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四章 寒冬苦夏度余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听着青木道人如此郑重其事的嘱吩宗崖,陈寻才知道他上手两次,就如此轻易的绘制出净水符,实非寻常事。【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待宗崖走开,陈寻问青木道人:“我如此绘符,有何不对?”

    “不是不对,是太对了,”青木道人苦笑道,“宗图说你殊异之处,我还以为他有所夸大,今日见了,才知还是我见识太浅薄了。”

    “……”陈寻一时间不知道他制符殊异在哪里。

    “制符,寻常人都是先将玄符纹样记熟,不能有一丝错漏,而落笔符纸,更是要行云流水,不能有一丝停滞,这样才能一气呵成、符就灵成,将天地灵气聚于符纸之上而不散,”青木道人说道,“净水符还好一些,汇聚的天地灵气有限,不至于反噬,不然轻则毁笔焚墨,重则伤人毙命……”

    陈寻不明白,将玄符纹样记熟,跟在魂海凝聚玄符,有样描样,哪个更强一些。

    “这个过程,异常繁杂、辛苦,”青木道人继续说道,“寻常修者不知道要练习多少遍,才能将一张玄符炼熟。就算是熟手,绘制自己最熟练的玄符,通常三五回,也要失败一二回。而你要不是宗崖打断,第一次落笔就能绘成净水符。你说这事要传出去,要如何了得?怕是要将整个沧澜都炸翻窝。我在云洲游历二十余载,未听说过来有谁能第一次试笔就能制成的……”

    “难道就没有其他人落笔如此顺溜的?”陈寻疑惑的问道。

    “有,但绝非真阳境修者能办到,”青木道人说道,“蛮武修炼到入微境界,身与意合之际,并不需要刻意做什么动作,拳脚能与魂海之上观想的拳势完全吻合……”

    “我也是这样,魂海观想玄符,心随念走,就绘成玄符,境界并不见得比入微还高啊……”陈寻说道。

    “境界是未必比入微还高,但蛮武搏杀,意守魂海,灵识不动,而绘符之时,灵识随笔端游走,这其中区别大着呢。你刚入手,就能做到念随心走的地步,我想,或许在三五十万制符师中,都未必能出你这么一个天才……”青木道人禁不住苦笑道。

    “没那么夸张吧?”陈寻笑道。

    “我游历云洲,跟人学制符之术,也曾被誉千里选一的天才,但我练习制符足有三十年,然而最拿手的六种低级玄符,也不能有百分百把握一次绘就。我三十年苦功,都不及你念随心走一蹴而就,你要我怎么说,才不夸张?”青木道人笑着问。

    陈寻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青木道人感慨道:“要是换作普通修者,哪怕是晋入还胎境中期,都未必能有一识两用、念随心走的能力啊……”

    听青木道人这么说,陈寻心里一震,心知青木道人的见识,果真是葛异都远不及的。

    陈寻这才确知,他能一笔而就的绘制玄符,实际还是跟六臂巨魔血跟修炼傅龙诀有关,实是一念在魂海,一念在笔端,灵识分为两用了。

    阿公能将生死托付给青木道人,陈寻自然也信任他,当下也不藏拙,取出两枚青焰珠,同时用灵识锁住,悬在身前,说道:

    “我确实是能一识两用,只是这事我自己都觉得奇怪,就没有跟前辈言明。”

    青木道人见陈寻果真能同时控制两件符器,心里震骇之余,也只摇头告诫他道:“这事,在你有足够能力自保之前,确不能跟任何人说及。昨日说过,天元境的强者,通常不会盗他人血脉,但有一种情况例外。”

    “怎么例外?”陈寻问道。

    “天元境以及元丹境的强者,若无续命奇药,通常也只有三五百年寿元,至多不过八百岁。寿元将近,还不能突破,不甘就此坐化、魂归山野者,转世轮回,或有秘法保血脉、灵性不失;但若遇血脉更强的道胎,夺舍也不失为一种选择,还能省去很多的修炼麻烦……”

    听青木道人这么说,陈寻也不觉得奇怪,苏棠告诫他的话,也应是此事。

    他背后没有强大宗门支持,他真要给哪个天元境或元丹境的强者盯上,道胎被夺,没有谁会替他申冤。

    而这个情况,并不是他逃离沧澜就能改变的。

    修炼本就是凶险之事,陈寻心想他以后加倍小心就是,也不会因此就变得惶惶不安。

    说到这里,青木道人也知陈寻能悟出修炼灵力的办法,必然跟他自身血脉有极密切的关系,但不会再去追问他修炼的情况,禁不住感慨道:

    “有些人,是生来就站在众人之上的!”

