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六章 偷鸡啄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进入涂山深岭近千里,凶禽猛兽渐多起来,溪涧奔流,风吹林啸,禽鸣兽吼隐隐,藤草看上去也格外的诡异,隐藏凶险。【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即使是刚晋入还胎境的强者,也极少孤身一人,闯入远离沧澜城千里的深山之中。

    陈寻注意到蒙氏兄弟等人不再追击,而是在一座石崖上停了下来,想必已经现他在故意诱他们进入涂山深处。

    石崖孤立深谷之中,月光照下,光秃秃一片乱石滩,没有密林的掩护,陈寻也无法靠近石崖,暗感蒙氏兄弟等人真是打家劫舍惯了,野外落脚也无半点破绽可寻。

    陈寻能猜测蒙氏兄弟等人中必有一人,极擅长追敌寻踪之术,不然铁心梅也不可能被他们盯上那么远,还无从觉。

    想到这里,陈寻也就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狂奔,绕过数座高峰,再从西潜回,爬上一座高峰,远远的监视蒙氏兄弟等人一举一动。

    *******************

    “他就这么走了?”蒙冲问盘膝而坐的陈川。

    陈川胸前凭空悬浮着一枚四方青玉小印,此时正散青滢毫光融入如水月华之中。

    青玉印上布满细密的花纹,但细看这些花纹,赫然竟是石崖周遭的地形。

    “我功力有限,祭炼追魂印也只能观察周遭十许里的动静,他脱离这个范围,就非我能觉察!”陈川说道,待要收起青玉小印。

    “不,”蒙冲阻止那人收起追魂印,说道,“那小子故意诱我们,我们停下脚步,他必然会返回看我们的动静……”

    陈川知道蒙冲的意思,只要那小子折身潜来,他们设下陷阱,就能将他捕杀。

    只是追魂印在符器当中要算顶级,但终究不是入阶的法器,要想持续祭用追魂印搜索敌踪,需要源源不断的注入真阳玄气,以灵识感应……

    不过,真要能在那小子潜到近处,成功捕杀,这趟的收获想来也是极丰。

    陈川从怀里掏了两枚真阳培元丹就塞嘴里,继续将追魂印祭在身前,渡入灵识,探察周遭二十里范围内的一草一木,却是不知道陈寻恰恰就在追魂印能搜索的范围边缘,蹲在一处崖洞,看着他们这边的一举一动。

    虽然仅能看到数点黑影,但对陈寻来说已经足够;只要蒙氏兄弟等人不分开,就没有他下手的机会,只要能监视到他们的动静,何必冒险靠近?

    陈寻能在书斋枯坐九个月祭炼虚元珠,耐心之足,绝非蒙冲、陈川等人所能想象。

    大家就这样干耗了一夜,蒙冲、陈川等人都未见那黑脸小子潜回来,当真以为他已经远远走掉了。

    这里深入涂山,说不定会有强横荒兽出没,蒙冲等人也不能久留,当际收拾收拾就踏入归程。

    沿途遇到几拔散修都结伴而行,没有十足的把握,蒙冲他们也不会将性命押上去相搏。

    将到左骑卫府设在隘口的哨垒时,蒙氏兄弟与陈川等人分道而行。

    陈寻琢磨着蒙氏兄弟有可能将他认出来,当即撇开蒙氏兄弟那一行五人,而是远远缀在另三人之后。

    走过隘口,这边就算是沧澜城的范围,城南有左骑卫府的监视,散修都极少在此寻衅滋事。

    陈川在城南有一处销金窟,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次什么都没有打劫到,不找机会放松一下,就这么回去,怕是要再过两三个月才有机会出来。

    从哨垒取出寄托的座骑之后,陈川就与另两人分开,策马扬鞭,往东南奔驰而去。

    葛异等人以鳞马为座骑,主要还是在战时借鳞马之势冲杀,能形成极强的刺杀之势。说到脚力,九重巅峰的蛮武狂奔起来并不见得比鳞马会慢,毕竟力有极限。

    陈川所乘的这匹白色驼马,比鳞马还要差一些,陈寻施展御风术,藏在山岭的另一侧,跟起来自然不费力,过了片刻,就抄到陈川的前头。

    数千白尾牛散在草坡上放养,这为陈寻接近陈川提供极佳的掩护。

    陈寻让胆小的阿青先逃到山岭间,不指望才一岁多的它能帮上什么忙,他藏身白尾牛群中,悄然走到山坡之下,牵过一头白尾牛,冒充牧户,冲策马而来的陈川缓步走去。

    陈川看见牧童牵着一头尾牛竟敢不给他让路,掐起法诀,虚空现出一道巨掌虚影,就朝牧童抽去。

    陈川也只是要给牧童一个教训,想看将人跟白尾牛抽翻的样子当乐子。

    陈寻却当露了行踪,闪身避过那道横空劈来的巨掌虚影,暴起就斩出一道暴烈刀芒,朝陈川劈斩而去。

    玄寒刀芒脱刀刃而出,就暴长三丈有余,暴烈无比,空气像被撕开一般,出“呲呲”的撕帛之声,下一瞬就斩到陈川身前。

    陈川骇然失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那黑脸小子有这么大的耐心,竟然跟他们身后一天一夜,就在他忽视大意之时暴起杀来。

    陈川避让不及,心念转瞬之间,只来得及激活身上的玄甲,就觉一股沛然莫御的强力,从侧前面冲击而来。

    玄甲暴出金光,挡下这道刀芒,但陈川整个人被撞横飞十数米。

    虽没有受什么重伤,但五脏六腑被撞得移形错位,叫他险喷出一口血来,体内气血也是一阵紊乱,心里惊骇、脸露惊容:此子昨日竟然留了余手!

