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五章 打家劫舍好生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伸手到地上摸了一把黑泥,都抹脸上,才出一声鹄啸,从崖头纵下,挥刀,即有一道暴烈玄寒刀芒暴斩而去。【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此举不在伤敌,而是立威。

    然而陈寻出鹄啸在先,刀芒斩出在后,左侧一名蒙面弟子还是躲闪不及,给叫玄寒刀芒斩了正中。

    那人身上暴出一团金光,消去刀芒之势,但整个身子被激烈振荡的气浪,逼退数步才站稳脚步。

    陈寻冷冷喝道:“几位道友,不声不响的逼近,是为何意?”他拿黑泥抹花脸后再现身,实是想蒙氏兄弟等人知难而退,不想蒙氏兄弟担心他们的声音泄密,而起杀人灭口之心。

    蒙冲从未想到叫他人潜近百米而无觉察,心头惊悸,当即疾退十数步,看到黑脸少年从天而降,斩出的暴烈刀芒,竟将陈川击退数步,暗道:此人修为好强,竟不在他们八人任何一人之下!

    蒙氏兄弟心里又惊又疑,他们盯上铁心梅,远远缀在其后有两天时间,可不见铁心梅跟谁见过面,这黑脸少年是哪里冒出来的?

    阿青见陈寻抹黑脸露面,嗅着熟悉的味道,实不知道主人跑过来救它、为什么把脸抹成这样,摇着尾巴躲到他身后来。

    蒙冲这知道眼前这少年,是这头小青豹的主人,但看小青豹与铁心梅熟荏的样子,猜想这黑脸少年与铁心梅必是极熟。

    蒙冲不怕他们八人联手会落下风,但怕眼前黑脸少年与铁心梅困兽犹斗,他们想不付出一点代价,很难将他们斩杀在山脚下。

    他们出城盯上落单的散修,无非是想抢些修炼资源,可没有想过要将自家的身家性命押上去搏一把。

    想到这里,蒙冲心里萌生退意,嘿然笑道:

    “这位道友,怕是大家都误会了。我们看到这头豹子,还以为是山里跑出来的野物,没想到是你们自家养的——误会、误会!”

    蒙冲面具露出的双眼挤满笑,却暗暗寻找突杀招的机会。

    蒙氏兄弟灵识乱扫,陈寻心知此二子还没有放弃杀人劫货的心思,手从怀里,从虚元珠里放出一枚青焰珠掏出来,防备他们突然攻上……

    法武双修!

    蒙氏兄弟修炼炎火一类的玄功,对青焰珠这类的法器最为敏感,未曾想眼前这人竟是法武双修!

    寻常散修,在遇到瓶颈之后,只会励精图志的苦修,以期将修炼的瓶颈一层层的打薄掉,最终突破。

    唯有资源丰厚的宗门,才能余力支持弟子兼修他法。

    这不仅能从其他渠道辟开晋入还胎境的通道,在突破瓶颈前,也是有效增加个人实力的手段。

    陈寻掣出法珠,蒙氏兄弟眼珠子都滴溜溜的转,心知杀了眼前这少年,收获定然不浅,但对方是法武兼修,还不知道有无其他威力强大的异宝,可真是一根不好啃的硬骨头。

    而铁心梅也是硬手,此时将弓弦的三支铁箭收回,从箭囊里换了一支箭搭在弦上。

    她也明白小青豹主人的意图,就是要让对方明白,虽说对方八人联手占据绝对优势,想杀人劫货不难,但也势必也垫上两三人的性命才行。

    她随身只有两支秘符箭,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她绝不会轻用,但此时不用,不展示最强武力,更待何时?

    除蒙乐兄弟外,其他六人眼神也是游离不定,与蒙氏兄弟的心思一般无二,心有贪念,但也不想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得罪了!”蒙氏兄弟与其他六人,迟疑数瞬,交换眼色,也不犹豫,当即就往溪谷下游疾退,转瞬之间身形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蒙氏兄弟等人退,小青豹才从陈寻身后冲出来,冲着蒙氏兄弟等人消失的背影咆哮。

    陈寻将这没用的家伙,一脚踢到小溪里去。

    小青豹被嫌弃也不自知,从溪水里爬出来,又往陈寻身上蹭,皮毛晃动、水珠四射,溅得陈寻一身水。

    “铁心梅多谢少侠援手。”铁心梅拱手谢道,心知要不是这少年,她仅能再施展两次分影诀,实难逃过对方八人的围杀。

    “阿青吃你一顿烤肉,援一把手也是应该的。”陈寻笑道,抬头见铁心梅身材高材,竟比他还要高出半头,脸黑皮糙,十足一个蛮族女汉子,不知道她出身哪个部族,又问道,“你可知刚才八人是什么来头?”

    “在出城之前,就听说有一拔人戴着面具在荒山野岭劫杀散修,具体是谁,却无人能知,”铁心梅说道,“即使有人将此事上禀左骑卫府,但哨垒警戒区域之外,左骑卫府也置之不理,每日进出城的散修又多,谁都猜不出这伙人的来历。”

    陈寻也无意将蒙氏兄弟等人的身份说破,只是想搞清楚蒙氏兄弟出城打劫散修,是不是背后还有他人勾结,问铁心梅:

    “散修中难道就没有强者仗义出手,他们八人的修为也没有晋入还胎境?”

