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三章 该谈条件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他们也没有停留,就押着楼适夷往山上退去,与鬼奚部族人拉开距离,才坐地歇息。【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鬼奚部有好几百子弟,沿途猎杀我们从北山来的部族子弟,我们实在没把握冲破他们的封锁线,就与左丘他们汇合……”古剑锋抱着一杆重锋矛,坐下来跟陈寻细说分开数日间生的一切。

    陈寻没想到从天马湖寨城出的上千北山子弟,最后就剩下此地的四五十人。

    要不是他及时赶到,这四五十人也绝难幸免!

    想到这时,陈寻拿起重锋矛,就狠狠的抽到楼适夷的脸,强忍住怒火,没有在他身上扎十七八个洞来解恨。

    楼适夷那张英俊带点稚气的脸,当下就给陈寻抽得变形,血肉模糊,张口吐出十几颗牙齿来。

    陈寻又将楼适夷踢给南溪他们:“你们好好收拾他,留他一条命!”

    左丘稳重些,知道山下还有上百鬼奚部子弟堵着,杀了楼适夷,他们也难突围出去,当下吩咐两名族人守住楼适夷,不让人真把他给杀了。

    陈寻拉古剑锋坐下,问道:“你突破换血七层呀?”

    陈寻这时也确认古剑锋突破换血七层无疑,不知道分开才几天时间,他有什么奇遇。

    “……”古剑锋压低声音,说道,“宗崖说那枚灵丹是你无意所得,剑锋他日必还报赐药之恩……”

    “哦,那个就算了,这事不要说出去就是了。”

    陈寻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们从乌蟒出来,宗崖随身也携带两枚九元养窍丹,以备不时之需;陈寻倒没有想到宗崖会将如此珍贵的丹药,给古剑锋服用。

    不过细想,宗崖的决定真是正确无比。

    宗崖、宗凌、南溪三人还没有到六层巅峰,只能在最危险的时刻服食九元养窍丹保命,却无法籍此突破当前的修为层次。

    古剑锋停在蛮武六层巅峰的桎梏前已有多时,唯有服食九元养窍丹这样的灵丹妙药,才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晋入换血七层,成为上阶蛮武。

    换血七层相比较淬筋六层巅峰,看上去筋骨强度以及气力,都不会增加多少,但晋入换血七层之后,蛮魂滋生灵觉,蛮魂神华外放,都有种种妙用,战力实非六层巅峰的蛮武能比。

    古剑锋晋入上阶蛮武,战力倍增不止。

    这也是古剑锋、宗崖他们能苦苦支持三日的关键所在。

    宗崖能舍得一枚九元养窍丹,就说明他经历这番磨炼,能识形势、有舍有得,心性及见识都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乌蟒少年了。

    要不是古剑锋与左丘两人护卫,他也没有办法腾出手,施展不留一点余力的逆鳞一刺。

    陈寻自然不会舍不得那枚九元养窍丹,只是让古剑锋不要将这个秘密说出去。

    古剑锋站在蛮武六层巅峰,已有经年,但苦苦无法突破。

    虽然阿爸说他还差三五年的火侯,但古剑锋知道要想晋入上阶蛮武的难度有多大。

    黑山部很多族人在晋入中阶蛮武后,终其一身都未踏入上阶蛮武的门槛,说到底换血七层才算真正的进入神通层次……

    宗崖给他服食那枚丹药,所化的药力沸流在一夜之间,就助他突破蛮武六层的桎梏,晋入换血七层。

    这丹药是何等的珍贵,古剑锋心里自然清楚。

    此时见陈寻竟是毫不在意,古剑锋心里也是暗暗感激:他们能走到这一刻,也完全是依赖于眼前这个看着比他还小两年的少年。

    陈寻还想跟古剑锋说几句话,心魂震悸,骇然转头看向山下,就见多日未见踪迹的葛异再度出现在山崖之下……

    *************************

    “你们杀了楼适夷,并无好处!”高大的鳞马堵在峡谷间就像一座小巨,葛异身骑鳞马之上,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陈寻没想到多日未见踪迹的葛异,此时会为楼适夷再度出现,开口竟然还是要他们留楼适夷一命。

    陈寻将乌鞘刀横在膝盖,坐在一块巨大的山岩上,眼神扫过葛异与他身后两名宿武尉府的武士,哂然笑道:“按照规则,我们就算想杀楼适夷,你们也不能出手阻拦?”

