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六章 故人相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没想到会在华阳坊遇到采儿,欣喜的招呼道:

    “采儿,怎么是你?”

    “啊,是阿寻公子,我说声音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分开月余,再见到陈寻,采儿兴奋得快要从柜台后跳出来,再没有初见时的羞涩,叽叽喳喳的问道,

    “阿寻公子,你怎么还在城里?好些天没见,采儿都以为你们回蟒牙岭了呢。【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古大哥、阿凌、阿崖、南溪他们人呢?没跟你在一起吗?”

    “我们都没有回蟒牙岭,在东城找了地方住下来。”陈寻高兴的说道,还以为离开弟子别院后,再没有机会见到采儿,没想到在华阳坊看到她。

    “阿爸,他就是阿寻公子啊,”采儿拉着掌柜的胳膊,欣喜的介绍陈寻给他认识,“阿寻公子,这是我爸,是留仙斋的掌柜,真没想到阿寻公子今天能到留仙斋来!”

    掌柜这才知道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破落蛮族少年,竟然是前些天闹得全城沸沸扬扬的北山少年。

    采儿在宿武尉府伺候过谁,出来是不能随便说的,但他是采儿的父亲,当然知道采儿此前在宿武尉府伺候的就是眼前这个北山少年。

    不说他与苏棠的关系,哪怕仅仅是采儿的前雇主,掌柜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态度太怠慢了,跑出柜台,诚惶诚恐的说道:“真不知道阿寻公子大驾光临,刚才得罪,请阿寻公子不要怪罪……”

    “赵叔客气了,”陈寻笑道,“我都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再见到采儿。”

    寒暄过后,陈寻才知道采儿之父看着没有什么修为,但为人老练,在看上去不怎么样的留仙斋干事多年,刚从伙计升为店铺掌柜。

    作为平民,想要进普通宗派修炼,拜师学艺的费用高得惊人,绝非普通人家所能承受。

    不过,除了正而八经的拜师学艺之外,有些资质过人的平民子弟,自幼就送进宗族充当仆役,也是修习玄功的一个途径。

    苏氏立族千年、沧澜建城千年,经此而达的平民,最终在沧澜城开宗立派,展出宗族势力的,也不在少数。

    采儿也是因此,才在宿武尉府的弟子别院里当丫鬟。

    “你今儿休息,才到店里给你阿爸当帮手啊?”陈寻问道。

    陈寻这么问,采儿稚气未脱的秀美小脸,当即就涨得通红。

    赵掌柜咳嗽了两声,尴尬的苦笑道:“一仆不伺二主,阿寻公子离开学宫,采儿这丫头就从宿武尉府回家了……”

    见采儿神态,陈寻就知道他问错话了,也把一些事想得太单纯了。

    他当初住进弟子别院,采儿就伺候他的起居,说是丫鬟,待他长大“成人”之后,也就自然成为他的一名侍妾。

    谁能知道,她会这么倒霉摊上他这个主子呢?

    作为他的丫鬟,谁都不知道采儿有没有被他染指过,陈寻被逐出学宫,自然就不便再安排她伺候别的弟子,也只能跟着给放回家。

    “原来是这样啊……”陈寻感慨道。

    对平民少女来说,能进学宫,就算修炼不到什么玄功,以后能成为某个学宫弟子的侍妾,也是极好的出身;如今她不清不白的也被赶了出来,以后想嫁个好人家都难。

    说到底还是他连累到采儿。

    陈寻有些过意不去,但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补偿她。

    “阿寻公子买什么东西,住在哪里,采儿给你送过去?”采儿倒没想太多,再见陈寻,心里惊喜多过羞涩。

    陈寻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囊中能拿出来交易的,仅有五十枚乌蟒丹,这铺子里没几样东西是他能买得起的。

    赵掌柜忙说道:“阿寻公子,你看中的这本帛书,没办法拆开来卖,但也不是没有变通的办法。不知道阿寻公子学没学绘符,或者赵老儿去请一名制符师,帮阿寻公子将这御风术抄录下来也成……”

    无论是拳谱、玄符法术,不是普通人就能抄录的,更不是能随随便便抄录在普通帛纸之上的。

    法诀易抄,玄符难绘——参悟玄符、领悟法诀,才算是掌握一门法术。

    御风玄符虽然是最低级的玄符,但也需要有真阳境巅峰修为的制符师,用上等朱砂醮笔,绘制在特制的符纸之上,才会显形;然后才能叫人参悟,再对照法诀进行修炼。

    陈寻又没有什么学会绘符之法,哪里会抄录御风术?

    当然了,赵掌柜愿行方便,请一名制符师抄录御风术,材料费加上请制符师的钱,也只需要十数符钱,比他买下整本法术书,要合算得多。

    “会不会太麻烦?”学会御风术,会极为便利,但陈寻也怕让采儿父女难作。

    “不麻烦,不麻烦,”赵掌柜说道,“只是绘制玄符,颇为其繁琐,熟手可能要绘制三五次才能成功。阿寻公子要是不急着用,我让采儿隔两天,给您送过去……”

    陈寻从怀里掏出装五十枚乌蟒丹的皮囊,递给赵掌柜,说道:“我手头现在只有这些低级灵丹,要是有什么不足,等两天,我再补给采儿。”

    “够了,够了,”赵掌柜说道,“主要也是好的制符师难请,不然符纸、砂墨我们也能贴得起,不会让阿寻公子破费……”

    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锦衣青年,身材高大,气宇不凡,身后还有两名身材魁梧的随扈跟着,但眼神阴翳,有着说不出的阴柔之感,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邪功秘术。

    锦衣青年见年纪轻轻的陈寻身穿兽皮衣衫,不知道哪个部族进沧澜城的蛮族少年,冷傲着脸没有搭理,看到采儿也站在柜台头,顿时就眉飞色舞起来,眯眼笑问:

    “采儿今天也到店里帮你阿爸啊,怎么,我前些天跟你说的事,你想通没有,要不要跟我修炼法术?”

