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天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诸天墙,所位于的地方,常年气候非常恶劣,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这等气候,所以能够留在诸天墙的,大多都是有大毅力之人。【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所有在此地成长起来的人,都有异于常人的体质,以及超出寻常的意志。

    许道颜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年轻天子基础都会比永恒帝庭城的更加稳固,坚实。

    毕竟一个环境足以造就一个人,更何况他们原本就是一些资质不俗之辈,又有极大的底蕴,深厚的背景。

    他能够确定,眼下自己身在一个相对靠近万界城的地方,并非是在最外围。

    诸天墙,它并非只是一堵墙。

    它是由一堵堵墙组合而成,每一堵墙之间都有极强的守卫,彼此之间,都有极大的维系,有诸多法阵贯连在一起,一旦大战,将会全面催动。

    它横跨整个永恒神庭与无垠之地的边界线,让敌人难以跨过,这些年来,无数年来,这诸天墙抵挡住无垠之地一次又一次,大大的攻伐。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体内天文之火熊熊燃烧,驱散那些钻入体内的严寒。

    在一旁的商天序神色平静,显然,诸天墙他并不是第一次来。

    不过许道颜对于此地的严寒能够如此轻松抵御,他也颇为意外,因为他能够感知得到,有人在操控此地的风雪。

    似乎将这一片天地的力量都集中在一起,故而使得他们所在的区域变得极冷,对于商天序来讲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许道颜来讲,这就非常可怕了。

    许道颜对此自然一无所知,这是实力极高人物所施展出来的手段,他也只能够尽己所能抵御这等寒冷。

    就在许道颜心中思量此地的时候,有一名女子,她一身戎装,英姿飒爽,同样来自青樽楼。

    她是负责接应许道颜的人,整个人气息内敛,眉宇间英气十足,也是经历过无数次大战,在诸天墙有一定的威望。

    永恒帝庭城的青樽楼乃是巨大的信息枢纽,对于一些关键的人物都会特别关注。

    许道颜与紫林之事,如今是闹得沸沸扬扬,再加上他本身就天赋惊人,如今至少有几件初代法器在手,以及引来无暇道劫,一切都足以明许道颜不同于其他年轻一辈。

    眼前的女子显然在诸天墙有不低的职位,实力同样在天圣境,她一对丹凤眼在这充斥着严寒的天地里,显得越发的冷冽。

    “你就是许道颜?”女子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看向许道颜的眼神充满好奇,毕竟这么多年来,青樽楼第一次为一个辈与不少势力撕破脸皮。

    具体是什么原因,她并不清楚,但对青樽楼的了解,应该是有极大的利益在其中,不然的话,哪怕紫林再喜欢,青樽楼那些老一辈人都不会允许她那般胡闹,哪怕她是紫林公主也不行,哪怕她背后有现任永恒帝君支撑也不行。

    “嗯。”许道颜躬身一礼。

    在一旁的商天序双手背在身后,沉默不语。

    “随我来。”女子身姿绰约,异常高挑,比一般男人都还要长得高,身上的线条可以完美,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举措,随时都可以爆发出她体内最强的力量,透着一种充满野性的美感。

    身在诸天墙,她有最敏锐的感知,最强的爆发力,因为在此地,无时不刻都有巨大的凶险,尤其双方对峙,如今战况异常的紧张,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许道颜将自己的感知扩散出,在自己能够涉及的范围之内,很多人都在紧锣密鼓地做着各自的工作。

    尤其是墨家,无时不刻都在打磨着诸多法器,铸造着一件又一件,不停地对一些机关进行养护,使其能够随时保持运转。

    整个诸天墙所占据的范围之大,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许道颜将自己的气息内敛,血肉凝练,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见的乃是天帅,整个诸天墙权力地位最高之人。

