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章 追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点击、红票……)

    “去死吧!”楼适夷心想此子,大概就是楼离让楼樵传信所说的那人,见他竟然如此轻松接下蒙冲的炎火符箭,心想他的实力果真是在水准线之上,当即拔出腰间长剑,玄冥阴劲在体内运转一周,即化作无穷剑芒,势要趁此子喘息未定,将其剁成肉酱。【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剑影茫茫张开,透漏无穷阴寒之气,剑气纵横,更是催动气浪如波涛怒啸;而楼适夷的身形,在茫茫剑影之后,竟化作一道虚影飘忽不定,步伐诡异到极点,叫人难察他这绝杀一剑最终会劈向何方。

    陈寻灵识过人,楼适夷曲奥晦明的杀机,就像镜中映相一样,清晰的叫他的灵识捕捉,他提足闪退,始终避开最为噬人的剑芒,站在剑芒催生的气浪之外,哈哈笑道:

    “楼兄既然无意合作,那另两位兄台,我们联手杀了这姓楼的可好?他身上的三枚试炼铁牌,你们取二,我只取一。”

    楼适夷鼻子都要气炸,真是未想这乌蟒少年身处他与蒙氏兄弟合围之中,竟然还想挑拔离间,当即就口诵法诀,千万剑影骤化合到一处,化作一道巨大剑虹,就朝陈寻劈斩而去。

    气机相引,避无可避。

    陈寻灵识锁住剑芒,持弓弦动如雷,箭如浮光掠出,以硬碰硬,直击长剑虹影。

    霹雳炸响过后,精铁所铸的铁箭连头带杆,竟都碎成齑粉;而剑芒虹影也被击散,无数剑芒煞气四处震荡,摧折左右树木,卷动枯枝败叶直冲云宵。

    陈寻手臂及脸叫好几道剑气割伤,但无大碍,借势疾退百米,始终站在三人的包围圈之外,又从容不迫的抽出一支箭,搭在弓弦之上,遥指楼适夷。

    “这人真是有趣!”蒙冲刚才射出烈炎箭留有余力,但见这来自北山的臭小子,竟然真能接下楼适夷一剑,心里暗暗吃惊,而他脸上神色却无半点担忧,双手凝结两枚烈炎符箭,踏足掠在楼适夷身后的梢枝之上,哈哈大笑道,“楼兄你去杀了此子,我们替你撩阵!”

    楼适夷见蒙氏兄弟一左一右,如影附在身后,心生警惕。

    楼离说要找机会除掉乌蟒此子,以免日后对鬼奚会有危险,但倘若他与乌蟒少年斗个两败俱伤,却叫蒙氏兄弟坐收渔翁之利,楼适夷则绝不苦心,当即顿住身形,闪到一旁,说道:

    “蒙兄要取这小子身上的试炼铁牌,适夷绝不阻挠,但请蒙兄留这小子一口气,让我一剑戳死他!”