    陈寻见采儿往赵掌柜身后躲,实不知这锦衣青年是什么身份,不想惹是生非,就先与赵掌柜告辞:“赵叔,那就麻烦你了,我先走了。”

    “阿寻公子,我送送你。”采儿要从柜台后走出来送陈寻。

    见生性羞怯的采儿,竟然主动提出要送一个其貌不扬的少年,锦衣青年扬眉打量了陈寻两眼,沉着脸问赵掌柜:“这位公子给铺子里做了多大的买卖?”

    陈寻那袋乌蟒丹还放在柜台上,赵掌柜也难替陈寻掩饰,干瘦的脸挤出笑容说道:“禀少东家,阿寻公子托铺子抄录一份御风术。”

    “哈,”锦衣青年开始还看不透眼前这蛮族少年的深浅,陈寻插在腰间的寒霜刀,看上去颇为不凡,但这时听赵掌柜说这少年竟然是过来抄一份御风术,当下就认为将这小子看透了,冷笑了一声,拿起柜台上的兽皮囊,打开见装的都是低级灵丹,寒着脸喝斥赵掌柜,

    “赵掌柜,你也是铺子里的老人,狗屎一样的买卖都做,你不怕毁了我们留仙斋的名头。退回去,这买卖,我们不做!”

    “那就算了,麻烦赵叔了。”

    陈寻也不想叫赵掌柜跟采儿为难,买卖不做就不做,以后自有学御风术的机会,伸手就想将那袋乌蟒丹,从锦衣青年手里接过来。

    锦衣青年手一松,凭那袋乌蟒丹落到地上,兽皮囊还开着口,就见五十枚乌蟒丹都滴溜溜的滚了出来,滚得铺子里满地都是。

    锦衣青年哂然一笑,跟赵掌柜说道:“赵掌柜,你以后还让这种货色进铺子,就还当你的伙计去。你几十岁都活狗身上去了……”

    陈寻看了散落一地的乌蟒丹,气极而笑,将寒霜刀取下横在身前,沉声说道:“你将这些丹药捡起来,这事就算了……”

    “什么?”锦衣青年见眼前这少年竟敢横刀威胁,忍不住想哈哈大笑,“在留仙斋,你吃了豹子胆,敢对小爷我拔刀……”

    两名精悍随扈也不待店里的护卫从里屋冲出,就一左一右、四只巨锤般的拳头,就朝陈寻脑后攻来。

    陈寻听着脑后劲风袭来,心里暗恼,未曾想这两名随扈杀气竟如此之重,出手就要致他于死地,心知今天这事绝难善了。

    陈寻不是怕事之人,也不畏袭来锤杀巨拳,拔出寒霜刀,即化两道刀芒左右斩去。

    那两名随扈,看着有真阳境中期巅峰的修为,但叫凛冽杀气惊得神魂震荡,想躲避已经为来不及,就见两道刀芒齐肘斩下,下一刻,四条胳膊就掉落在,断臂鲜血喷溅,在空气中出“滋滋”的响声。

    锦衣青年哪里见过如此凛烈的杀招,而陈寻根本就不待锦衣青年生出反应,足下如炮弹射出,肩沉有如山丘,狠狠撞给他的胸口。

    锦衣青年周身玄劲刚好也运至胸腹,但也没能抗住想到枭悍撞击,就听着“咔嚓”声响,肌肉结实的胸口就被撞陷进去一块。

    胸腹的玄劲经这一撞,在他体内顿时散作乱流,仿佛碎刀乱刃一般,将他的五脏六腑切断得面目全非,张口就狂喷鲜血……

    陈寻留了锦衣青年一条狗命,寒霜刀就架在他的脖子,极寒玄气刺破肌肤,叫他生生的连句呼救都喊不出来。

    陈寻看锦衣青年,也有真阳境七重的修为,未曾想真正出手,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将刀架在他的脖子,横眉冷看从里屋窜出的护卫。

    里屋的护卫听到外面的动静,反静并不慢,但冲出来就看见少东家身边的两名跟班,四条胳膊都被斩断,血流如柱的倒在铺子角落里,而少东主满口往外吐血,人瘫在地上,脖子压着一柄明晃晃的寒霜刀。

    持刀少年杀气腾腾,看着修为不高,但少东家在他手里,诸护卫也是投鼠忌器,根本不敢上前去救。

    赵掌柜、采儿也完全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子,傻在一旁,不知道要说什么、要做什么。

    “你好大的胆子,以为在华阳坊伤了人,就能活着逃出去吗?”一名店东模样的矮胖中年,从里屋窜出来,疾如流星,堪堪停在柜台前,手里拿着一串灵光闪动的念珠。

    岳伦脸腮上的肥肉都气得打颤,没想到一个十三四年的蛮族少年,单人匹马就敢欺上门来,还将刀架在昊儿的脖子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