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局势变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永恒神庭与无垠之地的战争激烈展开。【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战线在诸天墙之外,基本上都是围着莽荒大泽打。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这里,脚下的土地都已经被血染红了,莽荒大泽的周边,大多都是一片狼藉,都是双方精锐所留下来的战斗痕迹。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残肢断臂,在这里,无数年来都会发生大大小小的战争。

    很多人的鲜血都会浸染这一片土地。

    这一次巫圣墙的年轻天君与无垠之地的战争,打得异常焦灼。

    如今,从巫圣墙出来的年轻天君已经率兵在战场上安营扎寨,这是一场年轻人之间的对决,天圣境的强者无人插手。

    在这阶段时间,双方都有优秀的年轻天君阵亡。

    于永恒神庭这一边,例如白家的虎便阵亡了,他立下不少的战功。

    曾经与许道颜关系要好的西婵,巢煌也阵亡了。

    他们临时之前,还带着自己的兵马与敌人杀得鱼死网破,让设计的昊白也颇为头疼。

    当日,紫泰来被救离开后,便被带走,医治好身上的伤势之后,便投入到战场。

    虽然很多人都想找他的麻烦,但他率领数百万大军,与其他年轻天君,奋战于沙场之上,不管吴小白也好,元宝风甯也罢,都没有对他出手。

    因为身为永恒神庭的战士,于战场上都要一致对敌。

    几次圣剑禁卫军的七统领出手,都被暗中保护紫泰来的玄上帝君给拦住。

    他们两人之间,有过几场大战。

    每一次玄上帝君都被逼得以死相拼,最终两人都负伤离去。

    玄上帝君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引来七统领这么一个疯子,竟然会为许道颜而拼命?

    老紫王虽然没有出手,但却是与圣剑禁卫军往来变得更加频繁了。

    至于隶属许道颜所管辖的八百名剑修,他们都没有出征于战场之上,而是在不停打磨自身,进行修炼。

    除此之外,还在参悟许道颜教授给他们的四大古帝阵,如今这一支精锐已经打磨成锋利的尖刀,就连七统领等人看了也颇为诧异。

    他们听许道颜的命令,留在原地等候,打磨自身。

    临走之时,许道颜留下所有的道品剑道米,还将自己对于剑道的一些理解与他们分享,可想而知,对他们影响不小。

    七统领对许道颜非常看好,就这么被紫泰来给害了,不仅是他,整个圣剑禁卫军都咽不下这口气。

    在战场之上,吴小白,元宝,智觉和尚,怀旭,断,帝殒,天荒,风甯,素问,小天师等人都在,当日最终离开的人只有姬子鱼。

    她乃是许道颜的师姐,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

    于帅帐之内,有沙盘上面摆放着无垠之地各氏族兵马所在的位置,诸多年轻天君都在帅帐之中进行讨论下一步的行动。

    “要是有道颜兄在就好了,他往往都能够出奇兵,重创敌军。”于帅帐之内风甯开口了,他当日手持轩辕帝印,亲自将垚力砸成肉泥,夺取战岳盾,他已经从无垠之地的情报得知,紫泰来的确向许道颜出手,逼得他不得不往后退,昊白,垚力,黑殃,隐骨妖剑,昊坤等人一起联手,共同将许道颜击入那地坑之中。

    只是没有让无垠之地来指正紫泰来的道理,更何况他率领数百万兵马,在战场之上还立下不小的战功,他并非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在这种时候谁都难以对其下手,除非许道颜能够活着出来,亲自出手,那么所有人都将无话可说。

    “当日所有得到九龙浮屠葬内大造化之人,都还没有出来,不要灰心。”风甯的话,让在场年轻天君心中都感到无奈,吴小白知道在场之人,对许道颜颇为担心,当即安慰道。

    “小白,你可是与道颜最亲之人,如今他身上还受着无暇劫伤呢,原本就性命无多,一年多的时间都过去了,他的命只怕危在旦夕。”怀旭摇了摇头,情况并不乐观。

    “话说如此,可是这小子每一次都能够让我们出乎意料。”这个时候,元宝倒是反而平静了,因为他觉得吴小白应该是最着急的人,虽然他心里也急。

    “你们两个可都是与道颜大兄弟关系最好,如今怎么我都感觉皇帝不急,太监急了。”帝殒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对许道颜甚是佩服,自然不希望他有什么事。

    “我也想把道颜救出来,可是却无从下手,如今的九龙浮屠葬,可不好招惹。”吴小白摇了摇头,他看向智觉和尚:“没有想到你会在战场之上,全力对敌,难怪道颜愿意跟你合作。”

