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献祭自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诡异的空间之后,一片宽广。【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他们所走出来的门户,并不是一道真实的门户,而是一道混沌气所形成的门户。

    在这里,看不到边际,然而却可以看到眼前震撼人心的建筑,一上一下,互相呼应。

    “这是天巫祭坛与地巫祭坛啊!”来自柔妖族的高婉神色震撼,没有想到竟然能够在此地见到,她看着九天之上,那空中祭坛与脚下的祭坛,遥相对应。

    伏苏与帝江无着两人为催动十六卦轮,损耗了自身本源,伤势不轻,眼下正在服用丹药,进行调息。

    经过了阴阳巫灵,在场的年轻天君已经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眼下这祭坛又会出现什么?没有人知晓。

    可一旦出现的话,必然比阴阳巫灵还要可怕,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没有人敢轻举妄动,想要等伏苏与帝江无着两人伤势恢复再讲。

    “地巫祭坛看起来似乎与天巫祭坛有极大的呼应,这期间应该是隐藏着什么秘密才对。”元宝有些诧异,古葬奇术并没有涉猎到古巫族的一些手段。

    “地巫祭坛一般是用来祭祀社稷,大地,先祖之用,使得黎民百姓农作可以获得丰收,减少疫病,获得大地之母的护佑,从使用率来讲,比天巫祭坛都要大得多。”

    “天巫祭坛一般是用来祭祀上苍,献祭混沌,可接引天地气运,福泽巫族,可延续千秋万代,除此之外,两大祭坛同样也有攻伐镇压之威。”

    乱武看着眼前,娓娓道来,毕竟莽荒大泽一脉曾经与巫族并肩作战,他们对比彼此之间,是有一定的了解。

    古巫族如今已经没有留下太多踪迹,但莽荒大泽依旧存在,当年生在脚下这一片土地的很多事,都被古兽一脉的先祖记载传承下来。

    像地巫祭坛,天巫祭坛这种事情,乃是重中之重,他们都是知晓的。

    每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古兽一脉对于这两大祭坛充斥着敬意,不敢妄动,如果没有把握的话,他们根本不想以身犯险。

    在一旁的无垠之地年轻天君也只能够保持沉默。

    素问一边为他们施针调理,他们也服下丹药,进行疗伤调息,三天之后,伏苏这才恢复过来,生命本源生机澎湃。

    “素问姑娘的医术当真惊世骇俗,涵盖多家古经妙意,倒是走出一条自己的独到之路来。”伏苏对她的手段,异常佩服。

    一边的扁回天看着素问的手法,当中既有医家扁氏,也有医家华氏,还有先天道家截教,阐教的手段在其中。

    素问与华言雪两人一路对于医术不停探讨,彼此之间,没有丝毫的保留,只是素问的手段颇带着攻伐的意味,而华言雪则是以救助为主。

    素问没有说话,她一路走来,默默医治,小天师则是护在一旁,两人神秘得很,许寒食对他们没少关注。

    “眼下,该如何是好?”昊坤看向伏苏,虽然他们有诸多手段,但在古巫族的帝葬之中,作用微乎其微。

    “先看看吧。”伏苏一手持十六卦轮,一手持初代骨杖,缓缓朝前行进,他对于凶吉祸福有非常敏锐的感知。

    眼前的空间非常宽阔,地势平坦,根本没有任何的阻碍,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守卫石像,什么都没有。

    过去漫长的岁月,这里只有时间所遗留下来的痕迹,脚下是一层浅浅的灰尘,古老的气息弥漫在整片空间。

    “天圆地方。”许道颜能够看到地巫祭坛方方正正,九天之上的天巫祭坛则是笼罩而下,气势磅礴,如天垂临。

    “古巫一脉的大造化,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神法手持大光明世界剑,背后的十翼轻轻展动,战意澎湃,他目光异常的炙热,如果能够从祭坛上获得大造化,只怕都要远远凌驾于第四层,第五层。

    在伏苏与帝江无着的指引一下,每个人都很小心翼翼,之前洪易,姜申,姜藏,元宝还有些用处。

    但越往高层,关于古葬术法的手段就越来越少,基本上都是来自于古巫阵一脉的手段,他们根本插不了手。

    哪怕在如今的巫族,也很少有人对于古巫葬术会有极深的领略,一方面需要天赋,一方面也需要积淀。

    就以古巫文而言,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准确领略其中精要,更别说其中所蕴藏的巫韵!

