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择天记

首页
第1181章 一剑天上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那道剑光非常的淡,就像是落叶在风里画出来的痕迹,不盯着看根本现不了。【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嗤啦一声轻响,夜空里出现了一道非常细的剑痕。

    那道剑痕刚好就在那面透明的光镜上。

    酒囊被割开了一道口子,酒水便会洒出来。

    金色的浆液向着光镜那边如瀑布般洒落,夜色上的光镜面积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小。

    这意味着空间晶璧正在重新变得稳定起来,那条通道正在消失。

    那道光柱依然连接着两个世界。

    大天使向着远方飘离,薄唇微启,无声地说了些什么。

    喀嚓一声响,遥远的光柱那头忽然从中断开,就像是冰山一般,顺着光滑的截面缓缓滑落。

    半截光柱落入了虚无的空间里,渐渐飘散,直至最后湮灭。

    不知道那位大天使以及最快的数十名天使能不能在空间乱流里活下来。

    最惨的还是后方的两百多名天使。

    光柱断裂,然后滑落,代表着空间的错位。

    即便天使的身躯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度,依然难以抵抗这种空间错位,被切割开来。

    遥远的空间里到处都是金色的血液,燃烧成朵朵金花。

    地面上的人们听不到那些天使在喊些什么,但从他们扭曲的面容上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们的痛苦。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了一声如雷鸣般的低吟。

    那声低吟里充满了威严、愤怒以及冷漠。

    一道闪电穿破夜空,落在了魔宫上方,准确地命中了那只巨剑。

    哗哗声响里,巨剑破体散开,化作三千道剑,如暴雨一般落下。

    陈长生举起剑鞘。

    三千剑疾而回,归于剑鞘,很多剑的剑身上,还带着白色的雷电残余。

    陈长生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直至最后,终于喷出一口鲜血。

    幸运的是,没有第二道闪电,那声低吟也没有再次响起。

    夜空里的那道空间通道已经消失了,那道光柱也消失了。

    神明也不是无所不能。

    一切归于寂静。

    金色的光镜现在变成了无数碎屑,正在缓缓飘落,看着就像是烟花一样。

    看那些光屑飘落的度,或者今夜的雪老城都会亮如白昼。

    除了这些,再也看不到刚才那场战争的残余画面,甚至有种感觉,刚才那道光柱,那些天使军团,都是假的。

    众人只是做了一场相同的梦。

    “看,那边有星星在燃烧。”

    忽然有一道稚嫩的童声响起。

    小道士在叶小涟怀里,指着夜空某处喊道。

    被那道光柱影响,星辰的位置有些细微的变化,但那里还是南十字星的位置,看的非常清楚。

    并没有什么星辰在燃烧。

    王之策与唐老太爷对视一眼,看出彼此在想什么。

    商行舟收学生的本事,真是世间最强。

    王破与肖张也感觉到了,紧接着,陈长生也感觉到了。

    在无比遥远的彼方、在星海那边的星海,有星辰正在燃烧。

    一道飘渺的剑意在那些燃烧的星辰间若隐若现。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了那道剑意,虽然他们看不到那些燃烧的星辰。

    隔着亿万里的距离、神明都无法穿越,为何那道剑意能够如此清晰地传到这里?

    因为那道剑意本来就属于这里。

    圣光大6能够感觉到陈长生身体里的圣光,是相同的道理。

    “这一剑好生嚣张,难怪都说我与他很像。”

    唐三十六眉飞色舞说道,非常得意。

    “这是怎么回事?遮天剑怎么在那里!”

    黑袍看着夜空,感受着遥远彼处的那道飘渺剑意,尖声地喊叫着,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你自以为算尽苍生,算尽天地,但你没有算到教宗陛下居然能够破境入神圣,也没有算到有人很多年前已经去了星空之上,他可能在圣光大6嚣张地过着日子、可能悄悄地观察着对方,直到先前最关键的时刻,出了最关键的一击。”

    唐老太爷看着黑袍说道:“而那个人是我花钱养出来的。”

    人们已经猜到了那道剑意是谁的手笔,只是听到黑袍的喊声与唐老太爷的话才更加确认。

    当然是苏离。

    王破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按照唐老太爷的说法,苏离是被唐家花钱养出来的,他曾经在汶水城做过多年账房先生,更应该算是。

    这并非是实情,至少不是全部,只要想想已经死去多年的唐家二爷便能知道。

    唐老太爷知道,以王破的性情不会否认。

    苏离肯定会否认,说不得还会骂好多句脏话,谁让他这时候不在呢?

    唐三十六觉得有些脸热,心想是不是轮椅里的褥子塞多了。

    连他都觉得有些脸热,可以想象唐老太爷这番蹭热度、抢功劳的话是多么的不要脸。

    不过在这样重要的历史时刻,有这样一番话流传开来,相信在今后的一千年里,唐家不会倒。

    对唐老太爷来说,这样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因为他的本质就是一位商人。

    除了没有算到陈长生会破境入神圣,苏离的那一剑,唐老太爷的无耻,黑袍还有件事情没有算到。

    今夜的空间通道特别不稳定。

    圣光大6的天使军团遭受近乎覆灭的打击,不是因为苏离的剑。

    苏离的剑再强,也强不到这种程度,但他的剑成功地斩断了光柱,让空间产生了错位。

    空间的伟力如同时间一般,难以抵抗,那些天使才会纷纷惨死。

    根据她的推演,空间通道应该非常坚固,就算陈长生破境入神圣、苏离一剑天上来,也根本没有可能斩破。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陈长生身体里的圣光数量少了很多。

    陈长生十年来不停地用自己的鲜血炼制朱砂丹,哪怕因此消耗极剧、境界始终没有进展。

    谁能想到,最后竟然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好人,看来真的有好报。

    很多视线落在陈长生的身上,带着敬意。

    陈长生的视线落在人群外的小车上。

    “师父,这些事情你早就已经算到了吗?”

