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血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当日在空间战场里面,许道颜曾经与众人结成圣疾帝阵,很显然如果有此阵加持的话,他们就能够以最快的度横渡过留仙湖。【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许道颜看着这十万年轻天子,成群结队,形成一个又一个的阵营,分布在开悟殿所在的各个区域。

    如果要真打起来的话,只怕麻烦也是无穷无尽,而且也没有什么意义,根据风甯所的,许道颜以自己的月眼阳眸,进行观察,有些人都是来自各大世家所培养出来的死士,有些人为了清楚敌手,早就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

    因为在大极乐寺不许杀人,但如果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与自己交手,一击之下,骤然毙命,无论是谁都不清楚,毕竟有些死士就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少主能够顺利夺得开悟茶叶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自己的性命。

    “正是这个意思。”风甯颔。

    如今在这开悟殿所在的区域,已经有不少人将目光集中向许道颜一行人,因为一路上关于他们的非议特别多。

    尤其是许道颜,兵家孙氏的那些年轻天子有意造诣,结合一些已经生的事实,许道颜的坐骑先后大败白家的虎,吴家的疯子,最后前往古帝族风氏一脉,大败风逍之事,已经有无数人知晓。

    风逍此人在诸天万界天子榜排行第二十四名,他的战力并不算强,但身上的初代法器拥有极强的防护能力。

    一头坐骑就能够败他,并且还能够拥有初代法器,威势让人心中震撼,但毕竟传言就是传言,有很多不可信的地方,只怕是有夸张话,所以还是会有很多人不将许道颜放在眼中,只觉得应该是浮夸传言。

    许道颜微微蹙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张艮眼眸微微一眯,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不过眼下这几天,只怕有点难过了,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

    他看到有人朝着众人所在的方向逼近,来者不善。

    隐藏在人群之中的兵家孙氏男子,嘴唇上扬,噙着一丝冷笑:“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当真那般强。”

    他受族中长老的邀请,追杀许道颜,却不曾想刚到帝域风氏所在的部落,就听闻风逍被大败,凭心而论,若论韬略自己的实力绝对在风逍之上,可是单打独斗的实力,他自愧不如,故而自己打不了,可以让别人去打。

    毕竟孙埒那一脉乃是他很重要的一脉人,有些面子还是要给的,纵然没有给许道颜造成丝毫的难看,对他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他们用一种很巧妙的方式在人群之中散播,许道颜曾经扬言,没有排行在诸天万界天子榜前五之人,都不配与之交手。

    强如白6被大败,疯狂如吴邙也被逼退,而来自古老的古帝族风氏一脉的风逍同样遭受大败的结局,他的坐骑尚且能够如此强势,孙家中人孙雨,孙雷修为被废得一干二净,变成凡人,受尽屈辱。

    年轻天子一个个热血澎湃,自然也都不是好惹的,自然想要看看,有那么一头坐骑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不管事情真实与否,许道颜的坐骑曾经大败过风逍,这是真实之事,风甯因此在族中地位大涨,得到太上玄老的支持,两件事连在一起,不会没有原因。

    很多人都会因为此事而先掂量一下自己有多少分量,然而知道他的坐骑曾经大败过风逍的人,还敢出手之人,必然是有把握能够与风逍一战之人,甚至就有把握能够胜他之人。

    至少在他们身上都会有初代法器,否则的话,只会自取其辱。

    有一名男子,脸上带着诡异的面具,乃是以古铁制成,手里握着一把吞吐着浩瀚凶威,可媲美初代法器的大刀,朝着许道颜直逼而来,那刀刃锋芒流露,通体漆黑,似可斩断一切,自其体内天子道在涌动,随时都能够爆出一击,谁也看不轻他的表情,很少有人能够知道他的模样。

    许道颜想要以月眼阳眸进行查探,也只能够看到一张非常模糊的脸,显然自他脸上的面具也非常不简单。

    “此人号称,铁面天斩,一刀两断,战力然,于诸天万界天子榜排行第二十一名,来自魔族,手上那一把大刀人称两断魔刀,其名血沂,单打独斗的能力非常之强。”

    在血沂不远处,又有一名男子,他手持天铁剑,一身天铁甲胄,将其身体上上下下护得严严实实,他面容英武,嘴角极薄,两条剑眉斜插入鬓,一袭黑飘扬,眉宇凌厉,战意澎湃,朝着许道颜直逼而来。

