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四章 山中遇故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虽然陈寻知道,他要是能同时控制三颗青焰珠,施展三重烈炎冲击术,威力必然会再次倍增,但分出三道灵识,已经远远过他此时的能力。【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修炼烈霜刀诀,身边又有寒霜刀、青焰珠等玄兵、法器,陈寻就算境界修为没有再精进一步,但比起刚离开乌蟒时,实力增强数倍不止。

    不过,陈寻没有半点得意之情。

    对修炼了解得越深,他也越感自身的渺小。

    那日楼适夷身上所穿的玄甲,倘若再多刻印一重金刚玄符,那一战的结局就注定会改写;他与四十多名北山子弟必然难有一人能活下来。

    他此时能控制两颗青焰珠施法,看着威力巨大,两重金刚玄符的宝甲也能一击破之,但敌人所穿玄甲,刻印三重、四重金刚玄符呢?

    就算刻印三重、四重金刚玄符,这样的玄甲也只是不入流的符器。

    换作入阶的玄甲,又会强到何等的地步?

    楼适夷跟着青阳子修行,青阳子手头阔绰,必定会有一些法器赐他,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不入流符器能比。

    就算同样一种法器,在不同的人手里,威力也有天壤之别。

    灵识修炼到还胎境中后期,或许能同时控制十八颗青焰珠,到这程度,十八道烈炎冲击术叠加释放,或许会有崩山裂岭之威吧?

    又或者,青焰珠汲取不是天地灵气,也不是真阳境修者的气血神华,而是还胎境强者修炼过的灵力,释放烈炎冲击的威力,又将增至何等的地步?

    灵力,要比气血神华、真阳玄气精纯数倍。

    还胎境强者能傲然站在真阳境修者,肉身修炼强大还是其次,灵力才是根本。

    楼适夷身具荒古血脉,真阳境后期就能修炼灵力,驭使高级法器。

    陈寻想象不出,楼适夷修炼有成,跑过来找他报仇时,实力会增强到什么地步。

    有时候,陈寻也想一走了之。

    惹不起、躲得起。

    凭借寒霜刀、青焰珠以及烈霜刀诀,他离开沧澜,到其他地方,低调的混吃等死百年,也不会艰难。

    不过,这念头陈寻也只是想想而已。

    他将十八颗青焰珠拆散,收到虚元空间之中,让阿青到左右打些野食,他则在山谷里静坐,借着天空照下的明亮月光,拿出法术书来看。

    从留仙斋打劫来的几本低级法术书,里面所录的法术,相当多都是重合的,拆散开凑成一套,也仅有七种低级法术。

    不过,御风、辟尘、净水等低级法术,看着威力不大,却十分的实用,实是居家旅行、打家劫舍之必备。

    陈寻就在月下用心观悟御风玄符,轻诵法诀,即有一股清风从四面八面涌来,似将他的周身裹住,有着说不出的轻盈之感。

    陈寻想起当日楼适夷与蒙氏兄弟追杀他,踏枝踩叶而行,想必施展的就是御风术之类的低级法术,亏得他身上有足够的灵药补充气血,跟他们纠缠了四五百里,不然早就死在他们的剑下。

    御风术施展后,周身似叫清风裹住,有着说不出的轻盈,不费气力的纵跳就有十数米高,轻踩石崖,轻松就跳到山顶之上。

    看着皎洁月色照彻山谷,陈寻想起他当时在蟒牙岭深处,重伤后魂海自具六臂巨魔相,汲取月华修复创体之时,实不知何时才能突破还胎境,能直接汲取日芒月华之中的灵气,淬炼肉身、修炼灵力。

    看着月华如此明亮,陈寻也就脱下青衫,将上身赤露,暴露在月光之中。

    没有晋入还胎境,体内蛮魂相不能像漩涡一样吞吸天地灵气,但月光照体,修炼伏元功,还能汲取透入皮层的月光精华、融入气血之中……

    月落西山后,修炼伏元功再无效果,陈寻暗感一夜修炼,仅相当于服用三分之一枚的乌蟒丹。

    这样的修炼效果,对陈寻来说,已经是极微,但想想看,一年坚持修炼,积粟在堆、积沙成塔,也相当服用百枚乌蟒丹。

    想想乌蟒以前一年仅能炼制百枚乌蟒丹,苏棠私下传他的伏元功,实在要比华阳坊寻常能见的真阳境炼气玄功,要玄妙高级得多。

    陈寻收功站起,鹄啸数声,过了一会儿却不见阿青返回。

    也不知道跑哪里去找野食了,陈寻心想怕是近一年来,把它关在宅子里憋慌了,第一次带它出城,撒起野来没边了。

    陈寻爬上一座高山,就见昨夜遇见那名女武修,在西边山脚不远处的溪谷边架起一座木架子,正叉起一头剥皮的小兽放在火上烤,而阿青正趴在女武修的脚边,频频回头往山后看。

    想必是听到他鹄号相唤,但下一刻这小畜牲的眼珠子,又盯到火架上正烤得滋溜冒油的兽肉,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光秃秃的短尾巴还翘起来摇了两下。

    陈寻气得要吐血,他怎么召唤都不见回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没想到这头豹子赖在女武修身边不走,竟是为了骗一口烤肉吃。

