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刑天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怎么回事?”

    水晶棺内出现了异象。【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那天祭圣女依旧面容祥和,静静地躺在那里。

    只是在她身边的权杖竟然散发出华芒,将整个水晶棺折射出色彩斑斓的华芒。

    这一幕,在另外一处门户,彼此之间正在互相争夺的古兽一脉,与无垠之地也都震惊了。

    “如此异象,莫不是有初代巫器出世?”昊白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惊。

    “我们这里同样也有,不要分心。”隐骨妖剑藏沉声一喝,他手中一对利剑朝着神法背后的羽翼斩去。

    神法背后洁白的羽翼猛然一震,顿时变成金色,异常坚固,与他的一对利剑强强碰撞,溅射出一大片火星。

    神法的血脉异常的古老,苏醒到这种地步,足以让他的羽翼拥有传承级法器的威能。

    “什么,大光明羽!”原本天莽想要驰援,却看到这一幕。

    “可以啊,神法你的血脉竟然已经蜕变到这等地步了。”乱武哈哈一笑,他与垚鸣强强对轰。

    而在许道颜一行人所在的这一道门户之内。

    所有人目光炙热,看着那水晶棺,他们都不敢妄动,主动退到一旁。

    苍卫身着后土祭衣,头带祭冠,护在小蚕的身前。

    “此物归属为何人?”这个时候,血筑开口了。

    “自然是各凭本事争夺,谁得到就是谁的。”孙家的狼也开口了,他向来默默无闻,不争名次,然而其实力天子境的时候,早就有资格排入天子榜前十,谁也都不知道他的实际战力。

    “说得是。”怀旭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随时准备动手。

    “此物突然有此异象,必然有所原因,看它是否想要认主,如果不是,再争夺不迟。”许道颜言语平和。

    “我也是这样认为。”伏苏颔首,他手中的初代骨杖杵在地上。

    这天祭圣女所拥有的初代巫器,非同寻常。

    帝江无着的神色异常炙热,兴奋道:“这应该是传说之中的五彩琉璃杖,若能够获得不仅能够使自身与天地万物亲和,施展祭祀,巫阵等手段,必然如虎添翼。”

    在场很多年轻天君目光炙热,都想要获得此物。

    小蚕心中宁静,自她身上散发出异常平静与柔和的气息,她虽然运转不了术法,但从下界开始她便修炼万宝天书,虽然与许道颜的万兵法本质上有诧异,但同样也有其奇妙之处。

    她会知道,一些法器要的是什么。

    就在众人全神贯注的时候,这五彩琉璃杖瞬间动了。

    直接落到小蚕的身上,除此之外,一道五彩华芒直接涌入到她的识海当中,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那必然是来自天祭氏一脉古老的至尊传承。

    看到这一幕,在场不少永恒神庭的年轻天君都想出手争夺,但看了看许道颜一行人,吕缶,孔雀天子,许寒食全部都站在他们那里,他们也不由得心中迟疑,毕竟每个人都在这门户之内都获得好处。

    只见小蚕手握五彩琉璃杖,来到水晶棺前,下跪行礼:“徒儿拜见师尊!”

    一时之间,刻印在水晶棺脚下的那些古巫文流淌着华芒,一股异常轻柔的力量,将所有人全部都送出去,只有小蚕与苍卫留了下来。

    轰!

    门户瞬间闭合而上。

    元宝当即高声尖叫:“小蚕!”

    要知道她可是莫愁赐予他的坐骑,彼此之间还是有深厚的感情。

    “苍卫也不见了,应该还在里面,怎么办?”吴小白看向许道颜,因为他与苍卫心灵相通。

    许道颜心中一惊,也在第一时间传递信息:“苍卫,你们没事吧?”

    “道颜哥,没事,小蚕说要在此地闭关,唯有参悟透天祭氏一脉的至尊巫诀,才能够出关。”苍卫传递心念。

    “那你为什么也在里面?”许道颜很是诧异。

    “小蚕说,我身上的后土祭衣,祭冠乃是信物,故而不受排斥。”苍卫言语之间,不知道有多高兴。

    “好,那你照顾好小蚕,当心一点。”许道颜原本让苍卫与天石公前来,就是因为他们手里有真空碑,虚空碑。

    真虚双碑结合,应该能够有不小的威能,如今苍卫与小蚕暂时进入门户之内闭关,这就让他少了一张底牌。

    “放心吧!”

    无数人都将目光专注许道颜的身上,他却摇了摇头,道:“我们无法联系得到,只怕他们要参破里面的关隘之后,才有机会出来!”

