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九章 避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红票、月票……)

    听着苏青峰说及苏全闯门不成,反被陈寻给气走的情形,宫装美妇笑得花枝乱颤,柔荑玉手拍着长案问道:

    “你不会是说笑,故意逗着我乐吧?老四休生养性这些年,能叫一个半大的小孩气得肝胆俱裂?”

    “要你去看热闹,你不去看,”苏青峰笑道,“倒怀疑我胡说逗你乐了。【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我,千幻门的一个小供奉,哪里有敢刚插手你们苏家的事?”宫装美妇盈盈盈笑道。

    苏青峰心底是无比的畅快,在侍妾姜冰云面前,实没有必要掩护跟苏全之间的矛盾,笑道:“这口气,老四一时半会还咽不下,你过两天有机会看到他,便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爹爹可没有半点说谎,四伯确实是给气得下不了台,拂袖而走。”青璇想到铜锣巷的情形,也禁不住好笑。

    “那到底是不是他下的手?”姜冰云问道。

    “不好说,”苏青峰说道,“理应是他下的手,但看他的脸,还真不能确认。”

    “你也不能确认?”姜冰云讶然问道。

    虽说真阳境后期就开始修炼神魂,但又岂能跟还胎境的强者相提并论?

    除非陈寻此子天赋异禀,才能在青峰、苏全两位都是还胎境中期巅峰的强者跟前不露怯。

    听青峰这此话,姜冰云倒对这个来历不明、被乌蟒收留四年的少年,真正感起兴趣来。

    “除非用搜魂之刑,”苏青峰说道,“只是为这些微小事,实在犯不着律令府用搜魂之刑,老四也只能灰溜溜的气走。何况,那几个青衣弟子,必有心虚之处,不敢跟陈寻继续对质下去,用搜魂之刑,未必对老四有利啊……”

    “这么说来,这小子还真不简单啊,待他长成,还了得啊?”姜冰云也信苏青峰不会逗她玩,又拿青璇开玩笑道,“青峰,你不是说要替青璇挑个金龟婿吗?陈寻小子你可得替青璇看紧了,莫要叫别家抢过去了。”

    “云姨,你又拿青璇开玩笑了,”青璇羞红脸,娇嗔道,“青璇这辈子就伺候爹爹、云姨,可没想过嫁人。”

    苏青峰听了姜冰云的话,心里倒是一动。

    青璇窥着养父苏青峰脸色沉凝,忙岔开话题说道:“一年未见,看陈寻的修为倒是没有增进多少,是不是他没能进学宫,修炼不得法啊?”

    姜冰云窥了青璇一眼,心想这小妮子倒是挑剔得很呢,不过也不怨她,青璇倒是很有机会晋入还胎境,谁乐意与真阳境修者结为道侣?

    苏青峰听到青璇提及陈寻的修为,想到他前年在蟒牙岭北山见到陈寻时,陈寻还只是真阳境五层,很快就突飞猛进,晋入换血七层,修炼资质也是极佳,但在停换血七层停滞了一年时间,没有半点精进,或许是遇到修炼瓶颈了。

    苏青峰知道冰云不是随便拿青璇的婚事开玩笑。

    虽然他与苏全没有撕破脸,但他与苏全之间的矛盾绝没有缓解的可能。

    这不仅涉及到谁最终掌控宿武尉府的问题,还涉及到老父亲坐化后,那几件法器谁来继承的问题。

    他若能获得那几样法器,晋入天元境的希望就大增,已不是恤及兄弟之情就能拱手相让的。

    虽说他与姜岭都有还胎境中期的修为,明里暗里向他效忠的还胎境强者将近十人,也有葛异等精明能干的部属,但说到心智之狡猾,陈寻此子实是值得塑造。

    就算陈寻此生无望晋入还胎境,苏青峰也知道将他揽到麾下,能挥的作用,实不弱于一名还胎境的强者。

    想到这里,苏青峰问姜冰云:“冰云,你在千幻门都没有嫡传弟子,实在不行,你将陈寻收到门下?”

    “我又不是苏棠那么疯丫头,我没事收什么男弟子啊,不怕别人嚼舌头根?”姜冰云娇脸微红,摇头推却苏青峰的建议,“我那几门粗浅的本事,青璇将来要用兴趣学,我传授青璇就是!”

    姜冰云又说道:“你都说老四未必会忍下这口气,那小子那边你还得小心着些,不要叫老四找到借口,随手给杀了……”

    “老四真有这么魄力,我也不用跟他争这些年,”苏青峰说道,想了想,又跟站在庭下的葛异说道,“你看客卿院有什么适合的差事,让那小子出去避个两三年,总比留在沧澜城安生些。待苏棠出关,老祖同意她招揽部属,什么事都好说了……”

    **********************

    陈寻将撒欢跑过来讨好的阿青踢了一边去,让赵屠、采儿收拾狼狈不堪的院子,请古剑锋、左丘、古风等人请书斋说话。

    “到底是不是你干的?”古风到底是年幼,经历过入门大典,没想到刚过一年,又有这样的大场面可看,激动得满脸通红,进屋就忍不住问道。

    陈寻哈哈一笑,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古剑锋拉了古风一下,有些事心知肚明即可,怎能问出来?

