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八章 邀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千兰也随苏灵音回北山,想到苏灵音有可能带着千兰跑过大孤峰探秘,陈寻一时间也是头痛万分。【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只是,大孤峰生诸多事,涉及到他与苏棠两人之间的诸多秘密,他可不敢这时候傻乎乎跑过去要苏灵音收手;他也没有这个资格。

    “砰砰砰”,有人在铺子外敲门,听着有人在外面喊:“宗崖,你与陈寻大哥进城了,怎么大白天,就把铺子给关上了?”

    “是古风这小子……”宗崖拍着大腿,跑前面铺子给古风开门去。

    两年多前,古风与古剑锋一起,陪陈寻他们走过试炼之路,进入沧澜城,回北后也有一年多没有见面了。

    古风比宗崖还要小一岁,今年才十六岁。

    但在北山,族人满十六岁,就算是成年,古风已经长成轩昂大汉。

    古铜色的皮肤下,隆起铁块一样的结实肌肉,从脖子梗往下暴露的青筋,仿佛天然形成的战兽图腾,穿了半身铠甲,腰间挂了一把乌金刀,透漏淡淡灵蕴。

    年中时,黑山部将从陈寻手里换得的九元养窍丹,给古风服下。

    古风籍此晋入上阶蛮武,而黑山部将更多部族兴盛的希望,寄托在古剑锋与古风二人身上,故而古风刚晋入换血七层,身上铠甲、腰间战刀,都是千金不换的玄兵宝甲。

    宗崖都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乌蟒这两年来,除了全力支持巫公宗图修炼灵力外,更多的资源往南溪、宗凌等人身上堆,以期三五年内能涌现一批上阶蛮武。

    “哪阵风把你给吹过来了?”陈寻笑着问古风,“还以为你跟剑锋出城去了呢。”

    “剑锋也是离城不远,听到消息准保赶回来,”古风嘿然笑道,“左丘大哥说要给你跟宗崖洗尘,在沧月小楼摆酒呢,我来喊你们过去。”

    黑山部将天马湖周边的区域划给九族共管,故而除天马、北山两城,正式列入北山巡城营辖管、巡视的范围,也不到百里纵深。

    除此之外,巡城营没有能力管,也不会去管。

    ******************

    陈寻、宗崖随古风走到沧月小楼,但见位于北山城西北角的沧月小楼,重檐雕梁,建得高拔耸立、富丽堂皇。

    北山城再是繁华,还仅是在蛮荒初建,城里绝大多数的建筑都是土垒石砌的大院子。

    像沧月小楼这般五层高矮的木楼,连梁柱雕饰都异常精美的小楼,坐落在西北角,真就是仙降凡尘、鹤入鸡群。

    “沧澜城里有沧月楼,这沧月小楼跟沧月楼是什么关系?”陈寻问古风。

    “沧月楼是总店吧,听说是跟十三爷有关,”古风对其中的蹊跷也不甚了了,只将道听途说的一些消息说给陈寻听,“听说竹山、西泽等城,都建有沧月小楼,端是热闹非凡……”

    看着酒楼里高朋满座,执壶托盘,身穿锦罗蝶衣的女侍,个个容貌清丽,绝非皮肤粗糙的蛮荒女人能比,陈寻暗感沧月楼的主人,真是有头脑。

    沧月小楼,哪里是酒楼啊,明明是销金窟。

    左丘等人,早在沧月小楼恭侯。

    听着“嗒嗒嗒”的马蹄声,像暴风骤雨一样驰来,陈寻扭头看去,就见古剑锋正翻身下马,将一匹高大鳞马交给随扈,踩着战靴蹬蹬蹬的走进来,哈哈笑道:“你们想撇开我,那是不成的。”

    除了左丘、古锋剑外,其他人等,也都是当日一起闯过试炼之途,进入沧澜的北山少年。

    他们此时都在北山城里,自然都赶过来为陈寻洗尘。

    三年时间过去,宗凌、南溪、古风都年满十六岁,当年的北山少年都6续长大成年。

    期间有四人意外殒落,但余者无一不是北山九族的新秀人物。

    陈寻锐意修炼,能十数月如一日枯守石岭不出。

    这些北山子弟,则以古剑锋、左丘为核心,成为九族未来最具潜力的精锐。

    宴请陈寻,左丘自然是选在规格极高的四楼摆下两桌。

    顶楼虽然规格更高,但除非还胎境的强者光临,不然顶楼概不对外开放。

    陈寻与古剑锋、左丘把臂登楼,推门进厅。

    窗前立一窈窕倩影,听得众人闹哄哄的推门进来,侧身望来。

    陈寻端是一愣,见眼前少女身着罗裙,仿佛天马湖的波光一样柔软轻盈,鸦色长用环扎住,如瀑而落,环似铁似金,上嵌几点星辰一样的碎玉,聚拢周围的灵蕴玄息,而她身后所负的一柄长剑,看着黯然无光,但藏在剑鞘之下的锋刃,却透漏极其强悍的气息。

    比陈寻以往所见的任何一种符器,都要强上数筹。

    少女面容精致,肌肤雪白,瑶鼻朱唇,端是美丽非凡,身姿轻盈窈窕,给人说不出的脱凡俗之感。

    陈寻心里讶异:左丘怎么拉这么一个清艳脱俗的少女过来,跟一大群糙老爷们厮混喝酒?