    “……”伏苏也尝试着在找机关,但除却九宫布局,似乎也真的没有其他手段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够放下小蚕不管吧。”元宝有些着急。

    “自然不会放下他们不管,我们先试着将这古殿里所有的门户打开,也许到时候就有答案了。”许道颜这个时候,将目光投放到对面。

    一道门户关闭着,而对面那一道门户却还打开着。

    许道颜一行人立即奔袭而去。

    一时之间,三大势力彼此对峙,气氛非常的紧张。

    于里面,同样有一座古老的战铜棺,如今上面已是沾满斑驳的铜锈,吞吐着古朴的气运,里面埋葬着什么的存在,无人知晓。

    在这一道门户之内,都是此墓主生前所留,东西相对驳杂。

    有的因为岁月太过漫长,精华都已经损失大半,然而却也没有剩下什么。

    古兽一脉与无垠之地一脉彼此争斗得那般激烈,大部分都已经被他们抢夺了,如今也只剩下这锈迹斑斑的铜棺。

    在地上有十多具尸骨,眼下双方人马也有不少人身上挂彩,身受重伤。

    因为门户一打开,自然是往近的去,不可能舍近求远。

    所以永恒神庭这一次相对幸运,也没有自相残杀,最多只是短暂的交手而已,谁先碰到天材地宝,就再也没有争夺了。

    “看来你们那边的人,这一次得到不小的大造化。”昊白看向许道颜一行人走来,这门户之内的小殿,占地不足五十丈,眼下已经容了不少人。

    “怎么可能,他们现在被关在里面,是死是活还不知道。”许道颜哪怕是知道实际情况,也不可能说出来。

    “看来,这里的大造化没有那么好得到。”许寒食一声轻叹。

    “就怕进得去,出不来。”武三摇了摇头,他曾经尝试攻伐此地的墙壁,非常坚固,哪怕有初代法器也无法造成丝毫的损伤。

    “你们为何不打开这战铜棺?”这时,智觉和尚看向两大势力之人。

    “嘿,你们在对面的时候都不敢主动去开启,更何况是我们呢?”月陵虽然在与古兽一脉争夺,但他从来都没有减少对旁人的观察。

    “古巫文,也没有几个人能够读得懂的。”这个时候,神法看向许道颜一行人。

    虽然莽荒大泽曾经是古巫族的领土之一,但他们有属于古兽一脉的图刻,并没有对古巫文有所学习,除了当年那一批与古巫族并肩作战的古兽之祖。

    “那大家先让一让,不用着急,此地的初代巫器只怕都会自动认主,哪怕是我们怎么抢都没用。”许道颜摆了摆手。

    古兽一脉与无垠之地各有伤亡,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那些人的尸骨也被遗弃在此,他们身上之物都会被带走。

    毕竟在这种地方,最重要的就是资源,这决定哪一方能够支持得更久。

    伏苏,帝江无着,许道颜看着战铜棺脚下的土地,也刻画了一些古巫文。

    经过他们认真的解读,许道颜第一个开口:“与对门的内容大同小异,当年他们都受了极重的伤,自封于此。”

    “他的身份,乃是少帝最深为倚重的第一战帅,名为刑天混,同样也是当年古巫族一脉非常了不得的存在。”

    “后人来此,可滴血于铜棺之上,深得我意者,可得传承!”帝江无着念出最后一句话。

    “如此,那大家就试试看吧。”许道颜看向众人,倒是很从容。

    来自无垠之地,古兽一脉,以及永恒神庭,不少人都引出自己体内最精华的血液,滴落在这锈迹斑驳的战铜棺上。

    不少的精血,滴落在战铜棺上之后,瞬间就被吞噬了,但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元宝,吴小白,许寒食,李无边,风甯,吕缶,孔雀天子,怀旭等人也纷纷都引出自己的精血,但依旧无效。

    许道颜并没有急着去尝试,因为是自己的,始终会是自己的。

    古兽一脉与无垠之地所有人几乎都试了一遍,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最后,天石公随意引出自己体内的一滴鲜血。

    只见偌大的战铜棺上面的斑驳铜锈一点一滴的脱落,一股磅礴的战意透发而出。

    “退!”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就往回撤。

    只有天石公还留在原地,他也很诧异,自己并不算年轻天君,资质背景在各方面也无法与在场这些年轻一脉相提并论。

    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他得到此地的传承,心中甚是震惊。

    果不其然,就在所有人都退出去的时候,门户瞬间闭合而上。

    “这有点没道理啊,为什么会是他得传承?”当即有永恒神庭的年轻天君开口:“他的年纪不小,不管是天赋哪一方面比起在场的人,都要弱很多吧。”

    “不错,他的年纪都已经不小了,才这等境界,竟然有资格得到这刑天混的造化,实在有些让人匪夷所思。”有古兽一脉言语之间,对天石公有些不屑。

    “刑天混,可是非常了不得的存在啊。”这时,乱武眼神迷离,言语中的感叹,皆出自内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