头来,将会叫所有的散修鄙视。

    楼礁虽然不能将楼离这缕灵力炼化为己用,但打小修炼同样的玄功,气血运转,就将这楼灵力纳入气血之中,心里也有了底气。

    这一刻,他的气血就像是被点燃一般,有着无穷的神力涌入四肢百骸,气机也旺盛到极点。

    楼礁当即也是手撑窗沿,翻身跳下沧月小楼,往城外疾纵而去。

    楼礁气血转运之际,透漏无比凶狠暴戾的气息,压得大家心头一寒,心里都想:好强的气势,好强的威压。

    再看楼礁踏楼踩墙,移形换位,步履诡异,竟在冰冷的空气里留下数道残影。

    为陈寻狂妄豪气激得热血沸腾的散修们,这时候却像是给泼了一盆冰水:

    这个楼礁好强!

    真阳境修者之间,不存在绝对无法逾越的实力鸿沟。

    修炼法门的不同,使得寻常散修绝难跟宗门子弟抗衡,而晋入真阳境后修,更能驱动符兵法器,能有一件强**器,堪与还胎境强者一战。

    然而此时陈寻与楼礁赤手空拳而战,纯淬比的是肉身强悍与法术精妙,情形当真是难叫人看好。

    散修们头脑冷静下来,这才想到楼礁以玄衣弟子在宿武尉府担任客卿、执事,已有十数年,肉身之强悍、法术之精妙,以及所学种种杀人手段之博杂,又岂是普通真阳境修者能敌?

    千兰没有注意楼离暗中做手脚,也为楼礁跳下沧月小楼前那一瞬时透漏的强悍气息惊骇。

    就连对陈寻一贯信心十足的北山少年,也都替陈寻担忧起来。

    左丘心头忧虑,暗中问宗崖:“陈寻此战有无把握?”

    宗崖听得陈寻刚才谎称他自幼服下神药,身具神力,情知陈寻不会再掩饰他双臂有万斤气力的事实,说道:“陈寻赤手空拳能举万斤之石,此战必胜!”

    宗崖声音虽小,但左右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怎么可能,换血七层就有万斤之力?”众散修听了宗崖这么说,甚至都反过来替楼礁倒吸一口凉气。

    寻常的修者,站到真阳境巅峰,赤手空拳能举六七千斤的巨石,就算了得,非曾想陈寻此时就能举万斤之石,如此神力,当真是叫人不可思议,都不知道他修炼何等炼体秘法,才有如此的成就。

    北山九族少年,倒是心安一些,想到陈寻当年在试炼途中的表现,心想这才当然,不然哪有可能一刺就将楼适夷的防御打暴掉?

    “怎么不可能,你没听陈寻他自己说,自幼服下神药吗?这下子楼礁有难了……”有些散修还是见多识广,真阳境如此神力的修者是少,但也非绝无仅有。

    听着众人议论,楼离心里一笑,陈寻敢如此狂妄,猜得这小子会有几分底气,但没有十足把握,他也不会让楼礁出战。

    虽然他们计划着,由楼适夷出关后来杀陈寻以破心障,但陈寻今日如此狂妄、用心又甚是恶狠,恨不得将鬼奚部踩在脚底板下捻,他无法顾忌太多。

    楼离眼睛阴柔的扫了独臂捧起楼礁刀甲的宗崖,说道:“你且收好这些刀甲……”说罢,就让楼爻等人随他上楼观战……(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