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五章 客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新盟主风雪夜归人;感谢兄弟们让新书进入月票榜第二——今天应该会有第三更!请期待!)

    “你也觉得这个陈寻是可栽培之人,即使将来有可能得罪青阳师祖,也无所谓?”苏青峰端起细腻如玉的青瓷盖碗,小口的饮着雀舌灵茶,声音平缓的问葛异。【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葛异资质浅薄,看不到太久远的事,”

    葛异原以为十三爷回沧澜城之后,会为入门大典上生的事情雷霆大怒,然而十三爷这两天来,平静得跟没事人似的,心知十三爷的心思终非他能揣度,当下也只是将他的想法如实说出,相信十三爷自有明辩是非,

    “鬼奚部这次竟在北山子弟手里栽了大跟头,明明是他们太得意忘形,却怨十三爷您不够偏袒他们,真要让鬼奚部坐大,葛异觉得不会对十三爷您有利……”

    “说起青阳师祖,他还是喜欢老四多一些,鬼奚部想将楼适夷直接送到青阳师祖门下,也只能通过老四的关系,你或许是想多了。”苏青峰慢悠悠的说道,然而眼瞳透着一缕青湛光芒,落在雀舌灵茶之上。

    他现在能怎么办?

    苏家嫡系分三令六尉府九支嫡系,而在九支嫡系之外,旁系杂支数以百计,谁知道有多少人希望看到他兄弟俩彻底撕破脸闹翻?

    他就算心里再气不平,也只能忍下这口气,一切都得等他老父出关再说。

    只是他现在都不知道老父还有无出关再见他一面的机会。

    这份心思,苏青峰也不便跟葛异说,但心里的怨气多少难消,只是暗运玄功,将那心间那愤懑怨气,一点一点的移至雀舌灵茶之中,谁也不知道这杯灵茶顷刻间成为天下至毒之药。

    葛异揣摩不透十三爷的心思,也不便再多说什么,苏家真正上层的事情,不是他一个执事能多嘴的。

    “苏棠怎么会跟乌蟒的那个野小子认识,还闹成这样子?”这时候一个宫装美姬从内室款款走来,身如拂柳,走来摇曳生姿,酥胸娇挺,脸蛋柔媚,艳光四溢,清湛的双眸满是柔光,站到苏青峰的身后,柔荑玉手搭在苏青峰的肩上,柔声问道。

    “苏棠上次去湖泽荒原修炼,遇到一头凶兽,受了重伤,神魂都给震裂,老祖花了无数心血,才叫她的修为恢复过来。她与陈寻,可能就是那时认识的吧。”

    有些事无需细问,苏青峰也猜到大概。

    “听说老祖为这事大为光火,会不会迁怒到那小子头上去?”

    “虽然大家在苏棠身上寄希望太多,但苏棠心性未定,也不能怨到别人头上去,”苏青峰不以为意的说道,沉吟片刻,才下定决心,吩咐葛异道,“算了,苏棠都看重的人,真要是在沧澜城里被人杀了,以后大家脸上都难看。他要是愿意,就给他一个客卿的身份……”

    “客卿?”宫装美姬讶然说道,“爷,你也还真看重这小子啊!这么做,合适吗?”

    “宿武尉府就算白养一两个人,又能算不了多大的事。他也是不错的苗子,弟子别院那边不留,客卿院再不留一下,当真叫他投到玄寒宗或其他世族去,将来大家脸面就好看了?”苏青峰哂然一笑。

    美姬心想青峰还是不甘心让老四脸色太好看了,却不知道老四知道这事,心情会是如何?

    苏青继续吩咐葛异道:

    “北山九族联合,能算多大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其他要没有什么事,就不要再来烦我了……”

    “是。”葛异恭敬的说道,左崇谷、古护、宗图等人一起走进沧澜城之时,葛异就知道消息,四爷那边要打击,这边怎么都要扶持一下。

    至于青阳子收楼适夷为徒,待楼适夷修炼有成出山,也许就是十年八年之后,那时候老府主是突破还胎境后期巅峰,还是坐死洞中,都未得知,想那么远的事情干什么?

    ***********************

    “客卿?”

    陈寻一大早陪同左崇谷、古护、阿公宗图等人,带着丰厚的礼物,到葛异府上拜访,听葛异说可以推荐他进宿武尉府当客卿,也是愣在那里,简直是难以置信。

    他知道被逐出沧澜学宫之后,作为一名散修,想在沧澜城自立门户,修炼会有多艰难,但怎么都没有想到能有机会成为宿武尉府的客卿。

    宗图、古护、左崇谷心里也都是震惊不已。

    三令六尉府的客卿主要有两个来源:

    一是学宫弟子学成之后,在返回部族、宗族或晋升执事之前,都需要以客卿的身份,在诸府为苏氏效力十年。

    第二大来源,就是蜂拥进沧澜寻取修炼机会跟资源的散修。

    这些散修,要么是武力强横之极、需要落脚之地的修行人,暂时寄身苏氏,其中不乏还胎境以上的强者;要么就是出身豪族,代表豪族的利益,与苏氏联系的强者。

    但不管怎么说,涌入沧澜城的散修数以千计、万计,真正能以散修身份进入各府当客卿的,也不过三五百人而已,在沧澜城里的地位,绝不在各府核心玄衣弟子之下。

    “十三爷很看重你,你这次没能进学宫,很是可惜,就希望你能先进客卿院,有什么事可以有个照应,”葛异此时倒颇为平静,他也看不透十三爷到底是看重陈寻这个人,还是看在苏棠的面子上,对陈寻多加照顾,个中缘由也不便说破,说道,“低级客卿,也没有多少俸金可领,但也自由许多。只要是人在沧澜城里,每月到客卿院露次脸就可以了。”

