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七章 风云渐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保底两章先送上,今天月票满四百,有加更。【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不多说了,埋头码字去,省得等会儿月票有了,新的一章却没有码出来,打自己脸啊,哈哈……)

    苏灵音此时在城主府作客,陈寻不便冒失闯过去,与左丘告别后,他与宗崖先去寻仙斋落脚。

    赵屠不过一介凡俗,即使有精明的头脑,也远不足以在东城站稳脚,而陈寻要专心修炼,这次打算远行游历,一走可以就是两三年,更没办法打理寻仙斋的事务。

    寻仙斋此时实际由南獠、赵屠两人负理打理,此外还有十数乌蟒精锐蛮武,驻守在这里。这里是乌蟒在东城的落脚之所。

    寻仙斋也是前铺后坊的建筑格局,三间铺面看着不起眼,陈寻与宗崖挑开帘子走进去。

    陈寻将所有事情都交给赵屠打理,见店房掌柜不过三十岁左右,他认不得脸,也看不见赵屠的身影,转身打量起铺子来。

    没有相匹配的实力,铺子里,以经营药草、兽筋皮骨等制符炼器以及炼制丹药的材料为主,兼营低级玄符、灵丹,除此之外,仅有一两件残破的符器装点门脸。

    不要说放在沧澜城华阳坊了,就是在北山城,寻仙斋也是极破落、极不起眼的一间铺子。

    涌入北山、湖泽荒原搏富贵的散修,绝大多数都是真阳境修为。

    太高级的丹药、符器,他们也消耗不起。

    真阳境散修都极其苦逼,出手阔绰的真没几个。

    除了一些低级玄符、灵丹外,他们更愿意亲自动手炼制一些常用的灵丹,绘制一些常用的玄符。

    一些稀缺的药草跟制符材料,在北山城更抢手一些。

    赵屠在这一点上,还是抓准了真阳境散修的心思,把铺子打理得红红火火。

    不仅陈寻每日十一二张低级玄符,不动声色的从铺子卖掉,乌蟒那边,也有大量的药草、制符炼器之物,从铺子卖掉。

    陈寻与宗崖走进铺子,就有两三拔散修,围在长案药柜前,跟掌柜讨价还价。

    “金刚符在沧澜,只售六七枚符钱,你这边开口就涨一倍,也太心黑了吧?还有我这乌金石,放沧澜少说能换一张金刚符,你这边怎么就压掉一半的价?开门做生意,要讲良心啊。”

    “真是没办法,本店小本经营,制符师傅都是从沧澜城高价聘请过来的。客官,你说我们开同样的价,人家制符师傅还愿意从沧澜城跑到这苦寒之地来?这价再低,我们都没办法糊口饭吃了……”

    “这几根石参,须子都断成这样了,怎么还标价两枚符钱?也太心黑了吧?”

    “这几根石参,都是别人寄在小店代售的;小的也是做不了主。抱歉、抱歉啊……”掌柜看着三十岁左右,脸上堆满笑,冲着挑剔的客人一个劲的道歉,但谈及售价则寸步不让。

    陈寻心想赵屠倒是会挑人主事,这掌柜跟赵屠一样,都没有什么修为,处世却圆滑极了。

    有两拔散修继续挑东西,而最挑剔的那拔散修丢下东西,扭头走出铺子。

    有一人,还未跨出门槛,“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吐厚铺子的楠木门板上,讥笑道:“什么破烂玩艺儿,还当宝贝卖,穷疯了抢钱吧?”

    陈寻面不改色。

    宗崖脾气介直,哪里容他人这么**裸的欺上门来打脸?撤下腰间乌鞘刀,跨步上前,连刀带鞘就压住那人的肩膀上,阴着脸喝斥道:“擦掉!”

    宗崖听得陈寻的建议,近两年里也没有再急着突破,修炼伏元功,更专致于筋骨皮肉的淬炼。

    宗崖虽然左臂咬巨狼咬断,但右臂足有五六千斤的气力,连刀带鞘就压得那散修的肩膀直往下垮。

    “你们做什么,想动手不成?”

    敢进湖泽荒原搏富贵的散修,都非善茬,看到宗崖断了一条胳膊还敢抢先出手,已走出大门的数名散修当即都拔出刀刃,就要蜂拥而上。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店房掌柜忙跑过来,忙拉住宗崖的手,就怕他火爆脾气,一时按捺不住,在铺子里就大打出手,哀求道,“宗崖公子莫要跟客人治气,客人也是无意,我来擦,我来擦……”

