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真言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每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许道颜的确与黑衣男子并不认识,只是对方主动引许道颜来与其接头,但很显然,他很早就知道初代石锄之事,显然知道这是自己的父亲之物,眼下所生的情况,在很多人看来,相当复杂。【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还敢说自己与无垠之地没有维系?少主人?呵呵呵,我就不信你们之间没有什么猫腻,不然的话,你何以能够对初代石锄能够知晓?”儒家孔氏一名老者冷笑道。

    “不急。”孔子渊身旁的老者言语清亮,字字涵盖天地大道古韵:“一切自有公断,无须我们多言。”

    “的确,眼下的情况,也不是我们能够做出判断的。”孟正气中肯道。

    “哼,人赃并获,许道颜一定要就地处死。”来自儒家荀氏的老者声音低沉。

    慧清当即又将轮回佛镜照在初代石锄上,呈现出一道画面,有一名实力极高的男子,出声音:“将此物,交予吾子许道颜,希望他可以巩固好自身境界,日后于永恒神庭有更高的地位。”

    “这,可是主人,听闻少主人从小立志要对抗无垠之地,如果将此物给他,如若他不与我们站在同一个阵营,该如何是好?到时候与我们对阵沙场,岂不是自寻麻烦?”显然那黑衣男子也有担忧过,他言语相当谨慎,说出自己的顾虑,可见其身份地位不低。

    “放心吧,毕竟是我的儿子,如果他知道无垠之地与永恒神庭之间一些事,只怕也不会那般坚定了,永恒神庭的人啊,就是喜欢内斗,老一辈人毫无容人之心,蝇营狗苟私心极重,他从下界飞升上来,毫无背景,不受打压才怪,不急在这一时,待到他成长起来与我碰面,到时候自然会懂得我的良苦用心,到时他在永恒神庭也有一定地位,引手中力量自然有大作为,永恒神庭格局是要变一变了。”那男子,没有人能够看得清他的模样,似乎连慧清施展轮回佛镜都无法照见真影,但他的一言一语,非常的清晰如同利刃一样,割在那些老一辈人的脸上。

    孔子渊身旁的老者,孟正气,荀雨,紫流离,紫林,青樽楼主等人都不由得沉默了,不得不说,那强者所言乃是事实。

    商青云与慧清老和尚也不由得心中一叹,根本无法辩驳,眼下事实就是如此,玄上帝君何等身份之人,为何会紧抓着许道颜不放?其实所有人心里都如同明镜一样,那些儒家天圣境的强者也是。

    “是,主人。”那黑衣男子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初代石锄,之后便是他前来寻找许道颜一直在守着。

    在场诸多大人物都沉默了,慧清老和尚呈现出事实之后,脸色也有些苍白,沉声道:“是初代人物,故而无法看清其容颜。”

    他的实力在半步初代,无限接近初代级别的人物,但想要呈现一些过去,对他来讲还是有些吃力的,并且当时对方置身在特殊的法阵当中,不然以他的积淀还是可以呈现出比较模糊的画面。

    “纵然他根本不知道事实,但其父效忠无垠之地,此子也要羁押起来,不管怎么样,任由此子展,太过危险,在他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必须充公,纳入紫氏皇族的国库。”玄上帝君异常强势,显然此事无法善罢甘休,字字坚定,来自他的私军已经结阵推进而来,甲胄闪烁着暗光。

    “如果他父亲只是无垠之地,籍籍无名之辈也就罢了,然而实力在初代之境,实在可怖,如果我们着重将其培养起来,到时候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我建议将此子镇压起来,使其无法重建天日,反正他如今受无暇道劫,已经活不长,可以避免一些意外,自然也要避免。”儒家孔氏的天圣境强者声音嘶哑。

    “笑话,你们看不到真相吗?道颜根本与他父亲没有见过面,何罪之有,他并无勾结外人,他自身清清白白,今日谁敢动他,就是跟我紫林作对,休怪不留情面!”紫林很是强势,杀机弥漫,青樽楼一批诡异的力量降临在紫王军府的四面八方,让在场不少天圣境强者心头一冷,紫林还真做得出来。

    许道颜神色震惊,难道自己的父亲许天行已经到达初代之境了?如此之强?实在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了,紫林摆出这种阵仗,更是让他觉得惭愧。

    “紫林公主,此事着实敏感,他们所言也不无道理,不妨让我用真言镜试一试,这样知道事情多一点,也可以有一些较为折中的手段,进行处理。”这时,商青云开口。

    “好。”紫林坚决站在许道颜这一边,也让一些老家伙颇为头疼,偏偏青樽楼主已经出现,隐藏在暗中,并没有反对,可想而知青樽楼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她们觉得许道颜很有前程,再者他也活不了多长,也许会因为青樽楼的情面,可以得到许道颜身上一些东西,例如一元兰,对于青樽楼的帮助有多大可想而知。