    “多谢葛爷帮陈寻在十三爷面前美言。”陈寻感激道。

    或许苏青峰想借他,向苏全还以颜色,也或许是苏棠的影响,但陈寻相信,葛异必然也是在背后帮他说了好些好话。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有客卿身份,在沧澜城就相当于多了一道护身符,而且也算正式成为十三爷一系的人。

    有了客卿的身份,除了每月有固定的俸金可领外,完成客卿院分放下来的任务,还能有玄功秘诀、玄甲法器等各种奖励。

    这也是在沧澜城,除了进入沧澜学宫外,获得修炼资源的最主要途径。

    宗图心里的兴奋自不用说,古护等人也由衷的替陈寻感到高兴。

    左崇谷更是暗感侥幸,没想到苏青峰竟是毫不犹豫的将一步棋落在陈寻的身上,向苏全还以颜色。

    亏得昨天听见左丘的劝告,不然今天左棘部就难堪了。

    左崇谷侥幸之余,也客气的跟陈寻道贺:“以后还要阿寻多多照顾啊……”

    不管葛异推荐陈寻成为宿武尉府的客卿,是出自苏青峰的授意,还是跟天女苏棠有着直接的关系,都意味着陈寻在沧澜城从此有了立足的根本。

    而陈寻为客卿之后,九族可以通过他,从苏氏换取一些修炼资源,代价绝对比跟沧澜城里的其他势力交易,要公道得多。

    而说到九族联合之事,葛异也只能代表十三爷,说宿武尉已经知道此事,不会再有其他表示。

    左崇谷、古护等人,也只想得到宿武尉府的默许,此时还没有资格得到更多的承诺。

    *************************

    说过事之后,左崇谷、古护、宗图等人就先行离开;葛异本身就是客卿别院的执事之一,就留陈寻下来说些事情。

    “客卿别院,一直以来都是十三爷统领,但往后形势可能会复杂一些,”葛异将宿武尉府客卿别院的一些事说给陈寻听,“你或许还不知道,鬼奚部的楼离也是宿武尉府的客卿……”

    楼离半步踏入还胎境中期,地位绝非普通客卿能及。

    楼适夷一事之后,楼离等鬼奚部的众人,都向四爷苏全靠拢,这实际影响十三爷苏青峰对客卿院的掌握。

    更何况,苏青峰让他担任宿武尉府的客卿,只会叫苏全心里更不舒袒,他以后还是少往这边走动为妙,惹不起,总能躲得起。

    葛异接着说道:“虽然客卿府不时有任务派下,但眼下你还是要以修炼为主,在城中有什么事情,也都可以过来找我……”

    “以后全赖葛爷照顾。”陈寻是巴不得葛异说这话。

    他有个客卿身份,能在沧澜城里立足,就谢天谢地了,才不想没事凑到苏青峰与苏全之间当炮灰,他脑子没有那么傻。

    陈寻说着话,又从怀里掏出一只黑楠木制的小匣子,放在桌上。

    “这是什么?”葛异不悦的问道。

    “葛爷莫要误会了,”陈寻忙说道,“这枚九元养窍丹,我留在身边,用处不大,就想换些修炼资源,但又没有门道,怕被他人黑了。葛爷要是有认识的人,需要这枚九元养窍丹……”

    当初鬼奚部送来三枚九元养窍丹,陈寻看得出葛异极为眼热,猜想他家里或许有子弟正好卡在六层巅峰难以突破。

    葛异之前对他就照顾有加,以后还要托葛异照顾,这枚九元养窍丹再珍贵,他都要送出去的。

    虽然他昨天已经用一枚九元养窍丹,跟黑山部换一千枚低级灵丹,这时候再拿出一枚九元养窍丹来,多少有些冒险。

    不过黑山部那边应该会严守秘密,就算戳穿了,陈寻就说多出的一枚九元养窍丹,是苏棠暗中送给他的,想必葛异也不会多想什么。

    苏棠作为苏家老祖的嫡传门人,拿一两枚九元养窍丹送人,实在不算什么,关键是不能让别人知道苏棠前后一共帮他炼制了近四十枚。

    葛异确有个本家侄子,修炼极有天赋,但卡在六层巅峰已经有两年,要真不能突破,就会错过最佳的修炼年龄。

    九元养窍丹,学宫内院每年也就炼制一百多枚,但除了学宫紫衣子弟每年能得一枚外,就剩三五十枚分给各府。

    葛异虽然身为宿武尉府的客卿院执事,但想得一枚九元养窍丹,也是极难。

    葛异没有脸白收下陈寻这枚九元养窍丹,但听陈寻说要从他这边换一些其他的修炼资源,心想只要不亏他就行了,当下就将这枚九元养窍丹收了下来。

    葛异心里对陈寻也是越喜欢,心里想,当初真是没有看错此人。

    葛异得苏青峰信任,今生突破晋入还胎境的机会已是甚微,但想到陈寻此人重情重义,全力栽培他,他要有什么成就,以后葛家在沧澜城还能有个依靠。

    葛异原本想派一名随扈,陪同陈寻到客卿院办理手续。

    这么一来,葛异就先留陈寻在他宅子里用餐,午后亲自带着陈寻跑到客卿院,找相关负责的执事,给陈寻办理入籍之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