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三章 追魂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书友1uouqi、461755o26的慷慨捧场……)

    陈寻离开,到石岭找了一处开阔处盘膝而坐。【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他此时想起来,从陈川手里夺得追魂印将近一个月,还没有时间祭炼,当即就从虚元珠中取出追魂印来。

    青滢滢的一方小玉,仅鸡蛋大小,然而叫陈寻奇怪的是:

    他当时从陈川手里夺得此印时,追魂印黯淡无光,此时却毫光四溢,似乎在虚元珠中汲足灵气。

    虚元珠是储物法器无夷,但虚元珠中浓郁的灵气从何而来,陈寻查遍现有的资料,也不得而知。

    最可能的解释,这些灵气都是之前储存其中的丹药所化。

    丹药若是储备不得法,灵蕴药气会散溢,药力因此会逐渐减弱。

    虚元珠也不知道隔了多少年,都没被人成功祭炼,先前主人储存其中的丹药,在数百年、甚至数千年之后,都化作至纯灵气,也不难理解。

    这能解释为何虚元珠里空无一物。

    不是空无一物,而是丹药都化成虚元珠中的灵气了。

    只是陈寻仅能将心念渡入虚元珠中,一不能探察珠中灵气精纯、浓郁到何等地步,二不能将珠中灵气汲取出来,为己所用。

    陈寻将追魂印悬在胸前,心里琢磨,要将丹药不用瓶装,直接放到虚元珠中,会不会受珠中灵气浸润,药力大增?

    陈寻想到什么,动手试验也快,当即就取出青铜小瓶,打开瓶塞子,倒出两粒真阳培元丹,直接摄入虚元珠中。

    未曾想,两粒真阳培元丹刚入虚元珠,就迅消融,化作一缕药气,融入虚元灵气之中。

    陈寻气得吐血,幸亏没有拿仅有那枚九元养窍丹做试验,要是那枚九元养窍丹都融化在虚元灵气之中,他抹鼻子哭都来不及。

    陈川附在追魂印之上的神魂气息实在不强,陈寻释出灵识,一点点的将其洗炼,仅半宵时间,就将追魂印洗得比刚出生的胎儿还要清白。

    洗去陈川的神魂气息,再重新滴水祭炼就简单了。

    然而追魂印祭炼越是简单,则越体现出虚元珠的不凡。

    陈寻猜想,珠中灵气,或许不仅仅是丹药所化那么简单。

    只是他的心念还无法仔细探察虚元空间的四壁,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将珠中灵气导出来为己所用,当下也只能将虚元珠当储物法器使用。

    将追魂印祭炼成功,陈寻注入气血神华与灵识,但觉他的灵觉像是瞬时扩大数倍,并无刻意,两三千米之内的种种气息就俱在他的感应之中。

    宗崖、宗凌、南溪他们在草庐里已经睡下,而三人气血强弱,仿佛人形火影,完全在陈寻的掌握之中。

    宗崖自不用说,宗凌、南溪刚晋入蛮武六层,但他们的气血、神魂,要比普通的中阶蛮武旺盛得多。

    而在过去一年间,乌蟒共有十六人开悟蛮魂,是以往所不能想象,气血、神魂都是极旺,在静寂的夜里,陈寻用灵觉去感应石寨内外的动静,仿佛看夜空星晨。

    相比较之前,青木道人虽然离他才数百米,但入静后的气息与山势、与草木相融。

    即使借助追魂印,陈寻要不是早就知道青木道人就坐在崖下,灵识搜索很可能都把他错过去,暗道:

