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一章 闯天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纵横又有活动可以刷月票了。【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鬼节打鬼送月票,有机会抽得月票跟推荐票奖励。进入书页,在新书简介下有键接进入,兄弟们可以过来试试手气,一百纵横币就有可能抽得一张月票。我这次也豁出去,每天两章保底,当天每刷满两百张月票,就加更一章!直到手里的存稿!看兄弟们能不能将我送进月票榜前三名去!雄起!不管今天到不到数,加更一章先送上!)

    每闯一层天梯,威压倍增,到第五层天梯顶端,身上所承受的压力应在一万六千斤左右。

    陈寻此时两臂将有七八千斤神力,要是拼尽全身的气力去扛,一万六七千斤的雄浑巨力勉强也能承受,心想在上千新晋弟子里,也应该有几人能扛住这么强的压力。

    但从第四层天梯开始,从缚龙山极深处透漏的气息极其可怖,似有极凶荒兽禁锢此山之中,直接压得众人魂海欲灭,这实叫闯进第四层天梯的新晋弟子面临双重考验。

    除非将蛮魂修练极其坚如磐石,才可能抵住这股可怖气息对魂海的侵袭,才能承受双重考验。

    这么多人能轻松应付第三层天梯的考验,然而往第四层天梯踏出一步,就有上百人受这么惨烈的打击,陈里心里暗感,这天梯考验,比他开始想象中的要艰难十倍。

    他也不知道,在今日上千新晋弟子里,还有没有一两个人,能扛住双重考验,直接闯过第五层天梯去。

    那些从第四层天梯摔下去的新晋弟子,这时也惹来一阵哄笑,他们都臊得满脸通红,面对无情的蹊落跟嘲笑,也不敢还以颜色。

    而嘲笑那些从第四层天梯摔下去,大都是从大清早跑过来看热闹的玄衣弟子。

    左右随行的各府执事,脸上都多有轻蔑之间。

    看到这些,陈寻暗道:修炼之途,还真是残酷,稍有差池,就遭无情淘汰,冷眼与奚落不是常有之事。

    你不行,难道还能阻止别人笑你?

    沧澜学宫,弟子仅以衣色区分。

    那些比他们早三年、甚至六年进入学宫的弟子,要是此时都还没有成为各府的核心弟子,没有穿上玄衣,说明资质以及往后的修炼潜力都相当有限,今日自然也没有脸、没有闲心,跑过来围观新晋弟子的入门大典。

    真正有闲情致逸的,放下修炼赶过来看热闹的,主要就是在各府已经拥有一定地位的玄衣弟子。

    那些一开始就在第三层天梯平台止步的新晋弟子,他们没有继续前行,倒也没有让那些玄衣弟子的嘲笑。

    这些新晋弟子,一方面是他们有自知之明,另一方面他们绝大多数人年龄尚小。

    像宗凌、南溪等人才十三四岁,就能承受四千斤的威压,修为已经是相当不凡,未来更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白头不欺少年穷。

    修炼潜力极大的弟子,即使暂时修为不高,在沧澜城也会受到足够的重视。

    谁会在这时候轻视他们?

    那些自以为是,贸然拾阶而上的人,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之下,从第四层天梯摔下来人,他们轻敌大意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他们神魂修炼,比肉身要差得多。

    肉身强悍的武修,强在真阳境前期,而到后期,会逐步给神魂强大的弟子赶上。这是沧澜数千年来,所形成的共识。

    那些凭借肉身强悍,贸然闯入第四层天梯,却又意外摔下去的新晋弟子,留在学宫,往后甚至都没有晋入玄衣弟子的可能,凭什么得到尊重?

