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六章 荒古血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哈哈,竟然过九百张月票,大家的能量异常充足啊……新的一章修改有些慢,更得比较晚,请大家见谅!感谢凡乐帝、生蚝医院2、小小小微、天朝大佬、官风的小红、花豹与狒狒、国宝I熊猫、ti789oo、o4好人、我不信命的、rongke等新老兄弟的热情捧场……让月票来得更猛烈一些……)

    *************************

    陈寻知道自己有一线机会,电蛇雷光击中他的后背,他的心念瞬时四分五裂,而极瞬之间,金蛇雷光化作无数细小电流,沿他肢体滋长,就像是天域间极致毒液,极瞬之间就将他后背血肉蚀成灰烬。【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然而,他的神魂识海坚如磐石,旷世而立,在电蛇雷光伤及神魂的瞬时,一声无形怒吼从魂海深处暴出,掀起漫天神华,将那一道道精纯堪比神力的金色电流吞噬一尽。

    之后,陈寻就彻底陷入昏迷,不知道生什么事情。

    待他苏醒过来,他被抱在柔软的怀里在狂奔飞驰,风呼呼在耳边刮响,就听见苏棠撒腿狂奔之余还在他耳边嘤嘤哭泣:

    “你个蠢货,你个浑蛋,谁要你替我死……”

    “呃,”陈寻艰难的开口,“你跑这么快,跑不到沧澜城,我就会被颠死了!”

    “啊!”乍听陈寻开口说话,苏棠差点将紧抱在怀里的“尸体”扔出去,惊骇的问道,“你怎么没死?”

    “你到底是想我死,还是不想我死?”陈寻无语的问道。

    “这么重的伤,你怎么可能没死?”苏棠还是难掩心中惊骇,都忘了刚刚她哭哭嘤嘤的求着老天爷,不要让陈寻死,

    陈寻让苏棠放他下来,心想:比起孤峰石崖里所困的那头凶兽,六臂巨魔果然是更高级的存在。

    那滴已化为他神魂识海本体的金色魔血,玄妙之处远乎他的想象,也在这最关键的一刻,替他挡下致命一击。

    苏棠将陈寻放下,还拿看怪物的眼神盯着他。

    那道电蛇雷光,看似威力不大,但所含灵力格外精纯,可以说已经进化成神力,她就是全盛之时,也未必能挡住一击,想不透修为如此低微的陈寻,竟能保住性命。

    而陈寻被电蛇雷光击中,她明明看到他后背血肉在极瞬之间熔为灰烬,现在就乘森森白骨,这么重的伤势,他怎么可能保住性命?

    陈寻叫苏棠放下来,想盘膝而坐,但觉身后极寒玄气直侵五脏六腑,拧头却给后脊背露出的森森白骨吓了一跳。

    谁看到自己的后背没有一丝血肉附着,森森白骨之内就是狰狞可怖的器脏,所受到的惊吓都绝不会比陈寻少。

    也不知成不成,陈寻盘膝入寂,观想九幽蛮魂。

    他受这么严重的伤势,气血早就枯竭,哪里有半点神华汲取?

    然而坚如磐石的魂海,比任何一刻都要浪涛汹涌,一道道精纯无比的金色神华形成魂海巨浪,怒吼着追逐陈寻潜入魂海的心念。

    随着心念刻画,九幽蛮魂瞬息成形,然而承受不住魂海本体直接涌出的精纯神色,转瞬间看似无比强大的九幽蛮魂相即告崩溃,无数神华碎散如雪,下一刻,透漏极凶威势的六臂巨魔相就立于魂海之上。

    整个过程,完全不受陈寻心念控制。

    然而看着陈寻疗伤的苏棠,心里更是震骇,靥露惊容:

    老祖说乌蟒千年传承的九幽蛮魂,已经是西荒罕有的奇凶极烈,但陈寻此时身上透漏的凶煞气息,绝对要远甚九幽蛮魂,更像从九幽地狱极深处席卷而来的怒吼狂啸跟滔天黑焰,将陈寻的残躯包裹其中。

    仅这极凶的气势,直要将周遭的一切焚成灰烬。

    苏棠堪堪有一丝弥合迹象的琉璃心境,被这凶煞气焰冲击,再度震得四分五裂。

    苏棠心里暗暗叫苦,琉璃心境再度受损,所受的伤势都不知道有没有再度复原的机会。

    琉璃心境是她修练的一切根本,但她怎么都不会将陈寻一人丢在荒山野岭之中,一个人远远的避开?

