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绝地反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他手持开乾古剑,此剑乃是乾族的象征之一。【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由于他的地位超然,血脉特殊,故而此剑落于他的手中。

    开乾古剑很显然,也能够感知到剑盒的力量。

    剑身轻轻震动,乾泽微微蹙眉,因为以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这种状况。

    “怎么了?你是要我小心一些吗?”乾泽不缓不急,因为不管许道颜逃到那里,他都能够捕捉得到。

    一路上,山岳之下的丛林,百花盛开,生机浓郁。

    乾泽细细感受,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这样的年轻天君,如此死去,的确有些可惜,如果让他成长起来,的确会是了不得的人物。”

    整片天地的木行大道,似乎都受到许道颜的牵引而与其呼应,似乎在为其疗伤。

    地上的野草很是坚韧,生命顽强。

    路边的奇花野蛮生长,似有青帝降临,引得百草朝拜。

    许道颜咬着牙,眼下自己体内的精血消耗得非常厉害,因为他正在施展一门非常特殊的术法。

    他喝下备下的五行米粥,使得自身缓慢恢复,除此之外,还有丹药的辅助。

    如果想要杀死乾泽,就必须蓄势。

    需要一击成功,如果给他反噬的机会,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斗神古诀》被催动,因为不完整,许道颜只能够临时爆发出七倍的战力,当然这是在不损伤自己根本的情况下。

    如今他已经得到《天运》,故而便将流月的部分从《斗神古诀》中切割出来。

    这正因为如此,《斗神古诀》变得更加纯粹,才会有七倍的战力。

    他沉静下自己的内心,眼下血诛神将只怕一时半刻无法来找自己的麻烦。

    而乾泽孤身一人来追杀自己,也就是说自己身上被刻上的烙印,非一般人能够知晓。

    所以只要杀死乾泽,短时间之内就能够安全了。

    许道颜在思量之间,万道剑气破空而来,他连忙将身上那些所有的道符全部都引燃。

    有些乃是千俊给他防身之用,然而他却很少用到。

    一道道守护屏障呈现而出,护在自己身前,有攻伐,有守护。

    将乾泽这一记绝杀全部阻拦,当然这一击,也将许道颜那些寻常的道符全部毫光,眼下在他身上的道符,只有当日从活死人墓里面得到仅存的七枚道符,一枚来自青铜古殿上面刻印着流月的道符,一枚来自黄金古殿,上面刻印着一柄利剑的道符,一枚来自赤帝葬区上面刻画着火焰的道符,以及三枚来自后土葬区的三枚道符,还有来自黑帝葬区的一枚帝狱水龙符,只是他不知道这些道符有多大的作用,不敢胡乱催动。

