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混沌天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古天梯?”不少初代人物闻言,都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也就只有风玄老才能对古天梯有些概念,像我们这些人,对于古天梯知之甚少。”老紫王很是谦卑。

    “古天梯,我也是在小时候曾经听过我风氏一脉的帝尊曾经提过,那是古巫族的一处秘地,相传可以登天,然而每登一步,都有无尽的凶险,皆在生死之间,然而若能够成功登上,将会有惊天大造化,具体是什么,却无人知晓。”太上玄老一句带过,轻描淡写,眼前的九龙浮屠葬在他看来的确有几分登天梯的意味。

    无垠之地,古兽一脉的初代人物都不由得微微蹙眉,他们对于古巫族的古天梯也有一些耳闻。

    不过那古天梯在什么位置,却无人知晓。

    所有的年轻天君都在往第六层所在的方向一步一步往前行去,当他们即将到达第六层的时候,又翻了五倍。

    可以看到,有不少年轻天君身体表层都开始出来密密麻麻的裂痕,鲜血渗透而出。

    每走一步,身上的骨骼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全身骨骼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脆断,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然而,当所有人登上第六层的时候,皆如释重负,行动自如,再也没有丝毫的重力加身。

    所有的年轻天君只感觉到身轻如燕,而且对于天地大道也不再限制了。

    “竟然在第六层,没有天地大道的限制?”伏苏微微蹙眉。

    “我们在第五层的时候,就是被传送出来的,看来在第五层与第六层之间,的确是有另外的通道。”洪易大抵能够明白伏苏的想法。

    “没有天地大道的限制,对我们来讲,不是一件好事吗?”帝殒一阵错愕,有些不解,发现伏苏神色好像更凝重了。

    “你们可以想一下,有天地大道压制的时候,这九龙浮屠葬的机关已经那般可怖了,当没有了天地大道的压制,可想而知啊。”帝江无着神色不容乐观。

    尤其在场,三大势力所加起来的人数,已经不足一千人了。

    因为有超过一半的人,在登向第六层的途中都后退了,因为再下去的话,他们必死无疑,肉身根本无法负荷长时间的重力加身。

    古兽一脉有三百人,他们天生体格强横,非同小可。

    而无垠之地与永恒神庭这边的人数也只有三百多人出头,彼此之间,势均力敌。

    “眼前的路,可有机关?”这时,昊白主动开口了。

    “自然是有。”姜申看向眼前,微微蹙眉:“我已经看到一些先天道阵的痕迹了。”

    许道颜精心凝神,眼前的脚下,是一块一块方方正正,边长有一丈的砖砌成,纵横交错,如同一个大棋盘。

    在这第六层的平台上,并没有什么石像,这正是最为诡异的地方,与之前截然不同。

    “这应该是混沌天局!”太上玄老微微蹙眉:“看来能不能够进入到第六层,就要凭他们的本事了。”

    “什么?混沌天局?”老紫王神色一震。

    “这不是与天下棋吗?”来自圣剑禁卫军的大统领深知其中厉害。

    “他们要怎么破这个局?”这个时候,来自儒家孔氏的一名初代人物,看着偌大的混沌天局,神色凝重。

    很显然,就算这些初代人物不说,以伏苏与帝江无着的惊艳也判断出来了。

    “儒家精通棋艺,不如好好看一下?”这时,怀旭开口看向孔秋,孔府龄,孟浮生等人。

    “混沌天局,与棋艺无关。”伏苏摆了摆手,摇头道。

    “此话怎讲?”孔府龄有些诧异。

    “古巫族存在之时,根本就没有棋艺,源头都还没有形成,儒家是什么还不知道呢,所谓的混沌天局,就是我们都是棋子,拿自己的命跟天博弈。”伏苏此言,使得在场的年轻天君都不由得心头一震。

    “言之有理。”姜申看着伏苏的眼神,心中很是佩服。

    “那能够破解混沌天局的关隘在哪里?”李无边问道。

    “关隘就在于我们自身。”帝江无着目视前方。

    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月眼阳眸与己方之人共享,但为了避免过大的消耗,也只是小范围的而已。

    他盘膝而坐,体内的天君道已经从一条,暴涨到第八条。

    要知道,经过第四层,第五层,他得到大造化,再生战土以及天锋龙金,对于他本源的增益非同小可。

    眼下的许道颜白发苍苍,但却透着锋芒与坚韧,原本褶皱的皮肤,眼下则是变得禁止,同时也透着凌厉之感。

    而他的身躯比起之前还要硕壮一些,气血轰轰流淌,于自己的血脉中震荡。

    完全看不出来他受了无暇劫伤的感觉,可是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他已是外强中干,两件奇物无非是让他回光返照,让其战力登临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于天君境,有三个小境界。

