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八章 反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青峰本来倾向相信打劫之事是陈寻所做,从试炼之途种种作为,也能看出陈寻是胆大妄为之人,但陈川这一迟疑,顿叫他心里起疑。【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要没有见不得人的事情,陈川为何吱唔不语?

    苏青峰冷着脸问道:“陈川,你说,你在山里,是如何见到陈寻的,又有何人能替你做证?”

    “蒙冲师兄可替陈川做证!”陈川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昨日,我与蒙冲师兄八人,在月峡采集药草,遇见陈青与这头玄豹……”

    “八人?”陈寻气愤而笑,指着陈川的脸说骂道,“陈川师兄,你满口胡言,竟然甘原被蒙家兄弟利用,联手做局,栽赃陷害我。今日四爷在场,我不与你们三人计较,他日城外相见,我必拔刀相向!”

    “陈寻!”苏青峰喝道,他也有些琢磨不透陈寻此时是真怒还是假怒,但也只能出声让陈寻冷静一下。

    “请十三爷为陈寻主持公道,”陈寻说道,“我本不知陈川师兄因何陷害我,但现在想明白了。蒙家兄弟曾与鬼奚部的楼适夷联手杀我,这事有葛执事可以作证!我不念前仇,未曾想到蒙家兄弟竟然还不放过我?”

    说到这里,陈寻又大义凛冽的冲楼礁骂道:

    “我也没有想到今日之事,楼执事也插一手,今日之仇,陈寻会记住你一份!记住你鬼奚部一份!”

    陈寻又问苏全:“陈川师兄八人在一起,请问四爷,陈寻是吃了豹子胆,敢对他们下手?”

    苏全也是给质问得哑口无言,楼礁领着陈川他们过来,这些事压根就没有跟他提过,他也没有想到要问清楚。

    陈寻又问陈川:“陈川师兄,你既然说你们八人在月峡采集药草,请将药草拿出来给四爷、十三爷看!再请问,你们八人在月峡遇到我之后,我是跟你们打了招呼,还是扭头就跑,还是说在月峡吃了豹子胆,就已经跟你们大打一场?”

    听陈寻义愤填膺的说到这里,葛异几乎都相信他是被冤枉的了。

    “你!”陈川气得牵动脏腑伤势,又是一口血喷出去,心里恨得想要将五脏六腑抓出来撕碎掉。

    苏青峰冷着脸,看向蒙冲,说道:“陈川既然说你们能为他作证,那你们说说,在月峡是怎么见到陈寻跟这头玄豹的?再把你们出城采集的药草拿出来,给大家看看,看是不是在月峡采的……”

    蒙冲吓得背脊寒,他们打劫铁心梅与陈寻的事情暴露出来,如何得了?

    最终就算证实陈寻打劫陈川,陈寻也仅能算是事后报复,是轻罪,十三爷则有足够的借口,将他们八人都当场击杀!

    蒙冲吓得脸色煞白,趴跪在地,说道:“陈川师弟说他在月峡见到陈寻与青豹,我们几人专心采药,并没有亲眼见到陈寻。原先以为是陈寻藏在暗处欲对我们不利,一时气愤,就与陈川师弟找楼执事一起跑去见四爷!但蒙冲绝无意陷害陈寻,请十三爷明察!”

    “四哥,你说这事如何处置?”苏青峰冷着脸问苏全。

    苏全傻在那里,这他妈的对质来对质去,竟然都成为了陈川的一家之言,但青峰如此质问,他只能厉眼盯着陈寻,咬牙说道:“陈川不会无缘无故害你!”

    陈川气得吐血,没想到蒙家兄弟竟这时反口,心冰寒一片,冲着苏全“砰砰砰”的叩头,额头鲜血直流,说道:“陈川要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全族都不得好死!”

    陈寻也指天誓:“陈寻要半句谎言,天打雷劈,让云洲天雷,灭我全族!”心里暗想,云洲的雷霆,大概不会打到地球上去?

    楼礁也没有想到会演变成这局面,愣了半晌,才说道:“陈川所丢追魂印,旁人想要重新祭炼,非一时半刻能行,在不在此院中,陈川应能感应!”

    陈川没想到还有一线生机,心生狂喜,是啊,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追魂印,他滴血祭炼两个月才成功,服用灵药无数,岂是陈寻得手后半天就能抹他神魂气息的?

    要是陈寻背后有还胎境中期巅峰的高手,替他祭炼追魂印,他也只能认命:苏青峰这一级数的高手,摆明场子要抢他的追魂印,他不认命又能怎样?

    陈川当即盘膝而坐,要释出灵识,感应追魂印的所在。

    “陈寻手里有一件法器,能遮闭他人感应,此事葛执事应该知道!”蒙冲也怕陈川将他们供出来,这时候自然还是要帮他。

    苏全看向葛异。

    葛异硬着头皮说道:“确是如此。”

    陈寻笑道:“我是有件药炉,能在遮闭寻常符器的气息,我这就去书斋取来给四爷、十三爷验看……”

    “恁多废话!快去取。”苏青峰说道。

    陈寻走出书斋,散出灵识,确认无人窥探书斋之中,当即从虚元珠中取出青铜药炉、四只青铜小瓶,然而再走出书斋,交给苏青峰,说道:“此药炉是乌蟒所赐,陈寻一直用来炼制一些寻常丹药,能遮闭法器气息,还是试炼途中无意现……”

