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玄老的承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混沌龙帐之内,异常古朴。【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龙帐内部,皆是灰暗色,古老的石盏上乃一些异兽的油脂,支撑着火焰的燃烧。

    在龙帐内的墙壁上,挂着一些异兽的骨架,以及一些残破的法器。

    脚下是一道道古老的刻印,许道颜能够从中读懂一些图案。

    如今他们所在的乃是混沌龙帐的头部,在帐内,空无一人。

    因为此事,风甯希望太上玄老可以相对保密,尽量不使信息外泄。

    故而,在龙帐之内的尽头。

    有一名老者,他盘膝而坐。

    在其身前,是一道篝火,燃烧着火焰。

    他身上的眉已经枯黄,但却很是平整,眉宇间,似有天地众生。

    风甯带着众人,来到他的面前,单膝下跪:“风甯见过太上玄老。”

    许道颜一行人也跟着一同单膝下跪,这是对于古帝族,守护在诸天墙,万界城无尽岁月,这些老一辈人,自内心的敬意。

    “不必多礼了。”太上玄老声音嘶哑。

    他的眼眸如同混沌,清浊交织,看着许道颜,顿了顿:“孩子,过来让我看一看。”

    原本众人以为见太上玄老,会非常的紧张,然而他的气息,却让所有人都放松下来。

    许道颜明白在他,当即他走到太上玄老的身边,并没有做任何的隐藏。

    他双掌朝天,跪在太上玄老的身旁。

    如同枯枝一般,充满褶皱的手,覆盖在他的双掌上。

    太上玄老的双眸,与许道颜的月眼阳眸彼此直视。

    在这一刻,许道颜能够看到,太上玄老的心,沉静地就像万年冰川,静而不言,却极有力量。

    而太上玄老也能够看到许道颜的心,如同一口古井,心若冰晶,波澜不惊。

    于许道颜生命本源,那一道惨烈的道伤,似乎在一点一滴的扩大,一旦生命本源彻底崩溃,许道颜的生命也就走向终结。

    在这一刻,似有一阵暖流,自许道颜的双掌传递到四肢百骸,流淌到每一个角落,最后直达生命本源。

    这一股力量似乎尝试着要将无暇劫伤所残留下来的力量消磨得一干二净,然而不论这一道力量如何想要将其打磨,侵蚀,或者消融,最后只会被无暇劫伤的力量所吞噬。

    过了片刻,太上玄老出一声叹息:“如果不是这孩子自修炼《黄帝古经》根基扎实,受到无暇劫伤,只怕连一年都活不了。”

    “……玄老,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风甯神色一变,太上玄老在风氏一脉有极高的地位,因为他擅长占卜,医术,指引等手段,无数年来他都是沉淀自身,很少参与到权力的争斗当中。

    也正因为如此,如果太上玄老都治不好的话,其他人只怕也会很艰难,可以整个古帝族风氏一脉,见识最渊博的就是他。

    许道颜心中一叹,他原本就不抱什么希望,眼下的情况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办法并不是没有,只不过太过艰难了,我也是曾经在一本古札上记载过只言片语。”太上玄老一声轻叹,眼帘低垂。

    “什么办法?”许道颜心头一震。

    “渡劫时,破开劫罚,越雷池,淬炼己身,置之死地而后生,毁灭之后,再创新生,此为一种办法。”太上玄老声音一沉:“一身两命,一分为二,两位一体,前者一旦渡过,再无后顾之忧,后者哪怕成功,但一身两命,一心两意,只怕后患无穷,具体情况不得而知。”

    “越雷池。”许道颜眼眸微微一眯,他所要承受的劫罚都非常的可怕,不一定是雷劫,想必所谓的雷池,就是劫罚的源头。

    劫罚本身都非常可怖了,还置身于源头当中,无疑是自找死路,至于后者,一身两命,只怕是要将自己的生命本源一分为二,他的情况体内有神秘植被,驻扎其中一片生命本源,而他自身也可以,这样以来,一心两意,只怕平日里自己都会与神秘植被的意念彼此争夺,的确也是后患无穷。

    “不错,然而这一切,非有大意志之人,不能成。”太上玄老声音嘶哑,气息平和,他看向苍卫与蚕,心中诧异。

    许道颜心中明了,眼下的情况,容不得自己有其他的选择,终究天无绝人之路,虽然眼前这两个办法非常凶险,但聊胜于无。

    他想等红豆出现的时候,再做决定,因为红豆对他的情况相对清楚,也会给最佳的建议。

    一念之差,就是生死。

    绝对不能大意轻心。

    “多谢前辈。”许道颜由衷感谢。

    “轩辕帝印,于我一族,至关重要,友对风甯的帮助,就等于对我古帝族一脉的帮助。”太上玄老看向苍卫与蚕,道:“眼下它们如果再进一步突破,血脉返祖,只怕需要不少的天材地宝,以及唤醒祖血的手段,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出手,助你们一臂之力。”

