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章 修炼不知岁月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又收到两百五十张月票,感谢两位新盟主兴业联合跟贴吧hcy166二位的慷慨捧场……)

    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金色魂海足够强大,陈寻根本就不担心灵识供应会有不足,但气血神华消耗虽然看上去不多,但源源不断的持续下去,也是积沙成塔。【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窗外天明复暗,昼夜轮回,法珠生成漩涡吞噬融合气血神华与灵识,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陈寻也不知道法珠何时才能祭炼成功,也不知道祭炼成功后,会生怎样的变化,但他心里充满期待。

    陈寻咬牙狠了狠心,从怀里掏出一枚九元养窍丹吞下,确保气血神华、灵识源源不断的产生,经灵线注入念珠、融为灵力……

    陈寻心神完全沉浸法珠之中,他也不知道这个过程持续了多久,昼夜轮回仅给他光影变化的虚幻之感。

    在第三枚九元养窍丹药力消耗将尽,陈寻犹豫着要不要将最后一枚九元养窍丹服下,吞噬灵识、气血神华数月之久的法珠骤起变故。

    就见法珠之中猛烈的爆出一团刺目极光,将漆黑的书斋照得透亮。

    而在下一极瞬之时,爆烈的光华猛烈的收入法珠之中。

    仿佛法珠周边的数寸空间在这一瞬时塌陷,陈寻的心念亦不受控制的,被吸入一个神秘的虚无空间之中。

    空间不大,空空荡荡,没有一物,只是灵气充蕴,四壁是心念都透不过的昏晦混沌。

    陈寻煞是惊讶,不知道这个空间是藏在法珠之中,还是法珠仅是开启这个空间的禁制法器。

    空间如此之小,道蕴灵气又从哪里生成?

    这时,一道柔和,但不容拒绝的神念涌来,直接打入陈寻的魂海,显形成四字古篆:

    虚元空间!

    虚元空间?

    陈寻心间疑惑刚生,心念就从那神秘的虚元空间跌去,重回书斋。

    此时的法珠在他手里灵动异常,无时无刻不与他心生感应,陈寻这才确认,这枚法珠竟然真就让他瞎猫撞死耗子的祭炼成功了。

    法珠除了内藏一个叫虚元境的异度空间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异能。

    陈寻心念再度探入那个神秘空间,认真丈量,虚元空间甚至比他所处的书斋还要小一半,大概连十个立方都不到。

    难道这个就是修仙者的储物法器?

    陈寻看着书案上的烛台,心念灵动,就见虚元珠射出一道灵光,将烛台罩入其中,转瞬之间,烛台就移至虚元空间之中。

    这一刻,陈寻心情剧烈波动,虚元空间看着极小,但对他来说太实用了。

    唯一叫陈寻不解的,虚元珠作是储物法器,怎么会空空如也?

    虚元珠蒙尘百年、千年,几经易手,都无人能祭炼,那前主人储存在虚元珠之中的物品,都到哪里去了?

    里面竟然连一颗灵药都没有,陈寻欣喜之余,又难免有点小遗憾。

    听着院子外有人举火走进来,听着声音,像是采儿与宗崖在外面小声议论书斋的动静,看来刚才虚元珠祭炼成功的那道极光惊动了他们。

    陈寻伸腿刚要站起来,就有一道黑影从窗户外扑进来。

    陈寻吓了一跳,不知道那头小豹子怎么就突然长这么大,差不多竟有两三百斤,从窗户猛扑进来,带动风势,撞在他的怀里,差点将他撞翻在地。

    陈寻才见襟袖上竟然积了厚厚一层灰,他也是愣了半晌:自己到底在书斋时静坐了多久?

    推门走出书斋,一股寒气卷来,院子竟然是一片霜雪,已是莹白世界。

    “阿寻,你终于出关了!”看着陈寻推门走出来,宗崖热泪盈眶,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不休。

    “我闭关多久了,怎么都入冬了?”陈寻疑惑不解,他祭炼虚元珠时,才刚刚入夏,心里想,不想不吃不睡,在书斋里坐了小半年吧?

    “已经是来年开春了啊!公子,你在书斋里已经闭关九个月了啊!”采儿抹着红通通的眼眸,激动的说道,“开始三五天还好,过了十天八天,可把大家给吓坏了,都以为公子打坐,坐坏了呢……”

    陈寻怎么都没有想到,为祭炼虚元珠,竟然耗了他九个多月的光阴。

    陈寻也是傻在那里,哪里想到他在书斋坐关,竟然不休不眠,渡过九个月的时间?

    祭炼虚元珠,消耗的气血神华有限,连续不断的往虚元珠渡入灵识,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魂海到底有多强大,竟然没有被抽空?

    也难怪岳伦无法祭炼此珠,就算刚晋入还胎境的强者,也没有这么庞大的灵识可供虚元珠吞噬啊!

    ******************

    这时候阿公宗图与赵屠跨进院子里来,陈寻记得阿公有晋入还胎境的希望,九个月前就应该回乌蟒闭关修炼,没想到他还留在沧澜城,问道:“阿公怎么没有回乌蟒?”

    宗图又想哭又想笑,说道:“都不知道你出了什么状况,我怎么能安心回乌蟒去?”