    想必他的实力,也是整个诸天墙,万界城最顶尖的人物之一。

    一路走来,守卫森严,哪怕是一名巡逻战士,精气神都异常的凝聚,与在永恒帝庭城的巡逻守卫不一样。

    两者之间的警觉性,以及那种历尽诸多凶险的气息,都有不的差距。

    那些固位岗哨,一个个身姿挺立,如同标枪,浑身上下,流露锋芒,眼神如剑,凌厉非常。

    在此地,有一座古老的战殿。

    共有四百九十层台阶,每一层阶梯漆黑如墨,透着一股神秘,冲击着他人的心神。

    自下而上,每踏上一步,都要承受不同级别的战意。

    许道颜内心平静,一步一步,不缓不急,紧随而上,纵使自己承受无暇劫伤,但他内心始终平静。

    这些战意,每伴随着他往上一步,对他的冲击就越强。

    面对这些阶梯所传递出来的战意,他如同风中磐石,不为所动,始终稳步向前。

    对于商天序来讲,这并非是可以对他的考验,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的影响。

    许道颜每走一步,都显得非常的稳,他也不急,将自身的五大天子道融入到身躯的每一个角落,使得自身与这一片天地大道之力交响呼应,形成一种大道韵律,支撑着自身往上前行。

    就连那女子都不由得心中诧异,因为她有做了一些手脚,使得此地的战意比起平时都要浓烈数倍,哪怕是天君境想要承受都不是那么容易,这与内心意志有紧密的关联。

    于阶梯的尽头,那战殿看起来就如同一尊匍匐洪荒凶兽,唯一的门户,就像是巨口,仿佛一旦进,就会被吞噬得一干二净。

    若是寻常年轻天子境的存在,想要来这战殿,哪怕允许他未必都能够自己走得上来,更何况许道颜还是那女子有意为难。

    她都没有想到许道颜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实力登顶,难怪紫林公主会那般看中,青樽楼那些老不死的都愿意为他出头,不是没有道理,想来是看好他的潜力,再者他身上必然有寻常人不为所知的秘密。

    她心中释然,无论如何,应该也不会给青樽楼丢脸了,女子看了看许道颜身旁的蚕与苍卫,觉得两者同样不简单,因为他们与许道颜相伴,故而所受到的影响是一致的,也一同走上来了。

    “请!”女子没有进,而是伸手虚引,站在战殿之外,天帅早就知道他们要来。

    商天序看着许道颜,蚕与苍卫则是相伴在其身旁,一同进入其中。

    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存在,他们都能够共同进退,如今许道颜遭劫,并且不能够活多久了,他们更不会离开。

    战殿之内,气息霸烈。

    那一道道古老的战柱之上,足足要百人环抱,在上面的图刻,记载着一代代永恒神庭的先辈与无垠之地的大战。

    一场场战役,就像是整个永恒神庭的精神脊梁,支撑着一代代人守卫在此地的决心,天帅就是此地的执掌者。

    他是所有守卫此地战士的精神图腾,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天帅,必须是贡献最高,威望最强,毕竟还要得到上一任天帅的肯定以及诸多帝族的许可,才能够成为天帅。

    在这战殿的尽头,并没有居高临下的阶梯,而是与人平视。

    是古老黑石所堆砌而成的长案,整体摆放着公文,战殿之内,没有丝毫的守卫,唯有一人。

    天帅,整个诸天墙权力最高的人物,他的实力,自然毋庸置疑,无须守卫。

    没有排场,没有繁文缛节,因为在诸天墙,万界城,每一兵一卒的布置,都非常的珍贵,不会浪费在此地。

    一路走来,哪怕是在战殿之外的守卫也是少之又少,但许道颜丝毫不怀疑那些人的战力,与此地的战阵都有极其巧妙的配合,一旦出手,必然有不可思议的战力。

    天帅乃是一名中年男子,面容棱角分明,如刀削斧刻,他大马金刀坐着,看着手中的公文,目不斜视,身上自有一股气息,笼罩全场,虽然看起来很是平凡。

    商天序带着许道颜向前行,在相距十丈的距离止步,躬身行礼“中央廷尉寺,商天序见过天帅。”

    “草民许道颜见过天帅!”他躬身行礼,蚕与苍卫在他身后也跟着行礼。

    “这是囚命灯,上有功德锁,与你性命关联,杀满一万无垠之地天君境以上的强者,你罪自清,从此便是自由身,可以初入诸天,但在那之前,你也只能够在诸天墙的范围之内走动,想要万界城要得到许可。”天帅放下手中的公文,直视许道颜,他意念一动,有一盏灯悬浮在许道颜的身前,他言简意赅。

    “如此甚好,道颜父亲虽为无垠之地效力,实力为初代人物,但他却毫不知情,因此受到牵连,此番之事,想必天帅也知道具体情况,他在永恒帝庭城也得罪不少人,希望不要出现他被刺杀的结果,否则的话,到时候不仅我中央廷尉寺颜面无存,诸天墙也会落人口实,连一个受无暇道劫所伤,只能够活几年的人都保不住。”不得不,要在天帅这等人物面前出这样的话,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商天序一字一句,不卑不亢,气定神闲。

    这一番话,自然也是为了保护许道颜而讲。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