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树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许道颜将自己的意念凝聚,梳理全身。【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在大极乐寺的时候,他已将自身所修炼的经法,术法梳理得异常通透。

    也是为了走第二条路做准备。

    许道颜将自身的魂人与魄人结合在一起,来到自己生命本源所在之地。

    如果,他的生命本源乃是一片海。

    眼下这一片海则是出现道可怖的裂缝,有断海之力,将水吞噬,不知流向何处。

    而且这裂缝,终于变得越来越大,似乎再这样下去的话,只怕都难以挽回。

    如果,许道颜的魂魄人在这一片海,那么与他隔海相望的,乃是神秘植被。

    如今的它,已经被彻底孤立起来。

    时时刻刻被镇压。

    这么多年来,许道颜一直在克制着神秘植被的力量,让其以最慢的度壮大,以保证自己有绝对的主宰权。

    然而眼下已经没有办法了,这一道裂缝必须彻底闭合起来,使得生命本源不再流失,否则的话,许道颜只要一突破,代价就非常之大。

    也许可以为给自己的生命本源增添一些力量,但在这种流之下,也是杯水车薪。

    许道颜眼下,仿佛置身在一片海当中。

    在这一刻,他开口了。

    “出现吧?你隐忍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出现了。”许道颜很是平静。

    “哦?原来你早就现我了?”这时,有一名男子,从神秘准备中衍生而出,他的容颜与许道颜一模一样。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有什么不能现的。”许道颜看着眼前的男子,他身上没有任何的着装,坐在神秘植被的枝头。

    “也对,从本质上来讲,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吧,有什么事?”眼前的男子,乃是神秘植被所衍化出来的灵智,或者它就是神秘植被。

    “我的想法你应该知道,你我之间,一同合力,将无暇劫伤消除。”神秘植被的母源,乃通天建木,而父源则是无际祖树,不知当日许天行如何获得,将其根种于许道颜的生命本源当中。

    “哦?那你可要想清楚,到时候两位一体,在最关键的时候,我可是随时都能够对你进行夺舍,就不再是你是你,我是我,如果你一死,那你还是你,活着就是我。”男子很是兴奋,或者称他为树魂。

    “我想清楚了,你想怎么做是你的事,而眼下对我而言,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许道颜不为所动。

    “好,起来许天行也算是我半个父亲,没有他,就没有我,如果真的让生命本源流失得一干二净,那到时候我们两个可都要一起死呢。”树魂很是从容,站起身来,于神秘植被的枝头上行走。

    虽然许道颜尽量不让他摄取外界的力量,但毕竟在其肉身之内,所有外界,以及许道颜所汲取的一切,他都能够收获得到。

    “如果不是我有一事不明的话,也不会想要跟你商量。”许道颜想弄清楚,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不是效忠无垠之地。

    手中的初代石锄如果想要进一步的蜕变,则是需要恢复力量,然而短时间之内,他根本无法做到。

    所以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先让自己不死才行,因为突破天君境势在必行,不然的话,只怕自己在诸天墙就很难有大的建树,更别去弄清什么真相,让初代石锄暗藏在深处的器灵得到恢复。

    “嘿嘿嘿,许天行的清白吗?”树魂这么多年以来,他与许道颜相生相伴,对其性情异常的了解,哪怕两人并非心意相通,但他也猜得到,世界上不会比他还要了解许道颜的。

    “既然你明白我的想法,就不要多了。”许道颜知道,虽然两位一体,一身为二,对自己来讲有不少的风险。

    自己的寿命也无法达到原有的水准,也会锐减大半,但对于他而言,已经够了。

    有一半的生命本源,将会割裂给树魂,由他来主宰,留存于体内。

    “好,那你可别舍不得。”树魂笑容灿烂。

    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就放开对于树魂所有镇压,使得他可以自由掌控自己的生命本源。

