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万界

首页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带其冠 承其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有人欢喜,有人愁。【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与许道颜关系相近之人都希望他能够成功,有翻天覆地的改变。

    对许道颜没有好感之人,自然希望他在淬体的过程当中死于非命是最好不过。

    许道颜盘膝坐于紫帝鼎内,悬浮在水面上,眼下的他,不管是自身的天子道,还是血肉中,都涵盖天地斩道之力,只是并没有那么密集,他想要让自己每一寸血肉,每一寸肌肤,甚至每一根毛发上都能够涵盖天地斩道之威,一方面能够让自己的攻伐无双,一方面也能够让自己的防护能力大大增强。

    第十次淬体,是最可怕的,然而一旦能够完成,也能够让自己迎来新生,至此以后,不管是自己全身每一个角落,还是所施展出来的天子道都会涵盖天地斩道之力。

    “前面皆是奠定基础,最后一次淬体才是最重要的,道颜小友,你可做好准备了?这一步是深渊还是九天,就在你一念之间了。”扁巽神色凝重,自他手中那紫帝战龙血有半个成人人头那么大,而剩下来的顶级龙方全部都集中在一起,想要将这些力量全部都炼化到肉身之内,尽数消化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紫帝鼎下面,五行木不停添加,烧得越来越旺,将整个紫王军府的上空都烧得一片通红,吞吐着五色华芒,纵然在白天的时候依旧非常的显眼。

    在这个时候,整个紫王军府都是进入到戒备的状态,有谁敢擅闯绝对杀无赦。

    玄上帝君远远看到这一幕,神色异常阴沉:“如果再让他蜕变下去,只怕不得了,明明只是一个许氏家族的野小子而已,怎么会有如此造化?”

    许寒食则是神色欣喜,期待着许道颜的蜕变,因为无论紫王怎么做,最后摘桃子的绝对会是他。

    “来吧。”许道颜言语温和,他目光坚定,气息从容,至始至终心境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紫帝鼎在这一瞬,上面诸多符流转,仿佛活物,所刻印出来的图案,似乎在诉说着紫氏皇族成长的经历,记载着漫长岁月的一段历史。

    帝鼎内部,铮铮而鸣,如同道音,波动四方,扩散在整个紫王军府,使得在场诸多兵将心中肃然起敬。

    它历经悠久的时间,流传至今,成为紫氏皇族一脉至宝之一,自有其了不得的地方,并且都能够引得紫氏子孙血脉共振。

    扁巽将龙血与龙方尽皆融入到鼎中,只见许道颜的肌肤瞬间炸裂,鲜血淋漓,近乎毁灭性的药力冲击在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股股强劲的药力,还渗透到许道颜的体内世界,八大强者纷纷全力抵挡,就连他们也只是沾染了不到半成的药力,每个人的肉身都开始碎裂,他们当即进行淬体锻造,紧密联合起来,提升自身。

    许道颜则是任自己的肉身破碎,只要世界不崩毁就好。

    不破不立,前面九次淬体都只是为了奠基,如今最后一次则是自然是为突破自己的极限,要让自己的肉身超越以往。

    这一次许道颜的肉身溃散得厉害,身上的骨骼都断裂成一小块一小块,血肉分离,似乎都由不得他自己。

    虽然身体承受着无尽的痛苦,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然而他的意识依旧清醒,天地斩道之力开始流入到自己的血液,渗透到骨骼深处。

    然而他的肉身却在不停溃散,他则是一点一滴,全力打磨,每一次催动《塑》,那些龙血顶级龙方的力量就会渗透到他的肉身里,充斥其中,以最霸烈的姿态,将许道颜体内所隐藏的那些污秽与杂质,不纯之物,全部都给冲出来,先毁灭,后再造,这个过程异常的痛苦,哪怕是当时一流的天子都少有人能够忍受。

    虽然许道颜的肉身在溃散,但他有条不紊的打磨,在很多人看来,只要他能够这样坚持下去,就能够成功,节奏,韵律皆掌握在手中。

    就在这个时,意外发生了。

    一直隐藏在许道颜体内的不祥,在这一刻,又爆发了。

    轰!