    ************************

    陈寻不过管这些闲心杂事,与其他近三百名新晋弟子继续拾步往上。

    而最终走上第四层天梯平台的,仅剩一百二三十人,更多的人停在第三、第四座平台之间的天梯之上。

    上千新晋弟子里,具有上阶蛮武实力的,也就百人左右。

    古剑锋作为百人之一,亦步亦趋的走上第四层天梯平台,一点都不叫陈寻意外。苏陵、苏毅虽无上阶蛮武的实力,但腰间绽放毫光,应是有异宝助他们抵御山体释出的双重压力,也走到这里。

    玄兵宝甲、秘符异宝都是个人实力的组成部分,沧澜学宫也没有说,非要将新晋弟子扒得精光,再让他们登这天梯;而走到这一步,也不是仅苏陵、苏毅二人启用随身携带的符器抵挡天梯考验。

    不过,苏陵、苏毅此时已经是相当勉强,两人还算俊秀的脸面都憋得通红,青筋暴露,步履摇晃,似乎随时都会栽倒下去。

    而青璇看着仅有真阳境筑基六重的修为,此时还没有借用什么宝物,却也轻松走到这里,叫陈寻颇为意外。

    不过青璇是苏青峰的养女,陈寻猜测她打小跟苏青峰修炼的,或许是苏氏秘不外传的玄功绝学,异于常人也是应该。

    学宫直接用这种简单而粗暴的,就将新晋弟子分出层次来,也算是相当的有效率。

    见陈寻看过来,青璇嫣然一笑,心里却是暗暗吃惊:葛叔说陈寻资质过人,倒是真的。

    青璇嫣然一笑,嫩白美靥艳若桃花,清亮的双眸更是秋波流转,有着说不出的柔情照彻人心。

    看青璇娇颜绽笑,陈寻心也禁不住受迷惑,暗感也难怪苏陵、苏毅像苍蝇似的跟着青璇身边、阴魂不散。

    陈寻此时一意修炼,无心旁鹜,心想要是在地球时,有这么一个美艳少女嫣然笑来,自己多半会没骨头的跑过去跪舔。

    陈寻也注意到青璇冲他笑时,苏陵那张颇为英俊的脸竟扭曲起来,心想这货色,心里的酣意还真大。

    不过此时陈寻更在意身后的千兰。

    千兰实力要差他们一大截,竟然也是赤步赤趋的跟着他们走到这里,这叫陈寻很意外。

    千兰秀美的脸蛋上,往外渗着细密的汗珠子,浑身绽放青滢毫光,竟是她生来就具有的通灵剑心,此时极致催出来;毫光看似柔弱,却坚定不移的助千兰全力抵抗山体释出双重的压力。

    除了苏棠之外,千兰还是陈寻看到的第一个身具魂海异相之人。

    此时见她虽然只有真阳境六层的实力,走到这一步却比其他上阶蛮武或者青阳境后期的真修弟子都要轻松,陈寻暗感通灵剑心还真是不简单啊。

    千兰身上散的异象,也引起周遭执事及围观弟子的注意,陈寻抬头看到山巅之上,也有许多人注目看着这边。

    苏陵、苏毅二子,看千兰身显异相,更是一脸惊骇,他们都知道,身具荒古血脉、魂海异相,在学宫会受多么的重视?

    苏陵心里掀起狂涛巨浪。

    楼礁的用意,最好是将这五个蛮货都逐出学宫,好让鬼奚部能肆无忌惮的收拾,但他怎么都想不到,出身左棘部的左千兰,竟然身具荒古血脉,心城想,就算千兰触犯学宫律令,宗族长老又怎么舍得将这样的好苗子逐出学宫?

    将千兰逐出学宫,根本就不是他跟苏毅能办到的事。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苏陵阵脚大乱,与苏毅面面相觑,暗道,他们真要继续跟北山的这五个小杂种起冲突,宗族长老甚至极可能会将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旁支弟子牺牲掉。

    可是他们已经收了楼礁的好处,鬼奚部也不是好惹的角色啊?

    “放心,依计行事,必能阻陈寻进入学宫!左棘部的那个小丫头,就算进了学宫,也不足为虑!”

    苏陵正惊疑不定,楼礁一缕声线就传到他的耳朵里来;他迟疑的往楼礁那边看了一眼,不知道楼礁是不是拿话诓他。

    陈寻一路上都在暗中观察苏陵的异动,转身见那个钩鼻执事正阴魂不散的也跟在他们后面、此时正与苏陵交换眼色,头皮就觉得麻。

    陈寻也不知道他们想捣什么鬼,他此时也没有资格去找那钩鼻执事的麻烦,但“沐猴而冠”之仇不能不报,见苏陵似有放弃再闯第五关的意思,走过去笑道: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再往前走一步,应该就有资格换上玄衣了。青璇师姐应该还有余力,我也能努力一把。苏陵师兄,你可要加一把劲啊。要是我们都走上去,苏陵师兄却落在后面,以后苏陵师兄看到我,要反过来喊我师兄,可多不好意思啊!”

