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七章 一扫而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赵掌柜知道店东家岳伦手里这串法珠,每一颗珠子都堪抵一件低级符器,十八颗珠子连续施法,魔炎烈焰卷出,能将坚不可摧的青石焚成灰烬,绝非阿寻公子身上的这件金刚玄甲能挡,他急忙站出来,说道:“东家,误会,是误会!”

    “误会你妈!”岳伦见赵掌柜里通外贼不说,这时候竟然还敢挡到他身前,维护这嚣狂的蛮族少年,勃然大怒,一脚就朝他胸口踹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赵掌柜修炼浅薄,哪里挡得下岳伦脚下万斤巨力,当下干瘦的身子就横飞出去,撞塌半面墙,人摔在地上满口吐血。

    陈寻冷静的看着一切,当下只是将锦衣青年拉到身前,眼里杀机毕露,只要矮胖中年再有半点异动,他就不惜一切,先割下这杂碎的头颅再说。

    岳伦见眼前这小子,竟然敢以昊儿的性命相威胁,两眼凶焰暴涨,恶狠狠的盯住昊儿脖子上的那柄寒霜刀,心里冷笑:倒要看你的刀快,还是老子的烈炎珠快!

    他当下就默诵法诀,要将手里的念珠掐碎,然而灵识释出,想要将眼前这小子锁住之际,却有一股山河倒卷的压迫感汹涌而来,下一刻,他释出的灵识就崩溃无形,反而震得他神魂震动!

    灵识不能锁敌,不是不能施展法术,但滔天魔焰势必会将昊儿一起席卷其中,而更叫岳伦心惊的,是那股山河倒卷而来的压迫感是那么的强悍,堪比初入还胎境强者释出灵压。

    岳伦心头寒气直冒,手脚僵冷,看不透眼前这小子的深浅,更不敢贸然捏碎手里的念珠,只是压着声音,恶狠狠的问道:“你到底要怎样?”

    这满屋子的人,也就矮胖中年跟他手里的这串念珠有极大威胁。

    不过真要恶战一场,陈寻也夷然无惧,一字一顿、冷冰冰的说道:

    “将这些丹药都捡起来,今天的事就算了。”

    左右护卫听着陈寻的话,心里直冒寒气,未曾想这少年小小年纪,竟是如此的刚烈,连少店东的一点侮辱都不忍受。

    锦衣青年这时候见他父亲竟然也在铺子里,生出一股恶戾胆气,恶狠狠的说道:“你有种就杀了我!”

    “算你有种。”陈寻冷冷一笑,就将刀切下,锋利如纸的刀刃顿时就刺破锦衣青年的颈动脉,鲜血就像喷泉一样激射出来。

    听着鲜血从脖子喷涌的声音,锦衣青年两眼翻白,屎尿都流了出来,整个人彻底的瘫在那里。

    “好,好,有话好好说……”岳伦投鼠忌器,他都六十好几了,就这么个独子,眼见眼前这蛮族少年杀气凛冽,慌忙举起手里的念珠。

    不敢怎么样,要不想留仙斋血流成河,要不想昊儿横尸当场,他必须要服软,说道,“只要饶昊儿一命,岳伦愿担当一切!”

    “那就麻烦店东家,将这些丹药捡起来。”陈寻冷冰冰的,还是那句话。

    “我捡我捡……”岳伦忙释出数道气劲,将散了一地的乌蟒丹卷起,就怕慢半分,眼前这小子手中刀切下来,昊儿就头颅落地。

    陈寻接过装满乌蟒丹的兽皮囊,这才收起寒霜刀,将脖子还在汩汩喷血的锦衣青年扔到地上,接着拿出两枚乌蟒丹,递给采儿,让她伺待他爹服下。

    岳伦将昊儿从地上抱起来,敷药止血,两排老牙咬得嘎巴响,肥胖大脸更是绷得铁青。

    他见陈寻将兽皮囊系回腰间,要与采儿搀着赵掌柜走出去,咬牙切齿的问道:“还不知道公子的姓名,他日好让岳伦到门上以谢今日的恩情!”