    远远缀在他们之后的几头青狼,本打算等苏棠抱着陈寻奔跑到气血枯竭,没有一丝威胁之后,才上前扑食,此时却叫那透漏而来的凶煞气焰震得心胆欲裂,夹起尾巴,掉头呜鸣狂逃,似乎怕停滞一瞬,就会叫这凶煞气焰吞噬。

    苏棠盘膝打坐,苦苦维持那四分五裂的琉璃心境不灭,但心里的震骇依旧难消。

    陈寻到底修练的是何种蛮魂,如此低的修为,透漏的气息竟能直接震伤她的琉璃心境?

    要知道,就是恶猿体内荒古血脉所滋生的那一游丝神力,将她的神魂震得四分五裂,也没能伤及他琉璃心境的根本。

    而更叫苏棠靥露惊的,就见大孤峰以南方圆两三百里的云气,在凶煞气息的牵引下,在翻滚沸腾。

    苏棠受创极重,枯寂多日的玄窍才刚刚恢复稍许生机,本感应不到天地玄息,但此时的天地玄息,仿佛烧沸的热水,剧烈沸腾,她想感应不到都难。

    转瞬间,玄息就如汪洋大海一般汇涌而来,在陈寻周身凝聚,形成肉眼可见的浓郁云气,注入陈寻的身体之中。

    天地玄息汇聚,竟然浓郁到凝成云气!

    除去老祖,苏棠还没见过族中有谁,修练能搅动这么大的声息。

    但老祖是天元境巅峰,陈寻却是连还胎境都没有晋入的普通蛮武,未凝真血,照道理甚至都不能汲取天地玄息,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声势?

    而随着巨如汪洋的天地玄息涌入,陈寻叫电蛇雷光灼毁的筋骨肌肤边缘,绽放毫光神华,就在苏棠眼前,一寸寸的生长新的肌肉筋腱……

    灵气塑体、白骨生肉!

    苏棠几乎不相信她眼前的事实,陈寻肉身的愈合能力,竟然强到灵气塑体、白骨生肉的地步!

    他还是自己这十数天认识的那个蛮族少年吗?

    ****************************

    六臂巨魔相是魂海神华自凝聚,汲取天地玄息灵气修补创体。

    待陈寻后背生出新的肤肉,六臂巨魔相就又化作数道精纯无比的金色神华散入魂海之中,好像浪费一点都叫人极其痛心。

    烟消云散,热水滚沸似的天地玄息,也在刹那间恢复平静,只有那滴水成冰的极寒玄气,犹充塞天地。

    之前一望无垠的金色魂海,此时已然缩小了许多,陈寻心念隐然能感应到极远处有幽晦边际的存在。

    两次遭受致命重创,皆是魂神本体自涌出精纯神华,具六臂巨魔相保住他的性命,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消耗?

    陈寻暗感再要有两三次致命重创,他的神魂识海,可能就会退化到跟寻常蛮武没什么区别了。

    陈寻对魂海本体如此巨量消耗,却没有什么好心痛的。

    他这次湖泽荒原之行,看到那些蛮荒部族,在天威、兽群的威胁下,生存境况如此惨淡,稍有不慎就亡寨灭族,也想了很多事。

    在蛮荒凶兽、天地之威面前,人是何等的渺小,百年之后的修练潜力再大,对于朝不保夕的人,又有什么意义?

