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一章 修灵之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将宗崖支走,陈寻则将修炼灵力之事,说给阿公听。【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道理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在魂海之上,灵识与气血神华同时源源不断的注入蛮魂相,再源源不断的释出,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足够长,灵识与气血神华就有可能生融合……

    虚元珠祭炼时,注入其中的气血神华、灵识都自融炼为精纯无比的灵力,但在虚元珠祭炼成功之后,再注入气血神华、灵识就没有什么反应,仅需心念就能开启虚元空间。

    不然的话,虚元珠能在体外融炼与本源神魂契合的灵力,陈寻几乎不用多时,就能破开肉障,晋入还胎境了。

    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陈寻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而气血神华与灵识,能在魂海之上不断的交汇,最终能融炼成一丝灵力,这对陈寻来说,已经难能可贵。

    即使为这一丝本源灵力,陈寻前化了九个月的时间,也绝对是值得的。

    不过,陈寻就不知道别人用这个方法,要过多久才能修炼出自己的本源灵力来。

    他相信阿公的机会更大一些,毕竟阿公修炼的是巫蛮,战武不强,但神魂修炼要比宗桑、南獠他们强大得多。

    “……”宗图未想陈寻祭炼虚元珠,曾生如此玄异之事。

    “要想修炼灵力,外部得有法器源源不断的消耗气血神华跟灵识。我想到一个办法或许可行……”

    宗图困惑不解,不知道陈寻的这种机缘如何复制到自己身上来,但也极为兴奋。

    机会虽然很渺茫,但要能在晋入还胎境之前,真能修炼出一丝本源灵力,然而用灵力淬炼肉身,他几乎就有百分百的把握凝出真血,晋入还胎境。

    “阿公,你穿上金刚玄甲,坐到瀑布之下,瀑布流水冲击金刚玄甲,就会源源不断的消耗护体法力,”陈寻将身上的金刚玄甲脱下来,递给阿公,“阿公,你将这件玄甲带回乌蟒去,说不定不用三五年,就能炼出一丝灵力……”

    陈寻所说的这个办法,虽然极其简陋,却是他们此时能用来修炼灵力的唯一之法。

    旁人无人现这个秘密,说到底,这个简陋的修炼方法,太考验人的耐心了,谁愿意在寿元将近之时,为一丝渺茫不可测的灵力,将人生最后几年的神魂与气血都虚耗掉?

    而且维持气血、灵识源源不断的输出,中间要服食多少丹药?

    不过,宗图也知道,这或许是他唯一的机会?

    也或许是乌蟒唯一的机会?

    哪怕为了乌蟒,他也要一试。

    只是,金刚玄甲是陈寻的护身法器,宗图怎么拿回乌蟒?

    见阿公缩着手不接玄甲,陈寻说道:“此甲仅刻两重金刚玄符,若遇真阳境巅峰强者,仅能抵挡两下全力劈斩,对我的作用实在有限……”

    “作用再是有限,但拿出去交易,也能换回一两千枚乌蟒丹。你的潜力越大,以后修炼所耗的资源越多。”宗图说道。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希望乌蟒能强大起来啊!”陈寻诚恳的说道,“如果此法可行,宗桑叔、南獠叔都有可能籍此突破肉障,成为天蛮。唯有这样,乌蟒才有一线立足的根基啊。也唯有乌蟒有了立足的根基,我在外行事,也才稍有底气。不然整日惶惶难安,还谈何修炼?要不是阿公你留在城里替我护法,替我安排一切,我能九个月连续不断的祭炼虚元珠?中间稍有打断,不要说虚元珠祭炼不成,修炼灵力的秘密也无从现……”

    宗图长叹一口气,他这次要不能一举突破蛮巫九层巅峰,晋入还胎境,也就剩不了几年的寿元可活,接过金刚玄甲,说道:“你既然出关了,我这两天就启程回乌蟒……”

    陈寻心里颇为不舍,也不知道阿公此次离去,会不会再有相见的机会,说道:“宗崖修炼也快到六层巅峰,这次也该随阿公回乌蟒吧……”

    宗崖再有三五个月,修为稳固在六层巅峰,就该服用九元养窍丹,向上阶蛮武冲刺了。

    沧澜城里的有心人太多,要是宗崖留在沧澜城,要是轻易就突破六层巅峰的桎梏,容易引起怀疑。

    宗图点点头,说道:“也回去。还有赵屠家的那两小子,资质不错,我先代你收入门下——这次也带走,你留下沧澜城里,能诸事安心……”

