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一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三更!感谢黄金盟主甜食者的捧场。【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今天的月票都满四百了,第四更准备中……)

    陈寻将左丘、古剑锋、宗崖等人,喊到屋里来商议:

    “宿武尉府,十三爷跟四爷不对付,葛爷心善,当然也有替十三爷拉拢之意。现在有机会,托庇十三爷翼下,你们觉得要怎么做?”

    古剑锋、宗崖唯陈寻马是瞻,说道:“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左丘沉吟片晌,说道:“我们一起进东城……”

    陈寻点点头,他不担心古剑锋、宗崖会有不同意见,但左丘此时就未必还愿意跟他们绑在一起。

    千兰进入学宫内院成为紫衣弟子,左棘部在沧澜的地位就变得不一样,倘若左丘带人跟他们分开,反而更容易在沧澜城立足。

    没有太大的利益,城里没有人什么会去招惹紫衣弟子出身的部族。

    鬼奚部甚至都有可能主动找左棘部修好。

    左丘虽然还不能代表左棘部,但他此时决意跟大家抱团一起走,也叫陈寻心里宽慰。

    既然决意撤出南城,陈寻他们也不犹豫。

    他们也没有什么行囊,就托葛异的关系,当夜搬进东城。

    东城街巷大多是麻石铺就,不好跟北城比,但要远比混乱的南城整饬得多,整齐的院落都是砖石砌成,坚固高大。

    葛异推荐的院子,位于东城铜锣巷里,整栋建筑是由东西两组三进院子构成,跟南城那处破落院子,真是有着天壤之别。

    这里原是沧澜城一个小族所有,这个小族此时已经破败,仅剩三五人丁根本无需住这么大的院子;院子里起居之物,也都齐全,陈寻他们搬进来就可以入住,不需要额外准备什么。

    虽然还胎境以上的强者,才是沧澜城里至高无上的存在,但葛异身为宿武副尉苏青峰的嫡系亲信,在东城的影响力绝不容小窥。

    知道葛异要做保买下这处院子,坊街小吏就屁巅屁巅的跑过来,连夜给陈寻他们办好手续。

    *********************

    将葛异及随扈送走,天色熹微,已是拂晓时分。

    修炼之人,十数日不休不眠都不是惯常之事,但今日生太多的事情,送到葛异之后,陈寻也就与左丘等人各自回屋休息。

    左丘、古剑锋都坚持宁可他们挤一挤,也要给陈寻单独一进院子,方便他好静心修炼。

    陈寻心想他终非九族之人,就算暂时要抱团住在一起,以后还要在院墙打个门洞,自立门户,也就不再谢绝独居一院。

    陈寻推开院门之际,神魂竟是一荡,推门见苏棠一袭雪白罗衫,立在桂花树下,残月尚有余晖洒下,落在她清丽明艳的脸蛋之上,竟是那么的娇艳动人。

    陈寻这时候也明白过来,苏青峰不在城里,葛异出主意安排他们住进东城,则是苏棠授意。

    “你现在缚龙诀修炼有成,还没有推开门,就知道我在呀……”苏棠也为陈寻的修炼进展惊讶。

    陈寻此前在部族,埋头修炼,没有参照对比,也不知道他的修炼到底有多迅,挠了挠后脑勺,说道:

    “你怎么在这里?”

    “你为什么不拜我为师?”苏棠不答反问。

    “我真拜你为师,苏家老祖真会坐视不管吗?”陈寻问道。

    苏棠没想到陈寻小小年纪,真就能将背后的一切纠葛看得透彻。

    “苏全那个死不要脸的,事后竟然真就跑去老祖那边告状去了,害我挨了老祖一顿训斥,”苏棠颇为无奈的说道,“我过两天就会闭关修炼,不晋入还胎境后期,老祖不会再许我出关——你以后在沧澜城,一定要多加小心。”

    陈寻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心里感慨,也不知道苏棠这一闭关,要过几年才能再见。

    陈寻想起一件事,又问苏棠:“鬼奚部的宗子楼适夷,你知道他去了哪里?”

    陈寻怀疑楼适夷也是身具荒古血脉,才会叫鬼奚部如此不惜代价的保他一条命,但在今日的入门大典上没有见到他露脸。

    他不认为鬼奚部敢冒苏氏之大不韪,让楼适夷另投他宗,这件事有着叫陈寻琢磨不透的蹊跷。

    “我也不清楚。”苏棠说道。

    陈寻也知道苏棠一心修炼,不怎么关心宗族中事,看来楼适夷的去向,还要他以后慢慢打听。

    *********************

    陈寻怕有人到这院子里来找他,请苏棠进书斋说话,推开门,看到书斋里整齐一片,却是一愣。

    他之前让人将上百卷帛书搬进来,都堆在书案上,也没有让他人帮着整理。

    陈寻忍不住苦笑,没想到他送葛异出去片刻时间,苏棠先帮他将书斋收拾干净,回头笑着说:“只怕将满城的人脑袋都加起来,都绝想不到你会帮我整理书斋……”

    “你这边乱糟糟的,看着闹心,想着你送葛异出去,还有些时间,就帮你收拾一下,”苏棠笑着问,“怎么,我帮你收拾书斋,还有错了?”