    他有玄甲护,还给余势撞飞十数米,就算是宿武尉府真阳境九重巅峰的玄衣弟子,劈斩之威也不过如此吧。

    再看他跨下那白驼马,赫然叫黑脸小子斩出的刀荒余势,劈成两半,都没有来得及出一声嘶鸣,就轰然倒地,血涌如泉。

    陈川情知玄甲再难抵挡对方一击,疯狂摧动气血,要注入玄甲之中。

    然而陈寻动作更快,踏步而上,似一道流影扑面杀来,仅身形就振动气浪尖啸,下一刻又一道暴烈刀芒斩来。

    陈川还没有见过有哪个真阳境的武修,力道能强到仅身形跑动就能推动气浪的程度,心里惊骇:这黑脸小子运转气血,难道就不需要点时间吗?

    然而他避无可避,又叫刀芒斩了个正着,玄甲暴起一道微弱金光之后,就连同他身上的法衣,被刀芒余势劈碎成无数碎片。

    陈川也有真阳境八重修为,肉身淬炼到骨硬如铁、肌坚如石的地步,挡住这道刀芒的余势没有问题,但刀芒余势之中的无尽玄寒之气,透体而入,瞬间叫陈川的气血冰僵……

    陈川玄功数转,刚将玄寒之气逼出体外,陈寻又是一道凛冽刀芒劈来,他绝望得只能将周身玄劲都运转一处,硬碰硬朝那道刀芒攻去。

    轰然巨响后,陈川直觉有万斤之力,将他整个人撞飞横飞而出,人在半空中就满口鲜血狂喷,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劈之下,被搅为粉碎。

    陈川重重砸落地,借着仅剩的一点气血,撒腿就逃……

    陈寻想着要杀人灭口,但此时已经有数骑从远处呼喝而来。

    陈寻没想到左骑卫府的动作会在这么快,知道刚才他劈出三刀,只是眨眼间的工夫,心想这个家伙还真是命运,正好赶上左骑卫府有人在左右巡视。

    陈寻见地上掉落一颗小印、一只皮囊,捡起来就往山岭狂奔逃去。

    陈川看到左骑卫府的武士,放声呼救:“宿武尉府弟子陈川,遇大寇劫杀,请上卿援救……”

    陈寻听得陈川在远处大呼小叫,暗暗头痛:他原以为蒙氏兄弟等人,怕抢劫散修之事,即使被人抢,必不敢声张出去,哪里想到这般不巧,恰好遇到有左骑卫府的人在附近巡视。

    不过,他也管不得太多,埋头就钻进密林之中。

    **********************

    左骑卫府的三名骑士瞥了赤身**的陈川一眼,他们虽然已经看到纵逃山林的陈寻,但陈寻跑得太快,转瞬间就钻入山林之中,离得那么远,他们的灵识也锁不住半点气息,更无从追起……

    陈川跑回刚才激斗处,地上除白驼马的两半血尸跟无数碎片衣甲之外,追魂印与腰囊全都不见踪影,又气又急,差点一股热血冲上头脑,将他冲昏过去。

    宿武尉府的弟子竟然在他们的辖管区域内被人劫杀,左骑卫府的人也是眉头深皱,问陈川道:“你可看清楚劫道之人的相貌……”

    陈川愤恨道:“那小子烧成灰,我也能认出来!”

    “那行,你先随我们回城。只要你能认得人,画下图像,到时候律令府自会向诸府布海捕缉文!就算他逃到天崖海角,必能将其擒获!”左骑卫府的人说道。

    陈川急得心头一阵黑,暗想那小子抢得他的追魂印,还不立即远走天涯,此时不追,拖过半日,又从哪里去追?

    就算事后查到是谁下手又能如何,他们还能将打劫散修的秘密也捅出去?

    他仅是宿武尉府的青衣弟子,还没有资格喝令左骑卫府的人替他卖命,心里有什么不服,也只能通过宿武尉府找左骑卫府交涉,当下心知追回追魂印无望,也只能先随左骑卫府的人回城再说。

    在律令府折腾了半天,陈川才得以返回弟子别院,但他在途中被人打劫的消息已经轰然传开。

    有同情者、有冷眼旁观者,当然也有幸灾乐祸的人。

    符器虽然不入流,但青阳境修者能有一件,无不是异宝,何况陈川的追魂印,要比寻常符器有更玄妙的神通,差一步就能晋身入阶法器之列,就算还胎境的强者都未必能有一件。

    陈川以往仗之在弟子别院耀武扬威,与蒙冲等人结党营私,连玄衣弟子都未必放在眼底,这时候看到他吃这么大的苦头,幸灾乐祸的弟子自然不在少数。

    陈川脸色灰败,有如丧亲,走进院子,将看不顺眼的侍婢抽了两耳光,赶了出去,人在静室绝望得想哭。

    “陈川,”蒙冲兄弟冲进来,拉住绝望的陈川说道,“我知道那黑脸小子是谁?”

    “是谁?”陈川像是溺水抓住一根稻草,抓住蒙氏兄弟的手,问道。

    “对方来头不小,但这事可找四爷替你做主!”蒙氏兄弟说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