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二章 北山要抱粗大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四千字大章送上,求红票、收藏……)

    “在沧澜城诸事还算顺利,但天马湖寨城建成后,数以百计的散修涌入,纠纷就多了……”宗图在旁边说道。【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原来这样啊!”陈寻轻叹道。

    这样的情形,倒也不出他的意料。

    修炼消耗的就是资源。

    就算晋入还胎境的强者,可以汲取天地灵气淬炼肉身、修炼灵力,但还需要灵药异草培元养灵,也需要奇珍异铁来炼制法器。

    然而修炼资源的生成,是需要时间的。

    炼制乌蟒所需的低级灵草,都需要十数年的生长周期;芝参等入阶的灵物,在灵气充裕之地,也需要数十年、乃至数百年才能长成;而说到奇珍异铁等炼制法器的天材地宝,那更是用一点少一点……

    沧澜荒原纵横三四千里,疆域极广,但苏氏立足千年,又有数千部族繁衍,除了那些极凶极恶之地,还胎境后期的强者都不敢轻易进入外,澜城城以西的荒原,修炼资源的供应渐有不足,甚至有枯竭之势,向外扩张就成了必然之势。

    蟒牙岭北山以及北面的湖泽荒原,区域要比沧澜荒原小些,但千百年作为苏氏与玄寒宗的缓冲区域,人烟稀微,实是未开的处女地,自然也就成了苏氏往外扩张的重点方向之一。

    苏氏以鬼奚部为先驱,进驻天马湖建寨筑城,也许鬼奚部有整合北山部族的雄心,但苏氏更看重的是蟒牙岭北山以及湖泽荒原的修炼资源。

    而北山及湖泽荒原疆域极广,九族所占之地,还是边角,无数散修以及宗族、宗族势力涌入,与九族之间虽有磨擦,但不会有太激烈的矛盾。

    唯有天马湖寨城是建在黑山部的领地之内,大量散修以及宗族势力涌入,黑山部面临的形势就要严峻得多。

    听阿公跟古剑锋说及北山此时的险峻形势,陈寻想了一会儿,直截了当的跟古剑锋说道:

    “恕我直言,你跟古辰赶回去,也不管用啊!”

    相比较拥有数千部族、数千万人口的沧澜荒原来说,黑山部仅能算是一座人口稍多一些的村寨。

    不要说鬼奚部这样的强族了,涌入北山数以百计的散修,其中就不乏还胎境的强者,黑山部有什么能力将他们从天马湖周围逐出去?

    要是惹怒一个邪修,人家狠将黑山部灭了,找谁说苦去?

    再者,黑山部又有什么能力限制那些实力强横的散修以及宗族势力的作为?

    “宿武尉府不会坐视不理吧?”宗崖担忧的问道,“乌蟒就跟黑山部挨着,现在情况是要比黑山部好一些,但情形越演越烈,乌蟒难免会殃及池鱼了。

    “宿武尉府估计不会直接插手这事……”陈寻摇摇头,将他所想的一些事说给古剑锋、宗崖听。

    苏氏及沧澜学宫有着严密的体系,并不用亲自出马,只要大大小小的部族、宗族,以及沧澜里数以千计、万计的散修,想要从苏氏手里获得更精纯的丹药、威力更强大的玄兵宝甲以及种种法器,想到修炼苏氏的秘传玄功,北山及湖泽荒原能获得的修炼资源,就会源源不断的聚拢到苏氏的手中。

    故而,以苏氏的立场,他们只会巴望着天马湖周围能够越来越热闹。

    希望苏氏能替黑山部主持公道,那是缘木求鱼。

    “……”古剑锋也愁,垂头丧气。

    他虽然近期内有望突破晋入洗髓八层,放在以前,在黑山部周围百里之间的山岭之间,足以自傲,但到沧澜城眼界打开之后,也知道他这点低微修为,实在算不了什么。

    古剑锋又问陈寻:

    “阿寻,你一向足智多谋,你以为黑山部要如何处理这事?难道要一味忍让吗?”

