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五章 肉身圆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兴业联合、1uouqi的再次慷慨捧场……)

    “前辈,我们炼制法阵吧!”

    陈寻走出瀑布,跟青木道人说道。【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青木道人看天际白云苍狗,他早已看淡生死,也清楚宗图坐关崖下,实是拿命去搏一线机会,但见面对诸事都能淡然的陈寻,此时又是如此的动情,他心里想:修炼之道,是不是一定要摒除人的情感?

    照常理来说,陈寻此时气血运转还没有修炼到圆融无碍的境地,又受宗图坐死关的影响,心神震荡,更不是着手炼制法阵的好时机。

    然而,青木道人心里也莫名荡起一股豪情,说道:“好,我们这就着手炼制!”

    青木道人还以为乌蟒部一起出力,三五年之间能将另一套聚灵伏元阵的炼制材料凑齐,就已经足够快了,没想到这才过去一年,炼制所需的材料就6续置办凑齐了。

    因为刻镂铜印时,气血运转都不能有一丝停滞,陈寻他们也是早早准备好十数枚九阳丹。

    十数枚九阳丹,就价值上千符钱,通常是晋入还胎境的强者才会舍得服用。

    为不受一丝干扰,确保鸟兽都能不能闯入,陈寻特意请南獠、宗桑等人都返回石寨,守护在石岭周遭。

    接下来数日,陈寻停下修炼,每日读书静坐,待心思澄澈、气血恢复到最盛之时,才服下九阳丹,拿一枚铜印刻镂玄符秘篆,每刻一印,又由青木道人用金针刺破珊瑚,引珊瑚玉液注入符篆纹路之中固形。

    每一枚印成,即透漏晶莹玉泽、生青滢毫光,品相端是不凡。

    陈寻与青木道人,前后后,只花去月余时间,就炼制出八枚玄符铜印。

    六印成套,多余的两枚玄符铜印可以用来炼制第三套聚灵伏元阵,也可以单独使用。

    除六枚铜印外,聚灵伏元阵的符法阵盘难度更高。

    陈寻一个月内,连续炼制四次都失败,仅赤精铜等炼废掉的炼器材料都近千符钱,直到第五次时狠心注入半数灵力,才将阵盘一举炼制成功。

    赤精铜盘泛着土黄色的金属光泽,直径半尺,看上去不甚起眼,将六枚玄符铜印,嵌入符法阵盘的印槽之中,注入一点灵识,瞬时就有一道清滢滢的灵光散溢出来,使阵盘有着说不出的盎然道韵。

    很快就见一道极微弱的漩涡在阵盘之上形成,搅动周遭的玄息灵气汇聚过来。

    此时山巅草庐窗户洞开,月光如水,照在古朴粗犷的石案上,就见一缕缕极微弱的太阴玄气,从如水月光之中分离出来,很快使阵盘之上的灵气漩涡,扩大到半步方圆。

    “这就炼制成了?”陈寻欣喜的问道。

    “这是炼制成了!”青木道人亦欣喜的说道。

    他原以为陈寻未见气血修炼到圆融无碍的地步,炼制法阵会受挫折,没想到第五次就将如此玄奥复杂的阵盘炼制出来,心里想,不要说沧澜了,就是整个云洲天域,又有几个真阳境的修者,能做到这一步?

    陈寻拿了阵盘,推门走出草庐,就往崖下纵去。

    一点灵识注入,就能形成灵气漩涡,换了别人身处灵气漩涡之中修炼伏元功同时能获得增益。

    阿公以命搏一丝修炼成灵力的希望,点燃最后一点命元之后,就不愿意消耗宝贵的丹药,陈寻就能炼制聚灵伏元阵,能为阿公修炼再添一份增益。

    然而陈寻纵跳崖下,就见整夜都守在崖前的宗桑、南獠都脸带喜色。

    陈寻转身看流水之中,阿公的须虽然都变成雪白,但已不再是以往黯淡无光,枯瘦的脸皮也不再干瘪瘪的贴在颧骨上,而透漏着生机盎然。

    “阿公命元在恢复!”宗崖也看出异常来,兴奋得要跳起来。

    青木道人飘身而下,看此情形,任他看淡世情,此时也情绪激荡的说道:“未曾想此法真能炼就灵力,我等或能多缓数十年再受那肉身劫!”

    陈寻见阿公已然炼出灵力,但没有急于出关,心知阿公多半是想一鼓作气破开肉障。

    当下他们都退回到山巅草庐,留阿公在崖下瀑布之中继续修炼。

    **********************

    回到山巅,南獠、宗桑问及聚灵伏元阵的炼制情况,陈寻将阵盘举给他们看:“成了。”

    “那还真是巧了,今天乌蟒要算是双喜临门啊!”素来稳重的南獠,这时也难掩兴奋的说道。

    “或非巧合,”青木道人说道,“宗图以命相搏,陈寻也是孤掷一注,气机相引,天意难测,就是不知道谁成就谁了?”