    陈寻见三人所穿衣甲都隐现光华,心知这三人都有戒备,身上的玄甲宝衣不是寻常兵刃能破。

    他留下来与他们缠斗,只怕是十死无生,抓住三人相互猜测的瞬间,扭头就往西纵逃。

    陈寻这几年来都在山林采药狩猎,人在密林之中如鱼在水。

    他观想蛮魂,蛮魂神华贯注双足,就见双足透漏隐隐寒光,一脚踏出足有五六千斤的力道。

    林地里数百年腐叶积累松软,但他脚踏巨树根部,一步发力踏出,身形就像炮弹一般窜出二十米,不比纵横山岭间的野生鳞马慢上多少。

    楼适夷与蒙氏兄弟,施展御风术,踏枝而行的身形也是极速,紧追陈寻其后,死咬不放。

    大家身上都有试炼铁牌,灵识感应有如明烛照夜,即使在地形复杂的密林之中,谁都不要想能躲过谁。

    这一口气跑下来,就看谁的气息耐久。

    试炼受区域限制,虽然不知道宿卫尉府暗中潜伏的强者在何处监视,但陈寻还不敢轻易挑战苏氏制定的规定,奔跑一阵,就往北面蟒牙岭奔逃。

    四人一逃三追,小半天就跑出三四百里。

    陈寻身上有六枚九元养窍丹,还有三瓶聚元膏,完全能支撑他连着跑上三五天不歇脚。

    然而身后三人,来自鬼奚等大族,身上也不会缺乏补充气血的灵药。

    既然是试炼,就不是单纯的争取试炼铁牌。

    北山竟然出了一个如此了得的少年强者,楼适夷、蒙冲他们也起了争强好胜之心,势要将此子诛杀在荒原之中。

    陈寻一口气跑出三四百里,就见前面有一座高峰似天柱孤立横在身前,高不见顶。

    他想一人独斗楼适夷三人联手,绝难取胜,而此山如此高绝,山中凶禽猛兽必不在少数,心想要是能引诸多凶禽猛兽加入这场乱局,或有一线胜机。

    如此想来,陈寻就无犹豫,当即就踏石攀崖,往山上跑。

    “操!”蒙冲三人往山里追了一阵,抬头见头顶数头鳞鹫在云下盘旋厉啸,似在警告他们这些不速之客,才深感那北山少年的难缠。

    他们虽有把握与楼适夷联手宰了那小子,但要是无意闯进哪头凶兽的巢穴,那小子是不能活了,他们也必然会给拖下水,势难全身而退。

    “追。得不得那枚试炼铁牌也罢,哪怕将他逼入哪头凶兽巢穴也好!”楼适夷见蒙氏兄弟心生犹豫,咬牙说道,“难道要让别人知道,我们三人联手都收拾不了一个北山少年,还有脸在沧澜学宫混下去?”

    蒙冲心想楼适夷的话也对,他们离那少年有三四里远的距离,再拉开些距离,那小子在前面真要闯进哪头凶兽的巢穴,他们也有足够的时间转身逃走……

    头顶已有好几头凶禽盘旋,似乎也畏惧他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强悍,而楼适夷三人在身后还是紧追不舍,陈寻暗感头痛。

    滞住身形,陈寻感应到身后三人也停住身形,心里暗恨,知道他们这是要将他逼到哪头凶兽的巢穴里去受死,省得他们动手。

    只是三人缀尾不走,他又不能不逃,当下将青铜小瓶里剩不多的聚元膏都吞了下去。

    陈寻刚要将青铜空瓶藏回怀里,心念忽闪:青铜小瓶能封住灵蕴药气不流失,能不能遮住试炼铁牌的气息?

    陈寻将试炼铁牌取出,才发现试炼铁牌虽小,却比青铜小瓶的瓶口要大稍许。

    陈寻犹豫瞬息,顾不上珍惜青铜小瓶难得,当即用力想要将瓶口捏扁。

    陈寻以前都是小心翼翼的怕青铜小瓶破损,哪里曾用力捏过?这下用力捏去,青铜小瓶却夷然无损,半点都没有叫他捏扁。

    操!