    那真言镜,乃是以狴犴的骨打磨而成,相传那一尊狴犴已经修炼得要转化成混沌之龙,子厚蜕变失败,身死道消,然而他依旧一身是宝,被法家初代级人物全心修炼,最终打造成真言镜。

    此境可判是非黑白,也能够鉴人言真假。

    商青云为法家尊者,自然也不会徇私枉法,哪怕他与紫流离的关系非常亲近,在这个时候更要避嫌。

    真言镜所化的华芒如剑,商青云沉声道:“接下来,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但凡有一句假话,就会有一把真言剑破你一条经脉,如果你一直说谎,就会将其一身修为费尽。”

    “好。”许道颜颔,他自问无愧于心。

    “你可曾想过背叛永恒神庭?”商青云问。

    “没有!”真言镜并无反应。

    “你可曾想过要在永恒神庭与无垠之地间,左右逢源,从中得利?”不得不说,商青云的问题非常的尖锐。

    “没有!”真言镜华芒虽然锋利,但始终不曾主动攻伐。

    “你知道你的父亲如此之强?身在无垠之地中?”商青云每一问,都是有自己考量,会让在场的老者根本无法反驳。

    “不知,我只知道他对无垠之地异常戒备,在下界之时,他就心向永恒神庭。”许道颜字字坚定,毫无虚假。

    “那今日之事,你是如何得知,为何会在此地与那黑衣男子见面。“商青云又问。

    “这是我父亲给我留下来的大罗圣镯,曾经与石锄常年相处,彼此之间会有牵引,故而我才知道,凭着感知追寻而来。”许道颜毫无虚言。

    “倘若有一天,你与你父亲相见,你会同他一起对付永恒神庭,还是对阵沙场?”商青云这个问题异常尖锐。

    “我只会站在正义一方,若是永恒神庭生灵涂炭,杀害无辜,我自然站他那一边,若是无垠之地,大举侵袭,伤害无辜,我自然与他对阵沙场。”许道颜说出自己心里的声音。

    “大胆,竖子,身为永恒神庭子民,竟然不誓死效力?”玄上帝君厉声叱喝:“我们说是对的,必然就是对的。”

    无形之中,一股巨大的压迫冲击向许道颜,使得他大口吐血,神色黯然。

    “玄上帝君,你是要与我紫王军府开战吗?”紫流离脸色非常的难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白绫破空而出,出一阵厉啸,打向玄上帝君,他仓促之间,被打中胸口,嘴角溢血。

    玄上帝君神色一冷,现有一名老妪从黑夜中走来,在场诸多强者连忙行礼:“白素婆婆!”

    这是青樽楼一名初代境界的人物,当年玄上帝君为永恒帝君之时,她是当任青樽楼主的师尊,地位极高少有人敢得罪。

    “白绫,你敢出手伤我?”玄上帝君目光狰狞,他觉得颜面大失。

    “你以大欺小,我只是给你一个教训而已,人老了,不要命可以,不要脸这不太好,损害我永恒帝庭城的威名。”名为白素的老妪一声轻笑,她便是当日三名青樽楼初代强者之一,许道颜身上可是有一元兰,这是她们梦寐以求的。

    “此子勾结无垠之地,罪名当立。”玄上帝君厉声喝道。

    “无证无据,眼下一切已经呈现,还有什么可说的?”很显然,白素的姿态力保许道颜。

    “笑话,留着此子,就是留着巨大的祸患,他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应该夺走,培养其他年轻一代,至于他性命可以留,不然的话,只怕会给我永恒神庭造成不小的损失。”玄上帝君也只能够做出一些退让了。

    “道颜的命运,还轮不到你来拿捏,没有我青樽楼保不住的人。”紫林来到他的身旁,沉声道:“如今你们看到了,兴许他的父亲与无垠之地有关,但他清清白白,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吧?”

    “紫林公主,此事不妥。”就在这时,商青云开口了,他身为法家中人,行为端正,绝对不会徇私。

    紫林心中一紧,商青云此人不能得罪,并且他威望极高,她没有反驳,只是淡淡一笑,道:“商尊,你讲!”

    一时间,无数人看向商青云,脸上露出笑意,因为有律法规定,但是与无垠之地有密切贯连之人,必然都会受到牵连,不管他是否清白,要是商青云想拿许道颜,谁都挡不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