    “此子来自墨家,名为墨谲,号称天子境墨家剑法第一人,他那一身天铁甲胄号称可媲美玄武的无敌防护,乃是初代法器,与手中的剑是同一时期打造而成,乃是当年墨家一尊痴迷于造剑之人所留,取域外天铁,以初代道火淬炼,耗费了半生心血,最终成大器。”风甯眉头一皱,沉声道:“于诸天万界天子榜排行第九,因为他痴醉于剑道与炼器之道,并没有参与多少大战,功德点累积不多,可是能够排入第九,可见其战力之可怕。”

    许道颜眼神微微一眯,没有想到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受人挑衅前来对付自己,他能够感受到很强烈的敌意。

    除此之外,在他们身边还有其他强者,都是关系不错的好友,风甯也没有办法把人给认全,而且他们都是有备而来。

    墨谲手持天铁古剑,他冷视许道颜,和声道:“听闻你的坐骑打败了风逍?扬言非诸天万界天子榜前五都不配与你比试,我叫墨谲,于榜单上排名第九,今日想领教一番。”

    他开门见山,剑指许道颜,给他准备的机会。

    “打败风逍不假,但天子榜非前五不配与我比试,只怕是有些人从中散播谣言,智者见智,仁者见仁,还希望诸位不要受到挑唆,我再无知也不至于来挑衅诸天万界天子榜上的人。”许道颜看着四面八方,有不少年轻天子怀着敌意而来,兵家孙氏从中造谣,他的声音拥有极强的贯穿力,听到许道颜那些兵家孙氏的年轻天子是人,他们一个个面色阴沉,只是让他们感觉到非常古怪的事,许道颜骂他们人的时候,这些音节似乎是朝着他们而来,让这些年轻天子都觉得异常刺耳,甚至有一些实力稍弱的,都被许道颜的音节震裂了耳膜,鲜血溢出。

    在一旁的孙攸眼皮子直跳,他很不好意思,没有想到族中里的年轻天子竟然这般没完没了,但眼下他又做不了什么。

    孙灵一声轻叹,如果不是许道颜为他们出头,也不至于引来后面那么多的麻烦。

    “墨谲兄手段然,我想还是先让我试一试水吧?反正眼下并非争夺开悟茶叶,我想应该也没有规矩不让人比试一番吧?我也只是想要试一试这神秘男子到底有几斤几两。”在一旁,那手持两断魔刀的血沂,他脸上的诡异面具里出沉闷而又嘶哑的声音,透着冷冽的杀意。

    话音刚落,自他手中的两断魔刀便朝着许道颜当面劈来,出刀之快,其气势如排山倒海,风驰电掣,四面八方那些年轻天子没有直面这等刀意,都觉得仿佛置身于狂风暴雨,雷鸣电闪的世界,凌厉的战意仿佛都要将他们的身体撕裂,逼得他们一个个纷纷后退,因为承受不住这样的刀意。

    然而许道颜始终不为所动,他体内的斩术帝剑破空而出,横击两断魔刀,吞吐着浓烈的斩术之道。

    在所有人看来,于这一瞬,许道颜如同一个世界,面对这等刀意依旧从容平静,两断魔刀所散出来的力量都在这一瞬间,被化解得一干二净,所有的刀意化为虚无,那些被逼退的人感受到温和,平静,如沐春风,不再压抑,从难以喘息到全身放松。

    只剩下最纯粹力量的碰撞,许道颜手持斩术帝剑,自其体内的力量全面爆,横击而出。

    手持两断魔刀的血沂都感觉自己的手腕麻,虎口崩出一条条血线,渗透而出,一股巨力将其震他连忙后退,因为刚才那一瞬间,手中的刀近乎都快要脱手而出,眼前这神秘男子的力量远在他之上。

    许道颜反应之快,也乎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因为血沂出刀的度太快了,他有把握控制自己的刀势,哪怕许道颜反应不过来都可以收住自己的战意。

    手持天铁古剑的墨谲眼神之中感到异常震惊,在许道颜出剑的瞬间,他能够察觉得到手中那天铁古剑的悸动。

    天铁古剑向来无惧一切,也不会有丝毫的波动,斩术帝剑的气息却让它有如此反应,墨谲深深地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的确不好对付。

    许道颜刚才那一剑,看似朴实平凡,但精修剑道的他,一眼就能够看得出其中玄妙,许道颜于剑道上的造诣,可以与他媲美,甚至还要凌驾他之上。

    因为血沂蓄势而来,早有准备,近距离强袭,哪怕许道颜早有准备,但却能够后制人,对其进行反制,的确不凡。

    血沂之所以排行在诸天万界天子榜二十一名是因为他的功德点相对较少的缘故,他的杀力不容置疑。

    榜单并非是实力上的榜单,而是综合上,功德点,对于整个永恒神庭的贡献,方方面面。

    虽然如此,墨谲还是想要与许道颜一战,当即道:“敢不敢与我搭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