    “黑山部要争天马湖的利益,力量太低微。黑山部的姿态太强硬,不能得其利,反受其害,智者不为,”陈寻说道,“宿武尉府代表苏家的立场,在天马湖也不会有什么明确的作为,但也不是没有变通之法。”

    “怎么变通?”古剑锋问道。

    “黑山部将天马湖周边的区域划给北山社,我想,北山社抱住千兰之师苏灵音的大腿,或许才有可能稍稍限制涌入天马湖的那些散修,才有可能从诸多宗族势力手里争些利益出来……”陈寻说道。

    包括乌蟒在内,北山诸多部族以往处事的方式都太直接了。

    想要什么东西,就直接上门来抢;想不给什么东西,也是直接撕破脸开打,一点谋略都不讲,这点也叫陈寻相当无奈。

    成立北山社,九族势力算是初步联合起来,但他们这边希望北山社、左棘部等其他八族势力能在这件事情上,立场一致的替黑山部出头,还要将天马湖周边的利益变成九族共同的利益才行。

    同时九族联合的势力还是太弱小了,想要限制鬼奚部、限制数以百计以及未来可能更多的散修,限制宗族势力,只要抱苏灵音的大腿。

    陈寻没有见过苏灵音,但心想她作为沧澜学宫内院的长老,即使跟青阳子不好比,大概也是跟苏竣元同一级的人物。

    他们现在也只能去抱苏灵音的粗大腿。

    陈寻耐着性子,将里面的利害关系说给古剑锋。

    古剑锋兴奋的直拍大腿,说道:“对啊,我们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还有这条路能走呢?”

    这事还得黑山部内部先统一意见,再找左崇谷去商议,陈寻也就帮着出谋划策;乌蟒那边能分沾一些利益是最好,若不能,也应该极力控制形势恶化。

    ***********************

    古剑锋走后,陈寻与阿公宗图坐在书斋里,不知不觉谈了一宵。

    天亮后,赵屠又赶过来请安,也将过去九个月来的收支帐目拿给陈寻看。

    陈寻算是在沧澜城自立门户,赵屠又是他指定的管事,乌蟒、黑山部九个月送来的乌蟒丹,宗图也都是交给赵屠打理。

    低级灵丹,储放,灵蕴药气极易散溢;赵屠将这四百枚乌蟒丹,到华阳坊换成三十多粒真阳培元丹,装满一只青铜小瓶。

    陈寻除了入籍的那一天,到宿武尉府客卿院露过脸外,接下来的九个月,都在院子里闭关修炼。

    不过,客卿院那边,每月五枚聚元丹的月俸,都准时送过来;刚好够院子里的日常开销。

    “主要是阿青颇为挑衅,非荒兽肉不食,前两个月还偷吃了三枚聚元丹……”赵奢捧着帐目,额头微微渗汗,怕陈寻不相信他的话。

    陈寻九个月都闭关修炼;院子里其他人的日常开销,每月五枚聚元丹,实在是有些多了,更何况宗图、崇崖他们修炼,都不用这边开销。

    “阿青?”陈寻踢了踢卧在脚旁边的青毛豹子,笑着问,“你们给这畜牲取名叫阿青啊?”

    “是采儿乱叫的。”赵屠心虚的笑道。

    城里收售修炼资源的,也不仅有华阳坊一处,此外还有专门的兽市。

    在兽市,玄豹、鳞马之类的蛮荒异兽,也偶尔能见,但阿青体形跟玄豹无异,天青色的毛皮却跟绸缎似的,如水顺滑,在沧澜城也是很罕见的异种。

    陈寻与苏棠当初在荒兽时,幼豹当时连乳牙还没有长出来,没有地方给它找兽奶喝,就直接拿聚元膏喂它,没想到竟将他的胃口养刁起来了。

    只是这种蛮荒异种,要百年才会进入成年期,才会真正的强大起来;在此之前,吃都能将小一点的宗派势力吃垮掉。

    陈寻琢磨着,是不是将这家伙宰了煲汤补一补身体。

    陈寻心里胡思乱想,阿青似生感应,不满的朝陈寻吼了一声。

    “这个馋嘴家伙,”陈寻笑了起来,跟赵屠说道,“阿青正在长身体,除了兽肉外,你每个月给它吃一颗聚元丹,其他的都看紧了,不要再给它偷吃了。另外,阿公说要带赵俊、赵钧回乌蟒修炼,所有支出,还是由院子里来,不要省了……”

    赵屠二子都才七八岁,没有另投其他宗派,而跟宗图修炼巫蛮。也才刚刚入门修炼,消耗甚微,半年服用一次聚元丹都已绰绰有余。

    赵屠听了这话,却是感激不已。

    他在留仙斋干了二十多年的伙计,刚升上店房掌柜,一年的薪金,都换不到两枚聚元丹。

    如今他二子能跟乌蟒的巫公宗图修炼,修炼所需的丹药还由这边院子里足量供应,他从哪里找这么出手阔绰的雇主去?

