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退位让贤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许道颜就在太行帝君的身旁,来自紫帝卫九大统领皆在他身边,听其调遣,因为他实在太过重要,绝对不容有丝毫的闪失。【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如果太行天的战乱能够平定,永恒帝君想要让他前往神罚天,心魔天,万妖天等这些地方,不然的话,对于永恒神庭将会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只不过眼下要先将人族的内部根基稳固。

    太行帝君性情沉稳,这些年来于太行天中执掌帝位,他很谦卑,哪怕身居帝位依旧平和待人,深得民心,农家许氏对他也极有好感。

    他的举止也受到农家许氏极大的影响,都是以固本培元为主,既不盲目发展,也不停滞不前,故而都可以感觉到紫氏皇族辖下的战士,气息平和中正,并不霸烈,但是他们的气息绵长,气血磅礴,显然耐力极好,特别擅长打持久战。

    许道颜做出自己最基本的判断,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他心中思量着该如何对付,最后只得到一个可以解决根源的办法。

    “道颜小友,永恒帝君对你颇为看重,孤也想听一听你的想法,眼下大军压境,该如何退敌?”这有永恒帝君才能够自称朕,而其他诸天的紫氏帝君都只能自称孤,他向许道颜拱手一礼,很是谦逊。

    “在我看来,纵然敌人有百亿之巨,但却也都只是一些乌合之众而已,想要退敌并不难。”许道颜很是平静,此言一出,在场很多老一辈人都很是诧异,他双手背在身后,对于太行帝君行礼,并没有什么惶恐之感。

    “乌合之众,也有百亿之巨,更何强这些人当中,不少人皆是一方大势力,雄踞漫长岁月,手段不可小觑。”这时,太行帝君身边一名来自兵家司马氏的武将声音一沉,觉得许道颜太过倨傲,哪怕是永恒帝君看重的年轻一辈,也不可如此无礼傲慢。

    “此话不假,但他们各怀鬼胎,无法凝聚一心,就难以攻破太行天。”许道颜言语郑重,看向在场所有人,道:“更何况,他们尽全力,攻打太行天所为何事?”

    “对于无垠之地来讲,自是为了多年以来粮草的囤积,想要夺取粮草,使得永恒神庭后继乏力,无法与无垠之地在前线继续作战,对于诸天霸主来讲,他们已经推翻了诸天紫氏皇权,眼下只有一条路,就是让紫氏皇权覆灭他们才能够夺得一线生机!”这时,那巍颤颤的许老太祖声音嘶哑,看着许道颜的眼神亮得跟小灯泡一样。

    “树挪死,粮挪呢?权挪呢?不影响吧?”许道颜笑了笑,他指向前方,意气风发:“大部分皆是我永恒神庭多年盘踞的势力,只怕紫氏皇族膨胀期间,对他们造成不小的利益侵害,其中所暗藏的无垠之地转生者连一亿都没有,故而这乃紫氏皇族苦酒自酿,害人害己。”

    “哦?那依道颜小友看如何做是好?”许道颜的话,一下子拨动很多人的神经,太行帝君目光炙热,很期待他的答案,不少的大臣对他表示很不满,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目无君上。

    “这我可不好说,对于紫氏皇族来讲,是好事,也是坏事,除非我能大权在握,是一切听我号令,否则我不会说的。”许道颜摇了摇头,道。

    “道颜公子,你手持紫龙帝剑,如永恒帝君亲临,事急且从权,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先斩后奏。”太行帝君笑了笑,气息醇厚,温和。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毕竟眼下可是关乎无数人的生死。”许道颜得到太行帝君的允许,伸手虚引,示意他退位让贤。

    “大胆!”太行帝君身边,一尊尊实力接近半步初代的大臣,被许道颜的行为气得直哆嗦,他们一个个面色发黑,青筋暴起,脖子粗红。

    “诸位爱卿,我倒觉得小友之言,可以一听,毕竟他手中可是拿着永恒帝君的紫龙帝剑,可先斩后奏,如果他有退敌之能,自然是好,没有的话,我们再坚守,同样不影响。”太行帝君平和中正,言语厚重。

    “多谢帝君信任。”许道颜位于太行帝君所在的位置。

    他月眼阳眸运转,诸多年轻天君在其身旁,眼下这一幕,让他们多多少少都不由得心中震动,着实为许道颜捏了一把冷汗,如果这里是文曲天,只怕许道颜会被口诛笔伐而死。

    许道颜在关键的时候,确实有寻常人所不具备的魄力,敢为无数人不敢为之事。

    他能够看到,眼前,来自离恨天,碧落天,诅咒天,羽化天,腐朽天,鬼神天,太阳天,太阴天,万血天的各大势力兵马。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只怕他们都把大部分的兵力都集中在太行天了。

