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九章 蒙尘法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新盟主贴吧hcy166的慷慨捧场,新书有十位盟主啦,更俗小激动一把——晚上会有一章加更,敬请期待!)

    陈寻关好书斋,将从岳伦手里夺来的那串念珠取出来,拿在手里细看。【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岳伦作为一名散修,修为有限,年愈六十,才真阳境八重的修为,在沧澜城数以万计的散修之中,根本算不上什么。

    不过岳伦四十年前就到沧澜城立足,颇有做生意的头脑,半辈子攒下留仙斋的这座铺面,能在华阳坊立足,在沧澜城万千散修里,也算是小有成就之人。

    留仙斋铺子里所摆的修炼之物,仅有几本低级法术书、十几瓶丹药,甚是可怜,实是就在前两个月,岳伦刚拿他大半辈子的积攒,从一名流落沧澜的异域散修手里,换下这串法珠。

    留仙斋因此才格外的破落。

    岳伦半生积聚所换的这串法珠,竟叫陈寻如此轻易夺来,说到底也是岳伦后半生养尊处优,心里修道的杀心早就让温柔乡消磨怠尽了,压根不敢对抗圣女苏棠与苏氏十三爷同时都看重的陈寻。

    心想自己也有狐假虎威的时候,陈寻心里也有些小人得意。

    念珠一共有十九粒:

    其中十八粒是青焰珠。

    陈寻从弟子别院所得的上百卷帛书里,就有种种符器、低级入阶法器的介绍。

    器物刻印玄符,就算是符器,能施符法,但在修者眼里,符器只能算不入流的法器。

    在符器之上,还有人、地、天、道四阶法器,才真正有移山煮海之威。

    这种青焰珠,是青焰石炼制,虽然还不是什么入阶的法器,但也要算威力颇大的符器。

    十八粒青焰珠一般大小,都如小拇指头粗细,浑圆细润,是石,却有着青色的金属光泽,在灭灯的密室里也透漏湛湛青光。

    烈炎冲击玄符印刻在小拇指头大小的法珠之上,每一笔玄符秘篆的纹路,都细微精准到毫厘。

    北山蛮武部族也是以蛮武修炼为主,除了蒙氏兄弟惊鸿一现、陈寻有机会法术的存在,压根就没有见识过烈炎冲击术的威力。

    岳伦从一名落魄散修手里,换得这串念珠时,赵屠也在场。

    他当时就见岳伦手持念珠,释出一线黑色幽焰,将一块半人高的麻石轰碎。

    十八粒青焰珠,意味着十八道烈炎冲击术。

    陈寻暗感侥幸,岳伦真要豁出去,与他拼命一战,他的胜算实在有限得很。

    除了十八粒青焰珠外,还有一粒法珠格外奇特,似某种色泽乌黑的异木所制,触手有一种手指伸进水里的异样感觉,然而翻遍手头所有的资料,都不知道这粒法珠是何种法器。

    就算见多识广的赵屠,也说不出一个名目,只知道岳伦拿大半家财,换这串法珠,更在意的还是这枚异木所制的法珠。

    不过,岳伦拿到手之后,将十八粒青焰珠都成功祭炼,唯有这粒异木所制的法珠丝毫不为所动,以致岳伦常在手下掌柜、伙计面前,大呼上了那名落魄散修的大当。

    修炼之道,浩如烟海,玄符繁如星辰,其间无数修者殒落,自然就有许多法器蒙尘,遗落人间,待后人掘。

    云洲常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蒙尘法器问世,或许是上古大能遗落人间,也可能是有人别有用心伪造,用来骗一笔财物,然后逃之夭夭。

    这种蒙尘法器,非要重新祭炼,才能知道真伪。

    不入流的符器,祭炼是简单之事,滴血注入灵识,就辟尘开光;而入阶的法器,祭炼就非简单事了。

    岳伦不过真阳境八重的散修,根本就没有祭炼入阶法器的能力。

    当时那名散修,急于将这串法珠脱手,要价虽然比十八粒青焰珠高一些,但加上这枚蒙尘法珠,也不是完全不合理,岳伦也是赌一把,散尽大半家财,将这串法珠拿了下来。

    经营法器,最大的乐趣也在这里:

    赌中一件地阶甚至天阶的法珠,能换得的修炼资源,堆也能将岳伦父亲子堆到还胎境去。

    就眼下的情形,岳伦更像是大亏了一笔,整条华阳坊,都无人识得这枚法珠,甚至还请晋入还胎境的强者看过,谁都不能透一点灵识进去。

    陈寻拿手指捏住这粒法珠,举到灯下细看,但见这粒法珠的纹路细如丝,与寻常能见的玄符秘篆不同,像是天然生成。

    这也加深这枚法珠是伪造的嫌疑,那个落魄散修,故意将这粒法珠,与十八粒青焰珠混在一起,叫岳伦这样的经营老手也咬钩上当。

    陈寻盘膝静坐,将法珠举于两目之间,以入寂之心观之,心念即在魂海之上,摹画法珠之上的纹路,然而法珠秘纹,比他此前所见的玄符秘篆繁复百倍,他折腾了一宿,都没有观想出一个头绪。