    **************************

    苏氏炼制、真阳境修者用于补充气血的丹药,主要是聚元丹、真阳培元丹两种。

    真阳培元丹要更高级一级,真阳境后期的修者服食,吸收药力更充分,还有轻微的培灵之效。

    阿公宗图这趟回乌蟒,要试图修炼灵力,补充气血及培灵的丹药不能缺了,一粒青阳丹留下十多粒以备不时之时,其他都坚持让阿公跟宗崖随身带走。

    苏氏老祖,活了好几百年,甚至都可能已经突破天元境,还不能脱尘世,还要如此煞费苦心的经营势力,背后自然有常人不解的深意。

    不要说乌蟒收留他有大恩,哪怕为以后留一步暗手,陈寻此时有能力,也要尽可能扶持乌蟒崛起。

    古剑锋回去找古辰商议,古辰也决定与宗图、宗崖一起启程回北山。

    陈寻所说之策能不能行,还要黑山部内部先统一意见,这事最快也要过十天半个月才能有消息。

    陈寻也不想祭炼虚元珠的事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让外人生疑。

    阿公离开后,他没有急着去找葛异,也没有跑回客卿院,还是留在院子里继续修炼。

    虽然找岳伦脱手的那个散修,将虚元珠跟青焰珠混串在一起,是想卖个高价,但陈寻既然知道虚元珠是入阶的储物法器,珍贵异常,就将虚元珠单独拆出来。

    陈寻找了根用异蚕丝炼制的细绳,将虚元珠系在脖子上,然后将青铜药炉、装有九元养窍丹、真阳培元丹、聚元丹等丹药的青铜小瓶等物,一骨脑都丢了虚元空间里去。

    除了那枚虚元珠外,从岳伦手里夺来的那串法珠里,另十八颗枚青焰珠,相对要普通一些,陈寻花了五天时间,就都祭炼成功。

    每颗青焰珠,汲足灵气之后,则相当储存一道烈炎冲击的法术。

    从留仙斋打劫的几本法术书里,恰好有相关的法诀,陈寻学过,就能使用青焰珠旋展火烈炎冲击。

    陈寻在青焰珠祭炼成功之后,将一点灵识注入青焰珠之中,亦现魂海与青焰珠之间存在极微弱的灵线。

    青焰珠作为低价符器,跟虚元珠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祭炼后与魂海生感应,就算有灵线存在,也是极其微弱。

    灵线极其微弱,若陈寻在过去九个月祭炼虚元珠,将缚龙诀第一层法诀修炼到一个新的高度,若非有祭炼虚元珠的经验,根本就觉察不到灵线的存在。

    既然有了祭炼虚元珠的经验,陈寻就尝试将气血神华沿灵线注入青焰珠之中,就现青焰珠同时汲取天地灵气的度激增。

    而且随着气血神注入的度越快,汲取天地灵气的度也是越快,几乎也能在眨眼之间完成烈炎冲击术的施法准备。

    果然,符器的作用,并不仅仅是储存法术。

    他之前对符器的理解还是偏狭窄的。

    有一两件符器在手,与敌搏杀,在注入气血神华的同时,也能最大限度的汲取天地灵气,实际能极大的减小自身消耗。

    烈炎冲击谈不上是多玄奇的法术,陈寻学会法诀,以他此时的气血精纯,也只能持续不断的施展三次,但有青焰珠在手,他就能持续不断的施展六到七次烈炎冲击术,个人实力相当于增加了一倍。

    而金刚玄甲,战时耗光护体法力之后,也不是非要等到下一次祭器汲灵才能再度使用。只要敌人不能一击破防,只要自身的气血足够强盛,实际就能叫敌人永远都破不了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