    古剑锋也看到苏陵与那钩鼻执事在眉来眼前,心里暗恨,但也无以为计,见陈寻此时怂恿苏陵再闯第五层台阶,心里暗乐。

    他能看出苏陵爬到这里,已经是强弩之末,身子骨摇摇晃晃,似乎再多加一根稻草,都会给压塌掉。

    他们拿那名执事没有办法,但要折腾苏陵,就是要挤兑他跟着继续闯第五层台阶。

    缚龙山不仅是学宫所在,同时也是沧澜城的中枢大阵,苏氏经营千年。

    中枢大阵此时即使才释放百分之一的威压,苏陵心里也清楚知道,再往上走一步,会何等的艰难。

    然而陈寻猜的也没有错,只要踏上第五层天梯,在各府都至少担当得起核心弟子的身份。

    虽然爬上第四层天梯平台的,有一百二三十人,但未必会有三分之一的人,能再多走出一步。

    苏陵本也有自知之明,只是陈寻的这番话听得是额外的刺耳,而见他嘴角微微上翘,有着说不尽的嘲讽。

    苏陵气得双眼黑,喉头一甜,当即就喷出一口血来,染红青石台阶。

    “啊,”陈寻惊讶道,“苏陵师兄撑不住了啊,那就不要勉强了,我们也不等苏陵师兄你了……”

    陈寻轻轻松踏出一步,稳稳的站在第五层天梯上,又转回身来,跟苏陵说道:“苏陵师兄,你以后喊我师兄,真也没有关系吗?”

    苏陵气得肝胆欲裂,挣扎着就要抬脚。

    “苏陵,不要。”苏毅见苏陵受不住陈寻的刺激,竟然真要抬腿去闯第五层天梯,忙出声阻止。

    “没用的甭货!”陈寻刚才还一副替人鼓励的脸,转眼就冷寒如霜,轻蔑笑道,“你踏不出这一步,小爷我一辈子就踏在你肩上拉屎撒尿!苏陵师弟,你要记住这点!”

    “你!”苏陵见陈寻小小年纪,变脸如翻掌,气势嚣张跋扈,心里恨想,这次就算将他逐出学宫,但古剑锋等人依旧会留在学宫,他要是不能跨出这一步,依旧会叫古剑锋等人踩在头上拉屎撒尿,这叫他如何甘心?

    古剑锋见苏陵有所犹豫,也将一点灵识注入金刚玄甲之中,借金刚玄甲的护体灵力,悍然踏上一步,稳稳当当的站在第五层台阶之上,面露讥笑的看向苏陵。

    见古剑锋这夯货,竟也能如此轻松站在第五层天梯之上,苏陵心想,第五层天梯或许没有那么难闯,从怀里掏出一把丹药,囫囵咽下,抬步跨出。

    然而在他面前,第五层天梯似叫一面无形屏障遮住,他就是拼尽吃奶的气力,怎么也都挤不开这无形的屏障,真正的站在第五层天梯之上……

    青璇见苏陵额头血筋都快要爆出来,英俊的脸有说不出的扭曲狰狞,心知他已经到极致,柔声劝他:“苏陵,你争不过陈寻师弟他们,就不要勉强了!”

    青璇不劝还好,她这一劝,苏陵从深心深处涌出戾气,竟在他百骸之间生成一股新力,天梯之无形屏障竟叫他像破开湖水一般挤开……

    见苏陵竟然竟然再踏出一步,陈寻也是暗暗心惊,心想,要是刺激苏陵此时突破境界,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陈寻担忧未过数瞬,旧力耗尽、新力未生的苏陵,就叫五层天梯之上势沉如雄山大岳的雄浑巨力压垮,整个人被重新像湖水汇拢过来的无形屏障弹飞出去,人在半空就狂喷一口鲜血,摔趴在第四层平台下的台阶上……

    苏陵身上的法衣也给打得粉碎,甚至连第三、第四层天梯平台之间的压力也承受不住,整个人给死死的压在青石台阶上,连手指动一下都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