    陈寻哈哈一笑,他可不会去管这些细枝末节,聚灵伏元阵这算是彻底炼制成了,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看。

    净水、避尘、御风等低级玄符,刻镂赤精铜印上,注入灵识就有汲取天地灵气之能。

    聚灵伏元阵的原理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十分的简单,就是利用六枚玄符铜印的汲灵之能,聚集周遭微弱的天地灵气,关键是在阵盘之上,使玄符铜印汲取灵气,但又不注入其中,自然就在阵盘之上形成浓郁的灵气漩涡。

    作为法阵的核心,符法阵盘的炼制原理,几乎跟伏元功同出一辙。

    陈寻盘膝坐入灵气漩涡之中,修炼伏元功片刻,就觉效率比往日提高三成不止。

    石岭周遭的灵气稀微,聚灵伏元阵能为修炼伏元功提高三成效率,看上去并不十分的明显。

    但倘若在灵气浓郁的洞天福地,利用聚灵伏元阵,修炼度能比他人高出三成,日积月累,将会形成何等惊人的差距?

    陈寻心里暗想,这聚灵伏元阵,看上去在符器之中,都不能算是多高端的,但说到实用性,甚至不比入阶的法器稍差。

    “有法阵在手,待天至极寒,我就能汲聚极寒玄气,将筋骨皮肉再淬炼一遍!”陈寻欣喜的将阵盘拿在手里情不自禁的说道。

    “啊,你如今单手能举万斤之石,都把我们这些老家伙甩半条街去,你还要继续将境界压在换血七层,你不会在真阳境就想将肉身淬炼到圆满,再去尝试突破肉障吧?”宗桑听陈寻还要再淬炼筋骨,忍不住心间的讶异问道。

    “真阳境有肉身圆满一说?”陈寻问道。

    陈寻刻意压制着没有突破换血七层,但一年半时间里,他修炼伏元功汲取太阴玄气、以及融炼灵力,周身的筋骨皮肉反复淬炼,肉身已经修炼到单手能举万斤之石的地步。

    陈寻此时的肉身之强,已是叫宗图、南獠等人瞠目结舌,但陈寻自己知道,他还远远没有达到肉身修炼的极致,他甚至都不知道肉身圆满到底是什么境界。

    他越是知道六臀巨魔血的玄异,越是清楚,肉身不淬炼到足够强大,轻易就想着去突破肉障,不过是自找苦吃。

    沧澜三五千万人口,上阶蛮武没有五万也有三万,然而能再精进一层、晋为天蛮者,不足百一。

    陈寻想晋入还胎境,要比普通的真阳境修者还要难上百倍。

    比起肉障突破,他也许更应该追肉身圆满的境界。

    现在炼制成聚灵伏元阵,意味着他到极性灵气更充裕的绝域之地,不仅修炼效率更快,更意味着淬炼肉身能突破新的极致。

    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讲,他现在未尝不是在尝试着突破肉障。

    青木道人轻声说道:“我游历云洲时,听说熹武帝室曾出过一位奇人,生来就有神力,真阳境又修炼神魔炼体之法,据说他在真阳境时距肉身圆满就差一步之遥……”

    “当世真有人在真阳境就修炼肉身圆满,那岂不强如神魔了?”南獠讶然问道。

    “熹武帝室那位奇人,是不是强如神魔,旁人就不得而知了,”青木道人笑道,“帝庙供奉着这位奇人在真阳境使用过的一杆大戟,据说重达三千六百斤。”

    听青木道人这么说,宗图、南獠都倒吸一口凉气。

    三千六百斤的重物,他们都能举起来,但说到当兵刃挥舞如飞,宗桑、南獠此时持使三五百斤的精金战戟、战矛等大器,最是适合。

    熹武帝室的那位奇人,真阳境就能将三四千重的大戟挥舞如飞,意味着两膀子少说有四五万斤的气力。

    想想也叫人瞠目结舌。

    宗崖难以置信的问道:“那岂不是还胎境的强者,不能与他为敌?”

    “有些血脉,修炼极难,但修炼有成,从来都是站在众生之上的,”青木道人颇有感慨的说道,“因为这些血脉传自神魔……”

    ************************

    巫公宗图修炼出灵力,没有立即出关,是想一鼓作气突破肉障,但此时修炼已不畏有人强闯打断,宗桑、南獠就不守在石岭,回寨子休息。

    陈寻长身立在崖前,看月下四野山岭覆盖着皑皑白雪,天地一片静寂,然而他将灵识散开,犹能感应到白雪之下静寂的生机。

    “你这两天就要离开?”青木道人走过来,虽然他早就有踏雪无痕的修为,但踩雪而来,在山巅石径上留下一串歪歪斜斜的脚印,别有生趣。

    “……”陈寻点点头,他楔守石岭修炼,又是一年多的时间。

    待阿公出关,修为大增,青木道人闭关修炼灵力,就无需他再留在石岭,也该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往北走,攀上群山之巅,或能汲取玄寒之气……”陈寻说道。

    “去吧,修炼重要,但也不要忘了游历的乐趣,”青木道人笑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这一生最值得回忆的时光,就是三十年像个叫花子般,流落天下。”

    “陈寻不能为前辈护法了。”陈寻抱歉的说道。

    “宗图跟我两个老不死的,守这石岭,不会寂寞,”青木道人哂然挥袖而笑,说道,“我在绘符制器上的些微所学,左丘、千兰都没兴趣,现在都传授给你,也算了却心愿。你过两三年再回到此地,或许我们俩还能真见上一面……”

    修炼讲资源,也讲机缘,阿公能修炼成灵力,青木前辈未必也能成。

    若两三年后都不成修炼出灵力,青木前辈就要在此崖下坐化……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真阳境修炼到肉身圆满,但总归还尝试一下。

    这一别或许就是两三年才能再踏归程,这一别,或许就天人两隔,陈寻心里也是惆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