    乌蟒千年之前曾纵横沧澜无敌,与苏氏缠斗百年才不幸衰败,传承悠远得很。

    这数只青铜小瓶,与陈寻身后兽皮包裹里的那只青铜小药炉,实是一套器物,陈寻未曾想这套炼药炉瓶竟是如此不凡,平时只用来炼制聚元膏、乌蟒丹,还真是没有看出来。

    试炼铁牌既然无法放到青铜瓶中,陈寻当即将兽皮包裹解开,将试炼铁牌放入青铜药炉盖上盖子。

    果然,试炼铁牌透漏的荒兽残魂气息,在青铜盖子合上的瞬间,就叫青铜药炉遮得无影无踪,就像明烛被风吹灭。

    陈寻也不犹豫,当即转身跳下一处断崖,手抓住枯藤急速滑下千米,又钻入北坡的一处密林之中潜行数里才停下脚步。

    陈寻能感应到楼适夷三人很快就追到他刚才立身之处,但停在那里进退不得,想来是猜不明白他身上的那枚试炼铁牌怎么突然间就没了气息。

    陈寻也没有时间好好揣磨青铜药炉跟那四只青铜小瓶到底为何能遮住残魂气息,眼下既然能藏形匿迹,就不怕楼适夷三人再紧追不舍。

    楼适夷、蒙氏兄弟三人在山间搜索许久,都不见陈寻的踪迹,终是不甘的下山。

    陈寻则反过来跟在楼适夷三人身后,然而未等到他找到机会,要出山口之时,左右两匹鳞马横身驰出,封住他的路。

    “你身上那枚试炼铁牌呢?”葛异将佩刀横在身前,他也是突然失去对这枚试炼铁牌的感应,不知道出了什么缘故,不得不现身问个究竟。

    陈寻解开身后兽皮乌袱,打开青铜药炉给葛异看里面的试炼铁牌,问道:“这不算破坏规则吧?”

    “这确实不算破坏规则,”葛异枯瘦有如老树皮的脸闪过一丝异色,说道,“没有想到参加试炼部族子弟身上会有玄符药炉。你将药炉藏好,最好在进沧澜之前,不要叫他人知道——等你加入沧澜学宫之后,身上有几样上品符器,也就不怕他人觊觎了。”

    青铜药炉壁身所篆刻的文字,看着简单,但要比天罡符钱以及试炼铁牌上刻印的玄符秘篆还要古老,想来不会仅是玄符药炉这么简单。

    陈寻当然也不会傻乎乎跟葛异等人说破。

    见葛异等人看过试炼铁牌无状之后,即驾驭鳞马潜入暮色之中,陈寻就又将试炼铁牌封入青铜药炉之中,钻入密林继续南下。

    **************************

    就在陈寻打开青铜药炉给葛异等人查验试炼铁牌之时,已经先一步下山的楼适夷等人再生感应,惊疑不定的看向山脚下的密林方向。

    他们打算转身去追,试炼铁牌的气息又再次消失无踪。

    楼适夷这时候也能断定,北山部族出来的那小子,并非发生意外,刚才必然是用相当高级的法器遮闭试炼铁牌的兽魂气息。

    法器的价值之高,谁都没有楼适夷三人清楚?

    蒙冲自幼修练烈炎玄符,耗尽全身气血真元释出暴炎术,能将五六人合抱的巨树轰成粉碎,但一击过后,气血真元耗尽就无再战的余力。

    灵药供平时修炼还严重不足,蒙冲也不敢在与敌搏杀时,就奢侈的频频施展暴炎符术;通常情况下,他只会施展威力稍小的烈炎箭,击杀弱敌。

    倘若拥有一样法器,以他的修为,仅需注入一点灵识,就能汲取天地灵气,就可以持续不断的术法,能叫他的个人战力增加数倍不止。

    “怎么样?杀得此子,我们只取那件法器,再另外贴一枚试炼铁牌给你?”蒙冲问楼适夷道。

    楼适夷摇头道:“他在暗,我们在明,我们又没有能遮闭试炼铁牌气息的宝物。我们只要稍稍靠近,他就会远远逃走,从哪里去追?”

    “试炼铁牌都交给我弟拿着,我们俩也就转入暗处……”蒙冲说道。

    “……”楼适夷打了哈哈,笑道,“蒙兄,我们什么时候相互信任到这个程度了?要不是这样,你们身上两枚试炼铁牌,我帮着保存?我保证不贪你们的试炼铁牌!”

    蒙冲俊朗的脸扭曲了一下:“鬼奚部这次得到三枚试炼铁牌,就够了吗?”

    “得了太多,也不见得就好,”楼适夷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在此暂且分别,他日在沧澜学宫握手再叙旧情!”

    虽然楼离让楼礁传信,有机会一定要除掉这小子,但楼适夷知道蒙氏兄弟居心不善。

    他若跟乌蟒那臭小子拼得两败俱伤,再叫蒙氏兄弟渔翁得利,那他真是愚蠢了。

    即使要下手,也要将身上这三枚试炼铁牌交给族人先带进沧澜城再说,甩掉蒙氏兄弟之后,再转回头找那乌蟒少年。

    现在离开试炼截期还有七日,楼适夷就不相信乌蟒少年手里有一枚试炼铁牌就满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