    “请还胎境的强者出手?”铁心梅一笑,说道,“有那钱还不如大伙结伴而行。谁知道这八人背后,有没有藏着别的强者?再说了,出了沧澜城,打来杀去,大家也都习惯……”

    陈寻心想还真是的,散修心不齐,明哲保身才是关键。

    “他们未必就会善罢甘休,你要是不赶回城,留在山里还是要小心些。”铁心梅说道。

    “天色还早,我还要找几味药。”陈寻说道,难得出城一趟,他自然不想就这么回去。

    “这附近的灵药早就被采集一空,不知道要过几十年才会有新的一批生长,那些想采药炼丹的散修,有些跑到蟒牙岭跟湖泽荒原去了,”铁心梅也看不透眼前这少年的身份,见他修为这么高,刚才逼走蒙面八人的心智也不差,怎么会不知道这附近山里早就没有什么灵药可采?

    陈寻尴尬一笑,他早就想到沧澜城附近的修炼资源应该不多了,但也没有想到空成这样子。

    虽然到沧澜城有一年时间,他还是第一次走出沧澜城到荒山野岭来,真是汗颜。

    “那我们就在此别过。”陈寻说道,拍了拍阿青的肥脖子,就想与铁心梅分道而行。

    “还未请教少侠姓名?”

    “哦,我叫陈寻,”陈寻说道,“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到铜锣巷或者北山社找我……”

    单纯以箭术论,铁心梅比他的弓术稍强,也极有限,但那一手分影的玄功端是奇妙,这几乎能叫弓手立于不败之地,不叫敌手灵识锁住。

    不过此次才刚刚见面,大家也没有知心交底的地步,陈寻也不好意思直接问铁心梅,他要付出怎么的代价,才能学这分影秘诀,心想着留下姓名,日后联系自然也有再学这门奇术的机会。

    铁心梅哪里想到陈寻心里在打她族分影诀的主意,只觉“陈寻”这个名字耳熟,似听谁提起过,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就将大弓背在身后,手扣石缝,像猿猴似的,瞬时就爬上石崖,眨眼间消失在高山密林之中。

    陈寻心想这铁心梅真是聪明,想必是蛮荒生存的经验极足,若是想从溪谷的下游出山回沧澜城,必然会再度落入蒙氏兄弟等人伏击之中。

    陈寻在书斋祭炼虚元珠,九个月间,缚龙诀第一层法诀,也修炼到圆满。

    陈寻此时专注感应某处,最远能感应到四五千米开外的微弱气息,又如何不知蒙氏等人实际就藏身在溪谷下游的密林之中,并没有远离?

    陈寻越过溪谷,往西的一座石峰飞纵而去,片刻之后,即感应到蒙氏兄弟等八人果真缀在他后面追过来。

    陈寻没有与铁心梅结伴回城,就是想诱蒙氏兄弟追杀他。

    当日在荒原之上,陈寻就没有被蒙氏兄弟与楼适夷追杀,他此时学会御风术,长程奔走的度更快,相信蒙氏兄弟等人就算进学宫学了什么新的步法,也未必个个都能跑得过他。

    陈寻当然无法与蒙氏兄弟等八人力敌,就想着引他们在深谷大山之中兜圈子,只要将他们拖散开,拖得有一两人落单,他的机会就来了……

    能有机会打家劫舍,还没有一点心理负担,陈寻怎么都要尝试一下。

    只是他与铁心梅才是初识,知人知面不知心,自然不敢贸然邀她一起打劫宿武尉府的学宫弟子。

    能不能打劫是一回事,要是他打劫学宫弟子的消息传回沧澜学宫,这个篓子怕是苏棠都没有办法替他兜下来。

    陈寻忽疾忽缓,带着蒙氏兄弟八人到处兜圈子,入夜又往涂山深处跑了好几百里。

    这时山谷隐有禽鸣兽吼传来,即使是真阳境巅峰的强者,也绝少跑到这么深的涂山之中。

    蒙氏兄弟隐隐感觉不对,蒙冲停下脚步问陈川:“这小子是不是故意逗我们玩?”

    陈川也不傻,缀尾追了这么久,那个黑脸少年曲折变着方向往深山里跑,没有固定路线,却一路也不停下来做什么,叫他们追无从追,想抄近路包抄也不成。

    他到这时候要看不出其中的蹊跷,那真是连心都瞎了。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他们八人还怕那黑脸少年能给他们设什么陷阱,而不追击,传出来也只会笑掉别人的大牙。

    “他们怎么会现我们的?”陈川疑惑的问道。

    他们八人配合默契,进涂山潜形藏踪猎杀散修已经极为熟悉,穿山越林,连鸟兽都能不惊动,他自认为借密林掩护没有露出破绽的地方,想不明白那黑脸小子怎么会现他们跟在后面。

    “或许是谁无意的露了行踪,他见无法摆脱我们,才被迫往涂山深处走。”蒙冲说到这里,觉得此前的情形熟悉无比,一时却想不到眼前这黑脸少年,竟是当时他与楼适夷联手追杀的陈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