    太上玄老原本想看看能不能帮许道颜治好无暇劫伤,也算是还他一个人情,只不过眼下治愈不了。

    就想着看能不能让苍卫与蚕突破到天君境,并且能够有很大的蜕变。

    苍卫与蚕一路走来,都是跟着红豆。

    这时,蚕躬身一礼,道:“多谢前辈,只是我们觉得自己的根基还不是特别扎实,不到时候,若是有需要的话,过一些时日,前辈是否还愿意帮我们?”

    太上玄老看着苍卫与蚕,至少在他看来两者都已经积淀得非常扎实圆满了,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他活了如此漫长的岁月,自然也能够看得出来,当即笑道:“我的承诺,只要还活着,自然就有效,到时候你们让风甯来找我就是。”

    “多谢。”苍卫行礼表示感激。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行告退。”许道颜不敢在这里叨扰太久。

    “嗯,风甯,几位友难得来这里,这是我的令牌,你带他们四处走一走。”话音一落,一枚骨质的令牌丢向他。

    “遵命。”风甯异常激动,他知道太上玄老是借这一次机会,将令牌赐给他。

    有了这令牌,在古帝族风氏部落,哪里都能够去。

    同时,这也是太上玄老对他的肯定,如果有人想要动他的话,都要掂量一下,这一枚令牌的分量。

    风甯带着许道颜一行人,就在这太上玄老所在的区域,四处看看。

    古帝族,自成风格,虽然历经漫长的岁月,但他们始终坚守自身,许多布局哪怕是很多风氏一脉的人都看不明白,许道颜以月眼阳眸还是能够看出其中玄机,虽然很隐晦,很微妙。

    许道颜一路行走,沉浸在其中。

    虽然自己身上还有无暇劫伤,但他从来都不会放弃。

    因为再凶险的时候,他都过来了,眼下至少还给他几年可以喘息的时间。

    “道颜兄,我觉得太上玄老所的两种方法,都非常凶险,兴许还有其他的方法,如果有什么古老的天材地宝能够专门治愈无暇劫伤,去寻到治疗是最好不过。”风甯一声轻叹,原本以为能够帮上忙的。

    “不管怎么样,至少不是没有路可走,古老的天材地宝哪怕真的能够治疗好的话,只怕也非常稀有,要从何处去寻?”许道颜笑了笑,其实他已经明白,太上玄老所指出的这两条路,已经给他极大帮助了。

    “道颜兄所的不无道理,富贵险中求,福祸相依,如果真的能够渡过此番劫难,只怕入天君境,也少有人能够是他的对手。”西婵对于许道颜的实力,已经有很清醒的认知,一步逼退吴家的疯子,并不是许道颜有多强,吴家的疯子为人是受人压迫越厉害,反弹得越强烈的那种,会不惜一切代价与之相抗,就算自身陨落,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然而那一步,逼退吴家的疯子,并非是以强力逼退,而是以一种剑道上的冲击,甚至可以是指点的方式让吴家的疯子心有所悟的退敌,这种方式就非常不简单了。

    在太上玄老所在的区域,转了一圈,一路上,风甯就算手持令牌依旧行事沉稳,对人谦和,许多老一辈人,虽然沉默不语,但眼神所流露出来的意味,就足以证明什么了。

    “走吧,我带你们去其他地方看一看。”风甯深知,许道颜行事作风,心中必有打算,当即也就不过多置喙。

    “好,有劳。”许道颜对于整个古帝族风氏都非常感兴趣,希望能够从他们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来结合。

    风甯带着许道颜一行人,出了此地,前往其他核心大部落所在之处。

    古帝族风氏,有诸多血脉,传承这么多年,大多都是以体内的祖血为核心。

    很多风氏一脉的子弟,体内一旦有血脉返祖,他们大多都会摆脱自己现有的部落,加入到核心大部落之中。

    因为他们会受到极大的重视,从而有诸多资源都会往他们身上倾斜……

    风甯是一个例外,因为他想带着整个部落成长。

    就在他带着许道颜一行人,出了太上玄老所在之地的时候,已经有人等着他们。

    “哎哟,这不是风甯吗?怎么带着一群废物,这是想要去哪里呀?”一道声音,异常冷冽,锋利得就跟一把剑,朝着众人刺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