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四章 修灵玄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新书《大荒蛮神》从上传更新,到今日整十天,新书一共上传了十一万多字,平均每天上传更新一万一千多字。【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本书是更俗的转型之作,相信更俗的努力,兄弟们也都看在眼底。

    更俗以前什么时候这么勤奋过?

    今天,纵横在页给这本新书搞了一个捧场送月票的专题活动:

    兄弟们给新书捧场1oo纵横币,就可以抽得1张月票或1张推荐票;

    捧场1ooo纵横币,就可以抽得4张月票或2张推荐票;

    捧场1oooo纵横币,更能抽得4o张月票或2o张月票或2o张推荐票……

    参加新书捧场的兄弟,还有机会获得定制T恤衫、u盘、鼠标垫和ipadini平台等奖台。

    这是咱们光明正大刷月票跟红票的大好良机,请兄弟们支持我一把。

    从这一章更新开始,之后月票刷满五百张,就更新一章,直至存稿用尽……

    请兄弟们支持更俗一把……

    **********************

    铁箭电射而出,没入石壁,仅剩箭尾翎羽在外震颤,嗡嗡作响。

    陈寻以往他全力拉开铁胎弓,隔着三四百米远射箭入壁,顶多半支铁箭能射入石壁,现在看整支铁箭都没入石壁,威力倍增心里也震惊万分。

    这样的通神箭术,寻常蛮武也许要苦练多年,才能练成,但他学过苏棠所授法诀、驭控灵觉,竟然半日之间就能达到,陈寻心里暗想:所谓宗门,还真是深不可测啊。

    “怎么样,我们苏家的缚龙箭厉害吧?你现在求着拜我为师,还来及得啊。”

    苏棠见陈寻站在石壁前,为威力大增的射术困惑,得意洋洋的走过来,想要诱骗这个蛮族少年拜入她的门下,心想阿寻资质这么高,老祖定然能同意收他入门。

    这些年来,她在老祖门下,都是一个人修练,又被他人视为沧澜的天之骄女,在外人面前不得不保持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她自己都觉得厌烦,以后修练,要能有阿寻陪她,定会有趣许多。

    想到这里,苏棠都忍不住有些得意。

    陈寻转回头问苏棠:“箭术还是微末小技,是不是你传我的法诀才是根本?”

    除非有真正的神弓在手,不然箭技再通玄,也绝难跟真正强横的蛮魂战技相比并论。

    缚龙法诀有修练、驭控灵觉的妙用,陈寻也隐约感觉他远远没有掌握法诀的真正玄奥,心想缚龙诀应该才是苏氏的不传之秘。

    “唉,总之,你千万不要将法诀透漏给别人知道就是,”苏棠还以为能骗过陈寻,不曾想他眨眼就琢磨出不对劲来,忍不住又好奇的问道,“我传给你的只是缚龙诀第一层法诀,也没特别高深啊,你怎么猜到的?”

    “青木道人在《道蕴残解》里说,寻常人都有观、闻、嗅、尝、触及心念六识,唯有开悟蛮魂,才会开启灵觉、灵识,是为第七识。修灵玄功,应该不会仅仅是箭术这么简单吧……”

    “真是无趣,”

    苏棠唉声叹气的说道,

    “沧澜修者筑基,以修练道蕴真阳为主,但到真阳境第五、第六重,也会修习观想存思秘法,修练神魂,与蛮武修练蛮魂,没有太大区别。神魂修练,滋生灵觉,本身就有种种妙用,便在晋入还胎境之后,灵觉又是修练本性灵气、施展符术、法术的根本。苏氏子弟通常只有晋入青阳境后期之后,才会传授修灵玄功,资质高些后,青阳境后境就能施展一些简单的符术、法术……”

    “是不是不能传给外族?”陈寻问道。

    “话是这么说,”苏棠摊手,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嘛?不过,我教你的,也只是缚龙诀第一层法诀,就算让老祖知道,他顶多骂我一顿。”