    即使同为真阳境巅峰,不同人的修为差距也是极大,说到底还是对修炼之道的领悟,青木道人或许能称得上真阳境第一人了。

    阿公全神贯注修炼,气息则极为旺盛,宛若夜空明月,与青木道人一静一动、一明一暗,相映成趣。

    青木道人也感应到陈寻的灵识搜索,诧异的睁开眼睛,抬头往崖头看来。

    陈寻收敛心念,尴尬的扬了扬手里的追魂印,以示并非故意探察青木道人修炼。

    ******************

    不干扰青木道人修炼,陈寻拿着追魂印,走进深山三四十里,找了一处崖头,仔细琢磨符印妙用。

    追魂印还有相应的法诀,陈寻不会,暂时无法挥追魂印的最大威能。

    而就算如此,陈寻最远亦能感应二十里外的微弱气息,追魂印实际上则将他的灵觉放大了一倍不止。

    陈寻当初就猜到蒙氏兄弟有人极擅追踪之术,没想到竟是追魂印的妙用。

    真是打家劫舍的利器啊,寻常散修,哪里会想到二三十里之外,会被谁跟踪呢?

    陈寻心想,追魂印除了探察敌情有奇用之外,他此时想探察山岭二十里周遭的气息,就需要源源不断的往追魂印注入气血神华跟灵识,也就意味着他不需要再额外准备什么其他法器,就能修炼灵力。

    想到这里,陈寻掏出一枚真阳培元丹服下,药力化入百骸气血之中,就盘膝观想九幽蛮魂相。

    一丝灵力游离在蛮魂相外,在魂海之上灵动不休。

    在气血神华、灵识经蛮魂相形成稳动的流动之后,那丝微弱灵力,也凝入蛮魂相,融为一体。

    此时的蛮魂相,看上去没有增强,但多了一丝灵韵之感。

    陈寻不再管体内如何融炼灵力,而是专注的催动追魂印,感应探擦周遭风吹林啸露生水流的气息。

    近处鸟禽走兽的气息浓烈像火,草木生竟然亦有极微弱的神魂气息,叫陈寻惊奇不休。

    看来草木生长千年,能出精怪,并非虚无飘渺的传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真阳培元丹的药力耗尽,陈寻收敛心神,才觉他还是小看了追魂印的妙用。

    不仅能用来探擦敌情,融炼灵力了,而一夜驱来感应山鸟林兽,心间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明悟,充沛在他的胸腹之中。

    停下观想,蛮魂相散作无数细碎神华,散入百骸,滋壮气血,那游丝一般的灵力又像飞鸟一般,灵动的游离魂海之上。

    虽然很微弱,陈寻还是感觉到灵力,经过一夜的修炼,确有明显的增强。

    陈寻心想,这还是他前期炼得的灵力太弱,所以效果才比较明显,实际上这一夜消耗那么多的气血神华与灵识,真正融炼成灵力的不足百一。

    用这种办法来修炼灵力,还是太原始,太简陋,效率太低,不过对此时才真阳境后期修为的他来说,已经足够。

    他此时修炼的一丝灵力,融入气血,足以突破换血七层,但陈寻并不急于晋入洗髓阶段的修炼。

    涓滴成河,待灵力积累到足够,陈寻还想着再将周身的筋骨皮肉重新淬炼一遍,必能突破新的极致。

    对武修来说,肉身才是基础。

    他体内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魂海异相,异常强大。

    而他将来则要将这滴魔血重新从魂海凝炼出来,融入他的血脉之中,才有可能晋入还胎境。

    陈寻也不知道肉身要修炼到何等程度,才能承受这滴魔血,只知道肉身不够强大,就强行凝炼魔血突破,唯一的结局就是肉身崩溃。

    这就是肉身劫。

    蛮武通常会在晋入还胎境后期,才会遇到肉身劫这个问题,陈寻心想他真阳境就要面临肉身劫,不知道是该自傲,还是该苦笑。

    *********************

    陈寻回到石岭,就见赵屠亲自送食物过来。

    真阳境后期就能服丹辟谷,但饱含生命精元的荒兽血肉,效果也不比低级灵丹差多少,吃了能节约丹药,还能满足口腹之欲,两全齐美。

    赵屠昨天想了一夜,将在天马湖寨城置办店铺的事想圆溜了,一早跑过汇报给陈寻听。

    陈寻无心打理凡务,凡事都让赵屠跟南獠他们商量着办就成。

    他要学聚灵伏元阵,就要先跟青木道人学绘符制器之术,一些材料倒要让赵屠到天马湖寨城,帮他置办齐全了。

    “成品的符纸、符笔太贵了。制甲兽皮剩下的边角料以及肠衣、颈绒尾毫等物,不怎么起眼,要有多少,就买多少回来;再有一支犀角,我们可以自己制符纸、符笔。朱砂也算了,太贵山里有一种墨丹岩,能凝聚玄气,效果比上品朱砂差些,也勉强够用,可以直接敲一块回来……”