    虽然这次遭受重创,魂海本相消耗极大,但他不行此险计,不能诛除那头恶猿,根本就不容他有第二种选择。

    魂海本体消耗虽然大,但除了后脊背致命重创已经复原如初,也不是没有其他好处。

    陈寻感觉百骸气血热流涌动,精纯再度倍增,仿佛全身都换过血一般,有一种力量都浸透血液的感觉,赫然直接晋入蛮武七层易血的境界,而此前因为淬筋练力,根根浮凸的血筋,此时也都恢复正常……

    陈寻见苏棠双眸看过来,竟是想拔出刀、要将他身体剖开来看个究竟。

    “你想干什么?”陈寻吓了一跳。

    “你体内是不是有荒古血脉,或者你曾经年少无知,吃下什么极品灵药?”苏棠盯着陈寻问道。

    “荒古血脉是什么?”陈寻问道。

    “蛮荒部族皆神魔族裔的话,你听说过吧?”

    陈寻点点头。

    苏棠说道:“太古之时,八荒绝域与云洲,都是神魔的居所。三劫过后,神魔尽灭,人族才渐渐兴旺。人族作为神魔的后裔,经过数万代人的繁衍,体内的神魔血脉已经微乎其微,只有极罕见的人,才会比常人精纯一些。不过,就算稍稍精纯一点,就已然是天纵之资、修炼奇才。”

    “那跟乌蟒所说的先蛮血脉,没有本质区别呀?”陈寻说道。

    “只是不同的说法,”苏棠说道,“蛮魂修练,以精纯气血、凝练蛮血为先,唯有精纯到极致的蛮血,才堪比神魔之力。故而蛮魂修练,都是以修魔成神为根本大道。你是不是身具荒古血脉?”

    “我流了这么多血,你看不出我身体里有没有荒古血脉?”陈寻疑惑的问道。

    苏棠虽然荒原生存的经验欠缺,但说到修练,简直就是一本百科全书。何况她受伤前,是还胎境中期巅峰的绝世强者,眼力绝非常人能及,陈寻还以为苏棠早就看出点什么来呢。

    “与神魔搭上关系的荒古血脉,极性暴烈,又怎么是常人血肉之躯能承受的?”苏棠说道。

    “不能承受,要怎么办?”陈寻摊手问道。

    苏棠横了陈寻一眼,心想他的修炼基础还真是薄弱,耐着性子,仔细跟他解释说道:

    “人在胎体之时,气血筋脉混成无碍,修真谓之为先天。若具荒古血脉,也与气血混成相融,不分彼此。但在人离开母体之后,肉身生长,气血在人体之内也不再混成一片,就无法再承受荒古血脉的极性暴烈。这时候荒古血脉就会以魂海异相的形式存在玄窍之中,这些人在出生之时,通常都会有异相呈现,之后除非有搜魂奇术,不然是无法看到别人玄窍之中的魂海异相的……”

    陈寻眨眨眼睛,他以前读历史书,常有记载说哪个帝王将相出生,天地必显异相,他还以为完全是胡说八道,没有到竟然是真的。

    “……身具荒古血脉,生来就有种种异能,”苏棠继续说道,“你遭电蛇雷光重击,保住你一线生机,此时又自具相,汲取天地灵气重塑**,这都是魂海异相所具的神通。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强大的魂海异相,你的魂海异相是什么?你出生时,天地所呈异象到底有多壮阔?”

    陈寻心想果真如此,金色无垠之海就是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魂海异相。

    虽然才相处不到十天时间,陈寻也深知苏棠绝不同苏氏其他人,而且他想修练下去,想要进一步挖掘六臂巨魔血的潜能,也只能求教于苏棠。

    陈寻刚要将一切都告诉苏棠,苏棠却连连摆手,阻止他说下去:

    “你不要说给我听了。你的魂海异相,仅透漏的气息就能震伤我,定然奇伟无极。我知道了,对我以后的修练无害无益,甚至会形成心碍。不过,你要记住,绝不要轻易跟外人透漏你的魂海异相是什么。这世间有那么一些可恨之极的邪修,自己资质有限,却有邪术能盗他人的荒古血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