    “不错。“葛异点点头,说道。

    葛异虽然在心里已经很是欣赏眼前这个少年了,但也为他此时的镇定暗感震惊,实不知道苏氏有哪个子弟,能有雄山崩于前而不皱眉的气度?

    不经历无数杀戮,谁能拥有这样的气度?

    葛异又缓缓说道:“照着规定,在你们进入沧澜城之前,鬼奚部除了参加试炼的子弟,都不能出手对付你们。不过,你们也应该知道,为了救楼适夷,鬼奚部会付出多大的代价。你们知不知道,鬼奚部有多少子弟参加这次试炼?”

    鬼奚部有数万族众,更有数名晋入还胎境的天蛮强者,实是蟒牙岭周遭第一强族,族中有无数资源供子弟修练。

    在乌蟒,在十二到十八岁之间的子弟,有一两百人,以此估算鬼奚部的少年子弟,不会低于三四千人。

    不过,鬼奚部少年强者再多,但一百人都未必能有十二岁就突破六层巅峰的楼适夷一人重要。

    也就意味着,鬼奚部为救楼适夷一命,会不惜一切代价。

    同时,他们若是将楼适夷杀死,鬼奚部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在他们进入沧澜城之前,将他们击杀,以雪血仇。

    陈寻笑着问葛异:“这么说,鬼奚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楼适夷一命喽?”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觉得你们现在杀了楼适夷,不好,”葛异暗感陈寻真是聪明,但还是面无表情的说道,“至于你们提出的条件,鬼奚部会不会同意,我不能替他们答应你?”

    “你们也来说说,楼适夷那条狗命值多少钱?”陈寻招手让左丘跟古剑锋也过来商议。

    要对抗鬼奚,乌蟒与左棘、黑山就要牢牢抱成一团。不然的话,就算在苏氏的威压之下,鬼奚即使不能光明正大的灭了乌蟒,暗中使点手脚,也足够乌蟒吃一壶的。

    左丘、古剑锋也夷然无惧,都到这一步,怕也没有鸟用。

    他们走到陈寻身边,蹲在山岩上,说道:“阿寻,你来说,我们都听你的……”

    “那好,”陈寻搓着膝前的乌鞘刀,跟葛异说道,“鬼奚部数百人在山岭之上恶意猎杀我北山诸笔子弟,天情难容。即使进入沧澜学宫,我们也跟他们水火不容,请他们将手里的宿武尉府铁牌都交出来,鬼奚部的子弟不得用宿武尉府的名额进沧澜学宫。这是条件之一……”

    “我记着,条件之二呢?”葛异问道。

    “鬼奚不是人多势众吗?他们护送我们进入沧澜城,到沧澜城后,我们将楼适夷送还,这是条件之二……”陈寻说道。

    葛异点点头,等着陈寻继续往下说。

    陈寻将从楼适夷身上剥下来的那件玄甲,扔下山岩。

    这件玄甲上所刻的金刚玄符已经损毁,不能再用,跟普通鳞甲没有什么区别,也就没有多大价值了,但在他逆鳞一刺之下,这件玄甲虽然损毁,但还能保住楼适夷一命,可见真是不凡。

    陈寻说道:“这样的玄甲,鬼奚部送十件过来,就可以了,我们都是乡巴佬,没什么见识,也没有其他条件好提……”

    葛异都替鬼奚部感到肉疼,即使在宿武尉府,此时都未必有十件金刚玄甲多余,说道:“鬼奚部怕是没有十件金刚玄甲……”

    “跟金刚玄甲差不多的符器、灵丹啥的,凑十样来,也行——我这人真是很讲道理的。”陈寻恬不知耻的说道。

    这还叫讲道理?

    葛异都替鬼奚部深感到要吐血:十件符器差不多要将鬼奚部这些年的底子掏个半空了。

    不过葛异看到损毁成这样的金刚玄甲也是刚刚心惊。

    玄甲篆刻金刚玄符,汲取天地玄息灵气、自生护体灵力,坚固异常。即使真阳境后期的修者穿在身上,也能扛还胎境强者全力一击,没想到就这样损毁了。

    双方恶斗时,葛异照着规定,远在二十里看着这一切,不会出手干预。

    陈寻施展逆鳞一刺的瞬时,他也感应到磅礴强横的凶焰气息,但也没有想到此时的陈寻,竟然强横到如此的地步。

    陈寻要是修炼到真阳九重巅峰,或者突破真阳九重,晋入还胎境,他的战力将强横到何等的地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