    山中不知岁月长,陈寻沉浸修炼之中,几乎都感觉不到岁月的流逝,却不想阿公他们是那么的辛苦。

    蛮武修炼有肉身劫,阿公寿元将近,要不能突破,怕是没有几年能活。

    陈寻没想到阿公为了留在沧澜给他护法,竟白白耽搁掉人生最后宝贵的九个月修炼时间,喉头哽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

    耗用他九月光阴才祭炼成功的虚元珠,陈寻想来再普通,也必是入阶法器。

    不要说真阳境的修者了,就算还胎境的强者,手里能有的,也多数是一些中高级符器。

    在沧澜城,任何一件法器问世,都能掀起轩然大波。

    虚元珠的事情不宜宣扬出去,陈寻让赵屠、采儿先回去休息,不要声张今日之事,让阿公及宗崖进书斋说话。

    “虚元珠!”宗图听陈寻说及他这九个月枯坐书斋不食不眠,竟然仅是祭炼虚元珠这件法器,也是愣了那里,实难想象其中的玄妙。

    “就是能放些东西进去,需要祭炼这么久?”宗崖瞪目结舌之余,也有些为陈寻不值。

    人在十六岁之前,全身气血都可以用来修炼蛮魂。

    而到十六岁之后,男女情窦初开,气血神华会有一部分转为能孕育生命的肾元精华;之后就算有肾元秘法修炼,效果也会差很多。

    故而宗门子弟都会抓紧十六岁之前的时光,恨不能将每一分、每一秒都用来修炼。

    在宗崖看来,陈寻要是能在十六岁之前,就晋入蛮武九层巅峰,将来才极有希望晋入天元境,成为纵横沧澜的绝世天蛮。

    不想一件法器的祭炼,竟让陈寻虚耗了十六岁之前最珍贵的九个月时光,宗崖心里都有些惋惜。

    陈寻哈哈一笑。

    这九个月他祭炼虚元珠时,他体内生成的气血神华、灵识,除了源源不断的注入虚元珠,自融合生成灵力之外,同时在他魂海之上也有一丝的融合。

    他此时停止观想蛮魂,那股犹如游丝般的灵力,在他看似昏寂的魂海之上游动不休,看着微弱,却有着说不出的灵韵之感。

    虽然跟还胎境的强者修炼本性灵气不好相比,但陈寻知道,蛮武在真阳境时,就能炼出一丝灵力,是何等的珍贵。

    他现在只要将这丝精纯无比的微弱灵力,融入气血之中,就能直接突破换血七层。

    不过,陈寻不会如此暴殄天珍。

    苏棠所传他的缚龙诀,仅仅是第一层修炼灵识的法诀,并不涉及修炼灵力的法诀。

    他不会修炼灵力的法诀,但魂海之上有一丝与他神魂本源契合的灵力,从此就有了修炼灵力的种子。

    在陈寻看来,就算是玄奥无比的缚龙诀,也是上古大能师法天地参悟出来的。

    修者就算不会缚龙诀等修灵奇功,机缘巧合之下,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修炼灵力。

    祭炼虚元珠,无意间使气血神华与灵识在魂海之上融合,就是他修炼灵力的机缘。

    这么一颗珍贵的种子,陈寻怎么舍得仅仅是用来突破换血七层的修为?

    陈寻这时候也更深刻体会到,世族宗门为什么会如此重视身具荒古血脉的弟子。

    身具荒古血脉,不用修炼,神魂就无比强大。

    也只有身具荒古血脉的弟子,才能在晋入还胎境之前,就能提供融炼灵力所需的强大灵识。

    也就是说,普通修者,通常要晋入还胎境,才能修炼灵力;身具荒古血脉者,真阳境后期就能修炼灵力,这其中何只是天壤之别啊!

    同时,陈寻也越体会到宗门、世族的重要性。

    宗门传承千年,这些秘密自然算不了什么,但他一个飘泊无根的散修,从哪里去现修炼灵力的秘密?

    陈寻猜想楼适夷拜入青阳子门下,恐怕早就着手在修炼灵力,他此时即使抓住修炼灵力的种子,要想不被楼适夷甩在后面,接下来还要加倍努力。

    这其中的秘辛,陈寻也不便跟宗崖解释太多,只是笑道:“储物法器,怎么也要算入阶法器,鬼奚部虽号称蟒牙岭第一强族,都未必能有一件,我花九个月的时间祭炼成功,自然值得……”

    宗图见多识广,何况他半步踏入还胎境,灵觉敏锐,当然知道陈寻化九个月的时间祭炼虚元珠,绝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当即要宗崖严守秘密,不能将此间事泄漏半点出去。

    “我肚子饿了,宗崖,你帮我找些吃的来?”陈寻说道。

    “你九个月不饮不食,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扛住的,”宗崖手撑着膝盖站起来,“阿公为了掩人耳目,叫采儿照常给你送饭——我去厨房看看,今天的饭菜还有没有剩下的。”

    陈寻以往修炼,一枚九元养窍丹仅能供应他半个月的消耗,而祭炼虚元珠时,气血消耗甚微,更关键的是灵识源源不断从魂海生成,三枚九元养窍丹才足足叫他支撑了九个月之久。

    不管怎么说,九元养窍丹的秘密也不能泄漏出去,也亏得阿公没有回乌蟒,才能安排得如此周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