    陈寻给钩起好奇心来,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枚法珠不简单,而经营法器的岳伦能将大半家财都赌在这枚法珠上,也不可能是完全走了眼。

    陈寻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心想,不管这枚法珠是真是假,所有的法器,祭炼之法都大同小易,他照法滴血祭炼就是。

    陈寻完全不管可能存在的风险,他也不知道祭炼高阶法器会有怎样的风险,当即就割破中指,挤出一滴血,滴在这粒异木法珠之上,就见那滴血玄异的形成一张极薄的血膜,眨眼间将法珠包裹起来,而不是渗透进去,真是十分古怪。

    换了其他人,这时候就会止步,不然谁知道下一步会有怎样的凶险。

    陈寻却不管,魂海具相九幽蛮魂,释出灵识,试图锁住法珠血膜之中的神魂气息。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法珠陡然散出一丝微光,血膜迅激活,眨眼间在法珠之上形空一个极微的血肉漩涡,仿佛黑洞一般,疯狂的吞噬灵识。

    陈寻措手不及,魂海具相的九幽蛮魂,瞬时形散相崩。

    陈寻以前以为灵识是蛮魂相所生,此时才知道他以前的理解是大错特错。

    蛮魂崩溃,但念珠漩涡吞噬灵识却未停止,甚至疯狂之度丝毫都不见减缓,就见一道道如丝如缕的灵线,从金色魂海之中被抽取出来,卷入念珠漩涡之中,甚至有极少量的气血神华,也沿着一道道如丝如缕的灵线,注入法珠之中。

    陈寻见气血神华散溢有限,就不慌。

    他的魂海是六臂巨魔血所化,要是法珠能将他的魂海吞噬一空,他除了认命,还能怎样?

    过了好一阵子,念珠还在疯狂的吞噬灵识,然而魂海岿然不动,显然念珠的吸噬,还伤不到魂海的本体,陈寻就彻底放下心来。

    这样完全不受控制的持续下去,也不是办法。

    陈寻心想缚龙诀乃苏家修灵不传之秘,当即默诵法诀,在魂海幻作玄钟梵音。

    不受控制的灵识流溢,顿时就放缓度,不再疯狂流逝,注入法珠之中。

    这时候,陈寻再度从容不迫的观想九幽蛮魂相,气血神华也很快凝聚成形,形成一樽毫光四溢的蛮魂相,悬立魂神之上,魂海所有灵识的溢失,重新又汇聚到蛮魂相中来。

    陈寻心眼所见,灵识在法珠漩涡与魂海具相的九幽蛮魂之间,形成一根透明无形的灵线,灵识以及少量的气血神华,依旧源源不断的沿着这根灵线,注入法珠之中……

    以往气血神华释出体外,就成无源之水。

    虽说修炼烈霜刀诀后,陈寻能将玄寒神华都融入刀势化作暴烈刀芒,但完全不受心念的控制。

    然而沿灵线释出的气血神华,进入法珠极运转数周之后,就给陈寻有一种说不出的灵动之感,变得倍加凝实精纯之外,似乎灵识也完全融入这股气血神华之中,与他的心念无时无刻不在生出感应……

    这已经完全出气血神华或者真阳玄气的范畴,以陈寻此时对修炼浅薄的认识,这股气血神华应该是已经完全转化为灵力。

    灵力!

    即使透体而出,亦受神识控制的灵力!

    不错,气血神华与灵识注入法珠,自融合成的异力,应该就是灵力。

    苏棠曾说过,缚龙诀是苏家修炼灵识及本性灵气的根本。

    真阳玄气与灵识融合而成的本性灵气,仅仅是灵力的另一种称谓。

    那股灵力,虽然细若游丝,极其微弱,但精纯无比,正在法珠之内游动无碍,更主要的是与陈寻心念无时无刻不生感应,似乎这丝灵力才是真正激活法珠的关键,只是此时转化的灵力,还远远不足以将法珠彻底祭炼成功。

    九幽蛮魂相,不足以源源不断的滋生灵识,但金色魂海掀起无边波涛,无数灵丝与九幽蛮魂相连接,灵识就如夏季的微弱萤火,从魂海升腾而已,沿着这些灵丝,注入九幽蛮魂相中。

    陈寻以前修为有限,远远未到登堂入室的境地,很多理解、领悟,都是有偏差的。

    真阳玄气生于气血;灵识生于神魂。

    真阳境后期修者,修炼神魂意魄,意在生灵识,但他的魂海是六臂巨魔血所化,不用修炼,已经足够强大。

    六臀巨魔血才是他体内最大的宝藏,难怪苏棠如此郑重其事的要他守住这个秘密。

    只是他以前空守宝山,不知道如何主动去挖掘,此时无意间叫这粒蒙尘法珠打开一个口子。

    陈寻不知道六臂巨魔心是何等的强大,但他的金色魂海,可供法珠源源不断的汲取灵识,而不用担心会轻易枯竭,绝对不是寻常之事。

    陈寻心里又想,既然气血神华、灵识注入法珠之中,能自融合形成灵力,那气血神华与灵识源源不断的注入九幽蛮魂相之中,再沿灵线流出,会不会生某种程度的融合?

    要是可以,那岂不是他现在就能修炼灵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