    “你要敢出手,凭你手里这一串念珠,还是有五成希望将我留下,就看你敢不敢将身家性命都押上了?”陈寻听得岳伦恨不得将牙齿咬断,心里只是冷笑,说道,“你要没胆出手,说这种话,只会让人耻笑!”

    “你!”岳伦肚子都快气炸,眼前这小子当真是嚣张得极点,但又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小子说得没错,他确实只有五成的把握将他留下,他也确要考虑,要不要为这五成的希望,将身家性命都押上。

    **********************

    “生什么事情?”这时候有数名披甲武士,轰然推门进来,就见铺子里血流成河,当下就拔住兵刃,厉眼盯住陈寻等人,汹汹气息涌来,要将闹事之人拿下。

    这数名披甲武士,隶属律令府,职责就是维护沧澜城内的治安。

    虽然没有还胎境之上的强者,但数人站在一起,气势竟合一股压来,沛然莫御,依旧叫陈寻感到极大压力。

    岳伦不敢将身家性命押上跟他一搏,但这数名披甲武士职责在身,绝不会轻易后退。

    “赵执事,亏得你来主持公道啊,不然小老儿就要冤死啊!”

    岳伦哪里有刚才气势凌人的强者情状,跟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似的,肥肿的老脸挤出一道道褶子,一抹鼻涕一抹泪的就哭诉起来,

    “此人串通我店里的伙计,想谋留仙斋的财物,叫我犬子撞破,他们就拔刀杀人,还斩断铺子里两名伙计的胳膊,就想逃……”

    陈寻见岳伦恶人先告状不说,竟然又将那珠法珠悄然取在手里,心头大怒,心想这恶人实是等赵执事等人一出手,他就会将储于法珠之中的法术施出,一起将自己轰成灰烬!

    此人心机如此之毒,又宠溺其子,难道那锦衣青年的性格如此跋扈。

    陈寻倒是不怕,将刀横在身前,从怀里掏出客卿印,向律令府的赵执事表明身份:

    “此人满口胡言。宿武尉府客卿陈寻,请律令府诸位大大主持公道……”

    陈寻就想看看,他这个宿武尉府的客卿,斗不斗过这家小铺子的老板。

    客卿印乃青金石所制,刻印玄符秘篆,除了从其他客卿手里抢得,不然绝难作假。

    当即就有一名披甲武士,从陈寻手里接出客卿印查验,瞬眼就变了脸色,转身横刀看向岳伦:“岳店东,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陈寻拿出客卿印、亮明身份,岳伦一张肥脸瞬时吓得煞白。

    怎么可能,眼前这少年不过十三四岁,怎么可能是宿武尉府的客卿?

    要知道诸府客卿,要么是学宫学成的弟子,要么都是武力强横的散修,或有一技之长,才被各府礼聘为上卿,地位尊崇,哪里是他一家小铺子的店老板能够得罪?

    “你就是陈寻啊,真是幸会?”赵执事没有亲眼看到入门大典上的情形,倒是知道陈寻的名字,也不知道他被四爷苏全逐出学宫之后,怎么又当上宿武尉府的客卿,心想这应是十三爷或者苏棠的授意吧。

    虽说律令府跟宿武尉府没有太大的瓜葛,但事涉及十三爷、苏棠,赵执事绝不敢让陈寻在他管辖的地盘上出事,转身横在陈寻身前,眼神冰冷的看向岳伦:

    “岳店主,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要我禀告上去彻查是非吗?”

    岳伦瞬时想起此子是谁?

    他不就是那在学宫弟子入门大典之前,拒绝拜入老祖一脉门下的那个乌蟒猖狂少年吗?