    一路走来,平平无奇,什么都没有生,直到在地巫祭坛伏苏与帝江无着两人看到所刻画下来的图案,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我以为,为什么一路走来为何会没有阻碍。”伏苏心中恍然,嘴角带着一丝苦笑。

    “此地祭坛就是最大的阻碍!”帝江无着显然也看明白了,想要得到此地的造化,显然是不太可能。

    “怎么说?”隐骨妖剑看向他们,总觉得可能会有什么猫腻。

    “损失了那么多人,走到这里,怎么可以空手而归,你们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荆武冥有些不甘,他们古兽一脉伤亡极大。

    “献祭自己,才有可能得到大造化,你们谁愿意做的话,就站在祭坛的中央,献祭自己的生命本源,兴许会有收获!”帝江无着明显能够感觉得到,在场来自无垠之地,古兽一脉的人并不相信自己与洪易所说之前,总觉得他们有什么阴谋。

    “去。”这是,来自无垠之地的黑殃,他让自己的得力干将去试水。

    对于无垠之地来讲,死这么一个人并不算什么,如果能够夺得此地的大造化,那将会有无穷的好处。

    只见那一名男子面无表情,目光坚定,他并不畏惧自己牺牲,来自古兽一脉同样有人走向祭坛的中央。

    正如伏苏与帝江无着所说,此地空无一物,如果有玄机的话,必然就在祭坛的中央,这一点没有人怀疑。

    不管是古兽一脉,还是无垠之地的年轻天君,他们都没有傻到献祭自身,而是取出自己身上的传承级法器,以及自己一生所有的积蓄,全部都放置在祭坛之上,施展献祭之法。

    果然,整个地巫祭坛有华芒流散而出,那些祭坛中央所有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度化为点点星芒消散于此地。

    很快,一切再归于沉寂,没有什么生。

    他们两人看着眼前,的确能够感觉得到献祭所在的另外一个空间很是不凡。

    “献祭!”在第一时间,黑殃下了命令,刚才是第一种手段,第二种手段就是献祭自身,这是不到万不得已而为之。

    那一名得力干将在第一时间,引出自己的生命本源,整个地巫祭坛再度散出华芒,只见他的身躯迅化道,再也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甚至在他脸上都没有出现一丝的痛楚,整个身体炸开化为无数华芒,没有鲜血,只有神圣的献祭气息。

    砰!

    “死了!”自黑殃手中,上面刻印着自己得力干将的烙印玉牌炸成粉碎,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虽然他的命运本来就是死亡,但毕竟是难得的人才,心痛也是人之常情。

    那一名古兽一脉的年轻天君,也开始献祭自身,将生命本源所在的精华引入祭坛中央,似乎想要从中得到什么,然而于众目睽睽之下,他也跟着化道。

    “的确也阵亡了。”乱武也做出印证。

    “……”在场的年轻天君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人敢真的去献祭自己的生命本源,眼前这些人的下场,可以看见。

    “难道耗费了那么大的心思,只能够这样空手而归了?”黑殃有些不甘心。

    “不是也得到混沌光洗礼了吗?”许道颜笑了笑,他并不是很想得到此地的大造化,对他的用处不大,所要冒的风险也不小。

    “人还是要学会知足,我已经不打算要得到此地的造化了。”这个时候,乱武已经做出决定,不想在祭坛上冒险。

    66续续,还是有人想要得到第六层的造化,前前后后有走出来二十多名年轻天君,最后的下场都一样。

    全部消亡于天地之间,什么都没有留下,直到这个时候,各大势力的年轻天君才彻底绝望,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试。

    那些会去试的人,都是为主探路之人,从他们追随的那一刻起,命就不是自己的。

    许道颜与许寒食也并没有想要去试的**,他们都知道,风险太大。

    “看来大家都放弃了。”伏苏看向在场众人。

    “伏苏兄,我倒是有一个想法,不知你怎么看?”帝江无着提议道。

    “请说。”伏苏对于帝江无着向来都很欣赏,此人的造诣不在自己之下。

    “我想用天地同祭之法,我站地巫祭坛,你站天巫祭坛,可以一试!”帝江无着目光很疯狂,很炙热。

    当日施展《合地祭经》以一人之力重创十八头当时蒙艾,庄云飞,李肃都难以对付的凶兽,打开洪荒藏区的宝库,他付出巨大的代价,以自身为阵,进行献祭,差点陨落,如今能够得到地巫殿与天巫殿的造化,自然也敢一搏。

    他与伏苏两个人都有这个基础,因为他们擅长古巫阵,也对巫族的古巫葬法也有一定的了解,再加上他们身上流淌的都是巫族的血脉,他们比外人更有机会获得此地的大造化,为什么不拼死一搏呢?

    “我也有同样的想法。”伏苏深以为然,看向在场所有年轻天君,道:“你们如果还想一试,我们可以等到最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