    第一为十道共战,许道颜所修炼的五大天君道,涵盖五行至理,引天地十道共战,轻而易举。

    第二为百道共进,当他踏上第六层的那一刻起,不再有天地大道的限制,立即盘膝坐于无天莲台,引体内五大天君道与五脏共振,吞吐天地大道,修炼神速。

    一时之间,天地间大道环绕于其周身,眼下他正闭目修炼,夯实基础,固本培元,蓄势待发。

    眼下混沌天局,一时半刻,难以破解,故而许道颜便当着众人的面修炼起来。

    此刻,他体内八大天君道异常精纯,整体战力给人感觉比起之前不知道要强大多少。

    尤其他体内五行奇物,彼此循环相生,互相哺育,非常强大,尤其他还领略一丝混沌真意,暗合五行,非同小可。

    只是一切他都非常内敛,隐藏起来,不为他人所知。

    但许寒食在他身边,能够感觉得到,自己这位弟弟的战力,惊世骇俗。

    一晃眼,十天的时间过去。

    许多年轻天君都没有轻举妄动,他们都在巩固自身,并且查探这混沌天局,每个人都是慎之又慎。

    三大阵营彼此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许寒食也在默默沉思,因为眼前这混沌天局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许道颜经过十天的时间,缓缓睁开双眼,月眼阳眸似乎越发精妙,他看向伏苏,心中传念道:“如何,有什么想法?”

    “每个人都要与天搏杀,很难破。”伏苏摇了摇头,这还只是最外面的一层阻碍呢。

    “我就不信,此局有如此邪乎。”这时,来自银甲神族,那一名满头银发,手持利剑的男子,其战力已是不弱。

    他只身一人入局,这时,整个混沌天局齐动。

    一丝丝混沌气从九天垂落而下,整个大局开始在衍化,混沌气衍化成另外一尊银发男子,两者强强碰撞。

    不得不说,这银发男子极强,他手持利剑,眉心之中还能激射出斩人魂魄的银芒。

    与那混沌气所衍化而成的他,杀得翻天覆地。

    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被混沌气所衍化的自己,一剑洞穿了眉心。

    自他身上的一切,尽数化道,消融于这混沌天局之中,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那是他平生所修炼的经法,术法,没有想这混沌气所化的他,竟然能够如此强大。”神法看到眼前这一幕,心中沉思。

    “我们唯一的依仗,就是初代法器。”这个时候,那一名战狮族曾经向许道颜出手过的男子开口了。

    “不可以这样想,初代法器可以是有利条件之一,但绝对不是决胜筹码。”许道颜口中清音震荡:“诸位还是要想一想,自己的心。”

    诸多年轻天君,面面相觑,人定胜天,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自己的道,自己的心,始终要坚定,应该是破混沌天局的关隘。”许道颜刚才曾见那银发男子与混沌气对决。

    他一开始战意昂扬,斗志满满,但最后却对自己所修炼的一切产生怀疑,逐渐开始被压制,最后信心全无,彻底被斩杀。

    混沌天局,原本就是与天博弈,若人的精气神都没了,如何与浩瀚天威对抗?

    更何况这混沌天局,并非是真正的天所布下来的局,只是古巫族在建九龙浮屠葬的时候,结合先天道阵,临摹混沌天局所建而成。

    不算是与真正的天博弈,许道颜身着破烂战甲,没有带一件法器,直接进入到混沌天局当中:“诸位,我先走一步。”

    在场的年轻天君心中震撼,刚刚有年轻天君阵亡,许道颜竟然就先出手了。

    果然,他入局的时候,混沌气也形成另外一尊许道颜。

    两人强势出手,可怖的大道波动轰轰而鸣,激荡四方。

    许道颜的五大天君道,都涵盖天地斩道之威,而这混沌天局,并非真正的天。

    然而不得不承认,这混沌天局里面所衍化的存在,也非常之强。

    当初在此地建下混沌天局之人,相当不凡,他哪怕不是天,也能够算是半天了。

    许道颜并没有用什么繁复的招式,直接以力破之,两者之间,强强硬撼,以纯粹的肉身搏杀。

    他领略了一丝混沌真意,灭世之威,与混沌气碰撞,势均力敌,隐隐之间,还能够看到混沌气被许道颜击得溃散之势,只不过它都支撑住了。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年轻天君以及初代人物都不由得心生震撼,此子太过逆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