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六章 华阳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又是两百张月票,爽;感谢新盟主风雪夜归人的慷慨捧场……)

    沧澜城的中枢是位于北城的缚龙山,而在缚龙山之外,城中还有好几座小山,分叫诸府及较大的宗派势力占据。【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宿武尉府占据北城的象山,虽然只有三四百米高,山形仿佛一头卧着的蛮象,数百年的经营,山体刻镂无数玄符法阵,灵气汇聚,不比其他八府的驻地稍差。

    弟子院、客卿院、宿骑营等附属宿武尉府的大小建筑,都沿着象山四周山麓分布。

    大多数的客卿,要么有要务在身,要么就窝在住所潜心修炼,象山南麓的客卿别院里,除了有职务在身的执事外,只有一些杂役在诺大的院子里晃悠,相当的冷清。

    除了学宫弟子出身的客卿外,宿武尉府从其他渠道招募的客卿,不过四五十人。

    这四五十人,要么出身豪族,要么是真正从云洲流落到沧澜、借苏家大树栖身的强横散修,还胎境强者都不在少数,其他绝大多数都有真阳境九重巅峰的实力。

    偶尔有个别修为低微的,必也有奇门绝艺,能为苏家、为宿武尉府所用。

    陈寻仅以青阳境七重的修为,年纪又如此幼小,就直接进客卿别院,细察宿武尉府的历史,好像也是绝无仅有。

    不过,入门大典一事,沧澜城里早就闹得沸沸扬扬,宿武尉府没有人不认识陈寻。

    葛异领陈寻进来,说是十三爷的授意,经手办事的执事,更是一脸平静的替陈寻办下所有手续。

    两套客卿袍都是黑色,绣有宿武尉府的标志,袖管上又绣有一到三根不等的金丝带,分别表明低级、中级、高级客卿的身份。

    客卿印与试炼铁牌相似,滴血祭炼后,陈寻感应到除了他的神魂气息外,客卿印的光茧之中,似乎还有一丝极微弱的气息存在,心想,这或许是苏氏掌握客卿的秘术。

    “大家平时都专事修炼,极少露面,很多人都相不认识,故而在客卿院,大家也都是认印不认人,”负责造册入籍的执事姓金,郑重其事的叮嘱陈寻,“客卿印要是遗失,或者被人抢夺,一定要及时回宿武尉府重验正身。不然别人借客卿印,从库房支走什么丹药、法器,可都要算到你的头上。而且,宿武尉府的客卿,名头也是极响,拿到城中坊里,凭这枚客卿印,支借上千符钱的丹药,不是什么难事……”

    “多谢金爷提醒。”陈寻感谢道。

    散修能有的修炼资源极为有限,成为客卿后,每月固定能领的月俸也仅有五枚聚元丹,要想得到更多,可以承接客卿院不时下派的任务,换取奖励。

    有些任务艰巨而凶险,散修客卿就算能聚集一伙人,也极难完成,但可以从库房支借一些丹药、玄兵宝甲以及法器先用着,待完成任务后再归还。

    这才是身为诸府客卿的好处之一。

    陈寻对此是深有体会,金刚玄甲与寒霜剑这两件不入流的符器,就让他的实力提高了一倍不止。

    不过,陈寻更关心客卿院有哪里修炼资源可换。

    “这本目录,记录的都是完成下派任务后,用奖励可以换得的资源,”金姓执事将厚厚一摞的书册搬出来,搁在金丝楠木制成的长案上,让陈寻自己翻看,“当然,你要是什么多余不用的法器跟丹药,也可以拿过来交换……”