    “那么,你是不是早就已经做好了那种药,却还是让我不停地做朱砂丹?”

    “还有,你之所以一直要杀我,是不是与今夜的事情有关?”

    陈长生知道自己可能想多了,这种推论更可能只是对死去的人的美化,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这样想。

    这样的话,他比较容易说服自己,师父不是不喜欢自己,只是某些更重要的事情,必须那样做。

    这些问题已经没有答案,谁也不知道商行舟是怎么想的。

    就像这时候,也没有人知道黑袍的心里在想什么。

    所有的谋划都失败了,毕生的追求毁于一夜,任是谁都会承受不住。

    她站在那里,绝望早就已经变成麻木,甚至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生机。

    王之策走到她身前,牵起她的手,说道:“以后不要这样了。”

    说完这句话,他对唐老太爷与陈长生点了点头,便带着黑袍向殿外走去。

    黑袍低着头,显得特别老实,就像是个顽皮的孩子被家长带回家。

    魔殿里异常安静。

    凌海之王等人看着陈长生。

    陈长生看着石阶,若有所思。

    肖张脸上的白纸哗哗作响,不知道是在喘粗气还是什么。

    王破看着脚下的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老太爷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睡着。

    终于有声音打破了沉默。

    “慢着。”

    唐三十六看着王之策平静说:“王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陈长生收回视线。

    肖张怪叫了一声。

    王破抬起头来。

    唐老太爷睁开眼睛。

    他们都望向了王之策。

    这就是态度。

    “她终究是我的妻子,而且……人族着实曾经负她兄妹太多。”

    王之策对众人说道:“我已经废去她一身修为,日后会带着她在伽蓝寺里清修赎罪,绝不会让她再为祸人间。”

    像唐老太爷与王破自然看得出来,先前王之策牵起黑袍的手的那一刻,黑袍的修为便被废掉了。

    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办,王之策的态度很明确,也很诚恳,理由看起来似乎很充分。

    更重要的是,他是王之策。

    赫明神将等军方将领,甚至连司源道人与桉琳大主教都觉得这样做似乎可行。

    “不行。”

    徐有容的声音很平静,也很坚定。

    唐三十六说道:“亏欠他们兄妹的人是你,是太宗皇帝,是凌烟阁上的那些人,但不是我们。我们还很年轻,没有像你们那样做过太多恶心的事,我们凭什么要为你们的过错承担责任?”

    吱吱躲在陈长生身后,看着王之策说道:“这个满口谎话的骗子根本不能信,谁知道他会不会一出城就把自己老婆放走。”

    王之策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看着陈长生说道:“如果你处于我的位置,你能怎么做?”

    陈长生终于开口说话了。

    “在白帝城里,别样红前辈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刚才我们还提到过,现在想来,这个问题也很适合您。”

    他说道:“我们已经给出了答案,只不过您假装没有看到。”

    刚才徐有容准备杀了他,然后自杀。

    他的答案就是,如果你真觉得亏欠周独|夫兄妹,那就这么做吧。

    魔殿里变得更加安静,有些冷场。

    “我要带走的人,谁能留下来?”

    王之策的声音还是那样平静,语气还很温和,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种压力。

    数百年风雨过后,今夜这些人除了唐老太爷已经没有谁看过王之策当年的风采,但谁敢轻视他?

    不需要任何理由,只需要他的名字,便够了。

    他是王之策。

    当初在寒山,他出现,魔君退,后来在雪原,他出现,魔帅默。

    更不要说刚才生的那幕画面。

    就算黑袍被霜余神枪重伤,就算她心神俱废,但一牵手便废了黑袍的修为,世间有谁能够做到?

    在场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徐有容更是知道,今夜王之策有所保留,所以才没有出手。

    她甚至相信,就算陈长生与苏离没能斩断那条空间通道,王之策或者还有别的方法。

    王之策的实力,真的深不可测。

    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

    他要带走的人,谁能留得下来?

    “我想试试。”

    王破走到场间,对王之策说道。

    十几年前,浔阳城一场风雨,那时候的王破已经是举世闻名的高手,但还远不如现在强大。

    那时候的他,为了自己并不喜欢的苏离,就敢对着朱洛拨刀。

    更何况现在?

    那场浔阳城的风雨里,还有一个人今天也在场。

    陈长生说道:“我也想试试。”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清湛的光线照亮夜殿,数件重宝升上夜空,散出神圣而强大的气息。

    星核、暗柳、山河图、天外印、落星石、光明杵。

    离宫大阵已成。

    国教神杖再次出现在唐三十六的手里。

    “这个世界是由无数个鲜活的生命组成的,他们不是冰冷的石子,被做成棋子,成为你们玩的游戏里的一部分。”

    他对王之策说道:“对那些因为你妻子而死去的生命,您应该表现的更尊重些。”

    废尽修为、幽禁山寺是不够的。

    更加尊重的意思就是:以命还命。

    肖张抱着霜余神枪走了出来。

    唐老太爷面无表情。

    (本章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