    青木道人将所需要的数十种材料,一一报给赵屠听后,笑着跟陈寻说道,

    “绘符制器,要精打细算,最好还要能够熟悉符纸、笔墨之性,绘制起来才能得心应手……”

    南獠知道这些杂散材料都是陈寻向青木道人学绘符所需,立即派人护送赵屠到天马湖寨城置办齐全回来。

    炼制聚灵伏元阵,需要六种低级玄符,其中就包括辟尘、净水、御风三种陈寻已经掌握的玄符,而其他三种低级玄符,也不难掌握。

    青木道人手里都有现成的玄符与法诀,陈寻仅用两日时间参悟,就能在魂海将六种玄符逐一的刻画出来。

    这就有了绘纹制器的基础。

    葛异曾说过,三重金刚玄符的秘甲,非要还胎境中期的强者才有能够炼制,青木道人仅仅是青阳境筑基后期的修者,就能炼制多达六重玄符的法阵,实不知道苏家要是知道此事,心里会怎么想?

    青木道人从易到难,先给陈寻讲解绘符的要点。

    赵屠在留仙斋干了近二十年的伙计,还晋升铺房掌柜,没过几天,就将青木道人所需的材料置换齐全,量足价优。要没有赵屠跑腿,实不知道对绘符等事一无所知的南獠、宗桑等人,驴年马月才能将几十种材料凑起。

    用犀角、青紫兔毫可制成最简陋的符笔。

    墨丹石研磨成粉,滴入些许清沥泉水,就炼制成能凝聚灵气的丹墨。

    符纸则用制甲剩下的兽皮边角料削成薄薄的一层,虽然有些凹凸不平,但也勉强能用。

    跟青木道人学习十数日,记熟青木道人所说及的一些绘符要点,陈寻就着手试着绘制。

    虽然其他制符者都在先将玄符纹路熟悉了再着手绘制,但陈寻不需要这一步,他直接先在魂海用气血神华凝成一枚毫光四溢的净水玄符,注入灵识,使其在魂海不熄不明,既而执笔醮墨,灵识沿笔端注入那一滴将坠未坠的丹墨之中,着符纸即龙走蛇游,绘制玄符。

    而随笔端游走,灵识也如水泄出,天地灵气在瞬间聚到笔端,凝入符纹之中……

    “青木阿公,绘纹没有你说的那么难啊?你也教我们学制符吧。”宗崖见陈寻笔走龙蛇,眨眼间的工夫就要将一张玄符绘出,忍不住也起了学制符的心思。

    陈寻心思叫宗崖这一岔,笔下稍稍停滞了一下,就见此前凝聚的那团天地灵气顿成乱流,声势颇大的“轰”然一声响,就将兽皮符纸轰成齑粉,被风吹散。

    宗崖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陈寻倒是将制符的要点都领悟透了。

    绘制玄符,除了灵识要足够强大外,落笔一定要行云流水,不能有一丁点的停滞,不然先期凝聚的天地灵气就会反噬。

    净水玄符凝聚天地灵气有限,有些强大的玄符绘制时有一丝错漏,反噬威力极强,需要用其他法器压制疏导,不然制符者死伤都是常事。

    而陈寻能先在魂海凝聚玄符,之后完全是念随心走,笔随念动,倒不用担心落笔会画错一丝一毫。

    陈寻随手再拿一张符纸,这次摒弃干扰,一念就将净水玄符绘就,拿给青木道人看:“前辈,陈寻这张符绘得可好?”

    然而青木道人愣怔了片晌才回过神来,将宗崖赶走前,又额外吩咐他道:“此间事,不得跟任何人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