    此事泄漏出去,身为沧澜天之骄女的苏棠顶多是被骂一顿,但落到他头上,就绝不会这么简单了。

    陈寻心想,最好还是让这个秘密烂在肚子。

    至于缚龙诀后续的法诀,以及怎么修练本性灵气、符术、法术,陈寻也不再多问。

    他现在修练越多,以后进沧澜学宫,露出马脚的可能性越大。

    陈寻又照缚龙诀练习箭术,差不多觉得能娴熟掌握,就与苏棠再回到两重断崖之下。

    陈寻爬到第一重断崖的半截处,站在一道突兀而出的石梁上,约摸估计着离石崖有五百米的距离,从箭壶里抽出一支铁翎箭,瞅着在崖头怒放的石蛇莲,就一箭射去。

    铁翎箭去势极,左右崖谷即叫破空厉啸充满。

    就在箭头射中石纹蛇颈奇花的电石火光之际,崖头石隙里暴涨一蓬金光,当即将铁翎箭击成齑粉。

    就算精铁所铸的箭头,也难幸免,在崖头化作无形。

    危机似毒蛇吐信袭来,神魂震悸的陈寻,当下就从石梁翻身跃下,一道电光仿佛金色电蛇,紧随他后,轰的一响,就将陈寻驻足的石梁轰成灰烬。

    灰烬!

    陈寻与等在崖下的苏棠,叫漫天的石之灰烬撒得满头满脑。

    陈寻跳下石梁时,根本就没来及回头看一眼,此时看他刚才驻足的石梁已经空空荡荡,不存一物,空中皆是焦灼之味,吓得冷汗直冒。

    他反应要是稍慢一瞬,下场不会比那道石梁更好。

    苏棠也是余悸未平,清晨时要不是陈寻将她及时拖下断崖,她伸手触及石蛇莲的那一瞬,就是她身殒道消之时。

    “你有没有感应到石壁里藏有何物?”苏棠问陈寻。

    “没有。”

    陈寻射箭之前,特地将灵觉延伸进石壁之间,但观石壁中昏暝一片,感应不到一丁点的异常气息,而在金光暴射之际,又有无形幕帐将他的灵觉弹出石壁。

    而在第二道金色电蛇击来的瞬时,陈灵除了神魂之上的震悸之外,甚至连一丁点凶煞杀机,都没有感应到。

    石壁之中,绝对藏着乎想象的强横异兽,强横到杀一名蛮武,都不需要念起杀机。

    也是,寻常人掐死一只蚂蚁,心里又怎么会有杀念呢?

    “没想到这座山里最强的异兽,竟然藏在这处断崖石壁里,我之前经过这里,还真是没注意到。”苏棠心有余悸的说道。

    她未受伤前,将那道石梁轰成比谷粉还细的石粉,不是什么问题,但那道金色电蛇将石梁击成灰烬,其中神力之精纯,就算她全盛之时,也难力敌。

    亏得陈寻灵觉过人,才逃过一劫。

    “它似乎受到什么禁制,不能从石壁里出来;而且威力精纯的杀招,似乎也不能多用,不然我们第一次过来,不会轻易爬到第一重断崖之上。”陈寻猜测道。

    “石蛇莲是四品宝药,花开之时,我们刚进溪谷就应该闻到药气。但我们爬上第一重断崖,才闻到淡淡的游丝药气,想来更多的药气叫那怪物吸入石壁了,”

    苏棠点点头,说道,

    “刚才那道电光,看似威力不大,但精纯无比,堪比神力,非极强横的凶兽不能练就。这头凶兽,竟然如此在乎这点灵蕴药气,除了被禁锢此地外,很可能跟我一样,受到极严重的伤势……”

    虽然再无金色电蛇射来,陈寻与苏棠也觉得崖下非久留之地,更是断了采石蛇莲的念想。

    不管石壁里的凶兽受到什么禁制,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都不是他们此时能贴近招惹的。

    大孤峰既然灵气如此充裕,其他地方说不定还会一些下品灵药。

    稳住苏棠的伤势,两人安然回沧澜才是要紧。

    回到沧澜,苏氏什么灵药没有?

