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石鹤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五层,已经有人进去了。【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对于这些从第四层走出来的年轻一代来讲,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管是古兽一脉,还是无垠之地,他们都在以最快的度,朝着第五层逼近。

    许道颜想要跟许寒食说些什么,但在这里,也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也怕会令人生疑。

    于下界,自己是许天行的儿子,闹得沸沸扬扬。

    然而许寒食,则是从来不被承认,连一点名分都没有,是凭借着自己的本事飞升到永恒神庭来。

    与许天行之间的关系,外人知之甚少,许道颜不想他也因此而受到影响。

    许寒食如今对于农家许氏来讲,乃是重中之重,于诸天墙他同样也是极受欢迎,并且横空出世,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让诸天墙很多人都为之刮目相待。

    所以不管怎么样,都要保住自己的哥哥。

    然而,眼下许道颜对于许寒食对他到底有什么想法,全然不知。

    毕竟两个人血脉相连,虽然同父异母,但他从来没有想到许寒食会害自己。

    因为从他现自己之后,种种做法,毫无疑问都是在帮自己,也没有理由,如果想动手的话,早就动手了。

    许道颜一开始也对许寒食有轻微的戒备,但直到那一夜,玄上帝君等人都在的时候,许寒食不惜一切代价,率领农家许氏的初代人物前来相救,做出表态就足以证明一切。

    “道颜贤弟,怎么看你并不是很着急的样子。”许寒食见许道颜一步一步向前行,没有像其他少年天君那般,全力赶路。

    “有些大造化,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不管拼劲一切手段,都不会属于自己。”许道颜耸了耸肩,看向前方的紫泰来。

    他对自己有不小怨言,在下界的时候,紫泰来还有礼贤下士的风度,纵然对自己有些不待见,但从来都没有撕破脸,甚至都还会分润自己所得到的东西,似乎想要拉拢关系。

    但自从碎道帝剑之后,紫泰来基本上就与自己彻底撕破脸了,以致于现在,愈演愈烈,基本上已经将自己当成仇敌了。

    “呵呵,我要是紫泰来啊,只怕心情也会郁闷,不过道颜贤弟,此番大造化争夺战,我可不会让你,对外的话,我们是一致的,当清除外敌的时候,我们就要各凭本事的。”许寒食笑了笑。

    “这是自然。”许道颜洒然一笑,并不在意,他也想跟自己的哥哥较量一番。

    “不过当然是点到即止,不可以命相搏,不然的话,我可是怕紫林公主往我背后捅一刀,搏不过啊。”许寒食开玩笑道。

    在一旁的紫林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手握着酒葫芦:“知道就好。”

    如今在这里,紫林丝毫不掩盖自己对许道颜的心意,但她看起来依旧是那般洒脱,也没有为情所困的模样。

    一路同行之人,有说有笑。

    许道颜一行人都很从容等往第五层,然而像孔雀天子,或者是吕缶一行人,根本就没有那个兴致。

    在他们看来,许道颜一行人只怕早就已经放弃第五层,但他们也要争上一争。

    “我说你小子,就这么有信心,要是第五层去晚了,你肠子只怕都要悔青了。”元宝颇显着急。

    “道颜大兄弟,我也觉得你这样有点太悠哉了吧。”帝殒看着众人都拼命的往前冲,他也想看看在第五层帝葬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存在。

    “无妨,你们就相信我,第四层都已经难成那样了,难道你们觉得第五层会很容易吗?”许道颜咧嘴一笑,他对于九龙浮屠葬并算全部了解,但在他的体内,生命泉眼,大迷天树,天文之火都知道一些。

    如今再生战土与伏龙御土交融在一起,一旦苏醒,也会为己所用,它们可都是有灵智之物,尤其天文之火,所知甚多。

    想要得到第五层的造化,只怕还得需要天文之火,许道颜隐隐之间,有这等预感。

    “说得也是。”怀旭看着许道颜如今这般模样,心里总觉得有些可惜。

    小天师一路走来,沉默不语,看着许寒食,他微微蹙眉,总觉得这个人藏得很深,只是弄不清许道颜与他之间的关系,他也不好说什么。

    眼下他最关心的还是许道颜的伤势,当即看向一旁的素问:“道颜的伤,真的没得救了?”