    女武修防备心那么高,陈寻也不便下山惊扰;不过见女武修并无恶意,他也只能等阿青骗到一口吃的再说……

    陈寻不去管阿青,就在密林间寻找药草。

    这边离沧澜城也就两三百里,早不知道被多少散修翻过,陈寻找了小半天,都没有什么收获。

    陈寻叉起腰,心想难怪那么多散修,都涌到蟒牙岭北山去,沧澜城周边的山岭里哪里还有半点灵草?要是再往涂山深处走,凶险又非同小可了。

    过了片刻,猜想阿青骗吃骗喝应该差不多了,陈寻又沿原路爬到山顶。

    他正待要将阿青唤过来,就见溪谷两边的丛林里有数人,分作两队,往那名女武修跟阿青摸去。

    那名女武修毫无觉察,但陈寻立身高崖之上,则将下面溪谷的情形尽收眼底。

    不知道这数人是奔女武修而去,还是看到阿青,见兽起意,但看他们这架式,分明是想打家劫舍,他要不出声提醒,这数人接近到百米范围必会暴起动攻势。

    女武修的性命,陈寻可以不救,但阿青不能不管。

    陈寻将腰间寒霜刀摘下来,拿在手里,也借着密林的掩护,收敛气息,往山下摸去。

    女武修警惕心也是甚高。

    那拔人从两侧接近到两三百米距离时,她就陡然惊觉,翻身而起,下一刻那张翠色异木所制的巨弓就持握在手,“嗖嗖嗖”三支铁箭向右边珠射杀,警告左侧三人莫要接近,脚下也不停息一瞬,而往山崖疾退……

    偷袭数人见无法突然袭杀,当下皆无犹豫,一道道刀芒、剑气、火箭、风刃狂卷而来。

    也不知道女武修修炼何等玄功,就在陈寻暗感不好之际,就见女武修早一瞬闪躲到一旁,在原处留下一道残影,承受剑气、刀芒、火箭、风刃暴烈狂攻、散作无形。

    陈寻微微一愣:

    他知道被灵识锁住之后,有些攻击除了硬扛住外,绝难逃过。

    除了灵识比对方更强出一截,能撕碎对方锁售的灵识印记。

    陈寻未曾想女武修所修秘术竟如此玄妙,能让残影代受攻击。

    “你们要做什么?”女武修闪身立于崖下,手里又有三支铁箭搭在弦上,喝问偷袭数人。

    陈寻心知女武修不是不知道这几人想干什么,实是没把握逃走,才色厉内荏的喝问,想将这几人喝退。

    女武修玄功诡异,躲过致命攻击,而阿青也不用陈寻担心,甚至比女武修早一瞬逃到山崖,伸出爪子就攀石崖,想要逃到深山密林里。

    却不想一道风刃狂啸而来,阿青吓得落下石崖,直往女武修身后躲去,从女武修的两腿间往外看,吼都不敢吼一声……

    见阿青这般没用,陈寻也是无语,这时候才注意到偷袭数人都脸戴皮质面具,遮住面孔,心想还真是打家劫舍的标准装备啊。

    “铁心梅,你说我们辛辛苦苦的跟在你的身后,是为什么呢?”为一人,手持一只环形法器,闪烁灵光,见将铁心梅逼到山崖下,叫她再难逃脱,忍不住有些小得意的说道。

    陈寻听着声音耳熟,暗感他沧澜城可不认得几个有这么高修为的修者啊?心想这伙人还是有算计,原来早就盯上这个叫铁心梅的女武修啊。

    “哥,不要跟她废话,拿下她再说……”旁边持盾的蒙脸青年说道。

    陈寻赫然想到这两天就是试炼途中,与楼适夷一起追杀他的蒙氏兄弟。

    蒙氏兄弟是宿武尉府的青衣弟子,陈寻万万没想到蒙氏兄弟,好好的学宫弟子不当,倒跑到城外干起打家劫舍的买卖来!

    另看外六人面具外露出的肌肤,都十分的年轻,陈寻猜想他们多半是跟蒙氏兄弟一样,都是宿武尉府的学宫弟子!

    学宫弟子跑城来打家劫舍?

    换作以往,陈寻绝难想象眼前情形,但想到自己敲诈岳伦父子的收获,陈寻也理解蒙氏兄弟的作为。

    满山遍野的找寻药草,回去炼制丹药,哪里有打家劫舍来得爽利?

    看他们数人,早知道女武修的姓名,想来早就盯住她,陈寻想想当初蒙氏兄弟与楼适夷联手猎杀他族子弟的尿性,也能知道他们绝对不是才干头一回。

    再看这数人除了手中的玄兵符器,身上也透露光华,每个人身上都不仅两件符器,宿武尉府对青衣弟子绝没有这样慷慨,陈寻猜他们多半是打家劫舍而得,也不知道有多少散修丧命在他们的手里。

    不知道蒙氏兄弟手持的铁盾,是何种符器,就见一道灵光从铁盾释出,将蒙氏兄弟二人都罩在里面,看灵光强弱,就知道防护力不在两重金刚玄甲之下。

    蒙氏兄弟去年与楼适夷联手时,就隐藏实力,虽然在天梯试炼时,停在第四层天梯平台之上,但非没有一闯五层天梯的实力。

    陈寻暗想,就算蒙氏兄弟近一年来,修为上没有太大的增进,但相比去年身上又多出几样符器,想来实力也是大增。

    再看看其他六人,实不比蒙乐兄弟弱多少,暗道他就算与女武修两人联合,胜算也是极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