    会被他保留到现在的道符,都是一些留存力量相对较为完整的,能够一起葬在活死人墓中,自然不凡。

    乾泽深吸了一口气,自其额头出现密集的细汗。

    因为开乾古剑提醒的缘故,他施展出一记万剑破天,对他消耗不小。

    谁想到许道颜竟然如此财大气粗,一下子催动上百张道符来抵挡,哪怕这些道符抵挡不住,但阻拦万剑破天的时间,许道颜也早就逃出此术的笼罩范围了。

    “好强!”许道颜微微蹙眉。

    那上百张道符,在天圣境与天君境不等。

    哪怕是天圣境在道符攻伐的核心也会被撕碎,但却还抵挡不住乾泽的攻伐,被撕裂了,幸好他跑得快。

    许道颜继续仓惶奔逃,东躲西藏,似乎想要对自己进行隐蔽,然而在乾泽看来,如同猫捉老鼠一样。

    许道颜躲进一处大岳山洞之中,异常隐蔽,他掩盖自己的气息。

    乾泽蓄势,再度斩出一剑,自上而下,异常精准地劈向许道颜。

    万不得已,他只能够遁入脚下的土地,迅速逃离,自其脾脏中的麒麟子与大地麒麟全力出手,这才让许道颜躲过一劫。

    这一剑,在地上犁出一条深有万丈的沟壑,剑气纵横。

    “看来他的感知还是很敏锐的。”乾泽很是保守,既然开乾古剑对他进行提醒,自然不敢大意。

    许道颜贴身攻伐能力他已经领教过了,可以隔着极远就将其斩杀,他根本就不想冒风险,毕竟杀死许道颜才是最重要的。

    一路追杀。

    许道颜只在丛林中穿行,所过之处,木行大道皆为其响应,只是乾泽所到之处,就能够进行极大的震慑。

    许道颜依旧盘膝坐在无天莲台之上,因为此法器的防护能力极强,又可以与自身的五行天君钟交相呼应。

    坐下莲台吞吐光芒,五行天君钟在这一刻,衍化出五大圣兽之影,体内五行圣物呈现,使得许道颜的防护能力大大增强。

    “许道颜,你必死无疑。”乾泽再度隔着万丈之远,斩出万剑破天。

    每一道剑气皆有破天之威,所过之处,草木皆灭。

    许道颜咬了咬牙,直接遁入脚下的土地,瞬间以其为中心,所经过的土地皆衍化成金石般坚固。

    然而面对乾泽的攻伐,这些土地依旧如同豆腐一样,被切得支离破碎。

    不过,却也阻隔了万剑之威。

    剑气强伐土地,接二连三撞击在许道颜的防护之上,只见五行天君钟与五色莲花交织在一起的屏障剧烈颤动,攻伐非常密集。

    片刻之后,抵挡不住,当即被撕裂开来。

    就在这危险万般的时候,许道颜曾经在下界得到一件古宝,名为五彩傀儡,是一件防护型法器。

    此同样为一件传承级法器,在这一刻,突然冲出。

    一把利剑将这五彩傀儡身躯刺穿,砰!

    五彩傀儡炸碎,万剑剑气攻伐在它身上,替许道颜吸引大部分的攻伐。

    他大口咳血,连忙逃离。

    一连几记绝杀手段,非常消耗乾泽的天圣道,尤其是蓄势攻伐,对他来讲,这是大术。

    许道颜总有办法躲过,然而在他看来这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兵法有云,逢林莫入,我劝你还是别追杀我,免得给我招致惨祸!”许道颜的声音传递而出,郑重告诫。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乾泽一阵怒笑:“不知道你还有几件法器可以护你到几时?”

    “他娘的,实在太嚣张了,我要打死他。”噬命圣祗勃然大怒。

    “可惜苍卫不在。”许道颜不敢犯险,他要保证绝对能够将乾泽击杀。

    一路上虽然受到一些冲击,但并无大碍。

    天空万里无云,一碧如洗。

    大片山岳崩塌,碎石崩天,无数草木被绞成粉碎,处处狼藉,脚下的土地被乾泽的剑气伤得满目疮痍。

    许道颜几次受伤,血吐得很厉害,身上有不少剑气造成的伤口。

    他不停催动《塑》来使得自己的伤势迅速恢复,而此刻身上诸多手段的攻伐,皆已蓄势完毕。

    许道颜终于不逃了,看起来给人感觉消耗很严重。

    而眼下,乾泽依旧不敢靠他太久。

    “终于不逃了?”乾泽带着一丝笑意,慢条斯理。

    “有用吗?你们到底在我身上做了什么?”许道颜脸色阴沉。

    “告诉你也没什么,我无垠之地有一大祭,名为天印献祭,为了找你可是死了不少人。”乾泽很从容:“不过也没什么,无非就是你们永恒神庭的俘虏,以及诸天墙外的那些贱民的性命。”

    “在你们看来,生命就可以如此对待吗?”许道颜双拳紧握,他知道这是什么献祭,眼下自己身上的烙印,只怕一时半刻抹不去了,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抹除,否则的话,无时不刻都会被无垠之地的强者盯上,行动非常不便。

    “生命有高低贵贱之分,命贱之人,就该如此对待,有什么错吗?”乾泽不以为意。

    “那你就拿命来吧。”许道颜盘膝于无天莲台之上,他慢慢逼近乾泽。

    乾泽眼神微微一眯:“看来你已经开始找死了。”

    “不,死的是你。”许道颜意念一动:“青帝道开。”

    瞬间,天地木行大道浓郁得无以复加,一道道血藤从乾泽体内破体而出,在桎梏着他的力量,自许道颜的背后出现一尊帝影。

    “什么!”乾泽万万没有想到,许道颜的术法竟然悄无声息种入自己的体内。

    “斩!”他意念一动,体内的血藤被其根斩断,可是却又迅速生长出来,在这一刻,乾泽明白,只有杀死许道颜,一切才能够种植。

    他不顾一切,手中的开乾古剑破空而出。

    就在这时,许道颜身上所有的古剑蓄势一击,两人正面对抗,七倍战力的暴涨,又岂是寻常。

    然而在这一刻,乾泽体内的祖血在燃烧,强行压制住体内的青帝道开,开乾古剑的力量更是暴涨。

    剑阵与古剑强势碰撞,仓促之间,也是得乾泽受到不小的冲击,但却也只是将他身上的守护禁制冲得破碎而已。

    然而许道颜手中有两枚古老的石钉,他全力冲杀,只见那守护禁制在石钉的攻伐下,脆弱得就跟瓷器一般,应声而碎。

    砰!

    两枚石钉狠狠扎入乾泽的体内,可怖的镇压之力,传遍他全身每一个角落,与此同时,他再度施展一门封印大术。

    “天青帝封!”自其背后的帝影,一道道古纹交织的青藤自其身上缠绕麻痹他的身躯,与禁锢他身上的天圣道。

    “找死!”乾泽意念一动,展开最后的攻伐,他体内的血疯狂燃烧,开乾古剑回击,虽然力量已经减弱五成,但如此之近的距离,绝对难以抵挡,要知道天圣境与天君境有多大的差距,而他身上的镇封似乎也开始在化解!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