    岳伦脸色顿时灰败惨白,心里寒气直冒,双股打颤,软瘫瘫的就想下跪求饶。

    眼前陈寻为何在拒绝拜入老祖一脉门下之后,又成为宿武尉府的客卿,岳伦猜不透其中的蹊跷,但知眼前这少年绝非他能惹?

    今天这事,难以善休了!

    心想,此子背后有苏家十三爷苏青峰跟圣女苏棠撑腰,他竟然还想当着赵执事的面载赃陷害,岳伦绝望到直想抹脖子。

    岳伦声音颤的说道:“岳伦不知是客卿大人光临寒店,得罪客卿大人,罪该万死。”想抽自己两巴掌,给客卿大人解气,但身为修者终是有一分尊严,没舍得下狠手。

    “岳店东,你子羞侮我,我没有跟你计较;而在赵执事面前,你又红口白牙的诬我——这笔帐,你以为这么简单就算了吗?”陈寻冷笑道,周身透漏寒气,让人怀疑下一刻,就会有一道暴烈无比的刀芒斩向岳伦。

    岳伦见赵执事也怒目相向,要将佩刀拔出相向,不想横死当场,自然不敢再有半点挣扎,苦脸哀问道:“客卿大人,您想怎么样?”

    陈寻眼睛扫过铺子,架子里除了几本低级法术法跟十多瓶低级灵药外,并无长物,想大敲一笔也难,心里想,留仙斋怎么这么寒酸?

    陈寻眼睛转了一图,落到岳伦手中的那串法珠上,心想这厮想杀人就拿出这串珠子来,看来值些符钱,阴恻恻的笑道:“岳店东这会儿又将这串珠子拿出来,是不是想拿这串珠子赔罪?”

    岳伦拿出这串珠子,是想助赵执事将这小子一举击毙,没曾想这小子眼睛眨都不眨,竟然就要讹走这串珠子,气得他胸口气血翻涌,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

    当眼下,他脸上的肥肉痛得直打颤,却不敢说半个不字。

    赵执事后脊背也是一层冷汗,心想:今天要是不问是非,真跟与岳伦联手将陈寻击杀,他满门老小的性命都交待出去,只怕也填不完这笔烂账。

    他心里对岳伦也是恼恨,沉着声音问道:“难道岳店东觉得赔罪的诚意还有所不够?”

    “岳店东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陈寻见赵执事竟然帮他,哈哈笑道,“我正好缺几本法术书、几瓶丹药,那就一同从岳店东这里借用……”

    赵掌柜、采儿目瞪口舌,看着陈寻走到柜台后,就将架子上摆出来的几本低级法术书跟十几瓶丹药一卷而空,又伸手将那串念珠,从岳伦手里拉出来。

    岳伦眼睁睁的看着这小子将念珠从手里抢走,却是不敢一掌劈出去。

    “这是岳店东给我的赔罪之物,我要都收下,也不合适,”陈寻哈哈一笑,又将十几瓶丹药,一骨脑的都塞赵执事怀里,“岳店东欺瞒赵执事,对赵执事也是大不敬,十几瓶丹药,应赔给赵执事才对。”

    岳伦的心尖儿都气得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寻联合赵执事,将留仙斋“打劫”一空。

    十多瓶丹药未必能有那串念珠珍贵,但价值也绝对不菲。

    赵执事未曾想陈寻小小年纪,心思如此活络,出手如此大方,心想他难怪能得十三爷、天女赏识之人,当真是不简单。

    赵执事也不拒绝,大冽冽的将丹药收下,冷冷扫了岳伦一眼,见他眼藏怨毒,心想着还要找机会将他除掉,才不会留什么后患。

    生这样的事,陈寻自然也不能不管赵掌柜跟采儿的死活,问赵掌柜:

    “赵叔,你跟采儿还有其他家人,愿不愿意到我那里住些天?”

    赵掌柜哪里还敢留下来?

    刚才要不是陈寻给他服用两枚乌蟒丹,他就算不叫岳伦一脚踹死了,留下来也给岳伦秋后算账,也是求生求死不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