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无际命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无际之天。【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许天行,歧隐,天造圣者一行三人,丈量着无际之天的土地。

    有些天地圣灵,不愿意化身为天地,就是因为会将自身一些关隘展露出来。

    永恒神庭就有风水奇术,此为天地自然形成,乃是天意与大道自然交汇形成的手段,从中有诸多可以让人学习。

    在永恒神庭天地意志并不会阻止天地众生学此术法,但在无垠之地,无际之天是绝对不可能拥有这种术法。

    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差别,在无垠之地,无际之天几乎大部分的经法,术法都是祖灵所赏赐而下,为战争而存在。

    对于辖下的子民来讲,让他们研究这些经法,术法终其一生都难以学全。

    自然不会有什么心思去专研风水奇局。

    然而,如果领略风水奇术的话,将会对无垠之地,无际之天造成巨大的威胁。

    很显然,当时已经有无垠之地,无际之天的人发现风水奇术的重要性,便有人联合永恒神庭风水奇术一脉的人,想要修炼此术。

    然而却引发了无垠之地,无际之天的震怒,有一场浩劫将这些人全部清洗。

    但还是有人幸存下来,更加确定风水奇术对于祖灵会有极大的威胁。

    这一批人从那个时候活下来到现在,如今已经跟许天行联合在一起了。

    许天行在无际之天四处命脉之所在,种下他所研制出来的神秘植被。

    然而无际之天,地域广泛,如果要达到真正镇压无际之天的效果,还需要在四万处主要节点上切入。

    表面上许天行,歧隐,天造圣者三人勘察,但在他们背后,是一支来自无垠之地,无际之天本土的存在。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资质奇高,但却没有任何背景,对于风水奇术有极度的狂热,也有当年古族的嫡传血脉传承者。

    虽然只有十万人,但却非常可怕,因为他们在风水奇术一道上,造化精深。

    为了这一场镇压,他们已经准备无数岁月。

    无垠之地和无际之天与永恒神庭的攻坚战,注定旷日持久,所以他们选择在这个时候。

    针对于祖灵的风水奇局,对于寻常人是没有丝毫影响的,并且有些风水奇局不催动的话,哪怕是祖灵本身也不会察觉,毕竟自主意志都已经到达永恒神庭的后方。

    “天行,你觉得如果无际之天自主意志归来的话,还真能镇压得住吗?”天造圣者脸色有些苍白。

    他的机关来自古墨机关术非常久远的年代,名为社神。

    社神与稷神,乃当日黎民百姓所朝拜的对象。

    当时墨家都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学术,各方面的,古墨术法是一批醉心于机关术的人,沉溺其中。

    到后来新墨家的崛起,也是从古墨术法中延伸而来,大部分古墨术法一脉,都在器宗沉淀,不问世事。

    新墨家大多都在侠宗之内,就这般延续下来。

    至于机关社神,乃是针对土地而存在,拥有极强的遁地手段,并且可以与风水奇术联合起来,勘察到极深的龙脉之所在。

    所谓的龙脉,乃是诸天意志身上主要的脉络,有大有主次。

    这些时日,天造圣者驾驭社神,在勘察的同时,也消耗极大的力量,将镇封大局布好。

    “也许吧,尽力而为便是,我相信永恒神庭沉淀如此漫长的岁月,还是有自己的手段,它们应该也不可能巅峰状态归来,以我对万界城诸天墙的天意了解,它不会让自己置身于险地当中的,就算想要毁灭它,只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不然的话,当日逆天怎么会不向它下手?一方面的确是有人阻止,但一方面就它从一开始就是永恒神庭的前线,与其他天地意志不同,异常爆烈,并且跟无垠祖灵,无际祖灵多次交手,一旦反噬,后果不堪设想。”许天行了解它们的目的,这一次不将永恒神庭诸天意志吞噬镇压,誓不罢休。

    因为无垠之地转生者,渗透进来之后,也发现了永恒神庭对于诸天意志能够进行镇压。

    它们拥有极大的掌控能力,但都还发现有些人想要跳脱自己的掌控,真正有能力的人都没有参与到这一场大战之中,更多的是加入到逆天那个组织,或者去修炼风水奇术,古葬术法,图谋不轨。

    这种对于天地的镇压,来自于族群不甘于接受天地意志的摆弄。

    所以无垠祖灵,无际祖灵才会如此,让诸天意志暴怒,进行反噬,一方面自己要吞噬,但也要让那些无垠之地,无际之天的各大族看清楚,一旦天地意志反噬,是非常可怕的,整个诸天都会不复存在,化为虚无。