    陈寻听着金姓执事介绍,翻开书册,看到身为客卿,能从苏家换得的资源,还真是琳琅满目,有玄兵宝甲、有各种玄异法器、有丹药、有丹方、有玄功秘诀……

    宿武尉府除了会从中抽两成的水外,倒没有其他不利之处。

    相比较之下,以补充气血消耗的丹药,最为廉价。

    一枚聚元丹仅计一枚符钱。

    再看看客卿院下派的任务,参加普通的商队护送,一个月下来所得符钱,大约能换得十数二十枚聚元丹的奖励,差不多也能满足真阳境后期修炼的日常消耗。

    陈寻身藏六臂巨魔血所化魂海异相,越到后期,消耗越大,他此时不间歇的修炼淬体,一天就需要两到三枚的聚元丹,差不多是其他同境界修者的三四倍。

    而在晋入真阳八重、九重,陈寻估计他再继续汲取气血神华,淬炼肉身,消耗很可能会变成一个无底洞。

    除了丹药之外,普通的兵甲也相对廉价。

    鳞甲、乌鞘刀、重锋矛、铁胎弓,价值十数、二十枚符钱不等。

    九元养窍丹以及一些低级符器,价值就陡然拔高。

    九元养窍丹有价无市。

    寒霜刀之类的常见玄兵,大约需要二百符钱。

    刻印两重金刚玄符的玄甲,价值还要略高一些。

    但真正昂贵的,还是那些丹方、玄功秘诀。

    大鹏秘拳、烈霜刀诀这些大路货,都需要积攒数百符钱,而《指玄篇》等真阳炼气基础功法,更是需要一两千枚符钱的奖励才能换。

    九元养窍丹的丹方是不传之秘,而聚元丹这类的基本丹方,同样也计价一两千符钱才能换,叫陈寻看了乍舌。

    不过他也清楚,散修舍不得拿出这么大的代价去换丹方,主要也是平时修炼消耗也大,极难攒下这么多的资源。

    但对于大的部族、宗族、宗派势力而言,平日那么多的弟子修炼,消耗是极惊人的天文数字,狠狠心换一张丹方,自行炼制低级丹药,则要比将药草交给苏氏炼制合算得多。

    “城里宗派、宗族也多,较大一些的部族都在城里设有商栈、货栈,交易货物。你要是想得一些基础修炼的功法、丹方,可以到华阳坊去看看,那边应要合算得多。”葛异见陈寻捧起帛书,两眼放光,怕他不知道里面的玄机,便好意提醒道。

    听葛异这么说,陈寻心想也是,基础的丹方跟修炼功法,各大部族都不会有缺,应有不少愿意将独门丹方拿出来,跟其他势力交换一些资源。

    低级丹方、修炼功法供应量大了,价格自然就要比客卿院这边便宜。

    不过,还胎境以上强者才能铸制的玄兵宝甲、符器、法器,以及高级丹方跟玄功外,除了苏家,在沧澜城就没有几家能够供应的了。

    这也是苏氏、沧澜学宫对各大部族最致命诱惑的地方所在。

    ***************************

    从客卿院出来,天色尚早。

    陈寻要自立门户,就不再插手九族联合之事。

    他托葛异的一名随扈,将他的两套客卿法衣送回去,他则问清楚去华阳坊的道路,去看有无他所需之物。

    陈寻还以为华阳坊,只是散修交易修炼资源的场所,然而走进坊市,看石街两侧重楼叠院,车马如龙,行人摩接踵,真是好不热闹。

    这错落有致的上百间店铺,除收售丹药、药草、法器、兵甲外,修者日常生活起居所用的灵茶灵酒以及衣靴等物,也无一不有,琳琅满目。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散修沿街摆摊,兜售货物。

    陈寻就像走进大观园的刘姥姥,沿街而走,隔着门庭看店铺里的货物,都觉心醉。

    然而一坛用低级灵草秘法酿制的鱼阳酒,就要十数符钱,陈寻囊中除了四枚九元养窍丹外,就只有昨日阿公宗图给他的五十枚乌蟒丹,实在是有些羞涩。

    他赶过来,主要想看看有没有适合他修炼的低级法术书。

    他的魂海异相是六臂巨魔血所化,不知道何时才能晋入洗髓八层,周身气血短时间内再难再一步的精纯。

    陈寻修炼烈霜刀诀,在将玄寒之气完全融入刀势之后,他的实力增长也就到了一个瓶颈,短时间内再难突破。

    艺多不压身,陈寻就想着兼修法术、符术,与敌搏杀时,能有更多的手段可用。

    低级法术修炼的秘诀,华阳坊自然不会或缺,只是一本录入十二种低级法术的秘诀,竟然开价需要三百符钱,远远过陈寻的承受能力。

    特别气派的铺子,陈寻根本就不敢进;陈寻他接连跑了几家门脸破落的,也都没有找到他能买得起的法术书。

    “御风术……”陈寻走进一家叫“留仙斋”的铺子,翻开一本低级法术书,看到里面竟然录有御风术,心里惊喜。

    他以前在荒原撒脚狂奔,也能日行千里,但纯粹是靠蛮力,气血消耗极大。

    两个月前在白狼河一带,他为了逃过楼适夷与蒙氏兄弟的追杀,甚至服食一枚九元养窍丹补充气血消耗,此时想想,心痛得直颤。

    御风术虽是低级法术,却能借风势疾行,修炼有成也能日行千里,消耗的气血仅需两三枚聚元丹就能补回来,当真是居家旅行、杀败逃亡的不二之选。

    只是这本法术书,除了御风术,还录有四种低级法术,售价一百符钱,就过陈寻的承受能力。

    陈寻犹豫了半晌,问柜台里的掌柜:

    “单这御风术,能不能拆开来卖?”

    柜台后的掌柜人长得干瘦,四十来岁,三角眼眯成一道缝。

    他见陈寻走进店门,穿着兽皮衣衫,但腰间的佩刀看着不凡,还以为遇到从蛮荒部族来的大主顾,哪里想到竟是一个连低级法术书都想拆开来买的穷光蛋?

    掌柜听了陈寻这话,直想翻白眼,心想:现在的散修怎么都这样的穷酸啊?

    良好的职业素养,让掌柜保持亲切的笑容:

    “真是不好意思哩,这本法术书也是别人放在铺子里寄售,铺子里可不能擅作主张拆开来卖。要不客官过几天再过来看看,我帮你找主家问一声?”

    听这掌柜的口气,是要请他出门,陈寻也是无奈,谁叫他穷呢。

    陈寻就想回住,刚将法术书放回柜台,就看见有道倩影掀开帘子从里屋走出来,竟然是在弟子别院时照顾他起居的采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