    赵屠两名幼小,才七八岁,当下入门修炼,还只是打个基础,并不需要时时跟在身边修行。

    更何况阿公这次回乌蟒是要闭关,根本不可能再亲自教导赵屠这两子修行。

    不过,陈寻也能明白阿公这么安排有他的用意。

    人心隔着肚皮,他此时能叫赵屠感恩涕零,但不能保证赵屠不受鬼奚部的肋迫跟利诱。

    如今阿公将赵屠二子带到乌蟒修行,也就能确保赵屠忠心耿耿不生异心——他离开赵屠这么一个精明能干的人替他打理杂事,但这宅子有太多的秘密要守,赵屠稍有异心,他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阿公多做一些部署是好的。

    赵屠在他身边能忠心耿耿,以后不会亏他就是。

    *****************************

    宗崖端了饭菜进来,陈寻见古剑锋也跟在后面,笑着问:“剑锋这么晚也没有睡?”

    “刚才看到赵屠,看他跟采儿姑娘满脸高兴,就猜到你今日出关,”古剑锋高兴的咧着笑道,“你谢客闭关,就是九个月,我再不过来看看,都要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了。”

    相比较在北山时的青涩,此时的古剑锋气度轩昂不凡,不那么锋芒毕露,但更见磨砺。

    九个月不见,古剑锋也修炼到换血七层的巅峰,陈寻心想,普通蛮武修炼,果真是要比他容易许多。

    他虽然也有把握一举突破蛮武七层,但从湖泽荒原归来算起,足足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前后服用的九元养窍丹以及其他低级丹药不计其数。

    虽然古剑锋值得信任,但虚元珠的事情也没有必要见谁都说,陈寻招呼他坐下来,接过宗崖端来的饭菜,就狼吞虎咽起来。

    陈寻服食九元养窍丹,补充气血不亏,生命精元就盎然勃,但九个月未尝饭菜滋味,实在是饥肠辘辘。

    待宗崖端来饭菜,他也顾不上在阿公跟古剑锋面前客气,就呼呼大吃起来,唯有那头豹子不满的趴在地方呼呼呜咽——本来这些香气扑鼻的肉食都要进它腹中的。

    陈寻一边吃饭一边听阿公、古剑锋说这九个月生的种种事。

    他闭关祭炼虚元珠,过后不久,九族就正式联手在沧澜城成立北山社,专事贩售蟒牙岭北山所出的物产。

    千兰的父亲左崇谷亲自留在沧澜城负责北山社的事务,有古辰等一干强者参入,在沧澜城也算不小的势力。

    不过,更主要的还是得益千兰进入学宫内院后,被长老苏灵音收为嫡传弟子。

    左棘部以及北山九族,在沧澜的地位因此而水涨船高。

    千兰除了过来探望过一次之外,其他时间都留在缚龙山修炼。

    北蟒社成立之后,九族联手,将铜锣巷周边的宅子都买了下来,眼下九族在沧澜城都有充足的安身之地。

    由于陈寻他闭关不出,这两组三进院子,也就都归到他与乌蟒部名下,作为乌蟒在沧澜城的立足之地;古剑锋、古辰所搬进去的院子,就在后面紧挨着。

    九族在沧澜城形势一片大好,但陈寻能看得出古剑锋眼睛里藏有忧色,问道:“剑锋有什么事不如意?”

    “我与辰叔,过两天要回北山,赶巧你今天出关,不然都没有机会告别了。”古剑锋强笑道。

    “为什么?”陈寻问道。

    他记得九个月前,黑山部决意将崛起的希望寄托在古剑锋的身上,让古辰也留在沧澜,甚至也只为了让他安心修炼。

    古剑锋是在试炼途中,晋入换血七层,一年不到的时间,就到换血七层的巅峰,这说明他在沧澜城修炼是卓有成效的。

    而留在沧澜城,绝不仅仅是更容易获得各种修炼资源,更主要的接触各色人物、感受云洲与蛮荒碰撞的风物人情,与其他散修切磋研究,才能开拓视野,更有利修行。

    此时再见古剑锋,经过磨励后的他,气势要比在北山时收敛得多,可见他在沧澜城这一年时间来成长极多。

    古剑锋正值激流猛进之时,他说要与古辰一起回北山,那定然是黑山部生了什么事,让他们不得不回黑山长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