    “怎么,陈寻哥哥,认不得千兰了?”千兰嫣然笑问道。

    陈寻愣了片晌,才想起三年前那个瘦弱而坚强的女孩子来,此时的千兰完全给人一种脱胎换骨之感,仿佛是雕琢而成的一方清莹美玉,叫人不能逼视。

    陈寻笑道:“啊,你就是当年那个黄毛丫头,要是这大街遇见,我可不敢相认啊!”

    **********************

    众人都推陈寻坐座,众人依次坐下,四名清丽女侍托盘端碟而上,很快就摆满两桌酒桌,数坛美酒靠墙摆放。

    看着陶制酒坛上刻镂“鱼阳”二字,陈寻就知道这是用鱼阳草浸酿的鱼阳酒,心想当时他与青眼雕恶斗,一株鱼阳草宝贝得不得了,没想到现在能奢侈到浸酿美酒饮用。

    沧月小楼建得有多高耸,唯有登上四楼,越过城墙眺望天马湖才有感觉。

    陈寻不知道左崇谷为何同意沧月小楼在北城建得如此高耸,心想左崇谷总不会完全不明白制高点的重要性。

    铁胎巨弓就可射六七百米远,玄符秘弓的威力更是可怖。

    站在四楼之上,就能越过城墙看到天马湖,那再登一层楼,岂不是将城中以巨细都尽收眼底?

    要有真阳境巅峰强者,手持玄符秘弓,站在沧月小楼之上,则可以威胁到城中任何一人。

    即使是还胎境初期的高手,灵识修炼还是有限,御使符器,与敌接战的距离也是极受限制。

    可射杀一两千米、威力强大的玄符秘弓,在沧澜城的受欢迎程度远远过寒霜刀、金刚符甲等寻常符器,售价也是高得惊人。

    陈寻心想左崇谷应该不会看不到沧月小楼的威胁,心想或许沧月楼背后的主人,叫左崇谷忌惮,不得不退让三分。

    ***********************

    沧月小楼巨木所制,围出一个高达二十来米高的中庭。

    一到四楼都环拥中庭,每层楼都用绣满锦秀山川的屏风,隔成一间间独立的雅室供人饮酒作乐。

    除了他们这间之外,还有不少客人在四楼用宴。

    陈寻他们这边推怀换盏,酒喝得热闹,不久听得隔壁又有数人登楼饮酒。

    声音听着熟悉,宿武尉府弟子别院的执事楼礁以及蒙氏兄弟等人,竟然都坐在隔壁饮酒。

    陈寻暗感奇怪,问千兰:“怎么学宫弟子,都跑北山来了?”

    “新晋弟子三年一次的考核,今年就放在北山,过两天,诸府弟子都会6续赶到北山。”千兰说道。

    陈寻恍然大悟,他还以为苏灵音与千兰跑到北山,是大孤峰的秘密泄漏了呢,没想到苏家竟然新晋弟子三年一次的考核放到北山。

    学宫每三年招录一批弟子,而此前招录的弟子,也是三年考核一次。

    玄衣、紫衣弟子到一定年限后,甚至还要到云洲各地云游历练,闭门造车,关门修炼,再强的宗门都没有办法培养出真正的强者。

    苏灵音是学宫长老,虽然平日不务世事,但恰好此时千兰也要参加新晋弟子的考核,公私兼顾,跑到北山来做客,也就不叫人意外了。

    也许是这边的说话声叫对方听见,就听得隔壁沉默了一会儿,有个年轻的声音问道:“可是千兰师妹在隔壁?”

    “楼爻师兄,千兰这厢有礼了。”千兰颔冲着隔壁说道。

    左丘叫女侍将屏风撤走,使两边的雅室相通。

    楼礁、蒙氏兄弟等见陈寻在场,都脸色一变。

    陈寻扫过隔壁桌,见楼礁、蒙氏兄弟等人群星拱月一般,围着一名紫衣青年而坐。

    这紫衣青年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端是气宇轩昂,与千兰一般,除了背负一柄乌金长剑之外,别无长物。

    陈寻心想此人就是楼爻?

    但见其人有如其剑,蕴敛的锋芒实是旺盛,其势之强,实非宗桑、南獠等一般的真阳境九重高手能及,陈寻猜测他距还胎境就差半步之遥吧?

    鬼奚部自三十年前击败乌蟒,崛起于白狼河。

    这些年来鬼奚部更是人才济济。

    楼钧、楼离等一干强者,距还胎境中期就差半步之遥;楼礁等人在沧澜也身居执事要职,新秀子弟里又有楼爻、楼适夷等人,进入沧澜学宫,或为紫衣弟子,或拜入太上长老门下。

    古剑锋等人与陈寻自然不搭理楼爻、楼礁等人,而北山九族虽然跟鬼奚部暗里斗得厉害,但明面都是共奉苏家为主,千兰又与楼爻同在学宫内院修习,左丘就不得不出面敷衍应付。

    “你就是陈寻?”楼爻冷峻无情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无礼的落在陈寻的脸上,“这次弟子大比,适夷也会出关,过两天就到北山来,还怕你躲起来不见人。你此时在北山就好,适夷到时会邀你一战!”

    楼爻气势凌厉,仿佛从天马湖吹拂而来的寒流,叫人不寒而栗。

    “鬼奚部又来自寻其辱吗?”陈寻淡淡一笑,将楼爻的无礼当成屁一样,就想捏着鼻子,任其飘散在风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