    “至少我还有大局观,与紫泰来不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智觉和尚可以说已经成为他们一张王牌了,虽然境界只在天君之境,但战力却能够媲美初入天圣境的强者,当日黑氏的黑殃就葬身于智觉和尚的攻伐之下。

    “紫泰来,迟早有一天我要将他虽死万段。”天荒龇牙咧嘴,杀机弥漫,他的命乃许道颜所救,这种事他绝对不能够容忍。

    “罢了,先不谈这些,眼前在战场之上还是以大局为重。”这时,孔秋开口了,此番来自巫圣墙有一支军队,乃是由风甯挂帅,孔秋为军师,他在沙盘上进行推衍,道:“你们不觉得,这一次有些奇怪吗?我总觉得太过顺利了,这个时候应该先固守阵地,先看清敌军的形势再讲!”

    “相传,昊坤乃是昊白的族凶,他可是被小天师给咒杀的,我觉得昊白这一次,绝对会给我们来一次极大的反击,不然的话,昊氏一脉的颜面何存?”金光太子看向整沙盘上的布局,发出自己的意见。

    “话虽如此,但对方到底有什么计谋?”小天师微微蹙眉,心中思量。

    在场年轻天君都盯着沙盘,仔细推算。

    于战场的另外一边,紫泰来,血筑等人,也安营扎寨,他们损失不小,但却是收获更大,剿灭诸多无垠之地的精锐兵马。

    消息传回永恒帝庭城,着实为玄上帝君赢得不少声誉,当日紫林回到永恒帝庭城之后,利用青樽楼的力量,将许多玄上帝君所安插的人马,连根拔起,这一个哑巴亏,玄上帝君不得不咽下去。

    但是玄上帝君,自然也不会白白受这一口恶气,至少在战场之上,他想要让许道颜这一脉的人,都跟着一起全军覆没。

    相传,在鸿蒙天那里,许寒食连胜三十六场,但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场大败,差点使得自身陨落其中。

    紫泰来能够从这一件事上,看到玄上帝君的手笔,一方面是许寒食之前的表态,再一方面他的战功累积实在太过可怕了,需要打压一下,因为玄上帝君也想要将紫泰来扶到诸天墙极高的位置,那么许寒食也必须死。

    虽然如今永恒神庭与无垠之地决战在即,但在年轻天君一代上的战争,至少眼下左右不了大局,死几个年轻天君,还是不影响的。

    对于双方来讲,都只练兵而已。

    真正的大战还在后头,只是如今没有人知道,无垠之地到底布了一个什么样的局,什么时候才会爆发。

    在前线的这些年轻天君感觉不到,但是一些在半步初代,初代人物,天帅,老紫王,大统领他们这一个级别的人,都能够有所感知。

    他们之所以都不怎么露面,也是为了应付无垠之地所布下来的局。

    许寒食被伤之后,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永恒神庭这边出了内鬼,他根本不可能重埋伏。

    他率领自己一支十万精锐,结果却遭到敌人五百万大军的埋伏。

    虽然他杀出一条血路,但却把他多年苦心经营的一部分精锐给葬送了,这一个仇,他势必要报。

    很快他就查出,那个内鬼与玄上帝君有关,这就更加坚定他的决心,紫氏皇族已经腐朽了,整个永恒神庭都应该改朝换代,天地是要变一变了。

    许寒食想做之事,从来都不是小事,他要称霸的永恒神庭与无垠之地,从来不放在哪一天,哪一片空间。

    许寒食的手段之强硬,远远超乎玄上帝君的想象,虽然在战场之上被暗算,损失巨大,但很快的,玄上帝君一脉的紫氏皇族,在一夜之间,百名嫡系全部都被斩杀殆尽,这是许寒食布在永恒帝庭城上的棋出手了。

    玄上帝君气得都快要吐血,眼下他只能够更加器重紫泰来了,因为他的血脉被杀到所剩无几,因为那些死去的子孙都是对他忠心耿耿的,这一件事,玄上帝君根本无法去兴师问罪什么,以后许寒食代表的是整个永恒帝庭城的农家许氏,如果他真敢挑明的话,三位老皇叔也很难保住他。

    许寒食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从来不间断的就是打听许道颜的下落。

    如今对于许寒食来讲,正是用人之际,如果自己的弟弟能为自己所用的话,那么他们两人联手必然能够共谋一番大事。

    而眼下,许道颜并不知道,这一年多以来,外面已经发生这么多的事,眼下他还在九龙浮屠葬内参悟《天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