    四只青铜小瓶除一枚九元养窍丹外,其他分别装有聚元膏、真阳丹若干。

    陈寻心知苏青峰、苏全对乌蟒的情形极熟,倒没敢将四只青铜小瓶藏着不拿出来,不然很可能连虚元珠的秘密都保不住。

    “乌蟒竟然将九兽炼阳炉送你,看来你真是给乌蟒不少好处啊!”苏全冷声说道,苏青峰一一揭开青铜小瓶、药炉,里面有什么东西,他都能看到,自然也看到那枚九元养窍丹。

    也仅是一枚九元养窍丹而已,即使珍贵异常,但老十三爷或者苏棠都有可能偏爱此子,他也无话可说。

    陈寻没想到苏全真认得这只青铜药炉,想必他也会相信,他手里仅有四只青铜小瓶,亏得刚才没有侥幸,不然真有可能拆穿掉。

    陈寻说道:“要是蒙家兄弟还怀疑我屋里藏有什么能遮闭符器气息的物什,陈寻也是无话可说,只能请四爷、十三爷亲自进去搜查了。”

    “恁多废话!”苏全不悦的喝道。

    陈川见四爷如此说,当下释出灵识,全力搜索追魂印的气息。

    陈寻气定神闲,还胎境的强者,都不能将一点灵识透入虚元珠之中,陈川要能现他的追魂印气息,那真是见鬼了。

    等了片晌,苏全见陈川额头渗满汗珠子,心里凉了半截。

    陈川犹不甘心,冲着苏全叩头:“陈川绝无半句谎言,请律令府对陈寻用搜魂之刑,若陈川诬他,当愿受雷殛之刑!”

    “废物!”苏全气得要吐血,挥袖就将陈川打了几个跟头,将满口喷血的他甩到角落里!

    没有半点可靠的人证、物证,就算他能说动律令府用搜魂之刑,老十三又岂肯答应?

    见苏全要走,陈寻说道:“请四爷为陈寻主持公道?”

    “你要什么公道?”苏全转回身冷笑问道,“陈川看错人,现在误会释清,这就是公道。你还要什么公道?”

    陈寻心里暗道:他日有机会,定将你这老畜牲千刀万剐,叫你尝尝什么叫公道。

    “无事闹上门,照规矩,陈寻可邀陈川上斩龙台一战,了却恩怨。”苏青峰沉着声音说道。

    “他们还无资格上斩龙台,要打到城外打去,生死由命。”苏全无情的看了陈川一眼,恨不能将他击毙,哪里会管他的死活?

    但这事要闹上斩龙台,全城人都会知道他的笑话,苏全自然不干。

    除楼礁、蒙家兄弟、陈川等人,弟子别院还有一干弟子跑过来看热闹。

    也正是如此,才越的叫苏全下不了台,实不知在诸多弟子心里,他是什么形象,他直觉再多待一瞬,就浑身不自在,袖手化身一道流影,往北掠去。

    陈川都气糊涂了,心里都情不自禁的想:难道真是巧合,难道他看走了眼,牧场偷袭他的另有其人,不是陈寻?

    苏青峰冷眼盯了陈川一眼,沉着声音喝道:“你可记住,陈寻可向你邀战,你只可孤身应战!若违律令,定斩不侥!”

    苏青峰说罢话,也就将那套九兽炼阳炉交葛异帮陈寻拿着,化作一道流影离去。

    陈川心头却似叫寒霜覆盖,直冷得极点,没想到今日竟落到这样的结局。

    苏青峰既然说他可以随时找陈川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陈寻也不能再要求太多,心想有时候能抱个粗大腿就是好啊,要没有苏棠、苏青峰替他撑腰,他今天给苏全一掌打成灰渣,都没处找谁诉苦去!

    苏全、苏青峰离去,陈寻朝楼礁拱拱手,说道:“楼执事,我这院子给你们折腾得一踏糊涂,还要楼执事破费,出钱修缮一下!”

    楼礁鼻子都气歪了,却又不能作,只能丢下一袋刀币,说道:“这些赔你的门庭,应是该了!”

    一枚聚元丹能换一袋刀币,但一袋刀币确也能将庭院修缮一新。

    陈寻让赵屠将这袋刀币捡起来,朝蒙家兄弟拱手冷笑道:“四爷、十三爷话,但我们青山绿水、后会有期!不送!”

    蒙氏兄弟鼻子也都气歪了,明知是陈寻半道劫了陈川,但是又能奈他何?

    他们最大的败招,就是没有万万没想到,陈寻此子,十四五岁竟能在四爷的威压之下,口才如此伶俐的狡辩。

    他们疏忽了,竟然事先就没有套好说辞,反而落入此子的套中。

    此时不忍下这口气,又能如何,只能搀着瘫倒在地的陈川,先回弟子别院再说。

    见青璇也在门外,陈寻笑问道:“青璇师姐今日也空过来看热闹啊?”

    青璇也分辨不清,陈寻到底有没人打劫陈川师兄,但看陈寻能在四爷跟养父面前,如此的镇定自若,也暗感他即使修为无成,长大之后也定然是比葛异更厉害的角色。

    青璇见陈寻有邀他做客之意,只是嫣然一笑,说道:“今日闹腾成这样,乱糟糟的,改日再来拜访陈寻师弟……”

    宿武尉府的其他弟子,也都灰头土脸的与青璇一哄而散。

    “这边事了,我们也就先走了;你过两天再过来找我。”葛异将青铜药炉还给陈寻。

    陈寻心想他到客卿院挂了名衔之后,近一年时间都没有露过脸,心想也到客卿院走一走了,当即就送葛异与左骑卫府的三人,离开铜锣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