    可以看到,于他的生命本源,就像是波澜壮阔的海,汹涌澎湃。

    只见这生命本源,完全分开。

    许道颜以天地斩道之力,将自己另外的生命本源部分封锁住,嵌入到自己的体内世界当中。

    而神秘植被,置身于生命本源的汪洋大海之上,以肉眼可见的度茁壮成长,不得不,许道颜所开辟出来的根基,异常雄厚。

    树魂引动通天建木以及无际祖树的本源力量,也形成属于自己的世界。

    两者联手将生命本源切割开来,使得生命本源不再流失。

    “看在你这么多年,并没有想害我的份上,如果你不死的话,我是不会夺舍你的。”树魂笑了笑,眼下他已经彻底自由。

    许道颜随时都会受到他的威胁,他掌握绝对的主动。

    “其实你已经可以离开了,不是?”许道颜问。

    “嘿嘿,天地之广,我该何去何从?冒充你吗?你还活着,对我就是最不利的事情,但是只要你死了,我随时夺舍,到时候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还是想一想怎么活下来吧,给未来的我,奠定更深厚的根基。”树魂很是悠哉,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跟在许道颜的身旁,虽然有诸多劫难,危险,但许道颜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总是能够杀出一条血路,如今他又在诸天墙,万界城给人留下诸多好印象,对于树魂来讲,他完全可以坐而得利,因为他的寿命是非常久远的。

    “你是怕红豆回来找你吧?”许道颜咧嘴一笑,如果自己真是了,他也活不成,所以眼下他想等,等一个绝佳的机会。

    “哈哈,不管你怎么想都可以,反正我懒得很,不到万不得以,我真不想动。”树魂非常聪明,眼下许道颜也无法赶他离开。

    “反正随便你,不要在关键的时候给我添乱子就好。”树魂一副耍无赖的模样,赖着不走了。

    “也罢,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渡劫了,如果你承受不住的话,就早点离开。”许道颜耸了耸肩。

    这一次,与树魂交流,他足足耗费了两天的时间,如今自己的生命本源被一分为二,他的寿命锐减大半。

    可是接下来的寿元也足够他活很长的时间,如果他能够踏入天君境,自身寿命也会受到极高的提升。

    故而眼下,对于许道颜来讲,哪怕是折损掉大半的寿命跟自己眼下的事来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再者,哪怕生命本源一分为二,寿元大减,他也会在将来一点一滴的壮大,对于自己的信心他还是有的。

    只是让他有点头痛的事,树魂赖在他的体内不走,自己不管遇到什么造化,有什么好处他都会得到分润。

    对于他来讲,这是一笔只赚不亏的买卖。

    许道颜心中感叹,他又何尝不知道,对于树魂来讲,他的寿命悠久绵长,可以活无尽岁月,哪怕是初代人物,都未必能够与他媲美。

    树魂有足够的耐心,因为他觉得自己能够活得比许道颜活得更久,所以他眼下所做的事,就是为他将来做嫁衣。

    虽然这是事实,但许道颜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渡你的劫去吧,我不会承受不住的,毕竟你总会比我先死,如果可以毫不费力的去得到一切,我为什么要拼死拼活呢?不管怎么样,你得到多少都会有我的一份,安心去渡你的劫吧,必要的时候我会帮你的。”树魂很是从容,他扎根在许道颜的体内,逍遥自在。

    “为什么你要帮我?”许道颜听到他的话,感到很诧异,毕竟自己有意封印它这么久。

    “为什么我不帮你,帮你就是帮我自己呀,你得到的好处越多,将来我接受你的身体,都是我的一部分,尤其你现在还在扎实根基,连天圣境都没有踏入,我夺舍你的身躯后呢?被红豆镇压吗?那个女人盯着你,盯得可紧了,我想活很长时间,不管怎么样我都能够活得比你长,能够与天地同寿,至少不比红豆差,既然如此的话,我还不如等你踏入初代境界,直到你彻底枯竭,我再以自己的本源接替,承载你的身躯,这对我毫无疑问是最好的,最安全,最有保障,也不会给自己建立任何的树敌。”树魂很直白,没有丝毫的隐藏,但许道颜不得不承认,听到这些话,他心里有很大的挫败感。

    他从一出世,从本质上,就没有办法与树魂这等存在互相媲美,尤其他的父源与母源都那么强大的状况之下。

    活得最久,看着自己的敌人一个个死去,又何尝不是一种胜利?

    尤其自己将一生积淀得最为丰厚的时候,承受不过岁月蹉跎,最后生命走到尽头,一切都将属于别人。

    对于许道颜的内心是有不的冲击,但这些都以后的事,眼下能够让自己活好,他就心满意足了。

    不管有没有树魂,他死后,一切都还会留给后人,就像那些强横的初代,他们开辟了永恒神庭,开创各族,留下丰功伟业,依旧逃不过一死,然而他们却永久的存活下来,因为他们的精神意志永远留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