    许道颜身躯的骨架炸裂,散到四方,五脏六腑破碎,散落在鼎内,眼下的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分离开来。

    仅剩下头颅的他,大口咳血,识海之中,那魂人苦苦坚持,偌大的菩提树,在剧烈摇曳,然而他依旧坚持催动的《塑》。

    于自己的生命本源处,那魄人同样在支撑,结合太阳太阴两大圣祗的力量,彼此呼应,生命泉眼吞吐着浓郁的生机,支撑着许道颜整个身体世界,那万木至尊似乎也苏醒,吞噬着紫帝鼎的药力同时,也在牵引着许道颜的身躯,使其不会分崩离析。

    “不祥爆发,竟然如此恶毒,选在他最关键的时刻!”扁巽一下子就能够看得出来,他额头渗出密集的汗水,道:“如果他支撑不过来的话,就危险了,这可是最关键的时刻啊!”

    “难道要功败垂成吗?”紫流离神色苍白,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不祥爆发,的确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那就要看他自己了。”紫王从不怀疑自己所做的决定,他双拳紧握,许道颜是一个好苗子,不管成功跟失败,他都不后悔。

    紫帝鼎如同承载着赤金岩浆,疯狂沸腾,煮着许道颜的身躯,下面的火焰烧得更旺,如果他的肉身弱的话,早就被煮得连渣滓都剩不下了,这种淬体熬炼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五行木所吞吐出来的力量,渗透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没有想到在这最后关头不祥爆发,自许道颜体内的血肉,骨骼之内,那些暗藏的药力也在同时爆发出潜能,与紫帝鼎那些药力紧密结合,似乎成为药引般的存在,疯狂吞噬这些力量,将诸多杂质,不纯之物尽数毁灭。

    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在紫帝鼎之内,他的血肉骨骼如同金石,彼此碰撞,发出交击之音,不绝于耳。

    这些血肉骨骼虽然分离崩裂,但与许道颜的意识依旧有非常紧密的维系,他如同一个世界,而这些血肉如同河流,山岳,纵然破碎,崩坏,但依旧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更何况是眼下这些存在,都在被打磨着。

    只是为了河流能更宽广,山岳能够更加伟岸坚固,它们都在吞噬着赤金色的药力,进行自我打磨,仿佛有了自主灵智,然而一切都是许道颜施展《万兵法》引自身意念,结合《塑》进行淬炼。

    许道颜静下心来,此刻他在众人的眼中只剩下一颗头颅是完整的,然而他脸上的肌肤都已经开始出现裂痕,只要头颅一炸裂的话,只怕就离死不远了。

    不祥死气弥漫,那些暗藏在许道颜体内的药力全面爆发,与不祥之气相抗,不停地吞吐出浓郁的生机。

    纵然自己的生命已是岌岌可危,许道颜依旧有条不紊地催动《塑》,打磨着自己的身躯,磅礴的生机,与浓郁的死气,强强碰撞,生与死的交替,造与毁之间的反复,所能够留下来的必是精粹。

    那些在一旁看着的人,都感觉许道颜的头颅随时都有可能会炸成碎片,每个人心中都非常紧张。

    “道颜兄,一定要支撑过来啊。”六指剑圣微微蹙眉,毕竟他也算是许道颜的半个同门,他们都得到古老的阐教传承。

    “顶级龙方,紫帝鼎淬体,如果成功的话,他将会在紫氏皇族的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相柳念奴感叹道。

    在一旁,这些与许道颜共同经历过生死的年轻天子一个个目不转睛,眼下是最重要的时刻,天光子沉声道:“他打破了很多人的认知,我相信这一次也能行。”

    许道颜双眸紧密,他催动着《万兵法》,将自己的肉身,当成了天地万物,当成了兵,结合紫帝鼎的力量,打磨着自己身上每一块,他心中庆幸,也幸好在前些日子自己在《万兵法》上面沉淀了三年。

    自他体内的八大强者境地同样不好受,虽然他们存于许道颜体内世界深处,然而也会受到这紫帝战龙血,顶级龙方以及紫帝鼎力量的洗礼,只不过他们承受的没有那么恐怖罢了。

    然而他们也清楚,一旦渡过,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次巨大造化,眼下他们的肉身也寸寸崩裂,任由紫帝战龙血冲击着他们的身躯。

    “怎么办?”紫流离非常担心许道颜,看向一旁的扁巽,希望能够帮他一把。

    “这个时候只能够靠他自己了,谁都帮不了。”扁巽神色凝重,凭心而论,在不祥爆发的时候,许道颜还能够如此沉静,年轻一代实属少见,能够坚持到现在,可见其根基扎实,底蕴有多浓厚:“如果此番他能够渡过的话,体内的不祥能够彻底消除,紫帝战龙血内原本就涵盖浓郁的天地气运,然而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当这气运想要加持到道颜小友身上的时候,便引发出其体内的不祥,这也是对他的一次考验,是祸也是福!”

    </p>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