    当下,陈寻就与苏棠就绕过溪谷里的这座两重崖,沿着冻得结实的石溪边缘,往更高处攀登。

    爬到足够高处,再回头看那处溪谷,陈峰才觉那座两重断崖,矗立在宽阔陕长的溪谷之中,就像一根擎天石柱,形状竟然大孤峰的山形十分相似。

    两侧的山岭仿佛双臂,又将溪谷环抱在内侧。

    苍苍郁郁的密林覆盖在雪层之下,即使这么严寒的天气,还有山泉从两侧山岭里涌入,到孤峰脚下汇合后,才冻成极寒玄冰。

    这种峰中藏峰的地形,还真是奇怪得很。

    陈寻只是根据《道蕴残解》揣摩出一些有关“天痕地势”的粗浅道理,也知道这种地形的不凡。

    将小孤峰抛开身后,陈寻与苏棠又爬上一段千米高的断崖,差不多爬到山顶,才看崖下云气密布,将小孤峰遮住。

    “真是奇怪啊,刚才在山下,没看到这截高崖下有云啊?”陈寻说道,估摸方位,心知小孤峰就在高崖之下,甚至能直接跳过去。

    苏棠熟知察地观脉之术,看此峰中藏峰的地形,堪比天然形成的阵势,心想也难怪孤峰崖头会生出四品级的宝药,半座山的道蕴灵气,都在小孤峰处生汇聚。

    数百年无人经过这里,不长出宝药,才叫奇怪呢。

    当即又好奇,困在小孤峰之中的那头凶兽,到底是何物?

    ************************

    山顶的寒气更甚,能看到天青色的玄寒之气,就像透明的水层悬浮在头顶。

    这处天地灵气越充裕,陈寻与苏棠在途中采到两株乌玉芷。

    生长极寒之地的乌玉芷,形如幽兰,茎叶乌青,散玉泽,通体就像乌玉雕刻而成。

    乌玉芷不能跟石蛇莲相比并论,但好歹也是二品级的灵药,足以镇住苏棠体内的伤势。

    不能合药炼制成丹,药效要差了许多,但陈寻折了半株乌玉芷嚼咽入喉,药力化作滚滚药流,几乎叫他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

    心脏剧烈收缩,血液飞流转,甚至都不用陈寻观想蛮魂,气血就有无数明亮神华释出,像云气在魂海之上剧烈的翻腾。

    这就是开悟蛮魂的好处,寻常人服食这么强的灵药,下场通常都会暴体而亡。

    陈寻就在山巅盘膝而坐,利用山巅之上更纯淬的玄寒之气,与汇聚魂海之上的神华云气,淬练全身骨骼。

    将半株乌芷的药力炼化干净,已经半夜,陈寻又觉不够,见苏棠还是默运玄功炼化药力,他又将相当两瓶聚元膏的灵药,一骨脑的嚼咽入腹。

    一夜过去,不仅周身骨骼淬练到新的极致,筋腱也受到极大的淬练,陈寻直觉浑身都充满力量。

    淬筋练力,当真是一点不错。

    陈寻真想搬块巨力,试试此时的气力增涨到什么程度。

    “你看我做什么?”陈寻见苏棠一双清丽的杏目愣怔怔的盯着看他。

    “你现在好丑。”苏棠说道。

    陈寻此时才看到浑身的筋腱经一夜淬练后,竟变得又粗又大,将坚韧如甲的皮肤撑起来,一根根青筋浮凸,似虬蛇缠结,仿佛天然生成一副异兽图腾。

    跟宗桑、南獠他们这些上阶蛮武,竟然成了一个德性,自然极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