    浩浩荡荡的大军碾压而来,如同潮水,铺天盖地。

    许道颜始终不为所动,而整个太行天的长城禁制已经支撑而起,已经做好与之拼死决战的准备。

    一天之后,敌军逼近。

    放眼看向远方,已列成一个又一个的方阵,看似极有章法,但却各自为营,因为每一个方阵都代表不同的势力,每一个方阵大大小小,兵马在数千万到数亿之间不等。

    并没有人愿意自己第一个打头阵,只见有一名来自碧落天的男子,他身着古老的紫色雷甲,体格硕壮,实力在天圣境巅峰,他骑着一头雷兽,大笑道:“还不快跪下投降,否则的话,我百亿大军,必将太行天踏成齑粉。”

    “那你们倒是来呀,我看看有哪些大势力要先为他人做嫁衣,先死在前头。”许道颜的声音很洪亮,因为长城禁制被催动,能使得他的声音扩张得极远:“打墨问天的人不少,大部分都死,城墙还没崩掉一角呢。”

    此言一出,的确让不少大势力的人眉头直皱,其实他们已经有的损失不小,彼此之间,面面相觑。

    的确墨问天连一城一池都没有拿下。

    “我们的主力全部来攻打太行天了,你们有墨问天的防御吗?”有另外一名来自离恨天的男子,嗤笑道。

    “那就试试吧。”许道颜很是坚定,顿了顿:“不过在那之前,我想说一件事。”

    话音一落,他拔出手中的紫龙帝剑,九天之上,紫气翻腾,衍化成龙,气势浩瀚,如同帝君。

    “那是紫龙帝剑,永恒帝君的佩剑,为什么会在他的手上。”不少人都认出来了,因为之前各大势力都是臣服于紫氏皇族。

    “各地诸侯之王,大家之主,这些年来,诸天紫氏皇族,违背紫氏先祖祖训,文曲之命,作茧自缚,中央龙庭无法兼顾边缘皇权,以致于有紫氏皇族不肖血脉,恣意妄为,自今日起,但凡沦陷之地,紫氏皇族不再参与统御,你们可回去,各争其位,各为其主,只要能够造福黎民百姓,紫氏皇族当全力支持。”许道颜替永恒帝君,下了罪己诏。

    无数人看得目瞪口呆,在这种场合,就连太行帝君都忍不住眼皮子直跳,在他身边的那些大臣有的都快要被气得吐血,只是眼下于战场之上,不可儿戏,他们也只能够强忍着。

    许道颜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心中都很震怒,同时也觉得不无道理:“你们多是我永恒神庭的子民,无垠之地掀起大战,若是真被他们奸计得逞,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你们当真甘心愿意为他们做嫁衣?”

    此言一出,各大方阵之人心中皆如同明镜一般,他们又岂能够不明白这个道理。

    “紫氏皇族如果出尔反尔怎么办?”当即有人问。

    “永恒神庭与无垠之地一战,必然元气大伤,到时候哪有时间去顾及诸天,只要你们能够稳定诸天,使得黎民百姓安生,不但无罪,还有大功,诸位可知道,为什么诸天沦陷,而永恒帝君却没有派救兵,因为那些紫氏皇族,为非作歹,罪大恶极,作茧自缚,故而永恒帝君不想相救,也想让你们统御一方,自成天地,这样他可集权文曲,力保紫氏皇族根基,以后天子巡视,诸侯护土!”许道颜字字铿锵:“你们将他们斩杀,大功一件,算是替紫氏皇族除掉一些腐朽的枝桠,烂根,功劳极大,一旦战毕,将逐一论功行赏,封诸侯国!”

    在一旁,无数人不由得眼皮子狂跳,许道颜这种话都敢说,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敌方阵营已经动摇了。

    “攻心为上,攻城为下,这小子可以啊,难怪能够在诸天墙声名鹊起,果然是有几把刷子,老夫一定要把他收为义子!”许老太祖目光锐利,看着许道颜,仿佛看着一百零八代独苗孙一样,喜爱得很,他清楚许道颜之前就是冒充太行山农家隐脉。

    “你所说之言,可当真?”当即有一名来自太阳天的巨头人物,实力在半步初代,许道颜虽然手握紫龙帝剑,但他的身份是谁:“你到底是谁?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