    古剑锋、左丘本是要找陈寻谈别的的事情,不想遇上这事。

    陈川在城外牧场被劫,到底是不是陈寻所做,这事心知肚明即可,不宜打破砂锅问到底,古剑锋、左丘跟陈寻到书斋里坐下,就提起九族共管天马湖之事来。

    古辰返回北山已经一个多月,天马湖周围区域,划给九族共管之事,已经有了结论。

    黑山部愿给,以左棘部为的其他八族又愿意接手,这事就算成了。

    此前宿武尉府是托鬼奚部在天马湖南坡修筑寨城,作为蟒牙岭北山、湖泽荒原的物产输入沧澜的集聚地。

    此前北山诸族势力极弱,四十余族,人丁仅十万,没有一人晋入还胎境,即使占着蟒牙岭北山及湖泽荒原南片的广袤地区,限制人手,每年能得的物产也极其有限。

    黑山部拥有五千族众,在北山算是大族,但以往采集药草,一年也仅能炼制百余枚低级灵丹。

    而在过去一年,数以百计的散修涌入天马湖寨城,蟒牙岭北山及湖泽荒原这座宝库才算是真正的打开一角。

    过去一年仅猎获得蛮荒异兽,就有好几十头,灵草异药更是不计其数,实是以往所难想象。

    当初黑山、山侗为一头巨狼尸体,联合围攻乌蟒数月,差点要打灭族之战,现在想想都觉得脸红。

    天马湖寨城作为进入蟒牙岭北山及湖泽荒原的中继点,地理位置就陡然重要起来。大量商旅涌入,也叫天马湖寨城骤然繁华起来。

    包括九族在内、数以百计的散修,天马湖寨城此时涌入的人口,已经将近万人。

    这背后涉及的利益就要比此前所想的骤增十倍以往,而随着后期涌入的散修、商旅越来越多,天马湖周边后期完全有可能形成一座中等规模的城池。

    九族所出的物产,甚至都不用万里迢迢运到沧澜城来,集中到天马湖寨城,就被一抢而空。

    限于玄寒宗的制衡,宿武尉府不便代表苏家,直接插手天马湖寨城的管理,故而才选了鬼奚部作代理人。

    以前九族就算看到里面的利益,也没有资格争食这块大肥肉。

    眼下千兰进入学宫内院,拜苏灵音为师,而鬼奚部又与苏青峰心生龃龉,都不用陈寻献策,左崇谷等人也渐渐从中看到些窍门。

    眼下,九族已礼聘苏灵音为上卿。

    九族每年进俸大量的灵丹异药跟一些能炼制法器的天材地宝,也只能换苏灵音在九族挂一个上卿的名衔,自然不敢奢望地位仅次于诸府府主的学宫长老苏灵音,真的就代表九族,亲自到天马湖坐镇去。

    九族真正要想在天马湖寨城,跟鬼奚部分庭抗礼,绝不是简单的事情。

    有苏灵音的名头压着,鬼奚部是不敢公然对九族做出什么心狠手毒的事情,但鬼奚部暗中挑拔一二散修,随手灭了黑山或那个部族,九族又能找谁诉苦去?

    就像刚才,即使苏全心底多半也倾向相信陈川没有说谎,但陈川的话不能自圆,没有真凭实据,苏全自然无法替陈川出头,将陈寻当场击杀。

    九族想要跟鬼奚部在天马湖寨城分庭抗礼,想要争得应得的那部分利益,打铁还要自身硬。

    九族现在能获得的修炼资源,要比以往多出一大截,但弟子要成长起来,需要时间,现在就想要壮大起来,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学其他宗派势力,礼聘客卿。

    陈寻就是左丘、古剑锋他们所想到的第一个对象。

    客卿身份颇为自由,陈寻身为宿武尉府的客卿,客卿院近一年都没有去露个脸,也没有人想起他来。

    只要不跟宿尉府的利益冲突,也不妨碍他在其他宗派、部族势力兼任客卿。

    陈寻一个月前只是简单跟古剑锋提及此事,没想到九族的行动会如此迅,都已经开始招蓦客卿、扩充势力了。

    他前日出城进山,才现沧澜城周边近千里的山区,修炼资源已被开采一空,而且沧澜城聚集的散修数以万计,压根也没有封山养药的机会。

    以他的修为,再往涂山深处,凶险极大。

    同时苏青峰再有心庇护他,但整日活在苏全的阴影之下,也不是个事,回蟒牙岭修炼,不失为一个选择。

    想到这里,陈寻点头应允道:“好啊,我还想着再回北山住段时间呢,”又问,“十三爷那边有什么态度?”

    他想左崇谷此人颇有谋算,既然都筹备到这一步,不可能忽略掉宿武尉府。

    “十三爷的态度还是老样子,宿武尉府不管蟒牙岭北山的事务,不过我阿爸亦被宿武尉府聘为客卿……”

    陈寻哈哈一笑,鬼奚部投靠苏全,苏青峰不能跟苏全撕破脸,也只能全力支持九族来压制鬼奚部了。

    难怪刚才苏全跑过来兴师问罪,苏青峰不惜亲自跑一趟,原来并非都是苏棠的缘故,也应是看到他对聚合九族势力有些好处,同时也是做给九族看的……

    陈寻又想到一事,问左丘道:“北山社能不能让人盯住陈川?他何时出城,过来跟我说一声。”

    “真要杀他!”左丘不怀疑陈寻有杀陈川的能力,但陈寻真在城外杀了陈川,四爷苏全的脸上,怎么可能有半点的光彩?

    “……”陈寻都到离开沧澜城,哪里还会顾及苏全的颜面?

    这次他与陈川结下的是死仇,有机会、有光明正当的理由杀他,难道还要等他奋图强、修炼有成之后,再来找自己报仇雪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