    陈寻笑了笑,见除了楠木书架上的上百卷帛书外,书案还放有一卷帛书,走过去拿起来,帛书很薄,只有十数页,封页写有《烈霜刀诀》四字古篆。

    “你肉身经灵气重塑,已成玄寒之体。换作他人,十数年修炼玄寒功法,淬炼肉身、伐毛洗髓,也能彻底改变体质,炼成玄寒之体,但你的情况极特殊。要不是让他人察觉你体内所具的荒古血脉,唯有修炼烈霜刀意,才能掩人耳目……”苏棠说道。

    帛书虽轻,然而陈寻拿在手里,却觉沉重,未曾想苏棠一切都替他考虑周全。

    玄寒之体,算不上多特殊。

    蛮武修炼蛮魂,利用气血神华淬炼肉身、伐毛洗髓,只要修为晋入换血洗髓的境界,体质都会彻底生改变。

    这背后最大的区别就在于:

    有些人,可能一生修炼都无法达到换血洗髓的境界。

    有些人,十数年持之以恒的修炼,晋入换血七层、彻底改变体质,已经是天赋异禀。

    而千万众人之中也有极个别的人,生来就是玄寒之体,就相当于刚出生就有换血七层的境界,修炼潜力,远非前两者能比。

    也唯有后者才会被宗门、世族视为修炼的仙苗,修炼潜力不在荒古血脉之下。

    陈寻的情况,跟这三个都不尽同。

    他是大孤峰受重创后,魂海异相汲取磅礴的玄寒之气重塑肉身,肉身才一举改造成玄寒灵体,也籍此进入换血七层的境界。

    就算是苏棠,也没有听说过方圆万里之地,有谁能在真阳境后期,就有灵气塑体、白骨生肉的异能。

    陈寻想要守住六臂巨魔血的秘密,也只有修炼烈霜刀诀进行掩饰。

    陈寻假称他十数年如一修炼烈霜刀诀,籍此晋入换血洗髓之境界,修炼成玄寒之体,天赋可以说是少见,但也绝谈不上旷古绝今,更不会让他人想到灵气塑体、白骨生肉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上去。

    “你练成烈霜刀诀后,就将刀诀烧毁掉,以免有心人看到会生猜疑,”苏棠又说道,“我将这本刀诀拿到手,也粗粗的看过,觉得有些许可改进的地方,都写了下来,你修炼时可以比照……”

    陈寻翻开刀诀,里面果然是夹了一页白帛,展开两尺见方,字迹娟秀,洋洋洒洒有数千字。

    这叫陈寻倍感沉重,没想到苏棠回到沧澜之后,或许真是一门心思想收他为徒,这本刀诀她必是先修炼过,才可能提出这么精妙的改进。

    陈寻抬起头,看着苏棠神光清湛的眸子,问道:“你真想收我为徒?”

    苏棠嫣然一笑,说道:“我都还小,一心修炼还来不及,哪里有资格授徒?只是打小随老祖修炼,即使后来武阳也秘密拜入老祖门下,但还是常常月余不见一人——武阳这事,你可不要随便对外面说啊,不然我又要挨老祖骂了——我就想啊,要是身边能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该有多好。好了,天都要亮了,我先走了,你以后在沧澜,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修炼缚龙诀……”

    陈寻点点头;苏棠推开窗,即化身一道长虹,往北边的天空纵贯而去。

    *************************

    与左丘、古剑锋、宗崖他们住在一起,除了相互可以依靠之外,繁烦的起居之事,也完全不用陈寻操什么心思。

    左丘是个心思谨慎、诸事周全之人。

    所有的事情,他都能安排得妥妥当当。

    接下来月余时间,陈寻则能心无旁鹜的留在书斋里闭关修炼。

    他此前将大鹏秘拳融入刀势之中,施展刀势,能在十米范围内凝降冰霜,直接影响敌人的气血运转,但透体而出的玄寒之气四溢,散而不凝,对上阶蛮武以上的真正强者,影响就变得极为有限。

    蛮魂神华与真阳玄气,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也分金木水火土风寒雷及无相九性。

    无论是修炼玄寒绝武,炼成玄寒之体,还是生来就是玄寒灵体,再修炼玄寒一类的玄功,与敌搏杀时,气血所释玄寒神华,都能与拳势、刀势很好的融合。

    唯有陈寻的情况极其特殊,所学驳杂不堪,无论是大鹏秘拳所化的刀势,还是九幽战矛那逆鳞一刺,都不能将他的气血神华完全融入战势之中,才会有部分玄寒之气飘散四溢。

    这情形看着玄异,实际上气血神华在极大的虚耗跟浪费。

    陈寻身为玄寒之体,唯有修炼烈霜刀诀,施展刀势,透体而出的气血神华才有可能完全融入刀势之中。

    与大鹏秘拳一样,云洲较为常见的烈霜刀诀,仅是武修在真阳境筑基的功法。

    陈寻已经有换血七层的修为,身具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魂海异相,灵慧过人,任何玄功秘法,只要不过他此时的境界,入手修炼都是极。

    一个月后,陈寻就能将透体释出的蛮魂神华,完全融入刀势之中,更不用担心体内六臂巨魔血的秘密,会叫他人窥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