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四章 拜师青阳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昨天收到六百张红票,感谢兄弟们……)

    人情债要还,陈寻手里这枚九元养窍丹也是过了这村,没有这店,古护沉吟片刻,跟陈寻说道:“这枚九元养窍丹,以及途中剑锋所服的那枚灵丹,总价应不会低过两千枚聚血丹。【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黑山部一时拿不出这么多来,能不能容我们每季还两百枚聚血丹?”

    古护此时不好意思再占陈寻的便宜,知道两枚九元养窍丹,折算两千枚黑山部所炼制的聚血血,都是极廉价的,但黑山部此时除了剑锋身上那件金刚玄甲外,根本就拿出交换九元养窍丹的东西来,他就只能打起分期付款的主意。

    而入门大典,苏棠露面闹得全城沸沸扬扬,古剑锋自然也就知道,宗崖给他所服的那枚九元养窍丹,他们都猜是陈寻从苏棠那里获得的。

    此事虽然不宜大肆宣扬出去,但也不再是什么绝密。

    古剑锋在问过陈寻后,就将试炼之途所生的一些事情,原原本本的都说给父亲古护知道。

    外人所不知道的,苏棠在离开湖泽荒原之时,一共替陈寻炼制了三十九枚九元养窍丹。

    要是这个消息透漏出去,不要说黑山部了,沧澜城只怕都会有半城的人疯掉。

    只是,谁又知道大孤峰荒兽残杀,到底有多少堪比还胎境强者的荒原雪猿及其他荒兽,搏杀死在溪谷之中?

    正是因为采集到那么多的兽心血、那么多熊心猿胆,才能合药炼出近四十枚九元养窍丹来,差不多抵得上学宫小半年的产量了。

    由于事涉大孤峰的一些秘密,陈寻还不能让此事泄漏半点出去。

    听得古护要将古剑锋所服用的那枚九元养窍丹,也要折价还他,忙推辞道:

    “剑锋与我等情同手足,试炼之时剑锋所服用的那枚九元养窍丹,也是为了保护宗崖他们的周全。要是剑锋不能突破六层,我独力也不能将楼适夷擒下,渡过此劫。同甘共苦之事,阿叔怎可以再提?至于这枚九元养窍丹,黑山部先拿出用,以后按季总共给我一千枚乌蟒丹即可……”

    陈寻也不贪心,一千枚乌蟒丹,黑山部分两年半给他,加上乌蟒所给,两年半时间里,他每个季度就能稳定有一百三十枚乌蟒丹的收入。

    这样他就可以心无旁鹜的修炼,而不用为丹药之事分心。

    还有主要的原因,就是在这次试炼之中,黑山部有潜力的少年子弟损失极大,当前开悟蛮魂、晋入中阶蛮武的黑山部少年子弟,仅剩古风一人。

    这枚九元养窍丹给谁服用,黑山部内部还会深思熟虑,但陈寻猜想,只要古风能在十六岁之前,成功晋入六层巅峰,黑山部没有理由将这枚九元养窍丹给他人服用。

    古风与他们一路上同甘共苦,走过试炼之途,也是以后能够信任的人。

    就算黑山部不付出他一千枚乌蟒丹,他以后也会想办法,送一枚九元养窍丹给古风。

    现在算是两全齐美,也该让黑山部出点血。

    “多谢。”古护哪里知道陈寻这张看似稚气的脸,背后藏着那么多的心思,听陈寻坚持只要一千枚低级灵丹,心里满是感激,情知每季额外拔出两百枚聚血丹,对黑山部来说压力还是极大,甚至会影响到其他族人的修炼,当下说了声谢,也不再客套,大家就把这事给定了下来。

    古辰此时对陈寻也是心悦诚服,实在想象不出,换了其他人,谁会轻易放弃一千枚低级灵丹?

    这几乎是黑山部以前六七年的产出啊!

    古护又跟陈寻、宗图说了黑山部以后在沧澜城里的安排。

    黑山部先是全力支持九族联合,拧成一股绳,才有可能在沧澜城稍稍站稳脚,其次古辰陪同古剑锋会留在沧澜城。

    古剑锋虽然这次没有进入沧澜学宫,但他年仅十六岁,就晋入上阶蛮武,未来突破晋入还胎境,成为天蛮强者的可能性极高。

    黑山部这次也是要豁出一切,要将修炼资源都堆在古剑锋身上。

    无论是争取三年后进入沧澜学宫,还是作为一名散修,留在沧澜城里修炼,所能获得的资源,都要远远过穷乡僻壤的蟒牙岭北山。

    黑山部虽说能炼制的灵丹不多,但人多势众,能用来交易的货物数量,要远远过乌蟒。

    古辰留下来,一是主持黑山部在沧澜城里的事务以及货物交易等事,更主要的就是全力保护古剑锋专心修炼。

    另外随古辰、古剑锋留下的,还有古元、古风等人,都是陈寻认识的。

    乌蟒以后在沧澜城的事务不会多,宗图也跟古护明说了,乌蟒以后在沧澜城,会以宗崖为主,诸事还会有赖黑山部的支持;陈寻会在沧澜城自立门户。

    见宗图不但不将陈寻挽留在乌蟒,反而支持他自立门户,古护心里还是有些遗憾,他此前还更希望陈寻能留在乌蟒。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陈寻还才十三四岁,就表现出如此不凡的实力跟智慧,再有数年修炼,极有希望晋入还胎境,甚至能成为压制鬼奚部诸尊、纵横蟒牙岭的强者。