    陈寻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我还以为能多绘制几张玄符,去换丹药呢,看来这个办法是不成了……”

    “我一天顺手的话,顶多能绘制十一二张低级玄符,那你每天绘符就以十二张为限吧,算到我的名头下,也不会让人起疑。”青木道人说道。

    绘制玄符,材料消耗、耽搁修行是一方面,即使是熟悉,失败率都相当高,才最叫人头痛的问题。

    青阳境的修者,一般说来只会绘制自家常用的玄符,一是消耗大,二是练熟手,成功率相对会高好很;而想绘制玄符出售,通常只有亏没见赚。

    陈寻的情况不一样,别人花费太多的时间绘制玄符,会消耗气血、灵识耽搁修行,他则可以借之修炼灵力。

    而他一识两用,只要没人跑过来打岔,念随心走,绘制玄符几乎是一蹴而就。

    陈寻往后,哪怕是每天绘制十张玄符出售,能赚得的丹药,也是极多。

    ****************

    赵屠很快就打听回来,金刚符、御风符等荒野探险实用性极强,在天马湖寨城极为抢手,一张甚至能卖出十数二十符钱;而净水、避尘之类的玄符,有如鸡肋,二三符钱都不怎么有人搭理。

    陈寻闲着也闲着,跟随青木道人学绘符制器之术,每日绘制两张金刚符、两张御风符以及其他七八张杂符,叫赵屠拿到天马湖寨城出售。

    这样一天竟有十**枚聚元丹的额外所得,远远乎陈寻所想象。

    陈寻每天修炼消耗,顶天用掉四枚聚元丹,加上青木道人、阿公宗图以及宗崖、宗凌、南溪他们的,再有三四枚聚元丹补充气血足矣;多余的丹药,则统统用来换取炼制聚灵伏元阵的材料。

    炼制符印与阵盘的材料短时间内难以筹齐,仅是一方面。

    说到炼器,最核心的一步,只是将玄符秘篆刻印在兵甲等器物上,使此具备种种妙用,跟绘制玄符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青木道人将炼制玄符铜印多余出来的一些赤精铜,让陈寻练习,陈寻就知道炼器远比想象中要困难十倍、百倍。

    赤精铜比精铁要坚硬十数倍,用气血神华在其上熔刻一道道比丝还要精细数倍的玄符秘篆,气血神华不仅要精纯无比,还需要修炼到圆融无碍,才能在炼制时,做到行水流云、一气呵成。

    若有一丝错漏停滞,整块价值连城的炼器材料,就会变成一堆不值几文的废铜烂铁。

    青阳境的修者,再有自信,都鲜有自己炼制法阵符器的;甚至还胎境初期的强者,也不会极少尝试炼符器。

    符器之昂贵,除了材料难得之外,主要还是失败率太高。

    制符不成,毁掉一两张符纸,以陈寻此时的身家,眼睛都不用眨一下;而炼制符器,稍有错漏,哪怕是废掉一小块很不起眼的赤精铜块,就是上百符钱泡了汤。

    不过,陈寻他们也是别无选择。

    他们自己不炼制聚灵伏元阵,去找谁代劳?

    陈寻魂海乃六臂巨魔血所化,能源源不断的滋生灵识,不虞或缺;而说到气血之精纯,陈寻也自信要远强其他的同阶蛮武,但离圆融无碍的境界,还有那么一点差距。

    他之前甚至都不知道体内气血运转,还有那么大的区别。

    接下来,陈寻一边托赵屠、南獠等人暗中收集炼制法阵所需要的材料,一边跟青木道人讨教筑基修炼上的种种问题,力争在真正着手炼制法阵时,将周身气血能修炼到圆融无碍的境界。

    山中修炼无岁月,宗崖他们还偶尔出去一趟,陈寻与青木道人枯守石岭,整日修炼、学习这制符炼器之术。

    白马过隙,转眼间春去秋来,霜雪满山,恍惚间又春荣夏华,叶落入秋……

    一天,宗崖从天马湖归来,走到石岭瀑布下,讶然叫道:“阿公的头怎么都花白了?”

    陈寻与青木道人整日都在崖下,与宗图在一起,反而看不到细节上的渐变,经宗崖提醒,陈寻才看到阿公宗图遮住脸面的须,竟是一片灰白。

    陈寻愣在那里:这明明是命元在加流失的迹象。

    “宗图老友到这一步,神魂就将枯竭,只能将最后一点命元点燃,支撑灵力修炼了。”青木道人喟然一声,长叹说道。

    陈寻心里百味陈杂,他的魂海乃六臂巨魔血所化,有种种异能,却不知道他人用这办法修炼灵力,实是要拿命去搏。

    要是阿公最终无望修炼出灵力,就会直接在这崖下坐化、魂归山岭。

    陈寻闯入流水之中,将身上那枚九元养窍丹塞给阿公,然而宗图捏拳不接,实是不愿再虚耗其他资源。

    陈寻走出瀑布,浑身叫流水淋湿,心想从此之后,可能就要与阿公天人两隔,禁不住泪落双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