    掌柜不认得陈寻,但不管是铺子砸了,还是宗崖受什么伤,他都承担不起责任,身材单薄的他,硬挤到宗崖跟那伙散修之间,拿袖子去擦楠木门板上的浓痰。

    “宗崖算了,和气生财!”陈寻也知道掌柜此时的处置才是正确,再怎么都不能在自家铺子里动手,劝宗崖不要意气用事。

    宗崖嘴巴笨拙,不会跟人斗什么口舌,但对陈寻是言听计从,黑着脸就松开手,将那人放开。

    “怎么不嚣张了?爷爷说你们是开黑店的,还冤枉你们不成?”那个散修倒无息事宁人的意思,跑回到同伙当中,更是破口大骂起来。

    “公子爷今儿怎么进城来了?”赵屠听着铺子里的动静,从里院跑出来看究竟,见陈寻与宗崖在铺子里,忙跑过来。

    “过来看看,”陈寻说道,“先帮铺子关上。”

    那伙散修围在店门前犹骂骂咧咧,不肯散去。

    赵屠忙跟在店里的其他两拔散修打过招呼,说东家跑过来盘帐,铺子里要提前打烊。

    待这两拔散修一走,赵屠就立即让伙计将铺子门关上,一脸尴尬的跟陈寻解释说道:

    “也不知怎的,沿街几间铺子,这两天都有不少吃错药似的散修,跑过来找事。南獠爷前天离开时,特地吩咐过,除非前面打断了胳膊打残腿,不然后院的守卫不许出来……”

    陈寻对铺子外的叫骂声充耳不闻,点点头肯定赵屠的做法。

    今天倒不是他恰好撞上,而是这几天来都不大正常。

    不管是不是鬼奚部背后捣鬼,既然不是针对寻仙斋一家,寻仙斋实没有必要将自己扔出去当探路石。

    ****************************

    走到内院,陈寻与宗崖坐下。

    赵屠将寻仙斋经营的一些情况说给陈寻知道,又说了一些九族的动向:

    “左族主是颇有雄心之人,除了一如既往的拉拢九族人心外,对其他的北山部族,也是或拉或打,手段要灵活得多……”

    陈寻抱膝而坐,左崇谷有勃勃野心也好,有雄图壮志也罢,目前来说对他、对乌蟒都是有利的。

    当前这个局面,要没有左崇谷这样野心勃勃的人来聚集诸族势力,北山诸族怕是会给鬼奚部等强族势力及数以百计的散修,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就这几日北山城的异常,或许就是鬼奚部在背后动手脚,也只有左崇谷出面解决此事,最为合适。

    左崇谷野心会不会太大,那是苏青峰要考虑的事情,陈寻才不会为这事头痛。

    他跟青木道人虽非师徒,但胜似师徒,有他与青木道人、与左丘、千兰的这层关系在,他也应该支持左棘部继续壮大;左崇谷的野心,跟他的利益,又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

    “对了,学宫长老苏灵音此时就在北山城,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陈寻问赵屠。

    要有什么风吹草动,赵屠一直守在北山城里,消息要比寨子里灵通得多。

    “我还没有听说。”赵屠也是一愣,没想到苏灵音会在北山城中。

    在苏家,修为晋入还胎境后期者,不在诸府担任要职,就自动晋升为学宫长老。

    沧澜学宫,位居长老者,不过十余人。说及实权,学宫长老或不及诸府府主,但在地位,跟诸府府主是平起平坐的。

    他们平时除了修炼之外,就是负责教导学宫内院的紫衣弟子。

    这么一号人物跑到北山城来,赵屠心里也想,总归不会跑过来做客的?

    而这几日,北山城中散修时常有人跳出来惹事生非,若是鬼奚部在幕后捣鬼,自然也显得十分的诡异。

    与四爷苏全关系密切,背后又有学宫太上长老青阳子撑腰的鬼奚部,应当知道苏灵音就在北山城中,还有意将水搅浑了,意欲何为?

    陈寻不怕其他,就怀疑大孤峰的秘密已经泄漏了。

    这两年,仅沧澜涌入湖泽荒原的散修,就过千数;北面奚岭一带,听说玄寒宗也不是完全就没有动静。

    也就意味着,平日人烟稀少,作为荒兽乐园的湖泽荒原,这两年来涌入的散修多近两千人。

    大孤峰虽然位于湖泽荒原的最深处,但大孤峰的地形太突兀,四野千里平川,仅大孤峰突兀拔高四五千米,想要不引人注意也难。

    说实话,要有人已经闯入大孤峰,觉溪谷孤崖石柱的秘密,陈寻都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苏灵音这趟若是为孤崖石柱而来,陈寻也一点都不会觉得意外。

    不过,除了那头神狼与在大孤峰周边密林聚集的数以万计青狼外,孤崖石柱之中所藏的凶兽,才是真正的威胁。

    陈寻不认为苏灵音只身闯入大孤峰,就能有一点胜算。

    青阳子、苏家老祖一级的人物,亲自出马,或许才有破开孤崖石柱之迷的希望。

    陈寻不担心苏灵音有能力破开孤崖石柱、取出可能藏在其中的蟒图,更担心苏灵音会折戟孤崖石柱之前道消人亡。

    苏灵音一旦意外殒落,这对北山九族跟千兰,可是要了老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