    更难得的是陈寻极重恩情、对北山诸族又都心存大义,古护更希望到时候能拥护他,成为北山九族联盟的核心,而不是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左棘部的那个丫头身上。

    只是陈寻往后要自立门户,与九族的渊源削弱,古护的这层心思就难以实现了。

    ********************

    这边说好之后,古护又提出一起去西边的院子,拜访左棘部的左崇谷。

    九族联合之事,需要左棘部牵头,以后九族在沧澜城的事务,自然也要以左棘部的人为核心。

    还没有走到西边的院子,陈寻就觉院子上空罩着淡淡的灵光,似乎加了额外的防护禁制。

    陈寻心里奇怪,未曾想左棘部左崇谷身边的人,竟然还有人能布低级法阵,左棘部的实力,实比想象的要更强一些。

    也不知道是法阵太过低级,还是陈寻修炼灵识有成,他凝聚心神,仿佛刺破水波一般,他的灵识就穿透那层淡淡的防护灵光,将院子里的激烈争执听得一清二楚:

    “陈寻虽然与沧澜天女苏棠相识,但苏棠在沧澜城、在苏氏,看着地位崇高,说到实权,甚至不跟宿武左尉苏全相比。而此门大典之事,传到苏家老祖的耳朵里,据说苏棠也受训斥,只怕陈寻以后想托庇苏棠翼下极难……”

    陈寻听不出这声音是谁,但想来这人在左棘部的地位不低,暗道他们在院子上空加防护禁制,应是怕争执叫他们听见。

    陈寻也没有想到左崇谷等人刚进沧澜城,内部就因为他产生分歧。

    紧接着,左丘的声音传来:“要是旁人不顾忌陈寻与苏棠的关系,何至于故意将消息放出来,让我们知道?”

    左丘的质问简洁有力,问得先前那人无话相对。

    过了片晌,又有人说道:

    “鬼奚部的实力自不用说,而楼适夷身具荒古血脉,此时已经拜入青阳子门下。他与陈寻的仇恨绝不可能轻易化解。到时哪怕是看在青阳子的面子,苏家都给楼适夷一次报仇血恨的机会。苏棠到时候都难阻挡,难道陈寻真有机会战胜在青阳子门下修炼有成的楼适夷?”

    陈寻这一个月多来,都闭关修炼,也不知道青阳子是谁,但听院子这人的口气,青阳子在沧澜学宫的地位绝对不低;看来他之前的推测,完全没错。

    只是有心人故意泄漏给左棘部知道的消息,他听了也是心生寒意:

    楼适夷在青阳子门下修炼有成,到时候公然来找他以雪前耻,他该如何应对?

    “我们现在撇开乌蟒,还有可能独善其身。其他七族的工作,我来去做……”院子里有声音传来。

    宗图看到陈寻停下脚步后,眉头就蹙了起来,问道:“怎么了?”

    陈寻并不觉得左棘部内部产生分岐有什么不正常的,想当初要不要将金狼尸体交出,宗图跟南獠还闹得不可开交呢。

    陈寻此时更关心左崇谷跟左丘的态度,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想将乌蟒踢出九族联盟?

    要是乌蟒被排斥在外,麻烦就大了。乌蟒得不到修生养息的机会不说,他想在沧澜自立门户、安心修炼,也是妄想,难道真的要被迫逃离沧澜吗?

    陈寻没有跟阿公宗图明说院子里左棘部的人在争执,只是听下脚步,继续听院子里的争执。

    古护、古辰、古剑锋听不见西边院子里有一点动静,自然也知道里面有古怪,都跟陈寻放缓脚步。

    院子里沉默了许久,才又听见左丘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与乌蟒联合,是利不弊,我不知道;楼适夷修炼有成后,陈寻会如何应对,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千兰为了能与陈寻他们在一起,甚至放弃进学宫内院的机会。我们此时将乌蟒踢开,将来如何面对千兰?”

    左丘的劝说挥了作用,左崇谷紧接着一锤定音:

    “阿丘说得对,虽然千兰现在修炼要紧,不能跟我们见面,但我们要考虑千兰的意见。”

    千兰才是左棘部未来的希望所在,也只有千兰才能左右左棘部的态度。

    楼适夷身具荒古血脉,千兰也身具荒古血脉,左棘部实没有必要因为畏惧楼适夷将来修炼有成,而寒其他八族的心。

    左崇谷这么说过,院子里沉默了许多,就再没有挣执声传出来,应是统一了意见。

    陈寻暗道,左丘说服他人,还真是有一套本事。

    他也知左丘是可以信任之人,当下就跟阿公宗图点点头,示意这时候可以进去了。

    叩门而入,左棘部也只有左崇谷、左丘父子留下来,跟陈寻他们谈事情。

    宗图、左护表态,乌蟒、黑山部都拥护左棘部成为九族联盟的核心,诸事都遵从左棘部的协调。

    听得陈寻会自立门户,左丘颇为诧异,但左崇谷倒是少了一分担心,当下就约好,明日一起到葛异住处拜访,希望能通过葛异,将九族联合之事,禀告给苏青峰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