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择天记

首页
第1178章 光,落在你脸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星海的最深处,出现了一个光点。【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

    那个光点非常暗小,应该是在非常遥远的地方。

    陈长生很自然地想起,当年定命星时曾经看到过的那片如万家灯火的繁星。

    在这片星海的对面还有一片星海,光点似乎就在彼处的星海里。

    那个光点正在逐渐变亮,意味着光源正在接近观察者。

    光点越来越亮,说明光源越来越近。

    还有一种可能。

    这是一道正对着他的眼睛的光束。

    陈长生感到了强烈的警惕,因为那个光点由暗到明的变化太快。

    下一刻,他的衣袖无风而起,眼里生出无数光影。

    他感觉到自己那颗像小红果、静悬在星海外的命星忽然动了起来。

    那道光束还没有抵达这边的星海,却已经造成了影响。

    紧接着,很多人感觉到自己的命星受到影响,开始转动起来,魔殿里到处都是惊呼之声。

    “星座在改变!”

    魔族学者看着夜空里的繁星,像看到了灭世的画面一般,疯狂地大声喊道。

    ……

    ……

    圣光大6开始入侵了吗?

    感受着夜空里的渺渺杀机,人们感觉到强烈的不安。

    只有黑袍静静看着夜空,淡青色的脸上带着微笑。

    十年前在雪岭里,陈长生曾经看过类似的画面,但他依然无法平静,因为今夜这道光柱是向他而来。

    嗡的一声轻响,仿佛伽蓝寺的钟声重新响起,雪老城上空的夜云不停卷动,然后散开。

    一道光落在陈长生的身上。

    这道光穿越遥远的星海,落在地面上也只有数尺方圆,可以想象有多么凝纯。

    只有神明才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那道光柱带着毁灭的意味,无比寂清,仿佛来自末世。

    但陈长生没有像当年的魔君那样被毁灭,站在光柱里,身体完好无损。

    下一刻,他明白了原因。

    那道光需要他活着。

    受到光柱激,他体内的圣火燃烧的更加猛烈,散出无穷的光与热,形成小山般的火焰,向着夜空席卷而去。

    那道火焰越来越高,直至越过魔殿,来到了雪老城上方的夜空里。

    那道光柱变得更加明亮,与火焰相接的地方,溅射出数十万吨金色的液体。

    那些金色的液体没有落到地面,而是涂到了夜空里。

    那里的夜空渐渐变成光滑的镜面,还在不断地扩展,直至占据整个魔宫的天空。

    那道光柱与陈长生体内的圣光便是连通两座大6的桥梁,镜面呢?难道是空间晶壁的具象化?

    来自异世界的强大威压,让空间扭曲变形,尤其是高空出现了很多湍流。

    远方的那轮月亮,因为空间变形的缘故,看上去有些扁。

    雪老城里到处都是哭喊的声音,民众向着城外跑去,比人族军队破城的时候,更加混乱。

    地面上出现很多道极深的裂缝,魔殿倒塌,到处都是悬浮在半空中的石头,画面看着异常神奇。

    那片光镜上出现了一个突起,渐渐向外探出,轮廓越来越清晰,竟然是一张脸。

    镜面被绷的越来越紧,越来越明亮,直至变成透明,那张脸也终于显现了出来。

    那张脸上也没有任何情绪,鼻梁高挺,眼睛极深,堪称完美。

    “大天使……”

    王之策的神情终于有了些变化,看着那张脸喃喃念道。

    只有很少的人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在这样紧张的时刻,也来不及去想,他为何会知道这张脸便是大天使所有。

    随着那张漠然的脸向着地面而来,夜空里的那片光镜变得越来越薄,越来越透明。

    看到光镜后方的画面,魔殿里响起无数声惊呼,还有黑袍有些疯狂的笑声。

    那边是无尽的黑暗,数百个天使静静悬浮在空中,白色羽翼非常醒目。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幕画面,震撼然后恐惧。

    不是所有人都害怕,对肖张来说,这些天使就像是蛾子。

    对他来说,恐惧的来源在于遥远处的那道威压、那道视线。

    没有眼睛,但很明显有一位越物质之上的存在,正在观察着他们所在的世界。

    那就是神明?

    ……

    ……

    那些天使仿佛已经来到了雪老城的夜空里,事实上,他们距离中土大6还有数千万里的距离,甚至远远不止。

    从时间上来计算,中土大6上的智慧生命,无论人族、魔族还是妖族,都还来得及写下最后的遗言。

    当天使军团随着这道光柱降临,与魔焰里的那些石像融为一体,这个世界便将迎来毁灭。

    “您有什么办法吗?”

    徐有容望向王之策问道。

    当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那道光柱与陈长生身上的时候,她一直在关注王之策。

    她相信,像这样的传奇人物,今天既然出现在魔宫,必然有其意义。

    她注意到一个细节,王之策轻而易举地认出了大天使的脸,这让她更有信心。

    然而王之策的回答并不能令她满意。

    “我还在想。”

    想可以说是观察,也可以说是等。

    看着光柱里的陈长生,唐三十六根本没有心情却想那些潜台词,冷笑说道:“那你来干嘛?看戏?”

    徐有容收回视线,歪着脑袋,望向夜空里的那面光镜。

    陈长生注意到了她的动静,心想真是可爱,这几年真是很少看到了。

    徐有容想了想,决定不再等王之策,对黑袍说道:“我可以阻止你。”

    黑袍唇角微扬,嘲讽说道:“是吗?”

    很明显她不相信徐有容的话,就像先前肖张不相信魔君的话,以为都是虚言恫吓。

    陈长生说道:“我也可以,因为这方法很简单。”

    黑袍微微挑眉,说道:“是吗?那你们准备怎么做?”

    “杀了我就好了。”

    “杀了他就好了。”

    陈长生与徐有容同时说道。

    然后他们对视了一眼。

    陈长生笑了笑。

    徐有容没有笑。

    一片安静,只有魔焰流动的声音。

    所有的视线,都落在陈长生与徐有容的身上。

    黑袍看着他们,眼神渐冷。

    这就是答案,也就是唯一的方法。

    她没有想到,陈长生与徐有容这么快就能想到,而且还能如此平静。

    “商行舟死之前对我说,如果你有事,就杀了你。”

    徐有容对陈长生平静说道:“抱歉,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你。”

    ……

    ……

    (我一直都很喜欢陈粒,始终认为奇妙能力歌应该用来做将夜的主题曲,也与影视公司认真地提议过,不知道能否成功。我也一直都很喜欢有容,因为篇幅的原因,很少有机会展现她存在于我想象里的美好,这一章写了点,我很高兴。另外刚才忽然现,八年前的今天是间客开始的日子,时光真的是……很快就不见了,对我来说间客是一部非常特殊的作品,以文字论不及将夜和择天记,却是我个人最喜欢的故事,如果有朋友没有看过的,推荐您去看一下。)

    (本章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