    最终它们也会想要像那些心里有妄念的人证明,镇压诸天意志的人,最后必然会导致自身的灭亡。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侵略那般简单了,而是有诸多深远的意义。

    “眼下我们只能够把每一处都做到最好。”歧隐瘦骨嶙峋,对于他们来讲,负荷量实在提太大了。

    许天行手里还拿着两枚古老的钉子,在上面刻画着神秘的古纹,这是逆天里面所打造出来的镇天钉,非常珍贵。

    这些年来,他沉浸在无垠祖树与无际祖树本质上的研究,就是想要寻找出可以制衡它们的存在。

    故而才会在许寒食,许道颜体内做出实验来印证,眼下种在四处命脉所在之地,就是最大的成果。

    其他地方他也会辅以其他的植被,让它们悄然生长,不知不觉。

    无数年来,他们默默无闻,渗透到无垠之地,无际之天当中,只为这一天。

    显然如今两地都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前线的战场之上,来自两地的各个大城,实力在天圣境以上的人,被抽调一半往前线的方向去了。

    可想而知,前线战况非常的惨烈,要知道这一次一千六百族原本就带了海量的兵马前往,不计其数,然而眼下还要调兵往前线,可想而知,战况非常严峻,并不轻松。

    那些隐藏在后方的永恒神庭细作,暗中惊叹。

    “诸天万圣,底蕴出世,果然非同凡响。”

    “局势不容乐观,已经有不少诸天万圣陨落了。”

    “他们开始献祭诸天意志的力量,那种攻伐之下,谁人能抵挡?”

    当日,诸天意志被封锁,镇压在他们所准备的身躯当中,一方面来阻止可能出现的反噬,一方面在关键时刻,让它们汲取足够的力量,进行献祭,催动大阵攻伐。

    永恒神庭的战场上。

    曾经立下无数功劳,乃是一族荣耀的象征,不少人被击成飞灰。

    也有人被硬生生钉死在地上。

    然而这些人尽皆自毁身躯,耗费尽最后一丝力量,毁灭一切自己可以毁灭的。

    原本诸天万圣,如今也只剩下六千。

    一方面,无垠之地,无际之天一千六百大族不是吃素的,一方面那些诸天意志被献祭之后所施展出来的攻伐之威实在太可怕了。

    瞬息间灭掉上亿的兵马,哪怕有诸天万圣坐镇,都难以抵挡。

    无垠之地,无际之天的联军,已经献祭掉六大诸天意志了,但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被他们解放出来的诸天意志有二十来尊。

    天帅,他来到一处祭祀的天坛。

    有一名男子,从天而降,自他身上的气息如同九天一般,高远难及。

    看不清他的容颜,但缺可以让人感受其举手投足间的力量,在这一场大战,它也曾经出过不少次手,但那也都是其化身的战力,来庇佑那些自古以来都会祭祀他的存在。

    对于天意来讲,他就是要给所有人看,自己赏罚分明。

    坚持祭祀自己的,他必然会全力守护,面对那些对其不敬的,他不加害,但也休想让他庇佑。

    巫族的威名,再度崛起,沉淀无数年,韬光养晦,坚持自身,一切都有了回应。

    “眼下诸天意志被夺舍镇压炼化,太阳天和太阴天已经朝着我们所在的方向撞击而来了,希望天意能够出手,助我们一臂之力。”天帅恳求。

    “别的诸天意志如何,与我何干?”天意依旧无情,这对于他来讲,眼下对他还构不成丝毫的威胁。

    “唇亡齿寒啊,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都会受到波及。”天帅言语郑重。

    “放心吧,我还有巫圣,无限,鸿蒙,有情可以联手,不会让自己置身于险地当中。”对于天意来讲,那些祭祀他,供养他的子民,才是他的子民。

    那些诸天意志辖下的各族百姓,对他来讲,根本没有丝毫的关系,无关痛痒。

    对于天帅而言,这都永恒神庭的子民。

    战况已经危急到这般程度,可是天意依旧不为所动,他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够离开,做自己该做之事。

    眼下,文曲天,破贪天,易奇天都已经解放,唤醒天意,耗费了诸多代价。

    很多曾经镇压着它们的帝墓全部都被横移,所有镇压的力量全部消散,逆天亲自出手,以防有失。

    永恒帝君亲自请求,希望天意可以跟他们一起共渡难关。

    然而,这些天意自然也知道,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如今整个永恒神庭高层都很是担忧,因为天意难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