    “我也不敢确定,但他的心志,异于常人,话我也不敢说死了,碧游宫应该是有妙法可以救他,只是需要时间。”素问顿了顿,心里有些迟疑:“并且我总感觉道颜身上的伤势,有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我也是有这样的感觉,让有琢磨不透。”华言雪的神色很凝重,看了看紫林,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可以看出来许道颜与她并没有太亲密的关系,关于他们两个人的一些传闻,她也有听了一些。

    “这小子实在是有些可惜了。”智觉和尚眼下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虽然自己与许道颜始终敌对,但他并不太愿意许道颜在这个时候就死去。

    吴小白并没有任何的表态,神色有些担忧,他知道事实的真相,但眼下也只能够稍微配合一下。

    许道颜如今这等表现,必有其深意。

    姬子鱼看着自己这位师弟,如今与以前大大不同,无暇劫伤非常可怕,她想要等到这里事情结束之后,带他去寻找岐黄古地。

    那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联手才能够找得到,这些年她也耗费了不少的心思,可就没有见到关于它的踪迹。

    最终根据姬子鱼的推断,岐黄古地应该就在诸天墙万界城的范围之内,就算如此,也相当之广,异常难寻。

    天石公手持真空碑,他心中感叹,许道颜是他看着成长起来的,如今生机凋零,随时都有可能陨落,心中的感觉可想而知。

    真空碑暗藏着诸多秘密,可惜只有半块,如果能够使得此碑文完整的话,也许会有办法也说不定。

    每个人各怀心事,最终登上第五层。

    自大道两边,乃是石鹤,其喙极锋,似可洞穿一切。

    这些石鹤形态各异,举止威武,无论是双爪,还是双翼,皆流露着前所未有的锋芒。

    很显然,不久之前有人来到这里,触动到此地的机关。

    后面再上去的那些年轻天君得到指点,自然也就没有再触碰到了。

    伏苏,帝江无着与洪易,元宝,姜藏,看着脚下的石板,有诸多玄妙。

    “我风氏一脉的初代,已经知道此地的路怎么走,不会触那些石鹤!”风甯看向众人,希望可以让他们省省心。

    “不触石鹤,不代表就是找到正确的路,这种帝葬如果入口进错了,那么以后步步皆错,除非能够找到突破点,否则的话,必死无疑。”许道颜郑重告诫,他相信伏苏等人,虽然他们还年轻,但都积淀不少,并且有自己的想法。

    “哦?”许道颜的话,来自各大势力的初代,半步初代人物都不由得感到诧异。

    不得不说,他的口气很大。

    在那些年轻天君第一次登上第五层,不小心触这些石鹤的时候,它们的攻伐异常凌厉,洞穿一切,使得三方势力损失惨重。

    “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手段!”这时,玄上帝君冷冷叱喝:“这许道颜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伏苏等人仔细观察,许道颜也加入其中,以月眼阳眸进行捕捉一些细微,希望也能够从中学到什么。

    在通往第六层的台阶两旁,同样也有两道门户,故而很多老一辈人对于此地的布局都有认真的考量过。

    当然很大程度上,他们无法亲身降临去查探,这也是劣势之一。

    但凭借着他们多年的经验,以及观察,的确接下来再也没有触石鹤,其他各大势力的年轻天君才得以进入帝葬之内。

    “说不定他们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老紫王笑容灿烂,许道颜是越来越对他的胃口了,从他身边的朋友就可以看得出来。

    “此子不凡啊。”有一名老者,声音嘶哑,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古帝族风氏的太上玄老。

    圣剑禁卫军,七名统领闻言都不由得心头一震。

    太上玄老何许人也,很久以来,他都没有当众人面前去评价过谁,许道颜能够得他这般评价,可想而知。

    许寒食看向一旁的姜申,墨助道:“姜兄,墨兄你也去看看吧,彼此之间,做一些交流,对自己也会有好处。”

    姜申虽然造化不凡,但伏苏来自于古帝族伏氏,他也不敢小觑,至于帝江无着,元宝,姜藏,洪易等人,皆不寻常,一路走来,他心中有数。

    墨助对于吴小白早有认识,将其视为极大的竞争对手,自然要在这里有所表现了。

    虽然帝葬整体墨家的手段不多,但并不是没有,并且还会于古巫族的葬法紧密结合。

    一时间,这些年轻天君在伏苏的带领之下,找出诸多关隘,朝着第五层一点一滴逼近,而在他们背后其他年轻天君紧紧跟随,生怕踩错一步。

    于那些初代人物,半步初代眼中,现伏苏他们真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